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在中美間的抉擇 | Friedrich Wang

德國以及幾個歐洲國家決定將境內孔子學院全部關閉,而歐盟各國也在日前宣布不再承認中國為市場經濟國家。這,應該是近三十多年來中、歐關係最大的一次震動。

這,基本上等於在文化上經濟上對中國是接近斷交了。看來歐洲,至少是西歐,已經選擇與美國站在一起。筆者一直都說,最近這五年的美中對抗是一場文明衝突,對整個西方基督教世界來講,中國的崛起可以說是挑戰了其300年來在地球上的霸權地位,這會比中國的經濟以及軍事力量的強大對其衝擊更多。這種危機感,其實與19世紀的黃禍論差不了多少。

遙想在二戰期間,或者在戰後第一代的歐洲知識分子,大部分都對於歐洲失去了文明主導的地位感到悲傷。布洛克、李德哈特、富勒、曼斯坦、哈夫納,甚至於風光一時的邱吉爾、戴高樂等人也都一樣,他們認為兩次世界大戰把歐洲文明徹底毁滅。而這是一場歐洲文明的內戰,歐洲人等於愚蠢地自己把寶座讓給了美國與蘇聯,只能做一個兩者中間的附庸。

但是弔詭的是:歐洲人雖然有這樣的認知卻沒有真正去反省自己本身文明內部的矛盾本質。歐洲人雖然感嘆卻不知道自己從地理大發現以來的殖民主義以及文明霸權主義,才是上述自我毁滅的真正原因。歐洲還有很多的文化遺產,但卻不曉得用這些文化遺產來與其他的文明和平共榮,共同為人類的未來而努力。所以歐洲人的感嘆,也就只能是感嘆。

今天歐洲如果再度選擇與美國的戰爭機器綁在一起,參與對中國的各種圍堵以及敵意,甚至不惜像英國這樣派出航空母艦到東亞來耀武揚威。那,真的只能說愚蠢到了極點,兩次的毁滅戰爭並沒有給歐洲人帶來什麼樣的智慧以及覺悟。

歐洲如果沒有辦法用自己的文明地位,在中國與美國這兩個強權中間找到一個和平的第三條路,那麼歐洲未來也只能是非常黯淡而已。

美中矛盾是文明衝突?| 盛嘉麟

餘智/FT中文網:

近日,據美國媒體報導,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室主任斯金納女士(Skinner)在一個論壇上提到:美國國務院正在製定基於「文明衝突」認知的對華外交戰略,將中、美當前矛盾界定為兩種不同文明之間的衝突,以此制定對華全面應對戰略。

她還提出一個更加驚人的觀點:美、中矛盾不同於當初的美、蘇矛盾,因為美、蘇矛盾是「高加索人」(西方人)之間的內部矛盾,而美中矛盾則是「高加索人」(西方人)與「非高加索人」(中國人)的矛盾。這一發言引起了輿論的軒然大波,引起了中、美各界眾多人士的激烈批評。

筆者(餘智)認為:以「文明衝突」來界定當前的中美矛盾是完全錯誤的,當前中美矛盾的實質是經濟與政治的意識形態衝突而非「文明衝突」;中華文明與中國官方意識形態既有共同之處,也有重要區別,不能等同;中華文明與西方文明存在差異,但沒有根本衝突,可以互相融合;中、美當前矛盾與美、蘇當年矛盾雖然在表現形式上很不一樣,但本質上有相似性,都屬於意識形態矛盾而非文明或種族衝突;中、美雙方均應警惕與反對將中美矛盾上升到「文明衝突」來加以渲染,避免其為兩國狹隘民族主義者與中國反改革力量所利用,激發兩國之間的民族對立,阻礙中國進步、中美關係與世界和平。

我的評論:不要怕修昔底德陷阱。

美國國務院正在規劃,美、蘇矛盾是高加索人之間的內部矛盾,而中、美矛盾是高加索人與中國人的外部矛盾,內部矛盾是經濟與政治的意識形態衝突,容易和解。外部矛盾是高加索人西方文明與中國人儒家文明的文明與種族衝突,後果非常嚴重,希望避免。

餘智先生善意的擔憂值得尊敬,但是我要說的是,中美衝突從貿易衝突到科技衝突,到文明對決。都是美國片面發動,挑釁叫囂,羞辱污蔑,現在美國國務院要提升到文明與種族的衝突,中國迄今不出一聲,沒有還擊。中、美之間的衝突要演變到什麽程度,百分之百美國說了算,我們沒有置喙的機會。

中國能做的只剩內部團結,各方動員,沉著備戰,中國今天崛起到如此成功的地步,得來不易,需要捍衛。橫在中、美二強之間的修昔底德陷阱,雖然中國努力展示宣傳和平崛起,建設「一帶一路」、人類命運共同體,希望避免落入陷阱,但是美國秉承西方的牛仔好鬥態度,85%的機率是跨不過修昔底德陷阱的,中、美必有一戰。這是中華民族崛起免不了的門檻,必須付出的代價。是輸是贏決定於我們的努力及國運的走勢。

我要進一步分析,是不是外部矛盾一定比內部矛盾嚴重,政治經濟意識形態衝突一定比文明種族衝突容易和解?根據歷史的研判,好像不能這樣輕下結論。

美國南北戰爭,俄國內部的革命鬥爭,國共之間的鬥爭,同一國家內部自相殘殺的血腥殘酷,可能超過國際戰爭。史達林殺害同是共產黨的托羅斯基同志,一直追殺到墨西哥。史達林殺害自己的蘇聯紅軍以百萬計,造成蘇、德戰爭初期紅軍整師整師投降德國納粹的記錄。

那麽同為高加索人雅利安人的西方國家,德國、法國,德國、波蘭,德國、蘇聯,德國、美國在二戰期間,互相的悽慘殺戮。同為亞洲人的亞洲國家,日本對韓國,日本對中國,日本對香港、新加坡、南洋群島的悽慘殺戮,同一人種內部自相殘殺的血腥殘酷,決不亞於文明種族衝突的戰爭。

所以美國國務院正在規劃提升中、美之間是文明種族衝突的戰爭,中國沒有在怕,我們也沒有在怕,反正內部團結,各方動員,沉著備戰就沒錯。面對修昔底德陷阱,是美國決定讓不讓中國跨過去,真的不讓跨,那就在陷阱裡奮戰,中國不一定就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