廈門接種新冠疫苗指南 | 張魯台

台灣於五月中爆發疫情,一時人心惶惶卻又疫苗接種無望,或者是不信任乞丐疫苗安全性,前往大陸接種疫苗,只要條件許可,是正確與值得的選擇。

雖然大陸有數種不同形態疫苗,至大陸接種疫苗,並不能選擇接種那一種疫苗,但是絕大多數人都是接種國藥滅活疫苗,滅活性小毒種苗在古代中國就知道如何使用,但是古代並沒有疫苗這種說法,觀念上就是以小毒刺激人體產生抵抗力,清代御纂《醫宗金鑑》/《痘證心法》即有記載,近代科技進步,有了注射型或吞服型疫苗,早期都是滅活型低毒性疫苗。

此次全球性疫災,有多種類型疫苗上市,實際接種結果顯示滅活型疫苗,是副作用最小,且對於變異型病毒,仍然具有防護能力的優良疫苗,這一點是筆者選擇赴陸接種疫苗的主因,目前全世界只有中國生產滅活型疫苗,並獲得世衛組織許可,在世界百餘國家廣泛使用,黑市接種價格驚人,是值得信賴的疫苗。

因疫情關係,目前中國大陸不接受外國人入境,台灣地區人民,持有有效期內台胞證(台灣居民來往大陸通行證)者,仍然可以直航進入大陸北京、上海、成都、廈門四地,本文將以進入廈門,介紹接種疫苗流程。

登機前

起程前必須自費做核酸檢測,核酸檢測證明有效期只有72小時,所以要先預約核酸檢測,配合核酸檢測時間購買機票,起飛當日帶齊旅行證件、核酸檢驗陰性報告原本及影本,儘早到機場,櫃檯人員會協助旅客完成“新入廈門人員信息登記”及“健康申報”。完成登記與申報之頁面一定要截圖,於櫃檯報到時,就須要出示,尤其是健康申報完成後,會產生二維碼,此碼入住酒店前要出示數次,“新入廈門人員信息登記”部分,要填寫大陸聯絡人之住址與電話號碼,請事先準備,無法完成登記與申報者,雖然買了機票,也無法登機。

下機後

飛機於廈門著陸後,乘客必須接受指引,一關一關過,只要遵循指示做就好,出機場後,登機前做的入廈登記,要點擊已到廈門並出示登機證,然後分配酒店,隔離期滿要到外省市者,視各省市規定,仍然要依照該省市規定,可能要繼續隔離七日不等。

入住酒店

入住酒店時,要先繳七千元押金(各酒店不同),離酒店時多退少補,由台赴陸可攜帶二萬元人民幣現金,應該夠支付在陸40餘日費用,入住酒店第九日會接到簡訊,要求申報隔離期滿之去處,單純赴廈門接種疫苗者,可以填寫續住酒店之地址與電話,續住酒店可以上網搜尋。

其他

具備下列條件者,你將順利完成疫苗接種:智慧型手機(必備)、大陸手機實名門號、銀聯卡、安裝微信(必備)並熟悉操作、安裝閩政通(必備),關注微信公眾號i廈門(建議)、關注微信公眾號台商太太新天地(建議)。

無大陸實名門號,可以台灣門號代替,無銀聯卡者請帶足現金與備好其他支付工具,請注意大陸許多消費不接受信用卡,新台幣無法使用與兌換,微信請綁上銀聯,或在台灣就辦好微信綁上其他支付工具,閩政通可以預約疫苗注射,及產生健康碼,i廈門是閩政通功能的一部分與捷徑,台商太太新天地提供微信群供諮詢,關注後請主動閱讀其發文,接受指引進入微信群,有問題可以在微信群提問,至此筆者就可以退場了。

打國產疫苗是愛國?國產疫苗公司可能是下一個台積電? | 郭譽申

台灣至今疫苗不足,導致很多亂象,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醫療單位給定的施打疫苗優先順序複雜而不大一致,又因為部份疫苗造成猝死,使民眾更拚命搶打較安全可靠的疫苗,因此爆發多起疑似特權介入搶打疫苗的事件,各政黨以及一般民眾於是互相指責而吵翻天了。

疫苗亂象歸根究底是疫苗不足所致,蔡政府只買到極少疫苗,大部份疫苗都是外國贈送。為何蔡政府至今只買到極少疫苗?觀察蔡政府極力袒護國產疫苗,如以800元/劑的高價購買未經三期試驗的國產疫苗,政府是刻意要把國內市場留給國產疫苗,因此不積極採購國外疫苗。蔡政府不積極採購國外疫苗的託辭是,政府要扶植本國的疫苗產業、生技產業,並且通過其網軍宣傳,打國產疫苗才是愛國,國產疫苗公司可能是下一個台積電。是這樣嗎?讓我們比較當年的台積電與現在的國產疫苗公司,高端和聯亞。

台積電成立於1987年,當時由行政院國發基金出資48.3%,是最大股東 (技術合作夥伴飛利浦持股27.5%,包括台塑等民營企業投資24.2%)。政府雖然是最大股東,不可能協助台積電開拓國內市場。台積電製作半導體晶片,其客戶是全球的電子、電腦、網路等系統廠商,而不是個人或政府。系統廠商採購台積電的晶片,是因為其晶片的功能和價格符合要求,而絕不可能受政府的左右。台積電自始就自力更生,但國產疫苗公司卻需要蔡政府極力袒護,逼迫民眾注射其疫苗,兩者如何能比?

注射國產疫苗是愛國嗎?前提當然是疫苗要有效而且安全,即通過適當的三期試驗,此外要看何謂「國產」。當年的台積電,政府是最大股東,台積電若賺錢,政府可以大比例分紅,政府因此從當年的投資賺了約250倍 (政府過早賣出很多台積電股票否則賺更多)。像當年的台積電,政府投資占比很高的公司,可謂「國產」。人們購買「國產」產品,使「國產」公司賺錢,政府可以分紅,對國家和老百姓都好,因此是愛國。檢視高端的主要股東是基亞生技,不論高端或基亞生技,都沒有我國政府的投資,因此高端算不上是「國產」。人們若注射高端疫苗,讓高端賺錢,不會回饋給國家和老百姓,跟愛國何干?蔡政府極力偏袒高端,則頗啟人疑竇。據說聯亞的官方持股近4成,蔡政府偏袒聯亞,比較說得過去。

台積電(和聯電)創建時雖然困難,卻有一重要的商業模式創新,晶圓代工。在此之前,晶片的設計和製造屬於一貫作業,通常由同一企業完成。晶圓代工讓系統廠商或晶片設計公司專注於晶片設計,而把設計結果交給晶圓代工公司生產晶片。隨著晶圓代工技術的精進和愈來愈多企業放棄晶片設計和製造的一貫作業,晶圓代工的市場愈來愈大,台積電因此成為「護國神山」。

筆者不懂生技產業,不知道國產疫苗公司是否有與台積電的晶圓代工同等級的重要創新,然而國產疫苗公司的疫苗開發比國際上先進的疫苗公司至少慢了半年,其疫苗技術仍有很大追趕空間,則是明顯的。現在說疫苗公司可能是下一個台積電,是妄想吧!疫苗公司的股票被炒到像台積電股票那麼高,就成了台積電嗎?

新冠疫苗審查委員請辭的背景 | 謝芷生

台媒報導,擔任新冠疫苗審查委員的臺灣中研院院士,陳培哲,因不滿當局外行領導內行,不重疫苗專業,甚至與美國臭名昭彰的私人軍事、安全顧問,以營利為目的的“黑水國際”(原名黑水公司)合作,而請辭審查委員。

美台合作名為研發疫苗,實則隱藏著龐大的政商利益。美國將最棘手、非有官方背景支持,難成其事的“蛋白質次單位疫苗開發”責成台當局執行,純為利用臺灣百姓作為疫苗實驗對象。既然台當局的目標不在防疫而在營利,因此拒絕了各種有效疫苗的進口,一心只專注於台美合作。陳培哲雖為鐵杆台獨,但事涉其專業良心,不忍再保持沉默,助紂為虐,因此只能掛冠而去。陳培哲總算天良未泯,可喜可賀,值得尊敬。

日本殖民時期,臺灣本省人不得學習法律、政治、經濟等社會科學,醫學就成了當時最熱門的科系了。此一傳統延續到光復後,仍歷久不衰。臺灣的大專聯考最難考,錄取標準最高的科系,就是台大醫學院醫科了。幾乎只有天才才敢去報考,也才可望被錄取。其原因除了日本殖民時期留下的背景外,醫生收入較高也是重要原因,這在世界其他國家亦然。本來立志學醫,應著眼於治病救人,而非物質利益。但有這種理想的人還有多少呢?

然而醫科雖難考,卻未必難念。筆者的寶貝女兒就是大學醫科畢業的,為了心疼她,怕醫生工作會太辛苦,曾勸她改念別系。但她去試了半年後對我說:「爸爸,你就讓我繼續念醫得了吧,我念來念去,還是覺得醫科最好念」。其實任何一門科系要念好都不容易,全看個人性向與決心,因此並無優劣之別。

陳培哲在臺灣肯定是位難得的人才。能把台大醫科念完就很了不起了,還當了台大教授和中研院院士。難怪他會被當局看上,受聘為疫苗審查委員了。遺憾的是,當局看中他的,並非他的專業知識,而是他“鐵杆台獨”的深綠背景,以及他的名氣能為疫苗背書。

當醫生的人本應專注於治病救人,怎麼會對政治感興趣呢?當然我們偉大的革命先行者,孫中山先生也是棄醫從政的。他是鑒於滿清末年,清廷腐敗無能,招致帝國主義欺凌壓迫,弱肉強食,中國有亡國滅種之虞,才走上革命之路的。陳培哲的動機又何在呢?

許多本省人熱衷政治,主要是日據時期,政治被日本人所壟斷,本省人幾乎連邊都占不上,因此有了尋求補償的心理。臺灣光復之初,除少數從大陸返台者外,本省人能到中央任職者,也是鳳毛鱗角。這未必是國民黨排斥本省人,而是從政總需些經歷與融入的過程吧?經國先生主政時,就大量起用了不少本省才俊。

筆者的家人幾乎全生活在臺灣,從106歲的老母親,到剛念小學的孫外甥女。我因此特別關心,臺灣當局何時才允許有效疫苗進入臺灣,目前兩百多萬劑是遠遠不夠的。原來以為,當局拒絕大陸疫苗是為了意識形態,經媒體報導才發現,當局拒絕各種有效疫苗進口,只是為了把臺灣人留著,作台美合作研發疫苗的實驗。若報導屬實,則台獨分子無異為了少數人的經濟利益,要把兩千三百萬臺胞當作白老鼠了。前天臺灣家人打電話來說,有人要替我老母親注射疫苗,徵詢我的意見。我斷然予以拒絕了。家人說,他們也是這樣決定的。

台獨分子再狠,也不致忍心拿父老鄉親去做實驗品吧?這應只是上層少數人財迷心竅,為了經濟利益,討好美國人,配合其戰略目標,而從事的喪心病狂的勾當。希望他們能懸崖勒馬,給臺灣人留條生路,給自己留條退路。難道真要鬧到魚死網破的地步嗎?

台民自救,將疫苗搞到島內去 | 天人合一

在陸臺灣同胞來一場「帶疫苗回台救家人」風暴吧!!!

台民自救,啥法皆法。民怨滔天,誰也難擋。
直接將疫苗運進島內,將一軍!!!陳時中會咋樣???
疫苗入島,台民自救、救人濟世,各顯神通吧,不信蔡氏敢逆天!!

疫苗入島,官方不便,民間便。
有錢無錢、有勢無勢,王公貴胄、士農工商、販夫走卒,有多少力出多少力吧!
台人自救,理所當然!
即使老闆包機、空姐帶貨、漁船夜渡、郵包混裝,皆權利、很自然。
總比柯建銘兒子郵寄毒品仍然不算違法的事件要道德、合法、正常得多!!!

郭台銘、張亞中、佛門菩薩們,何必太溫柔?
對的事情就要堅決、堅持做。
購來疫苗、包個飛機、帶貨入島、擺進機場,看蔡要不要。
綠官拒絕,直送民眾,不信軍警來封焚。那就忍無可忍起義吧!

其實道理很簡單,人民天然活命權,活人不能尿脹死,取得疫苗大於天。
其實人心早向背,蔡陳人禍逾天災,再守綠規如等死,除滅綠獨才克毒。
其實綠蔡很脆弱,台獨從來無公理,借疫謀獨更逆天,天怒人怨已極點。

預判,島內疫情延燒,台民自發自救,啥子方法皆試,活命洪流難擋,一四五零失效,蔡氏得過且過、從此綠獨團夥風雨飄搖分崩離析矣!?

呼籲:在陸臺胞,來一場「帶疫苗回台救家人」急風暴!

郭台銘們,有錢有名有位,再無更多創新與拼鬥精神了。
自救、救人、救臺灣,寄望庶民大眾,需要新人狠人!

新冠疫苗比武器更重要 | 謝芷生

據2021年5月28日報載,美國準備向臺灣出售M109A6 自行榴彈炮等進攻性武器。這是拜登政府上臺後,首次對台軍售。川普任內共十一次對台軍售,金額達180億美元。拜登就任前曾宣稱,他的對華政策將是競爭而非對抗。但既準備對台出售高額攻擊性武器,則其與川普的對華政策,又有何實質性的差異呢?台獨分子寧向美國繳高額保護費,而拒不接受大陸提供的新冠疫苗,置人民生命健康安全於不顧,豈非本末倒置?

台獨分子眼光短淺,無法更深遠全面地觀察兩岸關係。俗語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兩岸對峙形勢的形成,可溯及二戰結束後,美、蘇間因意識形態的差異,而逐漸走向冷戰的格局。大陸建國後,基於與蘇聯有著相近的意識形態及社會制度,在外交上自然選擇了靠近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國民黨1949年敗退臺灣後,美國為了防堵蘇聯勢力範圍擴展,在韓戰爆發後,即派其第七艦隊進入臺灣海峽,阻止兩岸的統一。美、蘇間的冷戰雖自1989年底,隨著東歐集團與蘇聯的相繼解體而結束,但美國對大陸的圍堵卻未因此而放鬆。足見美國對大陸的圍堵防範,主要鑒於其未來發展的潛力,而非大陸實行的社會制度。即使大陸放棄社會主義,而改採資本主義,美國的態度也不會有太大改變。而所謂制度差異,只是打壓防堵大陸的藉口罷了。

臺灣的安全不能靠抱美國大腿,以放任美國軍火商予取予求,需索無度為代價。如此天長地久能吃得消嗎?以今日大陸的國力,尤其是軍事力量的突飛猛進,台獨與美國根本無力阻擋,因此緊抱美國大腿絕非長久之計,而需靠兩岸中國人自行和解。1992年官方授權的海基會與海協會以口頭表達及函電往來而達成的「九二共識」,就是朝著這一方向努力,而取得的階段性成果。台獨分子放著眼前攸關兩岸和平的「九二共識」不抱,卻去抱太平洋彼岸美國人的大腿,豈非捨近求遠,本末倒置嗎?雖然阻擋兩岸統一的阻力,主要來自美國霸權主義者的從中作梗,但當大陸的國力已上升到足以抗衡美國時,則兩岸人民對統獨的態度就可發揮關鍵性作用了。

大陸人民近來要求對台實施武統的呼聲越來越高。這顯示臺灣支持和平統一的力量已不足恃,不但民進黨反統,連支持「九二共識」的國民黨主張統一的聲音也越來越微弱了,甚至在兩岸政策上,有向民進黨靠攏的跡象。在此形勢下則捨武統外,還有什麽更能促成兩岸統一的力量呢?大陸在民意要求下,不得不做好武統的準備,欲實施武統的跡象已經呈現。近期大陸實施針對臺灣的海空軍演習越來越頻繁,尤其軍機繞台,甚至穿越海峽,幾乎沒有間歇過,根本無視海峽中線,及臺灣劃定防空識別區的存在。目前正在加緊打造,配備電磁彈射系統的第三艘國產航空母艦,並可望於2025年服役。這些措施明顯不僅針對台獨勢力,而也把美國可能干涉武統的行動估計在內了。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新冠疫情在臺灣的失控,尤其台獨政權悍然拒絕大陸提供的新冠疫苗,加劇了臺灣人民對台獨執政的不滿,因此台獨分子除擔心大陸武統外,更應關心臺灣民意近期的急速變化。造成台獨政權垮臺的因素,未必是來自大陸的武統,而更可能因禍起蕭牆而致。其成因,一則由於人民因新冠肺炎失控而不滿,對大陸的觀感正在發生從量變到質變的轉移;二則由於黨內理性力量正在抬頭,要求改變對大陸與對美國態度的呼聲,聲量越來越大。

台獨分子已走到了十字路口,必須選擇正確的方向。若非冥頑不靈,利令智昏,財迷心竅,應當不難辨識正確的方向何在。只有重回「九二共識」,當局面臨的困境才能迎刃而解。                                        

啊疫苗咧? | 劉廣華

赴北部知名醫院陪診,一進大樓就看到長長的人龍沿著牆邊迤邐延伸,蜿蜒而去不見盡頭;問了一下,原來是等著施打新冠疫苗的人,劉杯杯好奇地盯著排隊人龍,看來以醫事人員居多,應該就是自己醫院的醫護跟工作人員吧?

早上也看到報導;說是,疫苗開始施打之後,各接種點都是人滿為患;顯然疫情緊繃,大家都不敢掉以輕心,尤其是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救人更要護己,當然要盡快完成施打。

同時間,也看到一些不當施打的新聞;有心肝很好的診所半夜為非醫事人員施打,有愛心滿滿的軍醫院為老百姓施打,還有屢仆屢起的親信近臣、藍綠都有的地方諸侯,都能先打;說白了,都是有力的特權人士,插隊偷打。

劉杯杯在大學工作,剛過60歲,有老花眼、亂視、濕疹、過敏、痛風、三高,最近瘦身又破功,有點胖;雖然自己覺得百病纏身,尤其痛風發作時都覺得已經病入膏肓了,可是看了一下施打順序分類,顯然連第9類的罕見、重大傷病那一類都排不上,充其量位居第10類。

而第10類唯一的條件是,「50-64歲以上成人」,劉杯杯很幸運地還有類可歸,在台灣2300萬的人口中,雖然前面大概排有1500萬人,但至少贏800萬人。

基於國家社會需要,理所當然要讓風險較高的類別先行施打;至於列為「老年成人」這種類別的,想來算是沒甚麼風險的,就耐心等候了。

不過,有些國家好像沒什麼排隊接種、特權施打、分類排序的問題,政府還要死告活央的求著、哄著、拜託著,祭出各種鼓勵措施,請民眾來施打。

美國俄亥俄州辦樂透活動提供百萬美元獎金鼓勵民眾施打疫苗,馬里蘭州給40萬,紐約州也提供美國職棒大聯盟免費門票,西維吉尼亞州則提供百元儲蓄國債券。

英國為了吸引年輕族群,與Tinder、Match、Hinge等網路交友平台合作,讓「已接種疫苗」者享有優先配對權利。

香港也有樂透,提供特斯拉Model 3、金條、還有價值約139萬美元的公寓作為獎賞。

連泰國清邁都每周提供一頭價值1萬泰銖的小牛讓施打民眾抽獎,還要連續實施24週。

這是「朱門酒肉臭,路有餓死殍了」。

疫苗充沛供應的國家,有疫苗過期的煩惱,有民眾拒打的擔憂;而疫苗不足的國家,就必須面對因為僧多粥少所產生的分配困境,或是因為爭奪有限資源所產生的道德困境。

台灣社會面臨人性大考驗;大家都不想得病,自然就人情、特權、欺瞞、詐騙,各種手段層出不窮,無所不用其極。

能怪台灣人居心不善嗎?這是生存競爭啊!

有疫苗,就不急,就能夠很優雅,就可以謙讓,就可以「你先來,我OK」,自然就沒有特權偷打,就有道德。

甚麼時候,政府也可以推出鼓勵台灣人施打疫苗的措施呢?

劉杯杯不要牛,一手啤酒就可以了。

大陸對台灣的新冠疫苗壓力 | 盛嘉麟

一直到今年三月台灣的防疫工作堪稱十分成功,號稱南波萬(number one),能幫助全世界(Taiwan can help),進不了WHA是全世界的損失,堅持用「武漢肺炎」羞辱大陸,藐視中國大陸所產的新冠疫苗,號稱台灣人不敢用中國疫苗。囂張狂妄種下了災難的種子,重演了2003年SARS重創台灣的歷史。 

四月開始台灣防堵失敗,疫情失控,災難爆發。在囂張狂妄的期間,台灣政府對於對抗疫情卻毫無準備,沒有普篩能力,沒有方艙醫院,沒有新冠疫苗。更荒唐可怕的是在全島陷入恐慌局面下,台灣政府非但不向外積極採購疫苗,反而極力阻擋民間捐助的島外的新冠疫苗進入台灣。而台灣研發的「高端」疫苗尚在第二期實驗階段,距離進入第三期實驗取得初步正面數據,需要多少時間尚不得而知,獲得WHO認證更是希望渺茫,根本緩不濟急。 

台灣獲得了韓國拒絕施打,轉來台灣的廿萬支英國AZ疫苗,又獲得了WHO救助貧弱落後國家COVAX計劃四十萬支英國AZ疫苗的配額,再從盧森堡運來15萬支美國莫得納疫苗,總共75萬支,杯水車薪,而且英國AZ疫苗傳出血栓問題,很少人願意打,所以全島施打率僅有1%,排名世界倒數第二。 

這给大陸對台灣的新冠疫苗壓力創造了機會,看似以熱臉貼冷屁股,但是台灣政府頻頻拒絕接受大陸的善意,已經造成島內民意的憤怒不滿,讓台灣政府進退兩難。 

大陸國台辦願意提供中國新冠疫苗幫助台灣。台灣政府宣稱大陸是假好心,堅稱台灣人也不會施打中國的疫苗,拒絕接受援助。 

大陸江蘇省、浙江省、福建省一些民間團體,願意提供中國新冠疫苗幫助台灣。台灣政府宣稱大陸是假好心,堅稱台灣人也不會施打中國的疫苗,拒絕接受援助。 

上海復星藥商願意提供他代理的德國輝瑞/BNT疫苗幫助台灣。台灣政府宣稱不會接受經過中國代理商的新冠疫苗,只接受德國原廠的新冠疫苗,拒絕接受援助。 

金門縣、連江縣等地方政府開始自救,要求自行採購中國大陸的新冠疫苗,都被台灣政府下令禁止。 

台灣島內的商人及民間團體開始自救,總共有1550萬的新冠疫苗,其中北京兩岸東方文化中心委託張亞中先生捐贈了500萬支德國輝瑞/BNT疫苗,以及500萬支中國國藥疫苗Sinopharm,要求准予進口,所有以上捐贈的新冠疫苗都是WHO認證可以緊急使用的疫苗,目前都被台灣政府以各種行政措施擋在門外,不准進口。 

台灣研發的「高端」疫苗尚在第二期實驗階段,要製出疫苗還在猴年馬月,緩不濟急。台灣頻頻拒絕接受大陸的善意,已經造成島內民意的憤怒不滿。但若台灣接受了大陸的善意,則多年來歧視大陸的虛假高上地位,頓時跌落,成為接受大陸援助的落後弱小地區。造成台灣政府進退兩難。 

世界新冠疫苗最新狀況 | 盛嘉麟

新冠疫苗成為目前新冠疫情最熱門搶手的產品,更是中美博奕的新戰場,每天都報出新的行情,真假消息魚目混珠,只能從眾多資訊中互相印證,希望得到一個接近事實的真況。

【WHO認證可以緊急使用的疫苗】

因為世界目前所有施打的疫苗都沒有完成需要2-8年的第三期疫苗實驗,各國的疫苗認證都是緊急授權使用,WHO認證也不例外。
實際上世界各國都有自己的認證機制發佈緊急授權使用,授權後的疫苗才能在該國進口施打。但是有的歐美國家充滿傲慢偏見,以政治意識決定疫苗認證,藉故否定中國及俄國的疫苗。有的國家沒有自行認證的能力,便以自詡進步的歐美國家馬首是瞻。

WHO緊急使用的評估項目主要考察新冠疫苗的二期和三期臨床試驗數據,質量、安全性、有效性、風險管理,生產設備,以及冷藏需求等實際使用方面的適應性。另有一支獨立的技術諮詢組負責開展風險利弊評估,才能決定是否認證某種疫苗列入緊急使用清單。
WHO的專家给世界一個比較公正的認證,讓世界各國在不信任歐美國家充滿傲慢偏見的認證之外,多了一個標準,作出更合理的疫苗選擇。

【WHO已經認證全世界七種疫苗】

WHO認證的緊急使用的七種疫苗,中國兩支 、美國兩支 、德國 、 英國 、印度各一支,是目前世界的五大疫苗強國。
德國 輝瑞/BNT疫苗(2020年12月30日)
英國 阿斯利康/AZ疫苗(2021年2月15日)
印度血清研究所 Covishield疫苗 (獲得了阿斯利康/AZ 的許可)(2021年2月15日)
美国强生疫苗 John&John(2021年3月12日)
美国莫德纳疫苗 Moderna(2021年4月30日)
中國國有製藥企業國藥集團 新冠疫苗Sinopharm(2021年5月7日)
中國科興新冠疫苗Sinovax(2021年6月1日)

【全世界新冠疫苗輸出及覆蓋狀況】

新冠疫苗輸出大國,迄今年5月20日
中國出口 2.52億劑疫苗,世界第一
歐盟出口 1.11億劑疫苗,世界第二
印度出口 6,045萬劑疫苗,世界第三
俄羅斯出口 2,700萬劑疫苗,世界第四
美國出口 300萬劑疫苗,世界第五
新冠疫苗全球接種人數,迄今年5月18日,
全球210個國家或地區至少接種了15 億劑新冠疫苗,
接種中國疫苗 4.219億劑,世界第一
接種美國疫苗 2.744億劑,世界第二
接種印度疫苗 1.844億劑,世界第三
這三個國家的疫苗覆蓋了全球接種人口,15 億劑的60%。

中國不僅疫苗出口量領跑全球,而且疫苗覆蓋總量也位居全球之首。
科興新冠疫苗Sinovax總產量超過 6 億劑,另據不完全統計,全球已累計接種科興新冠疫苗Sinovax超 4 億劑。科興疫苗已成為中國生產供應最多的新冠疫苗,也是出口量和接種量最大的新冠疫苗。

中國新冠疫苗產量第一出口第一 | 盛嘉麟

中國的新冠疫苗一直受到歐美國家的污蔑排擠。到目前為止,美國、加拿大、歐盟都不批准中國疫苗,也就是說不准使用。世界衛生組織仍在拖延中國疫苗的審核程序,遲不批准。使得中國疫苗無法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全球疫苗援助分配計劃,而中國早已批准接受了所有歐美的疫苗。

中國是第一個放棄疫苗專利,捐贈為世界公產的國家,讓巴西、杜拜、印尼、塞爾維亞等國就地製造中國疫苗,奥地利也在考慮就地製造中國疫苗。美國、英國在受到世界嚴厲指責為富不仁之後,才宣佈考慮放棄專利,但仍在扭捏考慮之中,捨不得放棄。

在如此不利的環境下,很意外的統計發現,迄今為止中國出口的疫苗不但是世界第一名(截至2021年四月累積外國交貨2.0億劑),而且超過歐、美、印度所有國家出口的總和,其中的原因如下:

疫苗這東西很奇特,當一個國家面臨疫情威脅的時候,污不污蔑,批不批准,變得不重要,國家只想拿到疫苗。有如面臨饑荒的時候,白米、糙米、蓬來米、再來米、新米、陳米變得不重要,國家只想拿到大米。

所以巴西聯邦政府不批准中國疫苗,但各個地方政府直接向中國進口;
所以歐盟不批准中國疫苗,但匈牙利、塞爾維亞各成員國直接向中國進口;
所以英國政府不批准中國疫苗,英國的富人直接飛到杜拜,在杜拜施打中國疫苗,成為杜拜旅遊package的一部份;
所以南美洲的智利、厄瓜多爾、祕魯都傳出弊案,這些國家尚未批准中國疫苗,但政府高官已經祕密施打了走私進來的中國疫苗;
厄瓜多疫苗醜聞,衛生部長上任不到3週請辭。

美國的兩種疫苗Pfizer以及Moderna都需要超級冷藏,限制了它們的出口範圍,而且產量不夠快;
英國的AZ疫苗、美國的J&J疫苗都發生嚴重後遺症,被許多國家禁止施打,而且產量不夠快;
俄國疫苗最先問世,可惜俄國的生產效率及生產量體太小,無法供應世界的需求。

印度是疫苗生產大國,而且有印度自己的疫苗,也代工生產英國的AZ疫苗,產量不少,外銷鄰國。美國在印太聯盟領袖會談時計劃交由印度製造美國的J&J疫苗,印度是美國的計劃中對抗中國的疫苗外交最有希望的國家,沒想到印度忽然爆發最嚴重的疫情,疫苗生產停頓,而且疫苗短缺嚴重,美國利用印度對抗中國計劃泡湯。而且近期印度血清研究所事故不斷,不但發生大火,而且產品瑕疵不斷,遭遇南非退貨100萬劑AZ疫苗。

總而言之,國有國運,而且疫苗自己會說話(污蔑排擠,禁不批准都沒用)。中國世界工廠的名聲,使得中國在設計生產線大量生產疫苗,有獨到的經驗,歐美、俄國都趕不上,加上中國內部疫情嚴格控制,國內施打疫苗並不像美國這麼緊急,有餘力出口國外,幇助他國。

中國有18家企業正加緊新冠疫苗產能建設,估計2021底前國產新冠疫苗可能超過20億劑。隨著更多中國企業的疫苗陸續完成臨床試驗和獲批上市,全部實現達產後,中國總產能將超過40億劑。中國疫苗行業協會會長封多佳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說,按照全球人口和平均接種覆蓋率估算,中國的產能約能滿足全球新冠疫苗需求量的40%以上。

和流感疫苗一樣,新冠疫苗很可能變成年度重複施打的疫苗,所以世界各國都在加大投資,希望新冠疫苗的生產國內化,鞏固國家衛生安全。經過這次教訓,巴西、日本、韓國、加拿大、印度和伊朗都在計劃新冠疫苗國產化,歐美國家也在擴大產能,看來新冠疫苗的競爭愈演愈烈。

要注射AZ疫苗嗎? | 郭譽申

台灣買了AZ疫苗,首批11.7萬劑在三月初抵台,第二批19.9萬劑四月初抵台。由於只買到這麼少疫苗,政府起初只開放部份醫護人員約20萬人注射疫苗,然而注射卻很不踴躍,到三月底止僅有1萬多人注射疫苗,政府於是自4月6日起擴大醫護人員注射疫苗的範圍達到約42萬人。看來政府未來還會擴大開放更多民眾注射疫苗,我們要注射AZ疫苗嗎?

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擴散全球,已經造成1.3億人確診染疫,290萬人死亡。顯然只有普遍注射疫苗才能消滅病毒,或至少阻止病毒的繼續擴散。雖然台灣至今幾乎沒有疫情,為了未來能安全開放的與世界交流,台灣人是應該普遍注射疫苗。問題是台灣人應該普遍注射AZ疫苗嗎?還是其他疫苗?

AZ疫苗在歐盟施打後出現一些血栓病例,造成部份歐盟國家暫停施打,其中部份國家後來又決定繼續施打。這些狀況顯示,AZ疫苗確是有可能造成血栓,雖然機率相當低。血栓嚴重可能致命,未必比新冠肺炎容易治療,因此不可等閒視之。注射AZ疫苗有造成血栓的風險,人們應該注射AZ疫苗嗎?

這是一個公衛問題,也是一個簡單的數學問題,目標是降低罹患新冠肺炎以及血栓的風險或機率。只有兩種可能決策:注射AZ疫苗和不注射AZ疫苗。注射AZ疫苗的風險就是注射AZ疫苗造成血栓的機率(假設AZ疫苗能完全避免染疫);而不注射AZ疫苗的風險則是不注射疫苗而被傳染新冠肺炎的機率。

我們應該兩害相權取其輕,選擇風險較低的決策。即比較注射AZ疫苗造成血栓的機率和不注射疫苗而被傳染新冠肺炎的機率,若前者較低,則應該注射AZ疫苗;若後者較低,則不應該注射AZ疫苗。注意後者,即不注射疫苗而被傳染新冠肺炎的機率,在各地方不同。譬如,在歐洲,後者相當大,比前者大,因此應該注射AZ疫苗。在台灣,後者很接近零,比前者小,因此不應該注射AZ疫苗。

以上的分析假設您待在台灣沒出國,若您最近要去歐美疫情嚴重的國家,則不注射疫苗而被傳染新冠肺炎的機率會升高到在當地染疫的機率,高於注射AZ疫苗造成血栓的機率,因此您應該注射AZ疫苗。台灣人需要出國的,總是少數;大多數不需要出國的則不應該注射AZ疫苗。

是否要注射AZ疫苗是簡單的數學問題,至今有資格注射AZ疫苗的醫護人員大多拒絕注射,是明智的,可以避免罹患血栓的風險。反之,政府鼓吹注射AZ疫苗則是錯誤的,幾乎沒有染疫風險的民眾可能因此罹患血栓,是自找麻煩,萬一血栓厲害會致命啊!

政府已買進AZ疫苗,不使用就是浪費公帑(據說疫苗的效期很有限),因此大力鼓吹民眾注射AZ疫苗。但是這是錯誤的政策,只是求政治上卸責。台灣幾乎沒有疫情,台灣人沒理由注射風險較高的AZ疫苗。政府應該購買其他風險較低的疫苗才符合民眾的安全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