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蘇聯改革失敗而中國成功? | 郭譽申

蘇聯和中國大陸都曾是共產主義國家,實行計畫經濟和大幅度的國有化。當兩國逐漸發現共產主義制度造成經濟停滯後,都曾朝向市場經濟和私有化改革。蘇聯改革失敗而解體,中國卻改革成功,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並威脅美國的霸權。原因何在?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教授何帆在其著作《大局觀:真實世界中的經濟學思維》中提出了簡單的答案(僅是書中很小一部份)。

眾所周知蘇聯與中國的漸進改革不同,蘇聯因為急劇導入西方的政經制度,被稱為「休克療法」,而導致經濟、政治的突然崩潰。何教授在書中指出,蘇聯也曾實行漸進改革多年,但是一直成效不佳,最後才採取了更失敗的休克療法。因此關鍵問題是,漸進改革在中國能成功,為何在蘇聯不能成功?

「蘇聯在中央層面成立了一百多個部委,分管不同的產業,然後由中央計畫部門來協調各產業間活動的聯繫…中國經濟則是按照地域原則組織起來,中央將經濟和行政權力下放到省級政府,每個省相當於一個小經濟體」。這樣經濟組織結構的不同導致蘇聯改革失敗而中國成功。

中國大陸的經濟組織結構有其歷史根源,可以追溯到1949年以前根據地的經濟和軍事形式,建國初期中國曾學過蘇聯的經濟組織模式,但後來在「大躍進」和「文革」時出現分權的高潮,中國重又回到地方分權的形態。

大陸的地方分權組織結構可能有「規模經濟損失、重復建設、地方保護主義」等弱點,卻有利於進行市場化改革。首先,改革措施難以事先預料成敗,大陸的改革時常先選定少數地方試行,若成功再推廣到全國;若失敗其影響範圍是有限的。其次,地方分權的組織結構讓各省可以彼此競爭,既符合市場化自由競爭的原則,也能激發各地方的發展積極性。

何教授在書中講的完全是經濟面的因素,筆者以為政治面的原因也很重要。蘇聯自1953年史達林過世,就斷斷續續進行不少改革,然而同時間高層的政治鬥爭幾乎不曾間斷,包括赫魯雪夫全面否定史達林;1964年,布里茲涅夫發動政變,使赫魯雪夫「被退休」;1982年,布里茲涅夫逝世,蘇聯經歷長達三年的政治鬥爭、領導人更替的混亂局面。蘇聯後任的最高領導人完全否定前任的最高領導人,當然不利團結和改革政策的延續。

對比之下,鄧小平是第一代的革命元勳,他在中國的威望超過赫魯雪夫、布里茲涅夫等在蘇聯的威望,他平反很多過去的寃案,卻絕不全面否定毛澤東,而此後的最高領導人也絕不否定前任的最高領導人,使中國大陸四十年來都能團結穩定地向前看,是改革開放成功的關鍵。

蘇聯立國七十多年而消亡,有些反共人士於是聲稱,中共政權也只會有七十多年的壽命(現在剛七十年),回顧中國與蘇聯完全不同的經濟、政治發展歷史,這樣的類比完全是無稽之談啊!

從「文革」到「改革開放」 | 郭譽申

「文化大革命」開始於1966年,歷時10年,是全面的大整肅,黨、政、軍、民、學,都整了,本就貧窮的中國大陸幾乎成為無政府狀態,瀕臨崩潰的邊緣。然而「文革」結束之後不過兩年,1978年鄧小平掌權,開始「改革開放」,大陸自此開創了30多年的高速經濟成長,讓10億人脫離貧窮,創下世界史上不曾有過的脫貧記錄。大陸從「文革」的浩劫到「改革開放」的成功,執政的都是共產黨,執政成績卻有天壤之別,為什麼會這樣?

中國共產黨信仰共產主義,即馬克斯的社會主義理論,有崇高的理想,要追求普遍的平等。有能力的人信仰共產主義,表示他願意為一般人爭取普遍的平等,並放棄他能力上的優勢,過一般人平等的生活,是高貴的情操。早期的共產黨人為了共產主義理想,需要冒被國民黨政府處死的風險,更是難能可貴,多算得上是視死如歸的菁英。

有理想又篤信理論有時特別容易犯錯,篤信理論容易忽略實際現實,而有理想則容易固執自己脫離現實的善意,共產黨在「文革」時和之前所犯的錯誤幾乎都因篤信共產主義理論,想要消滅資產階級,甚至消滅私有制度、官僚制度等所致,加以共產黨長期是革命黨,權力極為集中,自然導致個人崇拜,而糾錯機制成為虛設,使錯誤無限放大,因此造成「文革」的大浩劫。

鄧小平看清了篤信理論、脫離現實的危險,因此提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摸著石頭過河」,當理論不脫離現實,有理想、有菁英和權力集中都成為執行上的優勢,因此「改革開放」能夠大為成功。世界的現實是西方國家已有市場化和工業化的成功經驗,「改革開放」不妨引進、學習西方的制度和技術,並視中國的環境做適當的調整。

從鄧小平「文革」後得以上台執政可以看出早期共產黨人的優秀和理想性,鄧雖然早有重要貢獻和崇高威望,但是在1966年「文革」初起時被打倒,下放到江西担任普通職工,直到1973年才復出,1975年再被罷職,「文革」結束時,鄧無權無職,而當時捉拿「四人幫」的功勞主要屬於在職的葉劍英、李先念等,葉、李等都是革命時期元老,也有崇高聲望,卻推舉無權無職的鄧小平担任領袖,可見他們的無私和理想性,而後來「改革開放」的成功則證明他們的推舉正確。葉、李等的主動讓賢之舉在一般爭權奪利的政治圈真是難能可貴。

中國大陸從「文革」的浩劫到「改革開放」的成功,差別在於認清理論不能脫離實際現實,「改革開放」初期的扭轉則得力於早期共產黨菁英的理想性,屬於「人治」,隨著「改革開放」的進展,不難發現需要從「人治」轉為「法治」,讓一切制度化,共產黨於是從革命黨轉為執政黨,依憲治國、依法施政、嚴以治黨,雖然這樣的轉變不是短期就能完全實現,大方向是正確的,類似「文革」的浩劫不可能再出現,而「改革開放」的前途看來充滿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