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台新冠疫情數據比一比 | 杜敏君

偉大的抗中愛台日殖海盜集團棒棒!
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

●大陸人口14.1億(台灣的60.8倍)
2019/11/24~2022/07/04
新冠死亡5,226人。

●臺灣人口2,320萬人(中國大陸的1.64%)
2020/03/18~2022/07/04
新冠死亡 7,025人,已超越中國大陸。

●美國人口3. 36億人(不到中國大陸的1/4)
2020/03/02~2022/07/04
新冠死亡 104萬,是中國大陸的193.3倍。

根據美國的死亡比率,大陸若與病毒共存,將有3億5千多萬人感染、429萬人左右死亡。大陸醫療網還不夠密佈,集體患病,下場將會很淒慘,所以必須封城清零,這是尊重每一個生命。

台灣的執政敗類,急著「與病毒共存」,騙老百姓感染新冠就像小感冒,淘汰老弱病殘,以利11月的選舉,不但搞死人數超過60.8倍人口的中國大陸,每日死亡人數也高居世界第一,「世界怎麼跟得上台灣吶」!

保有生命勝過一切,相信了民進黨,萬劫不復!

一個孩子的死影響很多人 | Friedrich Wang

兩歲的孩子因為沒有醫院收治,死在自己父親的懷裡,這個父親這一輩子恐怕再也沒有辦法正常了,要他怎麼面對自己的人生?

一個孩子走了,不只是一個生命結束了那麼簡單。

從此之後他的父母可能就活在傷心與自責當中,恨不得自己代替孩子去死,心裡面永遠都有傷痕,甚至從此一蹶不振。連帶影響這個小孩的手足,因為父母無法正常也會讓走掉的孩子的兄弟姐妹沒有辦法獲得父母正常的關愛,人生受到很大的陰影。所以一個孩子走了,不只是一條人命而已,可能就是讓一個家庭從此之後再也找不回快樂的感受。這個筆者可說有親身經歷,每一分的痛都像是打在自己的身上。

現在走了好幾個孩子,按照上面的說法可能就是幾十個人,甚至於更多人,從此活在痛苦之中,他們的人生再也不會完整。結果政客卻不認為這算是很多,還要動用公權力去傷害人民,堵住人民的嘴巴。不客氣的說,這跟當年納粹德國的做法是一模一樣的。

兒童不幸,就是國家社會的大不幸。一個國家是不是幸福的國家,看他的女人跟小孩就知道了,如果女人生活有尊嚴有安全感,小孩無憂無慮,不懼怕沒人照顧或者莫名其妙的死亡,這才是一個幸福的國家最基本的要求。真是作夢也沒想到,我們生活的這座島嶼現在連這種最基本的要求都達不到,對小孩的死亡竟然連討論都不許?

這真是讓人感覺非常悲痛的事情。本來想在台灣多待一段時間,還是走了吧。要去的地方也有一些問題,但是起碼人家去年11月就開始給小孩打疫苗,並且不會吃到有瘦肉精的豬肉。

《聯合報》反共 把讀者當傻子 | 譚台明

《聯合報》的郭崇倫大談美國售出軍火的政策有多麼壞,硬塞給台灣不想要的,台灣想要的卻不賣。但那美國為什麼那麼壞?你不分析一下嗎?

上禮拜,郭崇倫分析了習近平要清零的原因,他得出的結論是︰「政治掛帥」,要為二十大保駕護航。這分析當然是可笑的,任何不瘋的人都知道,清零影響經濟,若說二十大要護航,就只要病例數好看來護航,不要經濟數字好看來護航?這種毫無水平的分析,只能說,瘋子在騙傻子。(參見《「清零」、「共存」各有優劣,否定「清零」成為政治正確》)

這週,郭崇倫罵美國,但就不肯分析一下美國為何非要賣我們「不對稱武器」的原因。因為分析出來,文章的目的就破功了。美國的目的,無非是要台灣像烏克蘭一樣「不對稱」地以小搏大,寧死不屈,讓台灣成為戰場的慘況被全世界廣泛報導,激起全世界對中共的憤恨,即如同現在美國在俄烏戰事上的操作手法一樣。郭崇倫看不懂嗎?他不說。因為說了,台灣人就不願意當砲灰,怕洩了台灣人「反共抗中」的所謂「士氣」。

另一篇《聯合報》記者林則宏的報導,講中共「動態清零」引起了多少的民怨,以至於民眾唱《國際歌》洩憤,所以連《國際歌》也不讓唱了,最後還要引海耶克的話,來個「自由無價」的無可挑剔的政治正確之結尾。

這篇報導裝瘋賣傻的地方就在於,你為何不「平衡報導」?沒有支持清零的人?我認識的大陸人之中,有支持的,有不支持的。而不支持的,也多半是怪執行力不足,很少責怪清零政策本身。這些「平衡報導」的基本新聞常識,BBC都還要裝一下呢,聯合報是裝都不裝了。

最後引用海耶克的話,更是莫名其妙。莫非台灣去年沒有上三級防疫?沒有限制人民自由?今年共存是對的,那去年清零不就是錯的?笨蛋也知道不能這樣說嘛!因為病毒傳染力不同,「兩害相權取其輕」的考慮點有所變化。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全世界所有的執政者都是這麼做。考慮自身條件與得失之間的拿捏,最後只能在「兩害相權」之下做一決定。

今天,中共依其主客觀環境而做了「清零」的選擇,一如台灣在去年也做了清零的選擇,妨害自由,都是一時的,為了是更長遠的自由生活。現在,故意淡化這些措施的暫時性,故意把他描繪成「與人民的自由意願作對」,以符合西方塑造的「共產專制」「殘暴無人性」的想像。請問老共神經病嗎?他沒事去激怒人民幹什麼?如果不是為了防疫,這麼做對老共有什麼好處?而防疫的好處,是老共一黨獨享,還是全民共享?這些基本的敘事邏輯,故意不講、不分析,而把全民都當傻子,任由他的瘋話去哄騙,塑造中共「欺壓人民」的形象。

小時候看美國拍的二戰電影,德軍全是傻子,盟軍全是英雄。但就是不知道這傻到不行的德軍為何打得英、法潰不成軍?大約就是英、法太善良了,被壞壞的德國給騙了,德國殘暴無比,全憑高壓加上謊言來統治,人民不敢反抗,最後還是美國英雄不畏強暴,智勇雙全,一下就戳穿了德國的謊言,所有人民都醒悟過來,打敗了又笨又壞的德軍,世界又重歸幸福正義美好。

嗯,幾十年了,多麼完美的敘事,還是那個味兒!林則宏,加油,向好萊塢的編劇進軍,稿費高多了。

「清零」、「共存」各有優劣,否定「清零」成為政治正確 | 譚台明

今天(2022/5/14)聯合報有一篇郭崇倫的長文,此文算是徹底清算了中國大陸的防疫政策。其基本觀點,就是說中共政治掛帥,置民生經濟與自由人權於不顧。

此類的論點,有一個最大的誤區,就是以為「共存」就可以保經濟。這在西方,也許是,也許不是。是,那是因為前面已經流行過好幾波了,Omicron相對算是輕的,人民已不在乎,所以可以共存。不是,則是因為若共存的結果仍然造成大流行與很多死亡,則經濟一樣難保。西方如此,但在東方(尤其中國大陸與台灣),想其「存保經濟」,則肯定不是。

「不是」的原因,第一、因為之前沒有大流行,民眾沒有「更爛的情況都經歷過了」來打底,所以對Omicron還是比較恐懼的。比如台灣,防疫雖堅持不升級,可是餐廳人數不就自然減少了嗎?學校不就自動停課了嗎?很多公司不都盡可能的選擇了線上開會上班嗎?中國人的習性(台灣在此時,其「中國人的習性」也是無法掩蓋的)自然選擇「保命保家保健康」,與西方堅持開趴開會要交際的生活習性大異其趣。所以,假設清零會造成經濟下滑到剩下三、四成,那麼,共存,大約也只能保住五、六成,比清零好不了太多,但人命的風險與人心的動盪則嚴重許多。

上海的疫情,歷經一個半月的封城,解封在即。而台灣,疫情也延燒一個多月了,參照日、韓、星、港的例子,共存之下,整個疫情大約要持續三、四個月。所以,算總帳,就算不考慮人命,純看經濟,誰優誰劣,還真不好說。

若說封城造成民眾的反感,則共存而造成大流行,民眾難道就不反感了?莫非台灣人現在正在感謝政府讓我們共存?

中國大陸是個有14億人口的地方,如果上海不封,則疫情漫延全國。上海不封封外地,則備多力分,更封不住。且獨厚上海,外地必然不服。只好一視同仁,何處爆疫情則封何處,從源頭阻止,沒有例外,大家沒話說。若採取全面共存,則港、星、日、韓的疫情可以在三個月左右平穩下來,但中國那麼大的地方,漫延到全國,沒有一年半載不能消停(請看去年的美國),不算人命只算經濟帳,對國家的影響也可能更大。

所以說,清零與共存,是在兩害相權下的選擇,各地選擇可能不同,但不能說那個一定對而另一個一定錯。很多人都一廂情願的認為,大陸搞封城是習近平的獨裁。我不這麼認為。我非習粉,但只憑理性的分析,就可判斷這仍是專家會商後的理性決策。

有些人認為,習要連任、要專權,所以就一定要採取高壓極權暴力統治的方式。這見解未免是政治幼稚病。所有的高壓極權統治,其來源只有二個,一是憑槍桿子打出來的,蔣、毛是也。一是憑民眾的支持而將他推上去的,希特勒是也。就算習氏想專權,但他的專權還未實現啊(畢竟尚未進入第三個任期)!他在這個時候去做違背民心的事,豈不是自找麻煩,小不忍而亂大謀?所以,就算從習氏想專權的角度出發,習在此時,也不可能不理性決策。

還有一種論調,認為大陸就是專制,不講人權,為了領導人的面子,說封就封,完全無視於人民的自由。這一樣是政治幼稚病。(別以為職業政客和所謂的專家學者就不幼稚。他們也許在政治算計上極聰明,但在政治大勢與戰略上,則可能見識短淺。此二者並不矛盾,比如慈禧太后在政治手腕上就極高明,但在國家大政的戰略眼光上,則顯然是不足的。)第一、封城如果不是說封就封,不鐵腕,則還封得住嗎?來個預告,人豈不是全跑光了?第二、如果說,鐵腕封城剝奪人民自由是為了統治者的臉面,請問這臉面是什麼?不就是少死人嗎?但少死人,不也是人民的願望嗎?而封城造成經濟下滑,則統治者的臉面又在何處?

台灣人及西方媒體,總是把集權統治者描繪成兇惡殘暴而又愚蠢惡劣。請問,獨裁者如果那麼愚昧,他是怎麼上位的?他的政敵都是吃素的?沒錯,歷史上很多的獨裁者都是私心自用,不恤人言,自以為是。但是,這都是他們在權力穩固之後的事,也就是發生在其執政的晚年(世襲的皇帝不算)。若上位之前就如此昏庸自是,則就等於說,全國人民以及他的政敵都是傻子。一個全國是傻子的國家,短短三四十年從一窮二白到世界第二,且直接威脅了美國,可能嗎?

公平的說,防疫政策,沒有萬全。清零還是共存,因時因地,不可一概而論。今台灣輿論,唯西方馬首是瞻,而不知西方因恐懼中國的強大而危及歐美獨霸世界的地位,已失其過去之客觀理性,而開始全面否定中國。凡中國所為,必要挑錯,再以偏概全,把局部的疏失說成全面的錯誤,然後全面抹黑否定,再加以譏諷嘲笑。這其實是心理戰、輿論戰的一環,而非理性的看待、分析問題了。如今台灣唯西方馬首是瞻,頌揚共存,蔑視清零,已失去理性思考,昧於「清零、共存各有優劣」的事實,先下了結論,判定「清零」為邪惡,接下來當然就是攻擊做此「邪惡」決定的那顆「邪惡」之心了。

最後,再說一點︰如果能做得到清零,那一個國家不願意?今天西方的問題是,就算犧牲短期的經濟,他們也做不到清零啊!既然做不到,就只好為「不做清零」找各種理由,尤其不能允許那「做得到」的例外存在,否則不只是打臉西方政治,簡直就是打臉西方文化了。這自然是整個西方社會絕對不能忍受的。

面對疫情,資本主義體制改革,此其時矣 | 譚台明

美國未能選擇正確的防疫政策,一般人認為是國情的問題。但是,我認為「制度是為了人的幸福而存在,不是人為了制度的運作而存在。」應該是顛撲不破的。所謂「生活的意義在增進人類全體之生活」,而非只增進部分人類之生活,卻要犧牲或剝削另一部分人類。

新冠疫情初起,大家都以為這是個暫時現象,「等疫苗出來就好了」。但事實並非如此。那麼,我們就應當有一個覺悟︰假裝病毒不存在,強行恢復舊秩序(目前的所謂「共存」)是不合理也是不人道的,何況有越來越多的證據懷疑「共存」對經濟發展的長期助益。因此,我們的思路,應從「回到流行病前的世界秩序」改成「建立更能適應流行病長期存在的世界秩序」。

這個新秩序,顯然最重要的就是要加強醫療體系軟硬體的建設。這意味著要投入更多的資金;比如說,是否能有大量的資金投入世衛組織與紅十字會等已有的全球性機構,而更為有力地協助各國做好疫情防治管控。這是一件明顯可以做的事。但問題是,資金需求極為龐大,而投入的資金有沒有回報呢?沒有回報誰來投入?這就不能不碰觸到更為根本的「社會體制」問題。

其實現代社會早就進入一個資金過剩的時代,但仍然有許多該做的事情因缺錢而不做。教育、醫療以及許多窮困社區、窮困國家的基礎建設等等。資金為什麼不進入這些缺錢的地方呢?因為沒有回報。所以大量的資金寧願變成熱錢去炒作金融,也不願意去做實際有益於全人類幸福的事情。這似乎印證了「資本是逐利的」這句話。

如果強行改變資本逐利的本性,這勢必是天翻地覆的變革;但想方設法改變種種產業之間的連結,把不能獲利的投資改為某種形式的獲利(儘管可能是長期且微利),則未必是不可能的;這很考驗人類的創造性。

這種涉及「體制改革」的事當然很難,且非一蹴可幾;但並非絕無可能,更非不能有所嘗試。所以應該成為一個值得探討、實驗的重大課題。何況新冠疫情的長期化,更是給出了一個迫切而鮮明的需求,因而這更應該成為各方關切的熱門顯學。

如果領導世界的大國,能認真面對這樣的問題,而體認到「體制改革」是有必要的,那麼,人類文明是可能以新冠為契機,而開啟一個新的全球治理且和諧互助的新時代。但目前趨勢顯然並不是這樣;西方大國仍然一味地宣揚「歷史終結」,以為現在西方的體制就是最好的體制,凡與此不同就是邪惡的,將其妖魔化,製造對立,再裹脅全球共同圍剿,甚至不惜訴諸戰爭,務求去之而後快。這種褊狹的心態,是徹底的不思進取,故步自封;是先將體制封聖,然後再以人服務於體制;而非理性地看待體制,靈活改造利用以求服務於全體人類。這不是在「增進全體人類之生活」,而是懷有只想「增進部分人類之生活」的私心;其不可取、不足以開啟一個新時代,是很明顯的,也因此令人覺得可悲!

而且,非常不幸的,由於我們已進入一個全球分工、聯動緊密的全球化時代,所以所有變革的嘗試,若不得領袖國家的倡導或至少是默許,是無法展開的。因為在現有體制之下,你不遵從領袖國家的意志,將會失去應得之資源分配,從而削弱國力,而更不可能從事改革。

新冠疫情未來會如何?不得而知。但可相信,即便此波既平,恐不久它波又起。歷史發展弔詭的很,總在你以為萬事大吉之時,適時地給你新的難題;無非上帝在倒逼人類扣問良知︰你是要順慣性、吃老本、規避問題、貪圖享受呢?還是要恢復人之所以為人之道德性(關愛他人而非自私自利)與主體性(四傍無依,壁立萬仞;敢於創造而非依賴既有)去直面自我,應對挑戰,以維護人性尊嚴,創造適應環境的新時代?

孟子說:「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舜明於庶物,察於人倫,由仁義行,非行仁義也。」時代豈不是正在呼喚我們要「明於庶物」(科學地、理智地看待問題)「察於人倫」(明白人性尊嚴與人我相安之道),秉於內在之仁義本心去改革、創新(由仁義行),而非以為外在的制度就是仁義,因而死抱不放(非行仁義也)。

深盼有權有勢者(民主社會,人人皆是有權有勢者)能明白此理,應對上天的考題,交出正確的答卷,將人類的文明順勢再上推一個台階;否則,不進則退,不僅原地打轉,找不到出路,且混亂的局面與錯亂的價值觀將層出不窮,勢將危機四起,舉世不安。果如此,豈不悲哉!

兩岸防疫措施比較 | 張魯台

此次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全球已超過二年,此病毒有毒性強,傳播(染)力強,致死率高,病毒株變異性大,痊癒者後遺症嚴重,病毒對疫苗突破力強等等特性,自然產生的病毒,還不曾同時具有此多項特性,此病毒乃實驗室產物應無疑義。

美國指大陸武漢病毒研究所有嫌疑,但是世界衛生組織調查後已經釐清了新冠病毒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毫無關聯,那麼罪魁禍首是誰?美國又為何拒絕世界衛生組織對德特里克堡基地的調查?

在俄羅斯與烏克蘭戰爭中,俄羅斯發現並公佈美國在烏克蘭境內近俄羅斯邊界有33所生物化學實驗所,在全世界更有336所實驗所,這些實驗所大部分圍繞著中國與俄羅斯,這麼多實驗所是要做甚麼?美國又是《禁止生物化學武器公約》拒簽國,這些實驗所讓人懷疑是生物化學武器生產與儲藏庫,況且美國武力干預朝鮮內戰時,在朝鮮北部與中國東北使用過生物武器,在侵略越南戰爭中大量使用化學武器,早已是惡名昭彰,種種跡象顯示,美國才是罪魁禍首。

圖:1952年1月,美國報紙刊出文章,聲稱細菌和毒氣是最廉價的武器。

疫情一起,大陸將防疫視同作戰,在世界中大型國家中唯一堅持病毒清零,也有一些國家曾經採取清零政策,但是不多久就因經濟與國民不配合等等原因而放棄。為什麼大陸能夠堅持清零而經濟卻不受太大影響,那些工業先進國家放棄清零政策,經濟表現仍然低落?

中國自古以來就是一個自給自足的國家,生產與社會體系健全,關起門來也可以過著富足的生活。這種情況在鴉片戰爭後被打破,新中國建政以來百廢待舉,不論內部、外部環境多麼艱難,一直在追求獨立自主、自給自足的大目標從未放棄,毛澤東主政時期,兩彈一星與大三線建設,確立國防與工業自主,肅清內部反動殘餘,為鄧小平改革開放奠下基礎,習近平主政達成全國全面脫貧,成功步入小康社會,此次新冠病毒突襲,大陸已有深厚基礎才得以妥善應對,且抗疫措施合乎科學,更有全民配合得以度過難關。

台灣防疫是以個人有無接種疫苗為防疫安全指標,完全忽視病毒突破力強的問題,大陸成人與三歲以上孩童超過十二億人,已普遍接種疫苗,少數未接種疫苗者,一樣有綠色健康碼,工作、外出完全不受影響,防疫措施不以人設限,而是以地區疫情狀況訂風險等級。

大陸的小區相當於台灣的村里但規模較大,小區就有衛生服務中心承當第一線防疫工作,當某地區因為疫情而升高風險等級時,會採取因應措施並主動通知居民配合,人民可以拒絕接種疫苗,但是不能拒絕配合防疫措施,包括免費核酸檢測,否則健康碼會由綠轉橙,個人出行會受到一定的限制,這是保障大眾健康的正確措施。

健康碼由省級單位核發,程式安裝在智慧型手機內,健康碼會顯示出疫苗接種,核酸檢測等資訊,健康碼附帶行程卡,只有少數單位如銀行、醫院需要打卡,打卡類同1922傳簡訊。當居住地區升高為中高風險,健康碼會顯示星號,出省者必須無星號,並轉換他省健康碼,有星號者出省會被他省要求隔離,健康碼的作法合乎科學,有一定的安全可信任度。

在台灣1922專線為人民與防疫單位的窗口,有問題請打電話,線路忙碌也請大家耐心等待,人民外出至任何商家洽事,要傳簡訊至1922通報足跡,但是留下足跡者其健康狀態如何沒人知道,此措施只是在「出事」時做追蹤,只能起亡羊補牢之作用,人民還是自求多福,更何況此措施已經日久玩生,小民不願配合,小商家也懶得認真執行,因為已有商家員工認真執行防疫規定慘遭不幸。

台灣還有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隔離酒店內感染,在大陸隔離酒店住房內,會針對隔離者經常碰觸之物品採樣檢驗,可確保下一位隔離者之安全。除了隔離酒店內感染,桃園機場有一面哭牆,說錯了應該是吐痰牆,所有入境旅客都要到該牆吐口水(採檢體),要是有人在該牆附近感染,吐痰牆改名哭牆也算合宜。

躺平抗疫就像所有的人都作弊 | 譚台明

最近常聽到關於「清零」與「躺平」的爭議。有一個說法,認為新冠已成大號流感,死者都以長者與有基礎疾病者居多。意思是,它不影響一般人的正常生活。更有學者指出,美國死於新冠一百萬人,其年齡中位數是80多歲,高於美國國民平均壽命,所以對社會影響不大。但若以高壓手段搞隔離「清零」,將不知使多少人失業破產乃至餓死,對社會的影響遠遠大於「躺平」。

聽到這些說法,心裡其實頗不是滋味。不僅僅是因為自己即將邁入「老人」群體,更是感到「制度」已反客為主,而這些維護制度運作的分析聽起來是如此地合理,但又如此地冷酷無情。

老人的命不是命?誰沒有幾位敬愛的長者,親近的長輩?而現在,他們居然都被無情地列入「對社會沒什麼影響」的人口,成了可有可無,說白了,就是「死不足惜」的人,這難道就是我們自詡文明的社會對待「人」的態度?

制度是為了人的幸福而存在,不是人為了制度的運作而存在。如果我們將疫情視作對人類的重大威脅(比如外星人入侵),那麼,我們立刻可以在制度之外,創立很多臨時性的做法,而不必遷就現有的制度。

例如,我們可以進入緊急動員狀態,政府成立特別單位,撥出緊急經費,加上對企業家的募捐或指派性強徵,立刻籌措一千億(以台灣為例)應無問題,這足以應付一個月的社會靜止所需要的特殊動員、物資調配、急難救助等。只要一個月(最多五十天)的時間,就足以根除此病,杜絕流行。而一千億的財政缺口,不難在疫情結束後,從制定各種特別稅捐中彌補回來。

當然,你一定想到了︰這沒用,因為一個月後,又從國外傳回來了。你不可能鎖國,更不可能反覆動員。而且,這樣對經濟傷害很大,國家將失去競爭力。

一點不錯。但是,如果全世界都這麼做呢?這就凸顯了問題的根源︰我們早進入全球化的時代,卻沒有一個合理有效的全球治理。

這個世界,有一個居於領袖(或被稱為世界警察)的國家,就是美國。國際貿易用美元,世界語被默認為英語,都是明證;更不要說政治上的領袖群倫、軍事上的呼風喚雨,還有資訊的全面覆蓋和媒體傳播上的絕對信用。如果這個國家負責盡職,那麼,這「全球抗疫緊急行動」不難實現,而COVID早就被撲滅了。可嘆的是,這個國家不願負起責任,一開始就走錯路,越錯越遠,已無法回頭了。以致於,明明有合理有效且尊重生命的辦法,卻眼睜睜地看著它從眼前漂過,然後再也無法追回了。

當一個班,甚至一個學校的所有學生都在作弊的時候,那唯一堅持不作弊的,毫無疑問的一定被妖魔化︰怪胎、噁心、傻子、混蛋、破壞者、背叛者、別有用心、陰險卑鄙…,一連串的罵詞,足以讓你懷疑人生,瀕於崩潰。

中國大陸堅持「動態清零」,這要付出極大的代價。這代價,不是你不對,而是你不肯作弊的結果。而台灣,已沒有能力不作弊了;大家都這樣,我不能不這樣,這是唯一的選擇,也就是沒有選擇。

老人、小孩、慢性病患者,在「經濟發展」面前,是多麼的微不足道,是多麼該自慚形穢?「別為了我們而影響你們的發展。」散學了,大家各自去吧!

香港疫情爆發,反中網軍趁機造謠 | 談璞

《紐時》的這篇造謠文,其實正是證明了「新冠疫情是一場美國發動的生物戰!」

紐時中文網:《中國的獨裁政權也在經歷一場潰敗

首先,用「香港疫情爆發」來「證明中國防疫失敗」就是一個讓中國大陸人民笑掉大牙的邏輯!

香港疫情爆發,正是證明了用香港那套過於尊重個人自由的治理模式,在疫情防控上是行不通的。提到香港疫情爆發,沒有一個中國人會認為是「中國防疫失敗」,而是「中國大陸防疫太成功,香港應該學著點!」

但《紐時》這種惡意扭曲的邏輯並不令人意外,因為這一陣子以來,只要我在《噗浪》談及疫情,就有綠吱跳出來拿香港說事,以為「用香港疫情爆發就能證明中國防疫失敗」,這基本上是網軍造謠帶風向的手法,全部同一口徑而已。

更別提從香港偷渡入境散播病毒被逮到的例子,跟深圳、上海這波疫情有明顯的關聯。再配合這波用媒體網軍造謠,基本上是同一作戰分頭進行。

香港疫情告急!口岸大排長龍,萬人離港入內地

目前大陸人民對香港疫情雖然還有少許祝福之聲,但知曉了在烏克蘭的美軍生物研究和港人偷渡惡意散毒事件後,深圳、上海已經一片怒火中燒,矛頭對準了香港,更對準了背後的美國。

當然,大陸人對於配合造謠的《紐時》和島上綠吱也一樣,這已經堪比東烏人民對亞速營之恨了 (參見《烏克蘭這齣台灣人不甚瞭解的拖棚歹戲》)。

喔對了,中國人民寧打舊式疫苗不用美國mRNA疫苗,就是不想被拜登政權「扣住疫苗不給」的態度掐著,地球上許多仰仗美國的國家已經嚐過這滋味了,再看看美國這兩年的疫情,你們還是自己留著吧。

至於中國政權會不會潰敗嘛,按章家敦那套說法,中國早就潰敗幾十次了,對吧?只不過都是在另一條世界線上。

台灣人仍是中國人 | 郭譽申

自李登輝、陳水扁時代開始,台獨就處心積慮地逐漸「去中國化」,包括修改中學的歷史、國文等課程內容,目標是灌輸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觀念。台獨確實獲得部份的成功,使很多台灣人愈來愈敵視中國大陸。不過近年的一些事件顯示,台灣人仍然很像對岸的中國人,跟中國人有類似的行為和意識形態。

面對新冠疫情,台灣和大陸都以「清零」為目標,是世界上少有的。這是因為兩岸的民眾一樣非常重視生命和健康,於是促使兩岸的政府同様追求「清零」。同様地,兩岸的民眾,不像歐美的民眾,都很願意切實地執行各種抗疫措施,包括戴口罩、減少群聚、保持社交距離等等。同様地,兩岸的民眾,不像歐美的民眾,極少有抗拒注射疫苗,以及抗議抗疫措施妨礙了個人自由的舉動。這些共有的抗疫優點使兩岸的抗疫成效都遠比歐美好。(大陸的抗疫措施比台灣嚴格,因為它不像台島具有抗疫的地理優勢。)

自稱擁有博士學位的蔡英文總統一再被指控不曾獲得博士學位。大陸的女網名將彭帥疑似指控與前副總理張高麗曾有不倫關係。這兩案所指涉的事件雖然不同,卻有相似的性質,而兩岸民眾的反應也相當類似。兩案都屬於多年前的舊事,涉及最高階政治人物的私德,影響民眾對蔡、張的觀感,卻不直接影響政府的施政行事。兩岸政府對兩案的做法很類似,都是盡量遮掩消音,尤其台灣雖號稱自由,蔡的假博士新聞只能在網路的小眾傳播,主流媒體是不敢或極少報導的。難說原因為何,兩岸的大部份民眾對於兩案同様地不大關心,尤其蔡總統的民調支持度似乎絲毫未受假博士案影響。

蔡政府執政六年,幾乎全面掌控行政、立法、司法、監察、媒體、網路等所有權力,並且蠶食台灣的民主制度,尤其關掉中天新聞台後,主要媒體都不敢再隨意批評政府,而只能歌功頌德了,加上以政府經費豢養的大量綠營網軍到處出征、打擊在野黨,使在野黨簡直毫無招架之力。

簡單說,台灣雖然有選舉,政黨的競爭不公平,執政的民進黨是穩贏的,因此選舉成為虛應故事,使蔡政府的執政愈來愈像對岸的一黨專政。此外,台灣人看來與大陸人類似,並不重視歐美所主張的自由民主;若真重視自由民主,政府關掉中天(以及有其他侵害自由民主的行為)時,就該有跨政黨的激烈大型抗爭。

很多台灣人被台獨洗腦,自認為不是中國人。不過,台灣人仍然很像對岸的中國人,跟中國人有類似的行為和意識形態。兩岸有相同的文化,是絕難改變的,因此台灣人本質上仍是中國人。在中華民族復興的進程中,台灣人要做光榮的中國人,還是做寄居美、日籬下的台獨人、獨台人?這選擇應該很明顯。

疫情後的世界將如何?Zakaria的觀點 | 郭譽申

新冠病毒疫情已經肆虐世界近兩年,看來至少要到明年才會逐漸消退。疫情後的世界將如何?不少人都有一些預測,筆者認同Fareed Zakaria在其書[1]中的觀點。他擁有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是美國著名的印度裔記者、時事評論家和作家,曾被評為100名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公知之一。以下是該書的目錄,加上筆者對每一章的簡短摘要:

序言 「蝠」蝶效應
新冠病毒很可能是由蝙蝠之類野生動物傳給人類,然後產生蝴蝶效應,傳遍世界。

第一課 繫上安全帶
一個體系幾乎不可能同時擁有開放、快速、穩定三項特質。現代的世界擁有前兩項,因此很難穩定。我們只能繫上安全帶,隨時為災難做好準備。

第二課 為政之方,在質不在量
二十世紀的主要政治論題是要大政府或小政府,也就是政府的「量」。但在這場危機中,真正重要的是政府的「質」,即有能力、運作良好、備受信賴的政府。

第三課 只靠市場並不夠
市場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但只靠市場是不夠的,還需要有公義、教育、安全網、基礎建設等等。

第四課 大眾應遵從專家建議,專家應傾聽大眾意見
大流行病不應該只交給科學家,也需要其他領域的專家。專家應該以人民的需求為首要考量,而大眾應遵從專家的建議。

第五課 人類生活已然數位化
人類生活已然數位化,讓我們更應該思考人類在理性思考之外的獨特之處,並且更珍惜彼此身上最人性化的部分。

第六課 亞里斯多德說對了,我們是社會性動物
大多數人選擇在城市中居住,深藏著想要與他人社交互動的渴望。新冠病毒無法改變這種天性,我們人類在本質上就是社會性動物。

第七課 世界會愈來愈不平等
新冠病毒疫情幾乎確定已使世界變得更不平等。我們未來很可能再面對另外的大瘟疫,這個世界應該實現讓每個窮人和富人活得同樣安全又健康的平等。

第八課 全球化沒有死
新冠病毒疫情抑制了國內和國際的經濟活動,相當程度讓世界脫離全球化。但是一旦疫情逐漸消退,全球化應該會迅速回來。削弱全球化的往往不是經濟或科技,而是政治問題。

第九課 世界正從單極走向雙極
中國已經崛起,明顯到每個人都看得出來。美、中兩大強權之間的關係變得緊張是無可避免的,但戰爭卻可以避免,也未必要陷入冷戰。

第十課 有時候堅持理想反而最現實
新冠病毒疫情告訴我們,在如今彼此緊密聯繫的世界,只要還有人身處危險之中,其他人就無法真正安全。人類必須團結合作,才能改善所居的世界。

終章 天命未定
這場大瘟疫給了一個新契機,讓我們一起打造更和平、更美好的世界。要不要把握這個機會就看我們了,畢竟天命永遠未定。

簡單說,新冠疫情使世界變得更不平等,但是不會改變世界的主要格局,全球化仍將繼續,而美、中雙極的競爭無可避免。無論如何,人類應該多合作、少對抗。

[1] Fareed Zakaria,《後疫情效應:CNN「札卡瑞亞GPS」主持人給世界的10堂課》(Ten Lessons for a Post-Pandemic World,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