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無罪、現代「百官行述」,司法改革何在? | 郭譽申

最近台灣司法出現兩件大事:二審被判有罪的太陽花學運「攻占行政院」案,被最高法院撤銷原判決,發回高院更審。北檢偵辦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涉關說案時,發現及查扣了富商翁茂鍾的27本筆記本,記載他與幾十名司法檢調官員酬酢往來的「百官行述」。兩件司法大事讓社會嘩然,台灣已經民主化多年,蔡政府聲稱司法改革,司法仍然如此,奈何?

太陽花攻占行政院的被告,僅被二審輕判2到4月刑期,最高法院還以人民行使抵抗權或公民不服從,為被告脫罪,等於是主張被告完全無罪。對比最近美國川普的支持者攻占國會,被視為暴亂叛國,台、美兩案的差別實在太大,台灣不是一直視美國為民主、法治的典範嗎?筆者沒證據指控最高法院受到蔡政府的操控,但最高法院至少很像是自我體察上意,及迎合綠色滔天的氛圍。

「百官行述」是滿清康熙朝時,紅頂商人勾結眾多官員的記錄,被用來操控官員、影響政治(電視劇《雍正王朝》裡有所描述)。不料21世紀已民主化的台灣竟發生類似的醜聞,富商翁茂鍾經常邀宴及送小禮物(如襯衫)給許多司法檢調官員。顯然這些只是日常酬酢、建立關係,翁商看來是幫人擺平官司的「訴訟掮客」,面臨司法案件時,他應該不僅是邀宴及送小禮物而已。由於涉及的司法檢調官員眾多,據說司法院、法務部僅對「飲宴應酬5次、收受餽贈3次」以上者進行調查。是否官官相護?

西方民主主張三權分立、司法獨立,追求高品質的法治。台灣已經民主化三十多年,為何司法仍然如此不堪?其實民主未必有益司法。

民主制度以選舉實現多個政黨的競爭,而司法是政黨競爭的裁判員,因此需要司法獨立於政黨之外,以保持裁判員的中立公正。然而正因為司法是政黨競爭的裁判員,政黨有強烈動機要影響甚至掌控司法;這就像運動比賽,若裁判員站在自己這邊,當然贏面會大得多。蔡總統都提名親綠人士担任大法官,而川普都提名保守派人士担任大法官,就是例證。政黨(尤其執政黨)既然喜歡掌控司法,某些法官自然會趨炎附勢、體察上意,以求回報(如未來的升遷)。最高法院撤銷太陽花「攻占行政院」的二審有罪判決,大約就是如此吧?

司法獨立也未必有益司法。司法獨立讓司法人員能不受外界的干擾而獨立辦案審案,卻無法保證司法人員的品德和操守,也無法保證司法判決的品質。幾乎獨立封閉的司法體系,讓司法人員可以不食人間煙火,不受外界監督,而且可能更容易藏污納垢、官官相護。現代的「百官行述」大約就滋生於這樣的背景。

筆者一輩子沒打過官司,卻一直讀到聽到司法的弊端,司法改革完全是空話。或許司法獨立讓司法沒人可管,司法根本不可能改革?

民主和司法獨立未必有益司法。大陸的司法或許還比較好?大陸以前是黨比法大,近年則強調依法治國、從嚴治黨。大陸沒有政黨競爭,政黨因此比較沒有動機要影響、掌控司法;大陸不講究司法獨立,司法要向人民代表大會負責,因此司法不是沒人可管的。兩岸的競賽,應該比比司法的優劣。

群眾衝撞美國國會,民主還有希望嗎? | 郭譽申

在美國國會執行正式程序確認拜登當選總統時,川普鼓動他的支持者衝入國會,與國會的駐警激烈衝突,雖然衝入國會的群眾不久就被驅離或逮捕,已造成至少5人的死亡(包括1名駐警)。國會是民主制度的聖殿,美國的民主連國會都不保,讓人懷疑,美國民主還有希望嗎?美國是世界的領導霸權,又是民主國家的帶頭大哥,美國民主搞成這樣,讓人懷疑更普遍的論述:民主還有希望嗎?

台灣人對美國發生的並不陌生,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也是學生和群眾衝入台灣的國會立法院。雖然台、美兩事件的起因不同,我們可以比較兩事件的處理和各界反應,並且也問:台灣民主還有希望嗎?

美國對群眾衝入國會的處理是依法逮捕和驅離,因此釀成較大的暴力和衝突;台灣(王金平院長)的處理則是放棄執法,任由群眾佔領立法院,因此暴力和衝突較小。美國事件的後續顯然會控訴群眾的暴力不法行為;台灣的法院則已判定衝入佔領國會的群眾無罪。群眾衝撞國會當然是對民主的嚴重傷害,法治是民主制度的重要部份和守護者,在民主崩壞之際,美國至少保住了其法治,台灣則連法治也丟了,台灣遠比不上美國啊!

群眾衝撞美國國會之後,美國各界和國際社會都一致嚴厲譴責群眾的暴力不法行為,逼得始作俑者川普也不得不譴責群眾暴力。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很不同。綠營起初假作中立,不久後就擺明支持群眾的衝入佔領國會;而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也普遍聲援太陽花群眾及施壓馬英九政府;最後馬政府只好全面接受群眾的「反服貿」訴求,以解決持續23天的抗爭。

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為何對美、台的群眾衝撞國會事件有不同意見、兩套標準?美國的群眾暴力單純損害民主,自然要加以譴責。然而台灣的太陽花暴力不僅損害民主,也損害兩岸關係及減損兩岸和平統一的可能性,美歐國家於是要權衡何者為重。美歐國家顯然視後者重於前者,因為後者有關中國崛起之勢與美歐的國家利益,而國家利益重於民主原則,因此美歐聲援太陽花群眾。美歐民主國家視國家利益重於民主原則,民主自然要走下坡了。還說什麼民主是普世價值!

民主在國內解決不了政黨惡鬥、族群對立;在國際上,民主國家多半視國家利益重於民主原則,因此對待民主常有兩套標準,這些都讓民主難行和退潮(參見《全球民主在退潮》)。美國的民主雖然崩壞,至少保住其法治底線,因此民主仍很有機會復興。遠比不上美國,台灣的民主和法治皆已丟失,有獨裁之實,卻仍掛著民主的招牌(參見《進口萊豬與關中天新聞 哪個較嚴重?》),是最沒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