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群眾假政變與拜登菁英真政變 | 黃國樑

拜登登基了!他的那一邊的美國艱辛地贏回了王權。這一派是陰柔而狡滑的、深諳戰略與規則、也知道如何忽悠世界的美國。而另一個被扔在新的生產格局與貧富序列之外的,在底層與邊緣掙扎的那一個美國,再度回到了他們苦澀而幽怨的日子。

簡單而言,菁英拿回了他們原有的東西,群眾繼續當他們原本就該當的群眾!瓷器與華服從來就是屬於菁英的,賤農與綑工缺乏審美眼光,在華盛頓號令天下,在華爾街吃香喝辣的權利,從來不屬於他們。

他們真的是想要來一場革命的,不是1775年開始的那一場獨立戰爭,而是1789年巴黎上演的那一場暴動!不是殖民地反對苛酷的英國議會,而是平民反對貴族。不是母國與殖民地的統治矛盾,而是有你即無我的階級矛盾。是要將國王、皇后送上斷頭台,要恐怖地挖出一些人的肚腸的那一種革命。

這兩百多年來,美國就一直是establishment的、是deep state的,是屬於Washington那個swamp裡營生的人的!這個美國再也難以承受了,死了一堆無錢治病的底層人的新冠肆虐的同時,只有半年時間,643個最富有的美國人增加了8450億美元資產,不費吹灰之力地增加近三成的財富。

這群人能不憤怒嗎?現在的這個機制將他們趕進了地獄,生命失去了希望,只有怨艾、只有嘆息,以及莫名的恐懼。與其說,「他們偷走了選舉」,不如說,「他們偷走了我的錢」,前者是後者的隱喻,因此有了一種切膚之痛,有了必得要革命的覺悟!

川普在某種意義上是一個天才,他發現了一種精準地製造口號的技藝,每一次喊出來的口號或言詞,都扣合了群眾內心深處最隱微的心理。不過,他真的不是拿破崙,沒有改變體制的決心與勇氣,沒有將一個國家上下顛覆、盡收囊中的氣魄,他甚至不敢真打一場仗,亦即,他甚至沒有拜登那一群人冷酷,不惜為帝國的利益去侵略與碾壓那些卑微的小國。於是他不敢革命,他也並非希特勒,不敢直接將政敵安上罪名,去逮捕他們,然後將所有的權力都集中在手上。

可以說,國會山的那一場有氣無力的假政變,導致了菁英立即出手的真政變:還未卸任的總統被剝奪了說話的權力,那不是消音而已,是無形的囚禁,連銀行都對他下手。他被拿下了,關在白宮裡,等待別人對他的特赦!今天,他被移往新的囚居,他離開了白宮,飛往南方的宅邸,但特赦令還未准,因為彈劾案以及各式刑責,都還捏在別人手裡。

群眾失去了主帥,只好成了烏合之眾;菁英將嚴密監視這一個只具有煽動能力卻無膽識的陰謀家,並尋找與斬除更有實踐力的可能繼任者,因為群眾的怒火並未熄滅,革命可能隨時再起!

合則兩利 鬥則俱損? | 盛嘉麟

川普敗選了,許多沒出息的中國人又開始做花旗美夢,大批的文章討論白燈(拜登)願意和中國展開良性的合作又競爭關係,還有人開始讚美白燈的傳記,說白燈是溫文儒雅的外交官,會從中國的立場重組中、美關係。更有人期望白燈會把美國拉回來,變成原來的自由、平等、博愛的國度,領導世界。

白燈不是雄才大略,也不是才高八斗的領袖人物,政壇熬了40年,這次是運氣好,因為川普實在太惹人討厭,白燈當個路人甲也懵了個總統。而且他的年齡只能幹一任總統,四年內要他收拾美國這麼多爛攤子,轉變美國的霸權心態,幾乎不可能。我們不能寄以什麼願望,中國是泱泱大國,是崛起大國,希望中國依照十四五規劃自己幹自己的活,西方國家,尤其是五眼聯盟,加上日本、台灣,注定是將來中華民族崛起復興的最大顆絆腳石。

我們要有強壯的心理準備,不要冀望白燈、黑燈、黃燈,表面是外交談判好來好去、惡來惡去,底下是飛彈、核武、軍艦、潛艦得準備好,工商貿易準備好。你白燈要玩理性合作、協商尊重的路子,中國陪你玩;你白燈要繼續玩霸權囂張、頤指氣使的路子,中國也陪你玩。中國不要天天唱「中美合則兩利,鬥則俱損」給人低聲下氣一味求和的樣子。你沒聽過美國說「合則兩利,鬥則俱損」吧,美國就是一味的囂張的欺侮你。

蔣介石在抗戰前一再呼籲「中、日兩國同文同種,合則兩利,鬥則俱損」,結果還是一場血戰,直到打敗日本為止。兩岸問題也不是一再呼籲「兩岸血濃於水,合則兩利,鬥則俱損」,就能感動台獨皇民,完成統一大業。國家安全不是哀求可得,唯有萬全準備、奉陪到底。

拜登需要整合民主黨 調和美國內部矛盾 | Friedrich Wang

美國民主黨的支持者其實呈現兩極化。有社會底層的勞工、少數民族,甚至於流落街頭的弱勢。然而也有具備理想主義的知識分子、都市中產菁英,甚至於中小企業主。這些人的共同背景是欠缺強大的家世,都要靠自己,並且都比較在乎或認同社會的公平正義,以及政府對各階層的照顧。但是,他們彼此之間的利益並不一致。

我們由桑德斯在最近兩次大選中的角色就可以看得出來。他高舉左派大旗,主張加強社會福利、大學學費全免、聯邦政府的權力擴大。他與希拉蕊所代表的菁英份子,或者說民主黨內的建制派,就完全不一樣。

桑德斯這種左派在美國社會並不受到太多的認同,所以2016年民主黨決定放棄他,全力支持希拉蕊。但是就因為這個原因,導致五大湖鐵鏽帶的基層選票流失,投給了川普,最終導致民主黨的意外敗選。這一次由於川普沒有辦法壓制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基層民眾受到很大的損失。這使得上一次流失的選票,尤其是五大湖區,終於在這一次的選舉流回來,成為拜登能夠勝選的重要原因。

民主黨一向結構比較鬆散而且比較沒有共同的目標與意識形態。他們與信仰自由主義與保守主義的共和黨比起來更顯得弱勢,而且欠缺使命感。這就是為什麼民主黨的總統都給人格局不大的感覺,雖然有的年輕有活力。

拜登如何將民主黨這一盤散沙加以整合,並且進而調和美國內部的矛盾、社會的嚴重撕裂,及壓制白人至上主義者這十幾年來的囂張氣焰,相信會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拜登能做到嗎?讓我們看看他的人生經歷。

拜登的故事很勵志。他30歲當選參議員,在政壇展露頭角,但是妻子與女兒不久後死於車禍,他於是當了幾年的單親爸爸照顧兩個兒子。他曾經兩次參選民主黨總統初選但是都失敗。後來拜登擔任歐巴馬的副手,終於成功進入白宮,並且與總統合作無間。2015年73歲時,他優秀的長子因腦瘤去世。

看來這個老人應該就此結束政治生涯。然而,民主黨內部的青黃不接,加上路線的爭議,使得一時間沒有適當的人選在今年出馬挑戰川普。因此可說是上天眷顧,讓拜登在因緣際會下出馬,擊敗了眾多的對手,代表民主黨角逐大位。

天時、地利、人和,成大事這三者缺一不可。今年的新冠肺炎重創了美國,再加上種族主義瀰漫,這都使得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可說是危機四伏。而川普的自大,以及對新冠肺炎的漫不經心讓情況雪上加霜。這卻讓原本被認為機會不大的民主黨突圍而出,拜登的選情也如倒吃甘蔗漸入佳境。終於,在通訊選票的加持下,他拿下幾個關鍵州,而有驚無險地贏得了選舉。

如果我們宿命一點看,這一切或許都是天意。這時候的美國需要休養生息,需要調和內部的矛盾,而這樣一個慈眉善目、歷盡滄桑的老人,帶著過去豐富的從政經驗,或許將是讓美國能夠重新走上秩序的最好人選?他或許無法雄才大略,真正振興美國,但是如果能夠整合民主黨,組建一個優良的團隊,調和社會內部的矛盾,仍然有希望使這個國家重新走上軌道。

但是這是一個艱巨的任務。社會的嚴重撕裂,以及美中關係的惡化,都考驗未來民主黨政府的應對能力,只能說拜登的挑戰現在才剛剛開始。我們期待在他的當政之下,至少兩岸關係可以因此連帶得到緩和,這對兩岸人民,甚至全世界來講都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