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陳長文《愛國者治港,適足以害之》 | 張輝

三天前,4月5日,名律師陳長文在《聯合報》發表《愛國者治港,適足以害之》。

陳文:『兩岸在民主制度的回頭路上,可謂亦步亦趨。民進黨政府規定高階官員、將領退休後,「不可參與中國大陸相關政治活動,而有妨害國家尊嚴行為」,北京當局修法「愛國者治港」,如此把忠誠當作一種義務,實在讓人感慨。』

輝批:首先兩種案例不可混為一談,前者為我方退將及公務人員之公開參與,對其行為自有解釋,何況中共早已非昔日國共對抗時之中共,台灣也非國民黨執政時之台灣,而後者為香港社會安定繁榮的必要之「惡」。

試問:「反送中」及香港暴動前,香港實施「一國兩制」不是已22年了?而有哪個地方及國家允許他的民意代表和政府公務員不愛國而跟外國勢力勾結反對自己的呢?

「愛國」是不是會「適足以害之」?
中共及香港當局自有周詳考量,畢竟香港和中國大陸是他們在治理,他們在負實際責任,愛港民就不能鼓動教唆他們,誘使他們走錯了路,最終害了自己。

陳文:『可惜,台灣政壇,已再無馬英九,不說民進黨,國民黨內的天王大老,他們對大陸民主、人權的關切,也沒有「同舟共濟」的情感。』

輝批:馬前總統執政八年,國民黨立院絕對多數,但仍在後期民調低迷,即使藍營對其不滿意、不假辭色者亦不少見。立院國民黨大老王院長之掣肘,是馬執政一大敗筆,對國民黨造成傷害無以復加。

甚麼是「同舟共濟」?
難道還要結合外部或國際勢力共同打擊中共政權嗎?
中共治理偌大的國家,佔世界五分之一人口,他們有他們的方式,不需跟著西方亦步亦趨,重要的是,而今已見成效。我們台灣不宜跟著外國勢力拿香跟拜,頤指氣使,對北京說三道四,那才是「適足以害自己」,對台灣自己無益處。

陳文:『「愛之適足以害之」!古有明訓,這既是說北京對香港的「愛國」,也是台灣對香港的「撐民主」。覺醒吧!』

輝批:北京他們認為對的事,有益於社會安定發展、維護國家尊嚴的事,如何要他們「覺醒」呢?

「愛國者治港」面面觀 | 郭譽申

大陸的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幾天前剛結束。這次會議最受外界矚目的是通過了《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被外界稱為《愛國者治港法案》。這個法案授權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修改香港的選舉相關法律,主要是設立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負責審查並確認各項選舉的候選人的資格,確保候選人資格符合《香港基本法》、《香港國安法》等相關法律的規定,即符合所謂的「愛國愛港」要求。

《愛國者治港法案》一通過,美國、歐盟、英國、澳洲、日本、台灣等等的批評譴責聲浪如排山倒海而出,抨擊中國此舉損害香港的民主和自治。反中者若真在乎民主,就應該尊重大陸的國會全國人大所代表的14億民意(2,895票贊成、0票反對、1票棄權)。香港的高度自治自始就是由全國人大所制定的《香港基本法》規定的,全國人大自然有權適度修改相關法律。「愛國者治港」雖然排除少數香港人的被選舉權,仍然符合「港人治港」。

正常的國家或地區實行選舉民主,不會設立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來審查並確認候選人符合「愛國愛鄉」。因此大陸人大通過的《愛國者治港法案》讓人覺得突兀。然而香港本就不是一個正常的地區,而是一個過去的殖民地。「反送中」運動時,很多香港人舉著美國、英國國旗反對中國和香港政府,顯示很多香港人確是愛美國、英國超過愛中國。正常的國家或地區自然會「愛國愛鄉」,不需要候選人資格審查,但是香港並不正常,只好設立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其實,國家的公職人員,包括官員和民意代表,應該愛國,根本是天經地義的。「愛國者治港」有什麼錯?

大陸要實施「愛國者治港」是情非得已。假使反中者選上香港行政長官以及多數的立法會議員,在美、英的鼓動之下,民粹化的香港極可能走上獨立之路。然而中國人絕不可能接受香港獨立,中國因鴉片戰爭戰敗割讓香港給英國,經過超過150年才終於收復,怎可能接受再次喪失香港?為了避免出現不可能接受的香港獨立,大陸實施「愛國者治港」是未雨綢繆的明智之舉。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大約始於兩年前,造成暴力衝突、社會動盪、經濟不振,至今沒有完全復原。大陸因此制定《香港國安法》和《愛國者治港法案》,而港府持續逮捕控訴涉嫌違法的香港民眾。香港淪落這樣處境是咎由自取。香港人與大陸人的意識形態差距巨大,卻常自以為優越,其訴求自然無法得到大陸人的認同;而部份香港人聯美、英反中,更觸犯中國民族主義的大忌,怎可能有好結果?

部份香港人因為暴力活動或違反《香港國安法》,被追究法律責任。美、英和一些相關國家聲稱,為了支持香港民主,願意接受香港人的移民。不過這些國家似乎仍要求港人移民須達到特定的財力門檻,因此這些國家的接受港人移民,其實是為了自身利益,而非什麼香港民主。香港人不過是被美、英利用來擾亂中國發展的工具,可惜很多香港人始終看不清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