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教育天堂? | 盛嘉麟

美國加州城市Stockton一所中學暑假開學第一天,100多黑人學生發生鬥毆,校方無法控制,報警處理,一輛警車仍然無法制止鬥毆,必須引來多輛警車支援。

美國的中學教育一敗塗地,鬥毆、槍擊、毒品、性侵、懷孕,無日無之,一所中學一天幾次警車出入,視為家常。

可憐還有華人家長視美國教育為天堂圭臬,送大量的小留學生來美國入學。不久前台灣影星孫鵬、狄鶯送獨子孫安佐來美國求學,因為涉入槍械彈藥,被法院扣押好幾個月,因為美國司法種族歧視嚴重,故意小題大作,把孫安佐列入聯邦級的國家恐怖事件(不是地方法院可以管轄),一不小心可能判刑一二十年。孫鵬、狄鶯散盡家財幾千萬元,餵飽了美國的律師、檢察官、法官及警方,歷時數月,才把孫安佐營救回來。這是血淋淋的教訓。

華人觀念,總是天堂在美國、英國,地獄在中國大陸、台灣。這次香港賤民還舉著星條旗、米字旗,反中反華,真是可恥又無知的賤民。

慕洋犬論中國教育 | 盛嘉麟

讀到陳至武先生標題為「耶魯教授直言: 中國教育不轉型,就只能培養最低端勞動力」的文章。我
第一層的反應是不恥大笑,又遇到一隻慕洋犬留學生。
第二層的反應是果然不出所料,反共反中的前朝中華民國遺老、國粉如獲至寶,在網路上八方傳播,奔走相告。

在教育前面沒有專家,教育涉及一個國家的傳統文化、國家需要、世界潮流…..千百種的因素,形成了一個國家的教育體制。一個留洋慕洋犬的耶魯教授的頭銜,絕對換不到教育專家,沒有資格、更沒有能力在中國教育制度前面指手畫腳。

陳至武先生以自己1960年代自己在中國大陸受教育的經驗,比較自己的兒女2000年代在美國受教育的經驗,開始指手畫腳,批判中國教育制度的不是,假定中國的教育體制從1960年代到2000年代是原地踏步、沒有進步的,十分可笑。

慕洋犬知識份子的特色是只要見到了中國制度和美國制度的不同,馬上一口咬定中國制度劣質落後,美國制度優越進步。從民國初年的慕洋犬地質學家丁文江回國後拒絕使用筷子、不吃醬油(不衛生);到十幾年前的台灣慕洋犬教育部長吳京,要把美國的學區制搬到台灣(不知道美國學區造成的教育不公、房價起落);到慕洋犬陳至武先生把自己兒女在美國受到的教育,無限敬仰,捧為只應天上有。

陳至武先生提到中國大陸的學生社會交往能力那麼差,不知道怎麼跟人打交道、怎麼表達自己,讓他非常痛心。這是每個人的個性所致,美國沒有這樣的學生嗎?我看到有些長袖善舞、能言善道的中國人,比美國人更厲害,這怎麼就怪罪中國的教育體制?也許可以建議中國加強人際關係的訓練,不需要全盤否定中國的教育體制。

陳至武先生提到中國經濟今天以製造業為主體,大學需要培養很多的工程師,認為如果有中國學生在大學四年時真的成了專家,他們在某個工程領域、科學領域、社會科學領域在大學時期就成為專家,他不以為那是一種成功,反而是一種失敗。要像美國耶魯大學一樣訓練學生有廣泛的做人、做公民、做有思辨能力的人。換句話說,陳至武先生不喜歡專業技能的教育,喜歡一般的人文的教育,所以成為專家就是失敗的教育。這算什麼邏輯?

陳至武先生提到美國教育體系給每個人都提供了那麼多自我表述的機會,不會站在一班人面前就發抖,沒辦法說出話來。我不知道中國的學生會不會站在一班人面前都會發抖,都會說不出話來,把這樣雞毛蒜皮的事情用來批評中國的教育體制,我會笑出來。陳至武先生不知道中國從來不缺長袖善舞能言善道的人,看看今天民進黨政客顛倒黑白、侃侃而談,硬拗的本領美國能比嗎?

陳至武先生竟然看不到美國學校平均一月一起,學生持槍到自己的學校濫殺老師同學,造成大量傷亡。美國的教育制度敗壞至此,仍然被中國的慕洋犬高高捧起膜拜。

中國的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名列全球綜合教育的前20名,中國的清華大學工學院名列全球工程教育第一名。我們對中國的教育體制要有信心,中國工程教育訓練出大量優秀的工程師,支撐著中國現代化建設的需要,這個優勢要保持下去,中國祇需要加重人文的教育罷了,所謂中國恐怕只能繼續是給世界工廠提供低級勞動力,根本是慕洋犬的胡扯。

 

經濟和教育重於自由和民主 | 郭譽申

美國把自由和民主推崇為普世價值,推廣到全世界,但是結果似乎並不好,世界仍然動盪不安,多數窮國仍是窮國,很多百姓即使有了名義上的自由民主,還是朝不保夕,過不上安穩尊嚴的生活。美國錯在哪裡?自由民主真那麼重要嗎?

成語有:「民以食為天」。管仲說:「衣食足然後知榮辱,倉廩實而後知禮義」。太明顯了,經濟比自由民主重要,人總要衣食無虞才會想到其他,人若無法溫飽,為了溫飽,什麼不情願的工作都得幹,何來自由?哪來時間去管民主?

無論國家社會是否自由民主,底層的弱勢者永遠是最可憐、無助的,弱勢者的特徵是貧窮又沒有知識,貧窮讓生活不好過,沒有知識則容易受人擺佈欺侮,卻求訴無門,因此國家除了發展經濟,消滅貧窮之外,最重要的是發展教育,讓人民識字、有基本知識,包括了解公民的基本權益、懂得上互聯網蒐集資訊、表達訴求等。當人稍有財產又有相當知識,就不再是弱勢者,沒人(包括政府)敢隨意欺侮他,因為他有能力運用其知識和財產加以反擊,他自然有了人權和尊嚴,與自由民主沒有多少關係。

經濟和教育相比,經濟更優先,人總要先填飽肚子,才有餘暇去受教育、增知識。另一方面,經濟和教育優先於自由和民主,不僅因為經濟和教育讓人活得有人權和尊嚴,更因為教育和知識才能達到高品質的自由民主。自由強調個人權力,民主強調眾人決策。假使老百姓沒有充份的素質和知識,自由將是個人權力的濫用,而民主將成民粹,眾人決策反不如菁英決策,常導致經濟倒退、社會混亂,這是世界上很多國家民主化失敗的原因。

經濟和教育重於自由和民主,是簡單明顯的道理,美國在國際上卻輕忽前者,只強調後者,似乎不是無知,而是別有居心。經濟和教育能增強國家的實力,可能使外國成為美國的競爭對手,不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自由和民主使外國與美國有同樣意識形態,容易成為美國的盟國,接受美國的領導,才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

在國家的發展過程中,經濟和教育應優先於自由和民主,若顛倒了這個順序,常常會很失敗。台灣是幸運的,大致上是先有經濟和教育,再有自由和民主,然而至今教育水準(在此教育水準不是學歷的高低,而是見識和理想性的程度)仍未高到能避免民粹的弊害。中國大陸還在發展之中,一直把經濟和教育擺第一位,是正確的方向,大陸目前仍有近億的貧窮人口,讓這些窮人脫貧是第一優先,其次是加速都市化,拉近鄉村與都市的貧富和教育差距,對於經濟和教育都有益,而自由和民主不是目前急需的東西。經濟和教育進步之後,自由和民主自然能水到渠成,但未必要照搬西方那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