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空汙改善 | 郭譽申

最近一條不太受關注的新聞:AirVitual公佈2018年全球空氣汙染最嚴重的城市,前5名中有4名在印度,1名在巴基斯坦;前30名中有22名在印度,5名在中國大陸。AirVitual監測全球約3千個城市的空氣品質指數(AQI, Air Quality Index),其數據顯示大陸的平均AQI比前一年改善12%。

深入檢視AirVirtual的資料,在全球空汙最嚴重的50個城市中,大陸占據了22個(17個聚集在31到50名之間),大多是較名不見經傳的三、四線城市。綜合這些資料,大陸的空汙已頗有改善,尤其是一、二線城市,但是三、四線城市仍大有改善空間。

不僅以上資料,去年資誠會計師事務所公布了2017年的全球低碳經濟指數(PwC, Low Carbon Economic Index),調查顯示2017年全球碳排放量減少2.6%,緩慢進步,但距離《巴黎氣候協定》的目標仍有頗大落差。從各國表現來看,以英國以及中國大陸表現最佳,持續引領低碳經濟轉型。調查指出,中國大陸減碳率為6.5%,大幅高於全球平均值,列於全球排名第二,且再生能源使用上已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再生能源消費國。

在所有國家中,大陸的減碳率僅次於英國,但其人口和碳排放量遠大於英國,居世界第一,因此大陸的減碳表現對世界影響更大、更重要。在總統川普主導之下,美國已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中國大陸不僅多次口頭宣示支持協定,並以行動和減碳表現,幾乎成為減碳模範。減碳對世界極為重要,中國和美國的對比明顯,中國有逐漸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領導者的態勢。

大陸的減碳成效為何比其他國家好?大陸地大人多,仍比不上先進國家富裕,照理要達成高減碳率比其他較小國家更困難。大陸的「中國模式」在此顯示了它的優勢,大陸的省、市、縣地方官都由中央委任,中央只要明訂減碳為各地方的重要施政目標及考核指標,各地方首長基於彼此競求表現,都會努力達成減碳目標,全國雖大,於是也能達成高減碳率。以筆者經驗為例,我造訪過大陸許多城市,都已禁用使用汽油的摩托車,而以電動車取代,這方面明顯領先台灣了。

相對於中國大陸,一般民主國家的地方首長都由選舉產生,不會太在乎中央的減碳政策,而更在乎當地民眾的偏好,各地方民眾對減碳的認知和偏好度難免有高有低,各地方首長對減碳的重視程度自然有高有低,國家要達成總體的高減碳率就難了。以美國川普總統為例,他的當選受到「鐵鏽帶」選民的大力支持,「鐵鏽帶」主要在鋼鐵等老工業地區,其選民重視工業和就業機會,勝過環保和氣候議題,川普因此退出《巴黎氣候協定》。

大陸的「中國模式」使它比一般民主國家更能達成去汙、減碳這類重要目標,是人類之福、世界之福,長此以往,它很有可能逐漸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的領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