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分配行銷政治化 | 盛嘉麟

就訂購數量來看,世界新冠疫苗的最大咖是美國輝瑞(Pfizer)及莫德納(Moderna)製造的疫苗,訂購數量達到十幾億。但是美國的疫苗都被英國、美個、加拿大、德國,…..富裕國家事先訂購一空,歐盟的次等國家、日本、香港、新加坡,…..都在等候訂購,其他國家幾乎沒有希望。

美國的疫苗由於產能的限制,供不應求,加上冷藏的特殊要求,輝瑞(Pfizer)零下70度,及莫德納(Moderna)零下20度,世界上泰半的國家沒有強大的冷藏設備,根本不能訂購施打。即使在美國境內,冷藏的特殊要求已經造成施打的極大不便及浪費,而且美國政府新訂法律,所有不良反應及意外,禁止受害人向輝瑞(Pfizer)及莫德納(Moderna)起訴求償。

美國加洲在施打不到33萬劑Moderna的疫苗後,因為施打疫苗後的過敏反應數量高於正常水平,美國加州衛生官員已經要求暫停接種 Moderna 的疫苗。 Moderna 以及聯邦衛生和藥品官員正在評估這件事。挪威在施打Pfizer 48,000 劑疫苗後,死亡人數高達33人,雖然挪威政府說明,死去的多為安養院老人,因此可能與疫苗無關,但是仍然引起挪威社會對疫苗安全問題的驚恐,因為其他的疫苗也都為安養院老人施打。

即使西方少數幾個富裕國家霸佔了美國的疫苗,為富不仁,不顧其他國家的死活。美國、英國的媒體仍然不依據事實的,不斷的詆毀污蔑中國的疫苗,甚至俄國、印度的疫苗,阻止世界上其他大多數的國家青睞中國疫苗,用心無比的邪惡。

其實無論中國、美國、英國、俄國、印度製造的疫苗都經過嚴格的程序及國家的監控,效果相當,沒有明顯的差異,只是意識型態及偏見歧視,使得歐美國家禁用他國疫苗,台灣寧願沒有疫苗,也不用中國疫苗。

由於美國疫苗對冷藏的苛刻條件、為富不仁及產能有限,已經無法引領世界。目前世界是多頭並競,俄國疫苗分佈在中亞、委內瑞拉、古巴、白俄羅斯。印度疫苗必須滿足印度13億人口,也有外銷緬甸。中國疫苗得到更多其他全球國家的採購。新冠疫苗的競爭,明顯的已經形成多頭競爭,英、美疫苗劃地自封,限於幾個西方國家,無力引領世界,中國終將大獲全勝。

以下是最新的中國新冠疫苗行銷世界的統計圖:

這樣的國家還能蒙混多久? | 盛嘉麟

最近經濟學家在《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 的一項調查中預測,隨著美國擺脫新冠疫情的影響,美國經濟今年將增長4.3%。這樣的經濟增長從何而來?

【令人置疑的論點】

國內生產總值大略上的計算方法:
消費方向計算,GDP = 民間消費+資本投資+政府支出+進出口淨值(出口-進口)
生產方向計算,GDP = 第一產業(農業)+第二產業(工業)+第三產業(服務業)。

美國國內生產總值:
2019年 國內生產總值$21.433萬億(+3%)
2020年 國內生產總值$20.576萬億(- 4%)
因應疫情的紓困方案達2萬億美元,約占國內生產總值的1/10。

美國2020及2021年目前看來三種產業的狀況大致相同,何來4.3%的增長率?
主要是來自前後高達2萬億美元的紓困方案,投入社會。
消費方向計算來看,GDP = 民間消費+資本投資+政府支出+進出口淨值(出口-進口)。
除了進出口淨值大致不變,其他三項都被紓困方案大量灌水:
民間消費(2021年雖然有所縮減,但是大多數老百姓拿到$2000現金),
資本投資(大小公司都拿到紓困金,其中大部份是被FED美聯儲無條件收買的公司債),
政府支出(國家紓困方案的支出)。

美元是世界貨幣,總發行量龐大驚人,即使增加發行如此巨額的2萬億貨幣,造成的通貨膨脹並不嚴重。而且美元總量的2/3為世界各國持有,美國本土只有1/3。美國加發的2萬億美元,引起的貶值稀釋,2/3的損失為世界各國承擔,自己只承擔1/3的損失,所以2萬億美元繼續可以向世界各國進口物資,形同掠奪。

如果是一般的國家,貨幣總量不大,加印鈔票造成明顯通貨膨脹,貨幣貶值稀釋的損失全部自己承擔,佔不到一點便宜。通貨膨脹的結果即使本國貨幣的GDP增加,但是對美元的匯率下貶,經過匯率調整,GDP也佔不到一點便宜。

世界的GDP數量都以美元計算,世界各國GDP都會面臨匯率調整,唯獨美國的GDP無需作匯率調整,所以加發的2萬億美元即使造成通貨膨脹,GDP數量依然水漲船高。這樣看來加發的2萬億美元是有可能在目前2020年GDP$20.576萬億的基礎上,提升4.3%。

再從生產方向的計算來看,GDP =第一產業(農業)+第二產業(工業)+第三產業(服務業)。
高達2萬億美元的紓困方案投入社會,有因為中美貿易戰給農民的補貼。有大小公司都拿到的紓困金,以及被FED美聯儲無條件收買的公司債,算是給工商業的補貼。其餘像疫情防制、疫苗施打,只能算到對第三產業的補貼。同樣道理,看來加發的2萬億美元是有可能在2020年GDP$20.576萬億的基礎上,提升4.3%。

【這算什麽國民所得】

就這樣沒有預算、沒要稅收、不拿本錢、不製造貨品、不辛苦建設,作為基礎,只是憑空增加發行了如此巨額的2萬億貨幣的紓困方案,就成就了提升4.3% GDP的效果。世界還需要經濟學家來籌謀經濟發展,還需要漁農工礦以及士農工商從業人員胼手胝足來提升GDP嗎?

中國在2008年金融風暴,全球經濟困頓時,拿出4000億人民幣投入基礎建設,建出了主要的高速公路、高速鐵路、海港機場,這才是貨真價實的第二產業的物質建設,中國的GDP才是紮實無欺、心安理得的國民所得。

我們懷疑看似強大富裕的美國,如此自欺欺人的混下去,美國解決經濟困頓衰落的紓困方案是加發美元而來,美國耀武揚威的航空母艦、F22、F35,是加發美元而來,美國的世界霸主的地位是依靠美元、美軍、恐嚇制裁、坑蒙拐騙而來,這樣的國家還能蒙混多久?

世界新冠疫苗的競爭 | 盛嘉麟

【控制疫情的競爭】

2020庚子年初,中國的武漢發生新的傳染病,逼得武漢大封城,全國大戒嚴,和新的傳染病展開奮鬥。一時美國有東亞病夫,國內有《方方日記》,幸災樂禍,惡口譏讒。

沒想到新冠病毒接著橫掃世界各國,而且疫情嚴厲百倍於中國,尤其是如今美國的確診超過2000萬人,死亡人數超過35萬人,高居世界第一,先前的幸災樂禍,譏讒中國,頓成手腳無措,叫囂甩鍋。美國醫療體制崩潰,中國在控制疫情的競爭大獲全勝。

【新冠疫苗的競爭】

歐美國家對防疫束手無策,只能退而盼望新冠疫苗,於是世界又展開了第二輪新冠疫苗的競爭。中國、俄國、美國、德國、英國、印度開始研製新冠疫苗,其中名列前茅的有五種。

俄國的「衛星5號」是俄羅斯國防部和Gamalei国家研究中心合作而製成的。以無害的病毒載體刺激人體免疫系統,在22714名志願者中間評估了疫苗的有效性 95%,國家就緊急批准,8月就開始施打,儲存溫度攝氏2至8度。得到阿根廷、哈薩克斯坦、塞爾維亞、巴西、委內瑞拉、白俄羅斯、印度、阿聯酋的合作支持,已收到全球20多國要求購買共達10億劑疫苗。

英國牛津/AstraZeneca製藥合作的疫苗,採用與俄國同樣的以無害的病毒載體刺激人體免疫系統。在23000名志願者中間評估了疫苗的有效性性90%,國家就緊急批准,12月就開始施打,有效儲存溫度攝氏2至8度。得到英國、美國、印度、巴西的合作支持,已得到英、美國家要求購買共達4億劑疫苗。

美國輝瑞(Pfizer)/徳國BioNtech合作的疫苗,採用病毒突刺以人工合成的嶄新的mRNA信使核糖核酸技術製成,在43661名志願者中間評估了疫苗的有效性 95%,儲存溫度攝氏-70度。得到英國、美國、德國的支持,已得到西方國家訂購25億支疫苗。

美國莫德納(Moderna)製造的疫苗,採用美國輝瑞同樣的技術製成,在3萬多名志願者中間評估了疫苗的有效性94%,儲存溫度攝氏-20度。得到英國、美國的支持,已得到美國購買共達1億劑疫苗。

中國國藥集團(Sinopharm) 製造的疫苗,採用傳統滅活病毒製成,在全球超過10個國家6萬多名志願者中間評估了疫苗的有效性86%,儲存溫度攝氏2至8度。得到巴西等第三世界國家的合作支持,疫苗已在巴西、阿聯酋、巴林、埃及、土耳其、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國家施打,已得到世界各國家購買共達15億支疫苗。

【西方媒體的污蔑】

美國媒體彭博社Bloomberg、CNN等,毫無憑據,卻不斷的不實的報導中、俄的疫苗是劣質疫苗,實驗數據不夠透明,效果存疑。美國、歐盟及五眼聯盟國家,包括日本、台灣,基本上禁用中、俄的疫苗。

WHO對疫苗的標準有效率是50%,事實上各國疫苗都有效果,各國疫苗都是因為疫情緊急,政府緊急批准施打,各國疫苗都沒有完成傳統二到四年的第三期臨床實驗。所以來自歐美國家惡意的批評、譭謗、排斥、禁用,都是都帶著偏見的無稽之談。當第三世界的國家向中、俄訂購疫苗的時候,美國媒體開始污蔑,表示這些貧窮國家迫於無奈,只得訂購中、俄的廉價劣質疫苗。

【疫苗的實際情勢】

美國、英國的三種疫苗已經被歐美西方富裕國家預訂30億支,搶訂一空,第三世界國家搶不到訂單,搶訂了也等不到交貨。歐美國家為富不仁,在世界上明顯的構成一條可恥的疫苗歧視鏈。

其餘的世界各國,包括新加坡,紛紛向各國搶先訂購疫苗,達到70億支,形成哄搶訂單的現象,其中只有中國、俄國的疫苗有實際交貨的能力。尤其是中國,因為疫情控制得當,國內並不急需疫苗保護,所以國外交貨能力最強,已經在巴西、阿聯酋、巴林、埃及、土耳其、阿根廷、巴基斯坦、菲律賓等十多個國家實際交貨施打。約有5000萬人完成接種中國疫苗,10~20億的訂單。

所以美國、英國的三種疫苗只覆蓋西方部份富裕國家,香港、台灣、日本都等不到,並且禁止使用中、俄疫苗。中國疫苗覆蓋第三世界國家,俄國疫苗覆蓋中亞國家、委內瑞拉、古巴。西方國家,非西方國家,壁壘分明。

【疫苗的未來發展】

美國的輝瑞疫苗需要-70度的冷藏環境,莫德納疫苗需要-20度的冷藏環境,嚴重阻礙了美國疫苗的生產、保存、運送、運銷、分配及施打的覆蓋濳力,成不了大氣候。

印度也生產兩種新冠疫苗,並且計劃2021年夏季完成三億國民的施打。而且可以向鄰國出口,緬甸已經訂購,提升印度的形象。疫苗專家均對印度的疫苗生產水平表示肯定,並認為這對全球而言是件好事。

中國的另一種科興疫苗,在巴西公布第3期在12400名志願者中的臨床試驗數據,有效性達78%,這款疫苗可望被巴西批准,並在發展中國家大量推廣。科興已被訂購3億多支疫苗,主要銷往中低收入國家。

疫苗價格,莫德納疫苗約$30,輝瑞疫苗$20,中國、俄國$2~$10,中國的疫苗有價格優勢,生產力強,只需普通醫療溫度2~8度,交貨力強,視疫苗為世界公產,並願以貸款協助第三世界國家購買或生產疫苗,並且準備進軍中南半島及所有非洲國家,覆蓋全球的非西方國家,貫徹人類共同體的理念。將來中國穩居龍頭,貢獻人類最多。

控制疫情的競爭,中國大獲全勝。接著新冠疫苗的競爭,明顯的已經形成多頭競爭,英、美疫苗劃地自封,限於西方國家,無力引領世界。可見新冠疫苗的競爭中國也將大獲全勝。

了解Covid-19 | 盛嘉麟

本文主要來自一位多倫多大學的藥學系教授,讓我們可以增多了解Covid-19。

對於這次新冠疫情大流行,2020年6月之後感染的人比3個月前(2020年3月)感染者的生存機會更大。其原因是,醫生和科學家現在對Covid-19的了解比3個月前要多,因此能夠更好地治療患者。我將列出2020年2月我們不知道的5件事,以供您理解。

1. COVID-19最初被認為是由於肺炎-肺部感染導致的死亡-因此,呼吸機被認為是治療無法呼吸患者的最佳方法。現在,我們意識到該病毒會導致肺部和人體其他部位的血管中出現血凝塊,並導致帶氧減少。現在我們知道僅通過呼吸機提供氧氣將無濟於事。我們必須預防和溶解肺部的微小凝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2020年10月將像阿司匹林和Heparin (稀血劑,防止凝血)這樣的藥物用作治療方案的原因。

2. 以前,由於血液中的氧氣減少,患者在路上甚至在抵達醫院之前就死了。這被稱為快樂低氧(HAPPY HYPOXIA),儘管血氧量降得很低,但COVID-19患者要低到極嚴重時才出現症狀,有時甚至達到70%。通常,如果血氧量降低到90%以下,我們就會變得呼吸困難,而COVID患者不會有觸發這種呼吸困難的機制,因此我們在2020年2月將病患送入醫院為時很晚。現在,既然知道了快樂低氧,我們就可以使用簡單的家用脈搏血氧儀監測所有COVID患者的血氧量,並在血氧量降至93%或更低時將他們送往醫院。這使醫生有時間糾正血液中的缺氧氣的情形,到2020年10月有更好的生存機會。

3. 2020年2月,我們沒有抗擊冠狀病毒的藥物。我們僅在治療它所引起的併發症…缺氧。因此,大多數患者受到嚴重感染。現在我們有2種重要的藥物FAVIPIRAVIR和REMDESIVIR。這些抗病毒藥物可以殺死冠狀病毒。通過使用這兩種藥物,我們可以防止患者受到嚴重感染,從而在他們患上低氧之前將其治愈。這是2020年10月才有的新知識,2020年2月還不瞭解。

4. 許多Covid-19患者死亡不僅是因為病毒死亡,還因為患者自身的免疫系統以一種被稱為細胞因子風暴(CYTOKINE STORM)的方式做出過度的反應。這種反應不僅殺死病毒,而且殺死患者。2020年2月,我們不知道如何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現在到了2020年10月,我們知道類固醇可以用來防止某些患者發生細胞因子風暴。

5. 現在我們也知道,低氧症患者僅靠腹部朝下躺著就可以變得更好,這就是俯臥姿勢。除此以外,幾天前以色列科學家還發現,患者白細胞產生的一種稱為Alpha Defensin的化學物質可引起肺血管微凝塊,可用秋水仙鹼(Colchicine)治療,此藥用來治療痛風已有數十年之久。

因此,現在我們可以確定的是,與2020年2月相比,患者在2020年10月存活COVID-19感染的機會更大。展望未來,記住就算感染到,也比早期感染者有更好的存活機會,那麼就不會對Covid-19感到驚慌。讓我們繼續採取預防措施,戴上口罩並保持社交距離。請轉發此消息,因為我們都需要一些正面的消息。

總結川普主導的美中對抗 | 郭譽申

川普雖然仍在負隅頑抗,他的敗選去職應該已成定局。在四年任期裡,川普執行了不少迥異於前任總統的政策,其中最顯著的是他開啟了美國對中國的公開對抗,包括貿易戰、科技戰、地緣政治對抗等等。在此川普去職的前夕,讓我們總結他所主導的美、中對抗的得失成敗。

2018年初川普啟動了對中的貿易戰,目標是縮減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當年7月開始,美國對從中國進口的部份商品課徵高額關稅,此後美國陸續多次對從中國進口的部份商品課徵高額關稅,到2019年底,美國的高額關稅幾乎已經涵蓋從中國進口的約5500億美元的所有商品。基於對等報復的原則,中國也對從美國進口的商品課徵報復性關稅,不過美國輸入中國遠少於中國輸入美國,因此這部份對双方的影響都不大。今年初美、中双方達成「第一階段協議」,中國承諾大幅增加進口美國商品,以交換美國適度降低其對中的高關稅。

美、中貿易大戰的初步結果是:2019年,價值4185億美元的中國產品輸入美國,及1227億美元的美國產品輸入中國,因此中國對美國的貿易順差為2958億美元,比2018年的3230億美元減少了8.5%。因為中國對美國的商品出口總值占中國GDP約3.4%,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的減少影響GDP約 -0.289%(8.5%*3.4%)。檢視中、美的GDP增長率,中國2018和2019的GDP增長率分別是6.6%和6.1%,似乎確有受到貿易戰的負面影響;然而美國2018和2019的GDP增長率分別是2.9%和2.3%,其減幅比中國還稍高,貿易戰看來未必有利美國。(今年疫情對經濟的影響遠大於貿易戰,因此經濟數據中將難以看出貿易戰的影響。)

川普也啟動了對中國的科技戰,最受矚目的是對華為5G的禁用和停止供應高階晶片。美國以傾國之力圍堵華為,當然讓華為非常艱難,但是美國晶片廠商停止供貨華為,本身也受損,其受損較輕微是因為華為的損害被分攤到多家晶片廠商;總和來看,美國未必有利。科技戰才剛開始,其影響勢必長遠而仍極不明朗,可以確定的是,它逼迫中國更傾向自立研發,使未來的科技競爭更激烈。

川普的最大失敗在於他的抗疫無能和對美國民主制度的損害。Covid-19疫情蔓延到美國,約比中國晚了兩個月,川普卻毫無防備;等到疫情在美國開始擴散,他不遵從疫病專家的指導,而隨意發表不符科學的防疫言論,並帶頭不戴口罩、不保持社交距離,造成醫療水準領先世界的美國確診染疫近千萬人,死亡超過23萬人。世人都清楚看見中國的抗疫行動完勝美國。

川普經常謊話連篇,抨擊不合己意的媒體,批評不合己意的司法人員和判決,並且幾乎不掩飾他白人至上主義的傾向,造成本已兩黨對立的美國社會更加分裂,而黑白衝突更加嚴重,加以這次大選他一再攻擊郵寄選票有弊,在在都損害人們對民主制度的信任。美國民主這樣亂七八糟,似乎比不上中國穩定的黨政合一制度!

美國過去的一大優勢是它擁有許多價值觀相近的盟國,並對一些國際組織頗有影響力。川普在任四年,對部份盟國掀起貿易戰,逼迫部份盟國分攤更多駐軍費用,都傷害美國和盟國的同盟關係。另一方面,在川普主導下,美國退出了世界衛生組織、巴黎氣候協定、伊朗核協議等重要的國際組織和協定。這些都導致美國的國際影響力減弱,而中國的國際影響力相對上升。

總之,川普對中國發起貿易戰、科技戰,並未對中國造成顯著損害;然而他抗疫失敗,損害美國民主制度,減損美國的國際影響力,都對中國大為有利。難怪大陸人戲稱川普為「川建國」,還蠻有道理的。

蔡政府藉疫情阻擋兩岸交流 | 郭譽申

新冠疫情造成兩岸之間很多不便,甚至侵害人權。例如,達學齡的「小明」至今不能回台,想來台灣念大學、研究所的陸生也還不能入境,相關的家庭、大學都高聲疾呼開放,不過似乎是狗吠火車,執政當局就是推拖到底。此外,兩岸的對飛班機大減,只能抵達對岸的5個城市,加上入境需要多日的隔離檢疫,這些幾乎實質上阻斷了「三通」中最重要的「通航」。所有這些有必要嗎?兩岸的疫情真有這麼嚴重?

台灣抗疫非常成功,因為台灣人很有戴口罩防疫的共識,而且全民健保讓醫療體系步調一致地嚴守國境和精確疫調。然而陳時中為了保持戰果是否太保守?為何不多做一些篩檢?台灣幾乎沒有疫情,因為太保守,長時間自我限制,使經濟像有疫情一樣受損。而台灣若多做一些篩檢,就能及早讓國際社會相信台灣很乾淨,可以放心交流,也有益於台灣經濟。

新冠疫情雖然最初大爆發於武漢,大陸到4月初武漢解封時已經控制住了疫情。大陸龐大,本土或移入的病例不可能完全杜絕,4月之後,北京、黑龍江、新疆等地都曾出現零星的疫情。一旦一地稍有疫情,中央立刻調動大量醫療資源投入該地進行全面檢疫和疫調(這是大國能集中資源的優勢),加以民眾的自我防疫配合行動,兩、三週内就能清除該地的疫情,因此4月之後至今,大陸的疫情在世界上屬於最輕微的。台灣若大量檢疫,其染疫比例未必就低於大陸。

4月以來,兩岸的疫情都很輕微,剛開始台灣主事者或許擔心對岸的疫情有可能捲土重來,4個月後的現在還擔心什麼?當初武漢爆發嚴重疫情時,台灣對大陸減少航班和交流,合情合理。現在兩岸的疫情都已大減,台灣卻仍對待大陸如重疫區。有何道理?唯一說得通的解釋在於政治,蔡政府刻意藉疫情阻擋兩岸的交流。在減少兩岸交流的原則之下,達學齡的「小明」當然不能回台,而想來台灣念書的陸生當然也不能入境。

恢復兩岸的正常交流,對台灣是有益無害的。新冠疫情蔓延世界,受害最重的是航空業和旅遊相關行業。若兩岸的航班和交流可以大致恢復正常,例如若乘客有合格的健康碼或近期的檢疫證明就能免除隔離,此時大陸剛好有疫後對旅遊的報復性需求,不是立刻可以解台灣航空業和旅遊相關行業的燃眉之急嗎?不僅如此,大陸是最先脫離疫情復甦的唯一大經濟體,目前台灣的產品不針對大陸市場還能針對誰?蔡政府總怕台灣經濟過分依賴大陸,等台灣經濟先度過疫情難關,再想如何減少台灣經濟對大陸的依賴度吧。

台灣幾乎沒有疫情,其經濟卻像有疫情一樣受損。大陸早已控制住了疫情,蔡政府卻因為反中情結,藉疫情阻擋兩岸的正常交流,對台灣是有害無益。蔡政府不明令阻擋兩岸交流,卻藉疫情暗中阻擋兩岸交流。這就像蔡政府不公開主張台獨,卻暗中進行台獨,是一樣的。明著做一套,暗中卻做另一套,以避免在野黨和人民的監督和批評,這様的政府實在不入流,夫復何言?

疫情加速美國衰落和兩岸統一 | 郭譽申

在新冠疫情肆虐之下,美國第2季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比去年同季暴跌32.9%。美國已經對企業和個人提供大量金援 (參見《美元天文數字的量化寬鬆》),還得到這樣驚人的經濟數字,疫情真是重創了美國經濟。

美國第1季的GDP即已萎縮4.8%,因此其上半年的GDP大約是負成長18.8%(32.9和4.8的平均)。美國因為過早解封,疫情在7月又出現一波高潮,因此下半年的經濟狀況不太可能大幅反彈,預期美國今年全年的經濟成長率必然是重挫的,能達到-14%就算不錯了。GDP是國家實力的最重要指標,疫情重挫美國的GDP,勢必加速美國的衰落。

中國大陸今年前兩季的GDP成長率是-6.8%和+3.2%,因為疫情已基本上控制住,中國今年全年的經濟成長率預估是+1.2%左右。中國去年的GDP大約是美國的70%,過去幾年,中國每年GDP的成長率大約比美國多3%,以此估算,中國的GDP要趕上美國約需要10年。然而疫情造成美國的GDP今年重挫約14%,中、美的GDP差距一下就縮減了15%(1.2%+14%),同樣以上述估算,中國的GDP約只需要5年就能趕上美國了。

經濟重挫之後較易有大幅反彈,美國今年的GDP重挫14%,明、後年可能有較大的反彈,加入這樣的考慮,中國的GDP在5年內還趕不上美國,7年後趕上美國,應是較合理的估算,比原估的10年仍是顯著的加速。

美國GDP的重挫和中、美GDP差距的縮減當然影響美國的全球霸權。首先,美國將更難在中、美的貿易戰和科技戰獲得優勢,貿易戰、科技戰本就是兩敗俱傷的對抗,經濟規模愈大者所受的損傷就愈小而愈有優勢,現在中、美的經濟規模大幅拉近,美國相對於中國更沒有優勢了。其次,美國的全球霸權立基於美國在全球駐軍,並金援很多國際組織和一些盟國,這些都非常花錢。川普總統拼命要盟國分攤駐軍的軍費,已顯示美國捉襟見肘的財務狀況,現在美國GDP的重挫將使美國在國際上更花不起錢,勢必削減它的全球影響力。

中國大陸面對美國和台灣,顯然採取「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政策和戰略。中國的經濟增長高於美國,其經濟規模遲早超越美國,而有了發達的經濟自然有能力發展軍事,因此拉近中、美軍事力量的差距。當中國的經濟規模超越美國,並拉近了中、美軍事力量的差距,美國將愈來愈沒有意願介入兩岸,因為遙遠的美國介入的成本很高,而且即使介入也贏不了。當美國沒有意願介入兩岸,台灣還會抗拒兩岸統一嗎?應該不會吧!何必螳臂擋車?(參見《和平統一有可能嗎?》)

兩岸的統一深受中、美綜合實力差距的影響。新冠疫情重挫美國的經濟,加速美國的衰落,也拉近中、美經濟規模的差距,使中國的GDP較快就能趕上美國,也使中國的軍事力量能較快拉近與美國的差距,這些終將導致兩岸的統一比較提前到來。

美國疫情顯示的種族不平等 | 盛嘉麟

美國西海岸各州有很多拉丁/西班牙裔,也可說是過去的墨西哥人,他們是最受到疫情傷害的群體。英文部份是資料來源,供閒暇的網友閱讀。

  • 加州的墨西哥人佔總人口40%,卻佔確診病人的55%。
  • 奧勒岡州的墨西哥人佔總人口13%,卻佔確診病人的38%。
  • 華盛頓州的墨西哥人佔總人口13%,卻佔確診病人的44%。

從事低層勞力工作的墨西哥人,他們必須每天出門到工地工作,不能像上班族在家線上工作,所以他們每天暴露在擁擠危險的環境,容易互相感染新冠病毒。他們回家以後住在三代同堂擁擠的公寓,家人互相傳染,所以墨西哥人占確診病人的比例,遠超過總人口的比例。

加州大學舊金山校區的教授在舊金山地區隨機取樣3,953個樣本,研究確診病人的狀況。

  • 3,953個樣本中的墨西哥人,3.9%是確診病人。
  • 3,953個樣本中的其他族裔,0.2%是確診病人。

墨西哥人患病人口的比率是其他族裔比率的20倍。

加州疫情在前期由於州政府嚴格的封城居家令,一度疫情好轉,於是州政府在六月開放封城居家令,恢復經濟生活。這時墨西哥人因為知識程度低,疏忽了戴口罩及保持距離的防疫要求,不如其他族裔的小心嚴謹保護自己,因此造成嚴重的二度疫情感染,而墨西哥人首當其衝。另一個弱勢群體是老人安養院的老人,佔了加州總死亡人數的47%。

美國是最不照顧弱勢群體、弱勢族裔的國家。

The most significant outbreak is among the state’s urban and rural Latino populations. Among cases where the patient’s race is known, 55 percent of California’s infections have been in Latinos, who make up just under 40 percent of the state’s population. Latinos and Hispanics are bearing the brunt of the pandemic not only in California but along the entire West Coast, including Oregon (38 percent of cases where the patient’s race is known vs. only 13 percent of the population) and Washington (44 percent vs. 13 percent).

In California, the infected are predominantly low-income, densely housed front-line service workers. Leaving home to work each day, they are exposed to the virus. When they return, it spreads in their households, which are often multigenerational. The consequences are striking. In late April, professor Gabriel Chamie and colleagues from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San Francisco studied 3,953 individuals living in a single census tract in the Mission District of San Francisco. While the estimated prevalence of infection among non-Latinos in this population was 0.2 percent, for Latinos, it was 3.9 percent — nearly 20 times higher.

Another of California’s sub-epidemics has been among people who, upon the state’s reopening, have failed to treat the virus as real and dangerous. They seem unable or unwilling to distance themselves from others and wear masks begrudgingly, if at all. From the beaches and bars of Southern California to backyard barbecues in the Central Valley to a fraternity house in Berkeley, failure to heed safety warnings has inexorably pushed the incidence of infection higher.

In addition, there have been explosive outbreaks in institutional settings in California. As in the rest of the country, California’s long-term care facilities, such as skilled nursing and assisted-living facilities, have been particularly vulnerable; overall, 47 percent of Californians who have died of covid-19 have been nursing home residents.

新冠疫苗的競爭 | 盛嘉麟

世界各國都在吹噓自己的新冠疫苗快要成功出世了,其實目前真正進入第三階段大量人體測試的疫苗只有兩家:

  1. 中國生技公司Sinovac
  2. 英國、瑞典合資的Astra Zeneca

Astra Zeneca製藥公司的疫苗是與牛津大學合作研發。中國生技公司Sinovac的新冠疫苗使用去了毒性的病毒細胞,藉此刺激患者的免疫反應。測試將需要9000名志願者接種,以醫護人員為主。

第三階段須對成千上萬的個體進行大規模試驗,藉此評估疫苗的療效與安全性。巴西200多萬人確診,政府沒有疫情管控,是最理想的第三期試驗國家。這兩家公司都在巴西進行第三期試驗,至少14,000 巴西人會接受注射。中國生技公司Sinovac同時在阿聯酋進行同樣的第三期試驗。

中國生技公司Sinovac 2001年在北京中關村高科技園區北大生物城註冊成立,至今曾經自主研製出7個中國首創和全球首創的疫苗產品,獲得國家新藥證書5件,其中一類新藥證書2件;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2項,北京市科技進步獎4項;承擔國家級和省部級科技項目47項;核心技術獲得國家發明專利近60項,研究成果發表SCI論文120餘篇,其中多篇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柳葉刀》、《科學》、《自然》等國際頂級學術刊物上。

新冠疫苗的困難

1)新冠病毒是過去18年裡第3種通過跨物種傳播而導致人類大規模感染的冠狀病毒,之前的兩種是SARS和MERS都沒有成功上市的疫苗。我們對新冠病毒的生物學特徵、感染過程、致病性,以及人體對它產生的免疫反應仍然所知不足。

2)新冠病毒是一種高度突變的病毒,突變會導致疫苗失效。艾滋病毒也是高度突變的病毒,突變可能性是一般流感病毒的3倍至6倍,這是艾滋疫苗研發遲遲無法成功的主要原因。而新冠病毒的突變可能性至少是艾滋病毒的2倍,這也意味著疫苗研發工作更加艱難。

3)有的疫苗注射進入人體,非但不能產生抗體,反而讓人體感染生病,使疫苗變得十分危險。登革熱疫苗數十年艱辛研發,仍然處於可疑的狀態,以及SARS疫苗無法成功,這是主要障礙。

雖有上述困難,中國新冠疫苗的研發目前進展順利,人們對研發結果還是很有信心。中國工程院院士王軍志曾明確表示,截至目前,我國新冠疫苗研發進展目前總體上處於國際先進行列,不會慢於國外。

今年讓我相信菩薩的法力和慈悲 | 盛嘉麟

以前我就相信菩薩,但是看到許多不合理不公平的人間事例,有時候動搖了對菩薩的信心,懷疑菩薩只是一種執著的信念,未必是菩薩真有什麽法力。但是今年發生在中國、美國的兩件大事,讓我徹底覺悟菩薩的法力無邊、公平慈悲,足以擺平乾坤大事,而不是用在我以前看到的一些不合理、不公平、微不足道的人間事例。

第一件事是新冠病毒疫情,首先在中國大陸的武漢爆發,一時醫院爆滿,人心惶惶,謠言四起,出現大難臨頭的態勢,端看中國如何處理疫情。本來這就是老子《道德經》所言「天地無情,以萬物為芻狗」的現象。但是以美國為首的歐美國家非但不伸手援助,反而譏諷嘲笑,侮辱中國人落後骯髒,甚至聯合中國境內的慕洋公知,申討中國政府的治理能力,打算顛覆中國政府。

這時菩薩動用法力讓歐美國家也試試當芻狗的經驗,一試之下,首惡美國200萬人得病,11萬人喪生,疫情慘狀百十倍於中國,這是菩薩對幸災樂禍國家的教訓。美國現在新冠病毒嚴重流行,川普沒有能力處理,基本上只能任其蔓延。不得不玩起甩鍋中國、索賠中國的把戯,當然都是天方夜譚,無法得逞。

新冠病毒發展的結果突顯了中國是處理瘟疫最成功的國家,早已走上解封復工,恢復經濟的道路。首惡美國疫情失控,卻搶先解封復工,二波疫情再起,甩鍋中國不成,甩鍋WHO也不成,最後退出WHO。

第二件事是香港歧視大陸、台灣、澳門,拒絕犯罪引渡,香港政府修正引渡法時,香港人發動「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後來演變成「反送中」暴動,最後發展成仇中反華的香港獨立暴動。由於美國在背後提供資金、物資、訓練、指導,使得暴動力量愈來愈大,香港警察幾乎無法鎮壓,香港一片動亂脫序,機場道路捷運設施都遭到嚴重破壞。首惡美國一面在背後煽風起火,一面讚揚這是一場自由民主的壯舉,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這時菩薩動用法力讓美國也試試動亂的經驗,一個白人警察在Minneapolis因細故窒死一個黑人,引起首惡美國30州100餘座城市同步發生民眾抗議暴亂,燒搶打砸、烽煙四起,川普總統調動國家軍隊保護白宮,自己躲進地下碉堡,最後引起國防部長的反對動用軍隊對付民眾,舉國社會的動盪及損失千百倍於中國香港,這是菩薩對首惡美國的測試。

香港暴亂限於香港一地,中國從未出動軍隊,今年五月北京兩會訂立《香港國安法》,八月完成法律條文後公佈生效,將來必然切斷英、美的情治陰謀勢力進入香港,切斷英、美的銀行資金支援暴徒,補足了香港國安漏洞,使將來香港暴民知所約束。

《香港國安法》尚未執行,香港政府受到《香港國安法》的鼓舞,開始對參與暴亂的罪犯逮捕送審,當時仰仗美國勢力囂張狂妄的暴亂禍首,已經消聲匿跡。今年中國的六四,香港參與聚會紀念天安門暴亂的人數寥寥無幾,是31年來最冷清的一次,中國不斷摸索前進,穩步前進。反觀美國的六四,正在狼煙四起,美國民眾向政府要求還我正義、還我人權,而且反美的憤怒蔓延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