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建國花市碰到了一件不愉快的事情 | 張復

建國花市是我常消磨週末時光的地方,尤其碰到今天這樣的好天氣,我一早就想要去那兒添購一兩盆花。然而今天遇到的情況讓我感到非常生氣,事後甚至有點沮喪。

我從信義路的入口進入花市,正想從站立在那裡的活動柱子取出酒精給我的雙手消毒,卻不幸被一個東西絆倒,我以為我能夠平衡自己,但因為找不到支撐點,結果摔了一個四腳朝天(一點都不誇張),而且把我原來想尋求支撐的活動柱子也撞倒了。這時有位先生趕緊過來扶我。但我想到在疫情期間最好不要做身體接觸,就告訴他我自己可以站起來。當我稍微休息了一下,並且站起來,我還謝了那位企圖扶我起來的先生。他對我說「拍謝」,我判斷我是被他放置在那兒的平板車絆倒的。

然而我不以為意,正準備離去,一位著制服的先生叫我不要走,說他必須報告這個情況。他隨即拿起手機來開始滑動螢幕。我不明白他的意思,問他要我在那兒幹什麼。他仍然不回答,而且也不表明自己的身份。這時候,原先那位說「拍謝」的先生跟他說:「不要緊啦,這東西很容易修理啦。」制服先生才停止滑動螢幕,還進一步向那位先生確認:「不要緊喲?」

我這時才會過意來。原來他要找人判定我是否需要為撞倒的柱子與脫離的酒精盒負責。我這可光火了。我責問他:「我被放在這裡的障礙物絆倒,你不但沒有道歉,還要我負責任喲!」另外那位先生也說:「他說的對啦!」制服先生才向我說對不起。

這事情讓我感到生氣的是,我在花市被障礙物絆倒,制服先生沒有前來關心我是否受傷(事實上,我後來發現磨破了一點皮,趕緊用自己攜帶的酒精消毒,以免受到可能的感染),只在乎我是否需要負責任。顯然,花市雇用他只是為了找人賠償損失,而完全不理睬顧客在這裡所蒙受的體膚損傷,更不要說冒著可能感染病毒的風險。

建國花市的這種唯我獨尊的行事作風真讓我感到失望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