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藉疫情阻擋兩岸交流 | 郭譽申

新冠疫情造成兩岸之間很多不便,甚至侵害人權。例如,達學齡的「小明」至今不能回台,想來台灣念大學、研究所的陸生也還不能入境,相關的家庭、大學都高聲疾呼開放,不過似乎是狗吠火車,執政當局就是推拖到底。此外,兩岸的對飛班機大減,只能抵達對岸的5個城市,加上入境需要多日的隔離檢疫,這些幾乎實質上阻斷了「三通」中最重要的「通航」。所有這些有必要嗎?兩岸的疫情真有這麼嚴重?

台灣抗疫非常成功,因為台灣人很有戴口罩防疫的共識,而且全民健保讓醫療體系步調一致地嚴守國境和精確疫調。然而陳時中為了保持戰果是否太保守?為何不多做一些篩檢?台灣幾乎沒有疫情,因為太保守,長時間自我限制,使經濟像有疫情一樣受損。而台灣若多做一些篩檢,就能及早讓國際社會相信台灣很乾淨,可以放心交流,也有益於台灣經濟。

新冠疫情雖然最初大爆發於武漢,大陸到4月初武漢解封時已經控制住了疫情。大陸龐大,本土或移入的病例不可能完全杜絕,4月之後,北京、黑龍江、新疆等地都曾出現零星的疫情。一旦一地稍有疫情,中央立刻調動大量醫療資源投入該地進行全面檢疫和疫調(這是大國能集中資源的優勢),加以民眾的自我防疫配合行動,兩、三週内就能清除該地的疫情,因此4月之後至今,大陸的疫情在世界上屬於最輕微的。台灣若大量檢疫,其染疫比例未必就低於大陸。

4月以來,兩岸的疫情都很輕微,剛開始台灣主事者或許擔心對岸的疫情有可能捲土重來,4個月後的現在還擔心什麼?當初武漢爆發嚴重疫情時,台灣對大陸減少航班和交流,合情合理。現在兩岸的疫情都已大減,台灣卻仍對待大陸如重疫區。有何道理?唯一說得通的解釋在於政治,蔡政府刻意藉疫情阻擋兩岸的交流。在減少兩岸交流的原則之下,達學齡的「小明」當然不能回台,而想來台灣念書的陸生當然也不能入境。

恢復兩岸的正常交流,對台灣是有益無害的。新冠疫情蔓延世界,受害最重的是航空業和旅遊相關行業。若兩岸的航班和交流可以大致恢復正常,例如若乘客有合格的健康碼或近期的檢疫證明就能免除隔離,此時大陸剛好有疫後對旅遊的報復性需求,不是立刻可以解台灣航空業和旅遊相關行業的燃眉之急嗎?不僅如此,大陸是最先脫離疫情復甦的唯一大經濟體,目前台灣的產品不針對大陸市場還能針對誰?蔡政府總怕台灣經濟過分依賴大陸,等台灣經濟先度過疫情難關,再想如何減少台灣經濟對大陸的依賴度吧。

台灣幾乎沒有疫情,其經濟卻像有疫情一樣受損。大陸早已控制住了疫情,蔡政府卻因為反中情結,藉疫情阻擋兩岸的正常交流,對台灣是有害無益。蔡政府不明令阻擋兩岸交流,卻藉疫情暗中阻擋兩岸交流。這就像蔡政府不公開主張台獨,卻暗中進行台獨,是一樣的。明著做一套,暗中卻做另一套,以避免在野黨和人民的監督和批評,這様的政府實在不入流,夫復何言?

疫情加速美國衰落和兩岸統一 | 郭譽申

在新冠疫情肆虐之下,美國第2季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比去年同季暴跌32.9%。美國已經對企業和個人提供大量金援 (參見《美元天文數字的量化寬鬆》),還得到這樣驚人的經濟數字,疫情真是重創了美國經濟。

美國第1季的GDP即已萎縮4.8%,因此其上半年的GDP大約是負成長18.8%(32.9和4.8的平均)。美國因為過早解封,疫情在7月又出現一波高潮,因此下半年的經濟狀況不太可能大幅反彈,預期美國今年全年的經濟成長率必然是重挫的,能達到-14%就算不錯了。GDP是國家實力的最重要指標,疫情重挫美國的GDP,勢必加速美國的衰落。

中國大陸今年前兩季的GDP成長率是-6.8%和+3.2%,因為疫情已基本上控制住,中國今年全年的經濟成長率預估是+1.2%左右。中國去年的GDP大約是美國的70%,過去幾年,中國每年GDP的成長率大約比美國多3%,以此估算,中國的GDP要趕上美國約需要10年。然而疫情造成美國的GDP今年重挫約14%,中、美的GDP差距一下就縮減了15%(1.2%+14%),同樣以上述估算,中國的GDP約只需要5年就能趕上美國了。

經濟重挫之後較易有大幅反彈,美國今年的GDP重挫14%,明、後年可能有較大的反彈,加入這樣的考慮,中國的GDP在5年內還趕不上美國,7年後趕上美國,應是較合理的估算,比原估的10年仍是顯著的加速。

美國GDP的重挫和中、美GDP差距的縮減當然影響美國的全球霸權。首先,美國將更難在中、美的貿易戰和科技戰獲得優勢,貿易戰、科技戰本就是兩敗俱傷的對抗,經濟規模愈大者所受的損傷就愈小而愈有優勢,現在中、美的經濟規模大幅拉近,美國相對於中國更沒有優勢了。其次,美國的全球霸權立基於美國在全球駐軍,並金援很多國際組織和一些盟國,這些都非常花錢。川普總統拼命要盟國分攤駐軍的軍費,已顯示美國捉襟見肘的財務狀況,現在美國GDP的重挫將使美國在國際上更花不起錢,勢必削減它的全球影響力。

中國大陸面對美國和台灣,顯然採取「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政策和戰略。中國的經濟增長高於美國,其經濟規模遲早超越美國,而有了發達的經濟自然有能力發展軍事,因此拉近中、美軍事力量的差距。當中國的經濟規模超越美國,並拉近了中、美軍事力量的差距,美國將愈來愈沒有意願介入兩岸,因為遙遠的美國介入的成本很高,而且即使介入也贏不了。當美國沒有意願介入兩岸,台灣還會抗拒兩岸統一嗎?應該不會吧!何必螳臂擋車?(參見《和平統一有可能嗎?》)

兩岸的統一深受中、美綜合實力差距的影響。新冠疫情重挫美國的經濟,加速美國的衰落,也拉近中、美經濟規模的差距,使中國的GDP較快就能趕上美國,也使中國的軍事力量能較快拉近與美國的差距,這些終將導致兩岸的統一比較提前到來。

美國疫情顯示的種族不平等 | 盛嘉麟

美國西海岸各州有很多拉丁/西班牙裔,也可說是過去的墨西哥人,他們是最受到疫情傷害的群體。英文部份是資料來源,供閒暇的網友閱讀。

  • 加州的墨西哥人佔總人口40%,卻佔確診病人的55%。
  • 奧勒岡州的墨西哥人佔總人口13%,卻佔確診病人的38%。
  • 華盛頓州的墨西哥人佔總人口13%,卻佔確診病人的44%。

從事低層勞力工作的墨西哥人,他們必須每天出門到工地工作,不能像上班族在家線上工作,所以他們每天暴露在擁擠危險的環境,容易互相感染新冠病毒。他們回家以後住在三代同堂擁擠的公寓,家人互相傳染,所以墨西哥人占確診病人的比例,遠超過總人口的比例。

加州大學舊金山校區的教授在舊金山地區隨機取樣3,953個樣本,研究確診病人的狀況。

  • 3,953個樣本中的墨西哥人,3.9%是確診病人。
  • 3,953個樣本中的其他族裔,0.2%是確診病人。

墨西哥人患病人口的比率是其他族裔比率的20倍。

加州疫情在前期由於州政府嚴格的封城居家令,一度疫情好轉,於是州政府在六月開放封城居家令,恢復經濟生活。這時墨西哥人因為知識程度低,疏忽了戴口罩及保持距離的防疫要求,不如其他族裔的小心嚴謹保護自己,因此造成嚴重的二度疫情感染,而墨西哥人首當其衝。另一個弱勢群體是老人安養院的老人,佔了加州總死亡人數的47%。

美國是最不照顧弱勢群體、弱勢族裔的國家。

The most significant outbreak is among the state’s urban and rural Latino populations. Among cases where the patient’s race is known, 55 percent of California’s infections have been in Latinos, who make up just under 40 percent of the state’s population. Latinos and Hispanics are bearing the brunt of the pandemic not only in California but along the entire West Coast, including Oregon (38 percent of cases where the patient’s race is known vs. only 13 percent of the population) and Washington (44 percent vs. 13 percent).

In California, the infected are predominantly low-income, densely housed front-line service workers. Leaving home to work each day, they are exposed to the virus. When they return, it spreads in their households, which are often multigenerational. The consequences are striking. In late April, professor Gabriel Chamie and colleagues from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San Francisco studied 3,953 individuals living in a single census tract in the Mission District of San Francisco. While the estimated prevalence of infection among non-Latinos in this population was 0.2 percent, for Latinos, it was 3.9 percent — nearly 20 times higher.

Another of California’s sub-epidemics has been among people who, upon the state’s reopening, have failed to treat the virus as real and dangerous. They seem unable or unwilling to distance themselves from others and wear masks begrudgingly, if at all. From the beaches and bars of Southern California to backyard barbecues in the Central Valley to a fraternity house in Berkeley, failure to heed safety warnings has inexorably pushed the incidence of infection higher.

In addition, there have been explosive outbreaks in institutional settings in California. As in the rest of the country, California’s long-term care facilities, such as skilled nursing and assisted-living facilities, have been particularly vulnerable; overall, 47 percent of Californians who have died of covid-19 have been nursing home residents.

新冠疫苗的競爭 | 盛嘉麟

世界各國都在吹噓自己的新冠疫苗快要成功出世了,其實目前真正進入第三階段大量人體測試的疫苗只有兩家:

  1. 中國生技公司Sinovac
  2. 英國、瑞典合資的Astra Zeneca

Astra Zeneca製藥公司的疫苗是與牛津大學合作研發。中國生技公司Sinovac的新冠疫苗使用去了毒性的病毒細胞,藉此刺激患者的免疫反應。測試將需要9000名志願者接種,以醫護人員為主。

第三階段須對成千上萬的個體進行大規模試驗,藉此評估疫苗的療效與安全性。巴西200多萬人確診,政府沒有疫情管控,是最理想的第三期試驗國家。這兩家公司都在巴西進行第三期試驗,至少14,000 巴西人會接受注射。中國生技公司Sinovac同時在阿聯酋進行同樣的第三期試驗。

中國生技公司Sinovac 2001年在北京中關村高科技園區北大生物城註冊成立,至今曾經自主研製出7個中國首創和全球首創的疫苗產品,獲得國家新藥證書5件,其中一類新藥證書2件;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2項,北京市科技進步獎4項;承擔國家級和省部級科技項目47項;核心技術獲得國家發明專利近60項,研究成果發表SCI論文120餘篇,其中多篇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柳葉刀》、《科學》、《自然》等國際頂級學術刊物上。

新冠疫苗的困難

1)新冠病毒是過去18年裡第3種通過跨物種傳播而導致人類大規模感染的冠狀病毒,之前的兩種是SARS和MERS都沒有成功上市的疫苗。我們對新冠病毒的生物學特徵、感染過程、致病性,以及人體對它產生的免疫反應仍然所知不足。

2)新冠病毒是一種高度突變的病毒,突變會導致疫苗失效。艾滋病毒也是高度突變的病毒,突變可能性是一般流感病毒的3倍至6倍,這是艾滋疫苗研發遲遲無法成功的主要原因。而新冠病毒的突變可能性至少是艾滋病毒的2倍,這也意味著疫苗研發工作更加艱難。

3)有的疫苗注射進入人體,非但不能產生抗體,反而讓人體感染生病,使疫苗變得十分危險。登革熱疫苗數十年艱辛研發,仍然處於可疑的狀態,以及SARS疫苗無法成功,這是主要障礙。

雖有上述困難,中國新冠疫苗的研發目前進展順利,人們對研發結果還是很有信心。中國工程院院士王軍志曾明確表示,截至目前,我國新冠疫苗研發進展目前總體上處於國際先進行列,不會慢於國外。

今年讓我相信菩薩的法力和慈悲 | 盛嘉麟

以前我就相信菩薩,但是看到許多不合理不公平的人間事例,有時候動搖了對菩薩的信心,懷疑菩薩只是一種執著的信念,未必是菩薩真有什麽法力。但是今年發生在中國、美國的兩件大事,讓我徹底覺悟菩薩的法力無邊、公平慈悲,足以擺平乾坤大事,而不是用在我以前看到的一些不合理、不公平、微不足道的人間事例。

第一件事是新冠病毒疫情,首先在中國大陸的武漢爆發,一時醫院爆滿,人心惶惶,謠言四起,出現大難臨頭的態勢,端看中國如何處理疫情。本來這就是老子《道德經》所言「天地無情,以萬物為芻狗」的現象。但是以美國為首的歐美國家非但不伸手援助,反而譏諷嘲笑,侮辱中國人落後骯髒,甚至聯合中國境內的慕洋公知,申討中國政府的治理能力,打算顛覆中國政府。

這時菩薩動用法力讓歐美國家也試試當芻狗的經驗,一試之下,首惡美國200萬人得病,11萬人喪生,疫情慘狀百十倍於中國,這是菩薩對幸災樂禍國家的教訓。美國現在新冠病毒嚴重流行,川普沒有能力處理,基本上只能任其蔓延。不得不玩起甩鍋中國、索賠中國的把戯,當然都是天方夜譚,無法得逞。

新冠病毒發展的結果突顯了中國是處理瘟疫最成功的國家,早已走上解封復工,恢復經濟的道路。首惡美國疫情失控,卻搶先解封復工,二波疫情再起,甩鍋中國不成,甩鍋WHO也不成,最後退出WHO。

第二件事是香港歧視大陸、台灣、澳門,拒絕犯罪引渡,香港政府修正引渡法時,香港人發動「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後來演變成「反送中」暴動,最後發展成仇中反華的香港獨立暴動。由於美國在背後提供資金、物資、訓練、指導,使得暴動力量愈來愈大,香港警察幾乎無法鎮壓,香港一片動亂脫序,機場道路捷運設施都遭到嚴重破壞。首惡美國一面在背後煽風起火,一面讚揚這是一場自由民主的壯舉,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這時菩薩動用法力讓美國也試試動亂的經驗,一個白人警察在Minneapolis因細故窒死一個黑人,引起首惡美國30州100餘座城市同步發生民眾抗議暴亂,燒搶打砸、烽煙四起,川普總統調動國家軍隊保護白宮,自己躲進地下碉堡,最後引起國防部長的反對動用軍隊對付民眾,舉國社會的動盪及損失千百倍於中國香港,這是菩薩對首惡美國的測試。

香港暴亂限於香港一地,中國從未出動軍隊,今年五月北京兩會訂立《香港國安法》,八月完成法律條文後公佈生效,將來必然切斷英、美的情治陰謀勢力進入香港,切斷英、美的銀行資金支援暴徒,補足了香港國安漏洞,使將來香港暴民知所約束。

《香港國安法》尚未執行,香港政府受到《香港國安法》的鼓舞,開始對參與暴亂的罪犯逮捕送審,當時仰仗美國勢力囂張狂妄的暴亂禍首,已經消聲匿跡。今年中國的六四,香港參與聚會紀念天安門暴亂的人數寥寥無幾,是31年來最冷清的一次,中國不斷摸索前進,穩步前進。反觀美國的六四,正在狼煙四起,美國民眾向政府要求還我正義、還我人權,而且反美的憤怒蔓延全球。

審視台灣面對疫情的心態 | 盛嘉麟

記得2003年冬天SARS在大陸爆發,當時台灣GDP佔大陸的27%,經濟發展有相對優勢,記得全台灣從官員到立委,居高臨下的恥笑大陸不講衛生、公衛落後。衛生署官員宣稱台灣可以做到零病例、零醫治、零死亡,所謂三零紀錄。在WHO定名「非典肺炎」之後,官員到立委繼續用中國肺炎。得意忘災的態度讓海外華人永誌不忘。

結果SARS進入台灣,掀開台灣公衛不足,醫療人員推諉抗命,笑話百出的真相,結果病情全球最慘。

大陸病例5327人,死亡349人,死亡率 6.55%;
台灣病例 665人,死亡180人,死亡率27.07%。

這次2020年一月新冠病毒在大陸爆發,這時台灣GDP僅佔大陸的4%,經濟發展相對落後,全台灣從官員到立委,不敢居高臨下、恥笑大陸。台灣政府改變態度,嚴厲的防堵病毒從大陸入侵,疫情之初就跟隨著美國宣佈武漢撤僑,哄抬武漢疫情嚴重失控的恐慌狀態,但是美國撤僑,有病無病集體撤回,台灣並不關心武漢台胞,只是裝模作樣,嚴格規定有病有燒的台胞不准登機,造成極大困擾,兩個班次的飛機之後就不了了之,置武漢台胞不顧。

由於SARS的教訓,台灣派出衛福部長陳時中成立指揮中心,轟轟烈烈嚴謹抗疫,首先管制口罩不准運往大陸,即使私人郵寄小包,一概沒收懲罰,台灣迄今沒有送往大陸一片口罩。在大陸疫情已經得到控制之後,仍然嚴厲阻隔大陸的台胞返回台灣,而歐美爆發更嚴重的新冠疫情之後,對歐美的台胞返回台灣卻管制鬆懈,結果迄今400多例確診都來自歐美,幾無來自大陸。同為台胞,嚴控大陸、鬆綁歐美,台灣地區的心態讓人血冷。

台灣四周環海,只需全力防堵機場海港,追蹤可疑病患,防疫即可奏效,所以迄今只有病例407人,死亡7人,死亡率1.71%成績斐然。這只是一場情況明朗,疫情簡單的防堵遭遇戰,不像其他國家如中國、韓國、日本、意大利以及歐美各國….面臨突然爆發的疫情,十萬百萬的確診病患,需要雄才大略折衝立斷的疫情指揮。但是台灣地區的態度卻自我澎湃成世界第一,下次要陳時中選總統,台灣抗疫經驗要報告全世界值得學習,WHO應該順理成章邀請台灣加入會員,進而藉機成立台灣共和國。可惜台灣地區自我澎湃的感覺,卻不是世界的觀感。

WHO對世界各國各地新冠抗疫的評鑑要考量到疫情的規模、抗疫的難度、醫療器材的供應…..許多因素,不僅是病例 407人,死亡7人,死亡率1.71%的斐然成績,世界上還有零病例零死亡的國家。結果無論是抗疫成就,疫情安全的排名,中國、韓國名列前茅第一第二,台灣只排到第五第七,台灣開始抗議國際打壓,抗議WHO,玻璃心碎裂一地。

看到美國川普總統甩鍋WHO的譚德塞,怪罪譚德塞幫中國講話,台灣緊跟川普開始出動蔡英文網軍,羞辱譚德塞,在白宮設置的網站徵召簽名要求美國罷免譚德塞,並且花錢買紐約時報廣場昂貴的廣告,攻擊譚德塞,罷免譚德塞,推舉陳時中擔任WHO的總幹事。台灣為美國賣力出頭攻擊譚德塞,引起譚德塞在WHO的會議上公開譴責台灣種族歧視。台灣地區的心態,只顧緊抱美國大腿,看不到世界各國無不支持WHO團結抗疫,只剩美國、台灣兩個丑角蹦上蹦下,攻擊WHO的譚德塞。

台灣在口罩國有、集中生產、足夠內需之後,開始贈送數十萬、數百萬口罩到日本、新加坡、歐洲,尤其是每週奉送美國10萬支口罩,但如新加坡、德國收到口罩沒有感恩謝德,林書豪在大陸職籃(CBA)打球,都馬上引起台灣的憤怒,蔡英文的網軍攻擊新加坡總理夫人何晶,攻擊德國外交部長Maas,攻擊不久前台灣的驕傲林書豪。台灣在紐約時報廣場購買昂貴的廣告炫耀台灣有能力援助世界,華航貨機有一次被誤為來自大陸,島內馬上呼喊要華航改名台灣航空。台灣地區只有坐井觀天,沒有世界觀,他們不知道大陸在3月和4月兩個月,總共出口了口罩278億個,防護服1.09億件,護目鏡3294萬副,病人監護儀11萬台,紅外測溫儀929萬件,外科手套7.63億雙。現在每天200多架貨機從大陸起飛向世界運送醫療物資。台灣的數十萬、數百萬口罩只是滄海一粟。

台灣藉著自我陶醉的病例407人,死亡7人,死亡率1.71%的斐然成績,要求恢復馬英九時代開拓的觀察員地位參加WHA會議,原本台灣外交部對內大肆宣傳,今年擁有美國五眼聯盟、日本、歐盟各國的支持,可以硬行闖關,結果開會前主要國家,尤其是美國,無人提案,只有13個台灣的黑小邦交國以書信告知譚德塞的非正式方式,希望邀請台灣參加WHA。提案隨即就被掃入「容後再議」的下場,大部份與會國家都面臨新冠疫情,希望WHA積極討論抗疫,而不耐煩一個台灣蹦上蹦下,不停的政治化WHA,妨礙議事。包括13個提案國對提案「容後再議」不再發聲。

最醜陋的是台灣媒體努力的跟隨美國甩鍋中國、索賠中國,誣蔑中國公佈的疫情資料。我看過劉寶傑的電視節目「關鍵時刻」,其中有名嘴造謠胡說捏造新聞,製造中國的不堪態勢,滿足台灣人的自尊心,非常可笑,舉例如下:

有名嘴報導紐約的新冠疫情後說,紐約死了一萬多人,美國人的命是最值錢的,人家會甘心嗎?當然要找中國賠償,現在中國真是嚇得皮皮挫。

另有名嘴報導英國首相Johnson感染新冠肺炎後,進了加護病房,差一點送命,現在Johnson首相出院後恨死中國,你以為Johnson首相會甘心嗎?當然整個英國都要找中國賠償,現在中國真是嚇得皮皮挫。

然後有名嘴報導說現在澳洲也要索賠,中國就粗暴懲罰澳洲,把澳洲大麥的進口稅增加了83%,限制了大麥及牛肉進口,害得大陸人民沒有糧食,現在鄉下農民捕捉田鼠充饑,非常可憐。

我們審視台灣地區的心態,可以綜合如下:

滿心盼望大陸的疫情失控造成重大災難,大陸的災難就是台灣的幸運。

即使事與願違,媒體繼續塑造全世界圍毆中國,中國嚇得皮皮挫的印象。

緊抱美國,美國甩鍋中國,台灣就甩鍋大陸,美國罵譚德塞,台灣就罵譚德塞。

相信美國可以一手遮天,可以任免譚德塞,可以帶台灣進入WHO、聯合國、所有國際組織,最後護送台灣獨立。

堅信病例 407人,死亡7人,死亡率1.71%的斐然成績,就是世界抗疫第一名。

堅信100萬隻口罩就是天大的禮物,各國都要大聲感謝,新加坡、德國不謝,台灣就罵。

衰落的台灣需要心理救贖,集體的心理救贖之一就是尋求任何價碼的「國際認同」,再小的一點成就都要世界第一,以前彭淮南是世界第一的中央銀行總裁,現在陳時中是世界第一的抗疫英雄指揮官。

衰落的台灣需要心理救贖,集體的心理救贖之二就是一定要勝過大陸,雖然大陸已經比台灣進步,但是媒體繼續塑造全世界痛恨中共,向大陸索賠,大陸嚇得皮皮挫,大陸人民饑餓捕食老鼠。

衰落的台灣需要心理救贖,集體的心理救贖之三就是臺灣人到最後還需要台灣正義需要轉型,台灣價值需要堅持,台灣精神需要勝利。在WHO定名新冠肺炎之後,全球只有台灣堅持用武漢肺炎,華航要改名台灣航空,滿足台灣的精神勝利。

重新審視美國這個國家 | 盛嘉麟

中國人從來對美國普遍充滿著敬仰、羨慕、追隨。中國的慕洋公知、第五縱隊,在美國的幕後支持,在中國國內的勢力非常強大,可以憑藉任何社會事件,指著天堂的美國,責罵地獄的中國,引領輿論。所幸這一場新冠病毒讓更多的中國人認清了中國的慕洋公知虛構的天堂,認清了美國對中國是如此惡毒仇恨,世界霸主的美國如此傲慢虛弱的原形。

2020年一月武漢疫情開始爆發,美國非但袖手旁觀幸災樂禍,而且落井下石,大肆抨擊封城封省是打壓人權,方艙醫院是納粹集中營,提出對中國政府治理能力的疑慮,企圖在疫災嚴重的當頭,配合中國國內的慕洋公知,炒作抗議,大有一舉推翻中國政府的氣勢。

根據SARS的經驗,美國人普遍認為新冠病毒專門攻擊體弱的亞洲病夫中國人,不能侵犯白種人。所以即使看到中國嚴重疫情,封城封省、全民抗疫,仍然舉國輕忽,無視病毒。這次菩薩有眼,立即以同樣病毒測驗歐美國家。結果大家看到了美國的公共衛生、醫療能力、醫衛器材、病床病房、資源調動、人力動員、團結合作、搶救病患…..都不堪一擊,全面崩潰。政府手足無措,立即陷入世界最重的災區,迄今只能任由疫情繼續蔓延全國,成為美洲病夫。

即使美國陷入疫情蔓延的緊急狀態,美國總統川普仍然只顧選舉連任,竟然甩鍋中國,口口聲聲怪罪病毒災難來自中國,禍害世界,夥同五眼聯盟以及印度、奈及利亞向中國天文索賠幾十兆美元,意圖在國際上掀起反華浪潮,同時不惜在美國國內鼓動仇恨華人亞裔的風潮。作為總統如此卑鄙惡毒在美國歷史上首無前例。

川普除了甩鍋中國,又開始甩鍋世衛WHO秘書長譚德塞,怪罪譚德塞偏袒中國隱瞞事實,口口聲聲譚德塞禍害世界,並且下令停止撥款WHO,揚言退出WHO,企圖在國際上興風作浪,以障眼法掩蓋美國國民檢討川普政府的無能。

川普政府對抗疫情完全手足無措,無所作為,造成美國今天接近150萬人確診, 超過9萬人死亡, 死亡率高達6%,是全世界最大最慘的國家。嚴重的疫情又造成了嚴重的經濟崩盤,累積失業人口接近4000萬人,失業率超過16%。我們描述一些美國的整體局勢:

1)川普的言行受到國民及媒體的置疑,已經造成地方政府不服從聯邦政府荒謬的命令,形成中央地方關係鬆動,甚至對抗的局面,尤其是紐約州州長譴責聯邦政府向紐約州政府開戰,加州州長宣佈加州獨立抗疫,不服聯邦政府的命令,甚至組成州際聯盟對抗聯邦政府。

2)各州的居民迫於生計,不服從州政府的居家令以及停止營業令,居民要求人權自由,有些城市出現持槍的居民與武裝警察對峙的局面。這時川普總統竟然為了選票,鼓勵居民和州政府對抗。情況荒腔走板,不可思議,國家陷於放肆疫情任其發展的局面。

3)為了挽救經濟減緩失業,美國政府不顧疫情未穩,急急復工,有的地方出現了第二波的疫情浪潮,而川普的言論認為死亡人數不到10萬便是抗疫成功的政績。各地老人安養院老人公寓發生工作人員不敢上班棄守老人的慘劇,許多老人死於饑渴,死於滿佈便溺的床上,造成死於新冠病毒的人超過一半都是老人。一個長期被塑造成人權至上,尊重生命的天堂美國,竟然是草菅人命放棄老弱的悲慘國度。現在掀起了大批安養老人要求出院返家的風潮。

4)美國畸形的人口結構造成政府抗疫的極度困難,在3億2800萬總人口中,有3500萬人口沒有健保覆蓋,這些貧窮人口生病時自生自滅。有100萬人是無家可歸的流浪漢,四處流動,面對病毒自生自滅。有1200萬的非法移民,生活在社會底層,沒有身份證件不敢露面。也就是說在3億2800萬總人口中,有高達15%大約4800萬的抗疫破口。

5)為了救助無以為繼的4000萬失業人口及超過10萬家倒閉的企業,美國政府的辦法是不顧一切的印撒鈔票,發到民眾及企業手中,企圖以貨幣政策直接搶救,而不是以經濟政策調整經濟結構。FED美聯儲已經放棄了中央銀行的中立地位,宣佈無上限的購進國債、公司債、地方政府債,以及所有的次級、垃圾級債劵,瘋狂撒錢救經濟。概略的說,2019年美國聯邦政府每年稅收3兆(萬億),舉債1兆,政府開支4兆;聯邦政府每年開支,軍事1兆,社福2兆,政務1兆,維持平衡。這次瘋狂撒錢救經濟初步估計支出9兆,民主黨為了選票,提出更大的12兆計劃。一個財政開支4兆的國家,計劃瘋狂動用12兆的美元搶救經濟,三倍於國家的財政開支,沒有預算,沒有評估,不顧還債,不顧明天。

我們中國人這一次要重新審視美國這個國家,不再接受中國的慕洋公知虛構塑造的天堂國度。

1)走出孫中山先生奔走宣揚的歐美國家奉行的「自由平等博愛」、「民有民治民享」虛幻的宣傳。這可以是中國的建國理想,這絕不是歐美國家奉行的制度。這次新冠病毒,義大利、英國都呼籲放棄老弱不救。僅僅紐約市一地死亡的安養院老人超過5000人,佔死亡人口的50%。黑人佔美國人口12%,新冠病毒死亡的黑人超過50%。為了競選,川普總統帶領整個國家洩憤華人、歧視華人、侵害華人及亞裔。美國這個國家從來就不是孫中山先生宣揚的美麗國家。

2)走出慕洋公知虛構塑造的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民主國家。川普總統可以動用總統的行政權力為所欲為,所向無敵。國會充滿依偎權勢的豬仔議員,品格卑鄙的癟三議員。司法領袖可以被川普總統隨意開除,包括不聽話的司法部長、聯邦調查局長、國務院檢察長、國土安全部長…..,甚至隨意開除不聽話的國家公共衛生官員,司法體系毫無反制力量。川普總統可以隨意濫用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十餘次,為所欲為、無所制衡。美國這個國家從來就不是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民主國家。

3)走出慕洋公知虛構塑造的國力強大物資豐富制度完善的超級國家。新冠病毒曝露了美國可以不顧疫情慘重,政治領袖仍然以政黨惡鬥、選舉奪票為先。曝露了美國聯邦、地方關係對立,薄弱不堪的醫療能力,美國的醫衛器材、病床病房,資源調動、人力動員,…….都嚴重不足,不堪一擊,需要從中國緊急大量進口醫療物資。美國這個國家從來就不是制度完善的超級國家。

4)走出慕洋公知虛構塑造的崇尚商業競爭,自由貿易的資本主義國家。1985年日本在汽車業、電子業威脅到美國的時候,美國發動五國廣場協議,打趴日本科技、經濟卅年,迄今無法復元。1996年中國崛起之初,美國發動33國瓦森納協議,限制所有高科技輸入中國。想不到中國不是蘇聯,也不是日本,瓦森納協議制約不了中國這個崛起力道強大無比的龐然大國,在心急如焚手足無措的態勢下,片面發動貿易關稅戰爭,同時開打科技戰爭,打壓中國的科技發展。中國是表面示弱擺出願意妥協的姿態,內裡綿密備戰十分難纏的國家,兩年下來美國看不到什麽戰果。最近不顧疫情,變本加厲,傾全國之力打壓制服中國的一家民間企業華為公司,在世界貿易史上沒有先例。美國這個國家從來就不是真正的資本主義國家,他更是軍國主義帝國主義的國家。

5)走出慕洋公知虛構塑造的教育發達、媒體公正、國民素質優秀的國家。美國的教育、智庫、媒體在少數資本家、學者、政客的操控宣傳下,洗腦出盲目順服,卻自以為獨立思維的民眾。我可以這樣形容:美國人是這個地球上最教條、最不去研究關心其他國家,最少通外國語言,消息最不靈通和最缺乏批判精神的國民。但他們卻相信自己是消息最靈通,思想最自由的人。美國人的世界是單極的,他們不會比較不同的觀念、理念和意識形態。他們只有一種意識形態,美國的政治制度是人類歷史的終結,最完美的制度。

當美國人驚訝地看到,一直都是世界最先進最強大的美國,竟然在疫情的無情衝擊之下,變成了在疫情應對上最失敗最無力,累計確診及累計死亡人數最高的國家,而中國的成績是世界第一的一刻。美國人不會檢討,不會自省,他們不顧自己的疫情災難,開始憤怒甩鍋、洩憤中國,否定中國的疫情數據,進而追究病源起於中國,向中國索賠,攻擊WHO,恐嚇不繳WHO會費,走向天方夜譚。

現在美國川普總統說出要禁止中國留學生,要和中國斷交的幼稚言論。希望我們中國人從這場瘟疫認清美國的真相,慶幸中國走自己的道路,勇往直前,將來的中國是比美國更好的國家。

美國以新冠疫情向中國索賠的天方夜譚 | 盛嘉麟

美國各州地方法院處理向中國索賠不是現在開始,早期就有美國人持有滿清政府發行早已作廢的粵漢鐵路公債,或者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發行的國債,因為大陸解放早已作廢的國債,向地方法院起訴,要求中國政府連本帶利的賠償,結果都是不了了之。

這次新冠病毒疫情在中國爆發時,川普政府視若無睹,後來病毒感染美國,川普政府貽誤時機,驚慌失措,處理失敗,造成比中國嚴重百倍的疫情災難。為了推卸責任,隱瞞失敗,助長選舉。起初全力甩鍋中國,都是中國加害美國,再甩鍋WHO和中國狼狽為奸,最後意想天開的向中國提出天文數字的索賠。在強大的反中情緒下,一時國內的跟風議員、訟棍律師,以及世界上跟隨美國起舞,冀望發點意外財的無賴(英國、澳洲、德國、法國、意大利、印度、奈及利亞……)紛紛提出賠償要求。

其實向中國索賠的那幾個國會議員,想要求國會的提案定法,訟棍律師的訴狀,以及世界上跟隨美國起舞的無賴(英國、澳洲、德國、法國、意大利、印度、奈及利亞……),在他們國內都只是不成氣候的波瀾,根本不能成為主流,他們國內有識之士都嗤之以鼻,引為笑話。

中國社會的弱點是過份重視美國及西方的媒體動靜,一點小波瀾就引起國內廣泛議論,緊張反擊,這等於放大了西方這些無賴的政客議員律師的言論效應,讓他們食髓知味,動輒運用同樣技掚。舉凡大國如美國、俄國,常會受到許多國家的污衊,大國心態是心裡有數,凡是莫名其妙的波瀾根本不予理會。向中國索賠原則上就是莫名其妙的波瀾,中國應該心裡有數,這些類似討飯的無賴根本一毛錢也討不到。

我們簡單討論這個無賴索賠的政治法律的有關因素。首先向同為病毒受害國要求賠償,史無前例。1976年國際公佈了國家主權豁免權,一國國內法院不能審判到外國主權。美國有議員提案,要終止對中國的國家主權豁免,起訴中國。他忘了中國也可以對等處理。中國武漢律師梁旭光向武漢中院起訴,指控美軍把新冠病毒帶到武漢並隱瞞疫情,訴訟指控美國聯邦政府、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美國國防部及美國軍事體育理事會對「美軍把病毒帶到武漢」負有責任,要求美方賠償人民幣20萬元。美國若索賠20兆,中國計算所有封城封省的損失,不止20兆。這類無聊遊戲中國也能奉陪。

注意許多專家判斷,已經逐漸釐清,新冠病毒可能早在2019年冬季已經在歐美國家廣泛流行,只是沒有發現是新的病毒流感,目前所謂在中國武漢爆發的說法,應該是在中國武漢首先發現是全新的病毒。如果美國及無賴國家告到國際法庭:

  1. 案情史無前例,邏輯法理證據都不足,99%不能成案。
  2. 即使美國真能操控國際法庭對中國判賠,中國當然不理,這些無賴國家必須再次動員八國聯軍來北京索款。
  3. 中國可能提告國際法庭,追溯既往,要求美國賠償愛滋病毒,H1N1豬流感病毒,以及次級房貸雷曼兄弟證券公司倒閉….對中國造成的損失。

如果國際法庭行不通,美國剩下以下幾招索賠:

繼續加徵關稅,貿易關稅之戰已經打了兩年,美國並未佔到便宜,中國仍然奉陪到底。根本上中國近年出口地區主要以美國(17%)、歐盟(17%)、東協(14%)、香港(11%)、日本(6%)、南韓(4%),非洲南美(31%)。近期受中美貿易戰影響,中國對美國出口明顯減少,反而對東協出口上升成為第一。對美貿易出口17%,進口5.9%,中美平均貿易量佔比11.45%。而歐盟(15.15%)、東協(13.5%)、日本(7.15%)、南韓(6.2%),可見美國早已不是中國對外貿易的主要對手,排在歐盟、東協,日韓,之後。貿易關稅之戰打到極端完全斷絕貿易,中國也扛得住。再說對外貿易只貢獻中國GDP的19%,完全斷絕中美貿易只能影響中國GDP的2.17%,中國也扛得住。當然美國也扛得住。

美國國債賴債,對中國停止付息還本。這將嚴重影響美國的國際金融信用,將來無法出售國債,得不償失。而且美國國債是不記名的,便於出售轉讓,專對中國賴帳,停止付息還本,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再看看中國國際收支帳戶持有外匯約8兆美元,其中美國國債佔到1兆,國際貿易順差2兆,美國企業在華資產及投資約2~3兆,其他國家在華資產及投資約2~3兆。國債賴債就只能賴帳1兆美元,比起美國的國際金融信用的損失,絕對得不償失。

如果要落到沒收扣押中國在美資產,美國企業在華資產及投資約2~3兆,比中國在美國的資產多,真要無恥到互相沒收扣押對方資產,中國也扛得住。

歐美聯合向中國索賠極易引起中國人民對八國聯軍的國恥回憶,中國政府絕無妥協餘地,可能引發歐美與中國日後在貿易上的責難杯葛,但是歐美對中國在貿易上的刁難杯葛,行之多年,所以估計經濟貿易仍然會依照經濟原則互通有無,平衡供需的原則顛簸進行。歐美與中國互不信任,互相敵視,必定進行產業鏈的安全調整與切割,這是漸進的,長期的事,中國必須準備自力更生。

這次新冠疫情中國政府及媒體的檢討 | 盛嘉麟

為什麼這次新冠病毒疫情中國大陸發佈的資料,西方國家可以不經查核,任意污蔑中國的疫情報告及統計資料?有兩個原因:
1)西方國家習慣的傲慢(這我們沒辦法)
2)中國過去的不良記錄(這我們要檢討)

中國過去兩岸主要媒體,人民日報、中央日報,幾乎天天造謠說謊。人民日報報導大躍進期間的一畝三萬斤稻米,土高爐煉鋼超英趕美。中央日報報導大陸是人間地獄殺人放火(如果屬實今天大陸人口剩不到一億),拒絕承認暗殺江南事件(最後判刑丟臉賠錢)等無數的不良記錄,造成今天兩岸中國人的媒體在世界上毫無地位,任人踐踏,甚至兩岸自己中國人也不相信自己的媒體。

一個國家的媒體一旦有了長期的謊報污蔑的不良記錄,以後禍延久遠,在國際上你說的話別的國家皆不信任。即使你開始說實話,公佈實情,也需要非常長久的努力才能重建信任。在經濟學社會學上叫時間遞延效應(timelag)。反過來說,一個國家的媒體建立過長期的優良記錄,贏得全世界的信任,如美國的紐約時報(NewYork Times)、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華盛頓郵報 (Washington Post),在水門事件、反貪腐案件,建立了不畏國家機器打壓,揭露真相,伸張正義的聲譽。

但是近年來華爾街日報被 Dow Jones 集團收購,華盛頓郵報被亞馬遜老闆貝佐斯(Jeff Bezos)收購,紐約時報也是醜聞不斷,發行量下滑。這三家美國知名的報紙,從2000年以後,報導不實,污蔑中國,為資本家老闆服務,污蔑川普,被川普打臉大罵假新聞….面對最近的新冠病毒疫情更是變本加厲,漫無憑據的叫罵中國,羞辱中國。這使得原本受到中國知識份子信任的媒體,聲望大幅下滑,也降低了中國慕洋犬公知的聲勢。

由於這三家美國知名的報紙過去建立的聲望,即使現在謊話連篇,污蔑造假,也需要相當長久的時間,才能耗光祖產,信任崩盤。所以目前污蔑中國的謊言還能在世界掀起他國跟隨的風潮,在經濟學社會學上也叫時間遞延效應 (timelag)。

我們縱觀世界的媒體,美國及歐洲原本知名受到信任的媒體,謊言偏頗的報導愈來愈多,不再受到大陸港台真正知識份子的信任及依據,美國國內也失去百姓的完全信賴,每次白宮記者會上被川普叫罵為假新聞、人民公敵。不但美國媒體,美國政府在川普領導下更是謊話連篇,不受尊敬。

反而以前蘇聯時代倍受恥笑的塔斯社、RT(Russian TV),報導愈來確實,尤其是RT,全球受歡迎程度愈來愈高,也是我正確消息的重要來源。中國大陸的媒體CCTV、CGTN(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及香港的鳳凰電視,這些年來對全球廣播,報導正確、內容翔實,廣受全球華人的信賴。美國川普政府正在打壓限制CCTV、CGTN在美國境內的營業,顯然是擔心他們的廣播效應。媒體軟實力是長期的努力,中國的媒體從過去的謊言宣傳,變成今天的翔實報導,受到信任,是得來不易的成績,務必繼續努力,才能扭轉媒體的聲譽。

唯有台灣的媒體自甘墮落,成為民進黨台獨的反華仇中的傳聲筒,變成井底媒體,觀眾有限,內容短淺可笑,利潤困乏就更做不出優質的節目,比二蔣的中央日報時代更加不堪。

新冠疫情曝露美國弱點 | 郭譽申

台灣總算開放寄口罩給海外二等親,我和老妻趕快給在美國和加拿大工作的兩個兒子各寄了30片口罩(30片是上限)。兩個兒子都是網路軟體專業,已居家工作多日,然而網購生活物資常有缺貨或延誤,因此偶而仍須出門購物、用餐,卻買不到口罩保護自己,我和老妻當然當作最急事件處理。疫情已在美、加蔓延多日,一般民眾竟還買不到口罩!

美國身為世界上最富強的國家,面對新型冠狀肺炎疫情,卻是事前毫無準備,而事發後川普總統就只會推卸責任。中國大陸1月疫情爆發,1月23日就對武漢嚴格封城,川普總統會不知道嗎?既然知道,美國早就應該開始準備大量的防疫物資,如口罩、隔離衣、呼吸器等等。美國的疫情爆發比大陸晚了近兩個月,有兩個月的準備時間,以美國的先進和富裕,不論是自製還是外購,美國完全有能力備妥所需的防疫物資。若這樣,怎麼會很多人像我兒子一樣至今買不到口罩?又怎麼會55萬人已確診染疫,2萬多人死亡,而疫情仍在美國蔓延?川普總統不趕快補救,卻一下指控中國隱匿疫情,一下指控WHO祕書長譚德塞偏袒中國,就算川普的指控是事實,也掩蓋不了他兩個月毫無作為的嚴重失職。

川普總統防疫的無作為幾乎已達草菅人命的地步,然而他最近的民調支持度卻仍維持在相對高檔。據說國家面臨危機時,人民多半會支持領導者,川普因此得利。筆者卻覺得美國人民沒有水準,不辨是非。國家最重要的責任無疑是保障人民的生存權,能生存才有其他的人權、自由可言。不是嗎?美國人民連這基本道理都認識不清,搞什麼選舉民主?對比之下,中國人民和政權自古就清楚這基本道理,因此各個朝代,包括現在中共,都把水、旱災和瘟疫當作頭等大事處理,是立國短暫的美國比不上的。

美國的疫情爆發之後,很多民眾不僅搶購民生物資,也搶購槍枝彈葯。搶購槍枝彈葯是因為擔心疫情可能導致混亂失控,而需要擁槍自衛。民眾的擔心不是空穴來風,2005年的卡崔娜颶風侵襲紐奧良一帶,就出現了無政府的混亂局面,不少劫匪趁機大肆燒殺搶掠和強姦,並和警方槍戰。美國貧富差距大,犯罪率高,擁槍率高(參見《美國的監禁率世界第一》),平常靠嚴刑峻法壓制不滿的底層民眾,若疫情或災情造成公權力的空窗期,不滿的底層民眾就很可能趁機打劫作亂,美國並不像它表面所呈現的那樣穩定。

新冠疫情曝露了美國的不少弱點,川普總統在疫前毫無準備,而疫發後就只會推卸責任;美國人民沒有水準,不了解國家最重要的責任是保障人民的生存權;而且美國貧富差距大,犯罪率高,不像它表面所呈現的那樣穩定。美國有這麼多弱點,要維持其全球霸權地位是愈來愈困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