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新局 | 盛嘉麟

拜登總統上台快三個月了,我有如下的感想:

1)拜登是一個無能無智的領袖,難怪在政界混了40多年才混到參選總統。

2)他能夠僥倖勝選不是他的魅力,而是來自反川普的選票都投給了路人甲,拜登剛好是路人甲。

3)歐巴馬的重返亞太足夠壓制中國,就不需要印太聯盟,印太聯盟足夠壓制中國,拜登就不需要聯合所有盟邦圍毆中國。

4)今天真正的態勢是中國愈來愈強大富裕,美國愈來愈落敗,淪落到靠印鈔票過日子紓困,美國所有盟邦都看得清清楚楚。

5)所以現在拜登的外交政策連「聯合所有盟邦」都有困難,遑論圍毆中國。拜登的外交困難重重。

6)德國默克爾(Merkel)公開表示,儘管歐盟和美國有很多共同點,但在對華政策上並不一致。她執政德國15年,為什麼早不敢說,到快要離職才敢說真話,她不是什麼正義之聲,不過是見美國牆要倒了出來推一把。

7)法國、西班牙、瑞士的言論更不是什麼正義之聲,不過是見美國牆要倒了,默克爾出來帶頭推了,才敢紛紛出來推一把。

8)東歐那些前華沙公約國家被蘇聯共產主義嚇破了膽,視美國為救命稻草,美國這面快倒的牆總比稻草大,死命死抱不放。

9)中國本應跟前華沙公約國家沒有瓜葛,但是東歐看到又來一個戴共產主義帽子的中國,也嚇破了膽,這些是沒見過世面的東歐小國,比西歐更不如。

分析了以上的態勢,我們為中國感到興奮驕傲,中國已經強大到居於不敗之地。

1)繼續苦幹實幹厚植國力,目無旁顧,心裡明白一切靠自己,其他國家尤其是對歐美國家更加戒備。

2)該有的外交,該結的盟國,該有的策略,該完成的統一,繼續執行。

3)楊潔箎已經正告美國,香港、西藏、新疆的事務是中國內政,不容外國干預,要說到做到,今後不接受以香港、西藏、新疆的事務為籌碼的政治商務貿易談判。最近中國不承認英國發行的海外殖民地護照(BNO),就是正確的開始。

4)對於歐美國家不斷的、習慣性的指責香港、西藏、新疆的中國事務,嘴長在人家臉上,中國無法阻止,但是不得作為籌碼,只能當成口沫。

5)將來中國的輿論媒體不需天天談「美國對華政策」如何如何,應該開始談論「中國對美政策」如何如何,對於歐美談論香港、西藏、新疆的事務,將來中國的輿論媒體應該主動談論美國的攻擊國會事件、美國警察殺害黑人的議題、美國白人組織危害少數民族的議題、美國霸凌古巴、委內瑞拉、伊朗的議題、美國加州無業遊民帳篷區的議題、歐洲國家迫害中東難民的議題,並且提交聯合國討論,擴大事端。

自說自話,加印鈔票,荒腔走板的國家 | 盛嘉麟

【害怕自己民眾】

2021年1月20日,美國首都華盛頓警備森嚴,從各州調來的國民兵(類似中國的武警)25,000人,加上各種首都警察共30,000人,也就是說三個陸軍步兵師的兵力,來層層保護寥寥清清1,000人參加的拜登總統就職大典。

一方面眾議院彈劾已下任的川普總統的案子仍在進行中,要等到2月8日以後參議院才能開會討論,因為支持川普的暴民放出風聲要刺殺發起彈劾案的國會議員,聯邦調查局擔心首都治安,要求各州調來的國民兵25,000人繼續駐防到2月底彈劾案走完程序,保護國會的安全。

這時人們發現華盛頓首都沒有力量及帳篷設備來安頓25,000人國民兵的生活營區,在夜晚零下的氣溫,25,000人就和衣躺睡在國會大樓的停車場水泥地上,以及國會大樓周邊的水泥地上。引起佛羅里達州及田納西州共和黨州長的不滿,下令撤回他們兩個州的國民兵約2,000人,聲稱他們的國民兵不是眾議院民主黨領袖 Pelosi 的奴僕。

一個國家如此軍警森嚴,分崩離析,害怕自己的民眾,卻繼續指點叫囂中國政府專制獨裁,要聯合美國盟友對抗中國。

【嚴厲追殺暴民】

1月6日實際攻進國會大樓的川普份子暴民不過2-300人,事件過後聯邦調查局及有關警方迅猛的逮捕了52人,準備重罪起訴。一名闖入Pelosi辦公室竊走文件的暴徒,在家身中多槍死亡,警方判定自殺,但暴徒家屬不服抗議。被逮捕的52人中,有闖入傷人的暴徒,有協助暴徒的警察,有配合暴徒的國民兵。25,000個國民兵,有12人屬於川普份子暴民的組織,立即被開除軍籍。國會警察局長處置不當,辭職下台。實況一片混亂。

拜登民主黨政府對支持川普意識的暴民打壓迅猛不遺餘力,政府及媒體聯合譴責為暴徒、叛國、破壞、兇手,務求盡快平息。但是美國對同樣的香港反中暴徒,連續數月縱火破壞,卻稱為伸張正義,譴責香港警察執法粗暴,中國政府獨裁橫行。

這樣現世報的醜陋國家,卻繼續指點叫囂中國政府專制獨裁,要聯合美國盟友對抗中國。

【加印鈔票紓困】

為了拯救新冠疫情,2020年美國川普的紓困方案$2.2萬億美元,2021年美國拜登的紓困方案$1.9萬億美元,總共$4.1萬億美元。美國政府沒有預算,沒有加稅,沒有變賣,就僅僅是加印鈔票,散發社會。

美元是世界貨幣,以各種形式對全球發行,全球發行數量已經龐大到無法估算,能找到的粗略估算是 $170萬億,1/3在國內,2/3在國外,這加印的$4.1萬億美元如同豆漿加水,使$170萬億膨漲為$174萬億,美元價值稀釋的損失,2/3由世界各國負擔,形同掠奪。

美國從2000年以來一波一波的美其名為貨幣寬鬆,紓解國內的經濟議題,紓解每年的財政赤字,紓解金融海嘯,如今紓解新冠疫情,實際上就是加印鈔票,而其中2/3由世界各國負擔,以鄰為壑,掠奪世界、紓困自己。

這樣醜陋的國家,卻坐鎮世界貨幣基金(IMF),對其他需要紓困的,向IMF求助的國家,墨西哥、韓國、希臘、西班牙、阿根庭、俄國……義正詞嚴的訓斥,要求他們束緊腰帶、樽節開支、量入為出。韓國(因為被美國金融大鱷Soros攻擊)束緊腰帶、股價低迷,四大支柱企業股權被美國大量收購,如今表面繁榮的韓國實際是替美國股東打工。希臘人民拒絕接受IMF束緊腰帶的訓斥,後由德國、中國相助熬過難關。俄國(因為被美國金融大鱷Soros攻擊)向IMF求助,拿到IMF的貸款以後,要求金融大鱷Soros吐回剪下的羊毛,才願還錢,否則拒不償貸。

世界各國不都是儍瓜,向IMF求助的國家愈來愈少。各國減低了中央銀行貨幣準備金的美元比例,減低持有國庫的美國公債,管控對美元的匯率。這次美國加印的$4.1萬億美元,已經使美元明顯貶值,美元指數從2020年6月的97.55快速滑落到今天的90.45。明顯看出加印鈔票、以鄰為壑愈來愈不容易。

這樣一個不想努力生產,奮鬥紓困,只想加印鈔票,以鄰為壑的醜陋國家,卻繼續指點叫囂中國政府專制獨裁,要聯合美國盟友對抗中國。

【自說自話夢囈】

美國贊美香港反中暴亂是美麗的風景線,如今換得了BLM (黑人命也是命) 的暴亂,川普支持者攻進國會暴亂的現世報。美國譏笑中國新冠疫情是東亞病夫,如今換得了世界最慘新冠疫情的現世報。

即使上天给了美國連連的報應,這個醜陋國家仍然不懂檢討,前幾天川普的國務卿龐佩奧毫無憑據的指控中國正在新疆進行「種族滅絕」(genocide),如此嚴重的指控,理應引起各國的憤慨,聯合國的追究,可是由於毫無証據,荒唐無稽,全世界卻鴉雀無聲。美國的聲譽已經落地無聲。

就在拜登上任第一天,中國政府宣佈制裁以龐佩奧為首的干預中國內政,對中國出言不遜的川普政府官員,共28人。拜登迄今沒有反應,任由中國制裁,全世界卻鴉雀無聲,任由中國制裁。

由於美國無故刺殺了伊朗將領及科學家,伊朗政府同時下達對川普、龐佩奧的全球逮捕令,並報請全球刑警組織、全球穆斯林組織、國際刑事法庭協助逮捕。無論這有多少實際效應,川普及龐佩奧將來一生的旅行行徑,必須小心的避開穆斯林國家及地區,免得一失足千古恨。

拜登將來的外交策略是「聯合全世界的盟國,群策群力的對抗中國、圍堵中國」,請問美國若有力量,何不自己出來對抗中國、圍堵中國?美國若在亞洲有力量,何不聯合日本、韓國、菲律賓、越南諸國,出來對抗中國、圍堵中國?美國若在太平洋、印度洋有力量,何不聯合日本、印度、澳大利亞,出來對抗中國、圍堵中國?可憐現在欲振乏力、日薄西山,淪落到必須聯合全世界的盟國,出來對抗中國、圍堵中國。「聯合全世界圍堵中國」正是沒落帝國最後可憐的夢囈。

拜登能做到「挺台而不反陸」嗎? | 謝芷生

拜登作為美國第四十六任總統,終於在1月20日宣誓就職。千萬人關注著這場就職典禮。人們關心的並非就職典禮是否隆重,而是能否順利舉行。

筆者雖不喜歡美國,但對一般美國人並無反感。臺灣人家庭中擁有美國籍者不少,因此與美國確具有特殊關係與感情。他們對美國大選結果的關心,其程度不亞於美國人,並不難理解。其實一般中國人對此也難等閒視之。因為美國執政黨與領導人的政治態度,尤其是兩岸政策,直接關係到臺灣與臺灣人的未來,以及中華民族的復興。這是一個無法迴避的現實,如何能不關心呢?

平心而論,西方帝國主義中,美國算是與中華民族結怨較小的。與英、法等老牌帝國主義相較,美國是「後起之秀」。因此當19世紀末帝國主義欲瓜分中國時,美國尚難與之競爭,故起而反對列強的瓜分行動。此舉令不少中國人至今念念難忘。二戰期間中美作為同盟國,並肩抗擊日本法西斯,直至抗戰取得勝利。當時為著運送抗戰物資,飛虎隊飛越數千米高的「駝峰」,其中有468名美國飛行員為此獻出了生命。中美原可作為長期的好友,可惜1949年後,美國對國共內戰未能保持中立,甚至派遣第七艦隊進入臺灣海峽,長期阻擾兩岸統一。此舉雖主要是因美、蘇劃分勢力範圍,但卻令中、美從此交惡。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美、蘇冷戰,美國漸感不支。正好此時中、蘇關係惡化,美國總統尼克森與國務卿季辛吉看準時機,採取了令世人意外的「聯中抗蘇」戰略。兩國於1979年1月1日建交後,有長達十餘年的「中美蜜月期」。直到1991年底蘇聯解體,美國鑒於蘇聯已不再構成威脅,於是逐漸改變了對大陸的態度。近日據報,可能擔任拜登首席顧問的坎貝爾主張,今後美國對華政策應是「挺台而不反陸」。其實這是過去中美建交以來,美國兩黨遵行的對華政策。

很多人把緩解中、美緊張關係的希望,寄託在新上任的拜登政府身上。其實不論美國哪個政黨,或哪個候選人在選舉中勝出,他們的對華政策都不會有實質性的改變。一則,由於美國政黨與政治人物均受利益集團操縱,尤其是軍工複合體。他們在制定政策時,首先要考慮的是這些金主的利益,否則他們的政策是難以執行的。二則,中、美間的矛盾是結構性的矛盾,難以調和、緩解。美國是當今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中,仍帶有過去帝國主義色彩最濃厚的國家。而中國則是長期受西方帝國主義霸凌、欺壓的發展中國家,對過去的滄桑難以忘懷,對帝國主義的警惕不容放鬆。當前中國猶如東方冉冉升起的朝陽,而美國卻已如日薄西山的夕陽。他們彼此處於互為消長的關係。中西的處世哲學不同,他們缺少妥協、和平共存的哲學,除非我們比他們強大得多。

改革開放後中國經濟突飛猛進,早非吳下阿蒙。其國內生產總值已達約1百萬億人民幣,即約15萬億美元,而國民平均所得也已突破1萬美元。據估計十年左右,或更短,即可望在經濟、政治、軍事、科技的綜合國力上趕超美國。只有當中國全面趕超美國後,兩岸統一才可望實現,而世界和平才能確保。因為維護世界和平是新中國建國以來對外政策的綱領,大陸是擁核國家中唯一宣佈,不首先使用核武,並倡議禁止,或全面銷毀核武的國家。 

川普群眾假政變與拜登菁英真政變 | 黃國樑

拜登登基了!他的那一邊的美國艱辛地贏回了王權。這一派是陰柔而狡滑的、深諳戰略與規則、也知道如何忽悠世界的美國。而另一個被扔在新的生產格局與貧富序列之外的,在底層與邊緣掙扎的那一個美國,再度回到了他們苦澀而幽怨的日子。

簡單而言,菁英拿回了他們原有的東西,群眾繼續當他們原本就該當的群眾!瓷器與華服從來就是屬於菁英的,賤農與綑工缺乏審美眼光,在華盛頓號令天下,在華爾街吃香喝辣的權利,從來不屬於他們。

他們真的是想要來一場革命的,不是1775年開始的那一場獨立戰爭,而是1789年巴黎上演的那一場暴動!不是殖民地反對苛酷的英國議會,而是平民反對貴族。不是母國與殖民地的統治矛盾,而是有你即無我的階級矛盾。是要將國王、皇后送上斷頭台,要恐怖地挖出一些人的肚腸的那一種革命。

這兩百多年來,美國就一直是establishment的、是deep state的,是屬於Washington那個swamp裡營生的人的!這個美國再也難以承受了,死了一堆無錢治病的底層人的新冠肆虐的同時,只有半年時間,643個最富有的美國人增加了8450億美元資產,不費吹灰之力地增加近三成的財富。

這群人能不憤怒嗎?現在的這個機制將他們趕進了地獄,生命失去了希望,只有怨艾、只有嘆息,以及莫名的恐懼。與其說,「他們偷走了選舉」,不如說,「他們偷走了我的錢」,前者是後者的隱喻,因此有了一種切膚之痛,有了必得要革命的覺悟!

川普在某種意義上是一個天才,他發現了一種精準地製造口號的技藝,每一次喊出來的口號或言詞,都扣合了群眾內心深處最隱微的心理。不過,他真的不是拿破崙,沒有改變體制的決心與勇氣,沒有將一個國家上下顛覆、盡收囊中的氣魄,他甚至不敢真打一場仗,亦即,他甚至沒有拜登那一群人冷酷,不惜為帝國的利益去侵略與碾壓那些卑微的小國。於是他不敢革命,他也並非希特勒,不敢直接將政敵安上罪名,去逮捕他們,然後將所有的權力都集中在手上。

可以說,國會山的那一場有氣無力的假政變,導致了菁英立即出手的真政變:還未卸任的總統被剝奪了說話的權力,那不是消音而已,是無形的囚禁,連銀行都對他下手。他被拿下了,關在白宮裡,等待別人對他的特赦!今天,他被移往新的囚居,他離開了白宮,飛往南方的宅邸,但特赦令還未准,因為彈劾案以及各式刑責,都還捏在別人手裡。

群眾失去了主帥,只好成了烏合之眾;菁英將嚴密監視這一個只具有煽動能力卻無膽識的陰謀家,並尋找與斬除更有實踐力的可能繼任者,因為群眾的怒火並未熄滅,革命可能隨時再起!

合則兩利 鬥則俱損? | 盛嘉麟

川普敗選了,許多沒出息的中國人又開始做花旗美夢,大批的文章討論白燈(拜登)願意和中國展開良性的合作又競爭關係,還有人開始讚美白燈的傳記,說白燈是溫文儒雅的外交官,會從中國的立場重組中、美關係。更有人期望白燈會把美國拉回來,變成原來的自由、平等、博愛的國度,領導世界。

白燈不是雄才大略,也不是才高八斗的領袖人物,政壇熬了40年,這次是運氣好,因為川普實在太惹人討厭,白燈當個路人甲也懵了個總統。而且他的年齡只能幹一任總統,四年內要他收拾美國這麼多爛攤子,轉變美國的霸權心態,幾乎不可能。我們不能寄以什麼願望,中國是泱泱大國,是崛起大國,希望中國依照十四五規劃自己幹自己的活,西方國家,尤其是五眼聯盟,加上日本、台灣,注定是將來中華民族崛起復興的最大顆絆腳石。

我們要有強壯的心理準備,不要冀望白燈、黑燈、黃燈,表面是外交談判好來好去、惡來惡去,底下是飛彈、核武、軍艦、潛艦得準備好,工商貿易準備好。你白燈要玩理性合作、協商尊重的路子,中國陪你玩;你白燈要繼續玩霸權囂張、頤指氣使的路子,中國也陪你玩。中國不要天天唱「中美合則兩利,鬥則俱損」給人低聲下氣一味求和的樣子。你沒聽過美國說「合則兩利,鬥則俱損」吧,美國就是一味的囂張的欺侮你。

蔣介石在抗戰前一再呼籲「中、日兩國同文同種,合則兩利,鬥則俱損」,結果還是一場血戰,直到打敗日本為止。兩岸問題也不是一再呼籲「兩岸血濃於水,合則兩利,鬥則俱損」,就能感動台獨皇民,完成統一大業。國家安全不是哀求可得,唯有萬全準備、奉陪到底。

拜登需要整合民主黨 調和美國內部矛盾 | Friedrich Wang

美國民主黨的支持者其實呈現兩極化。有社會底層的勞工、少數民族,甚至於流落街頭的弱勢。然而也有具備理想主義的知識分子、都市中產菁英,甚至於中小企業主。這些人的共同背景是欠缺強大的家世,都要靠自己,並且都比較在乎或認同社會的公平正義,以及政府對各階層的照顧。但是,他們彼此之間的利益並不一致。

我們由桑德斯在最近兩次大選中的角色就可以看得出來。他高舉左派大旗,主張加強社會福利、大學學費全免、聯邦政府的權力擴大。他與希拉蕊所代表的菁英份子,或者說民主黨內的建制派,就完全不一樣。

桑德斯這種左派在美國社會並不受到太多的認同,所以2016年民主黨決定放棄他,全力支持希拉蕊。但是就因為這個原因,導致五大湖鐵鏽帶的基層選票流失,投給了川普,最終導致民主黨的意外敗選。這一次由於川普沒有辦法壓制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基層民眾受到很大的損失。這使得上一次流失的選票,尤其是五大湖區,終於在這一次的選舉流回來,成為拜登能夠勝選的重要原因。

民主黨一向結構比較鬆散而且比較沒有共同的目標與意識形態。他們與信仰自由主義與保守主義的共和黨比起來更顯得弱勢,而且欠缺使命感。這就是為什麼民主黨的總統都給人格局不大的感覺,雖然有的年輕有活力。

拜登如何將民主黨這一盤散沙加以整合,並且進而調和美國內部的矛盾、社會的嚴重撕裂,及壓制白人至上主義者這十幾年來的囂張氣焰,相信會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拜登能做到嗎?讓我們看看他的人生經歷。

拜登的故事很勵志。他30歲當選參議員,在政壇展露頭角,但是妻子與女兒不久後死於車禍,他於是當了幾年的單親爸爸照顧兩個兒子。他曾經兩次參選民主黨總統初選但是都失敗。後來拜登擔任歐巴馬的副手,終於成功進入白宮,並且與總統合作無間。2015年73歲時,他優秀的長子因腦瘤去世。

看來這個老人應該就此結束政治生涯。然而,民主黨內部的青黃不接,加上路線的爭議,使得一時間沒有適當的人選在今年出馬挑戰川普。因此可說是上天眷顧,讓拜登在因緣際會下出馬,擊敗了眾多的對手,代表民主黨角逐大位。

天時、地利、人和,成大事這三者缺一不可。今年的新冠肺炎重創了美國,再加上種族主義瀰漫,這都使得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可說是危機四伏。而川普的自大,以及對新冠肺炎的漫不經心讓情況雪上加霜。這卻讓原本被認為機會不大的民主黨突圍而出,拜登的選情也如倒吃甘蔗漸入佳境。終於,在通訊選票的加持下,他拿下幾個關鍵州,而有驚無險地贏得了選舉。

如果我們宿命一點看,這一切或許都是天意。這時候的美國需要休養生息,需要調和內部的矛盾,而這樣一個慈眉善目、歷盡滄桑的老人,帶著過去豐富的從政經驗,或許將是讓美國能夠重新走上秩序的最好人選?他或許無法雄才大略,真正振興美國,但是如果能夠整合民主黨,組建一個優良的團隊,調和社會內部的矛盾,仍然有希望使這個國家重新走上軌道。

但是這是一個艱巨的任務。社會的嚴重撕裂,以及美中關係的惡化,都考驗未來民主黨政府的應對能力,只能說拜登的挑戰現在才剛剛開始。我們期待在他的當政之下,至少兩岸關係可以因此連帶得到緩和,這對兩岸人民,甚至全世界來講都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