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華南水災談起-遙想大禹治水的影響 | 郭譽申

最近大陸華南又是暴雨成災,根據較可靠的訊息,已有上千萬的民眾受災,損失相當大,而且災情仍可能擴大。台灣的一些媒體和網路更是誇大報導,聲稱三峽大壩有可能全面潰堤,大水會淹到上海。三峽大壩已建成使用快20年,沒出過什麼亂子,台灣的媒體和網路毫無水利工程專業,只為了迎合台獨、反中民眾的味口,就又盲目唱衰中國,實在是不長進。每年春夏交替之時,大陸華南就容易暴雨成災,這幾乎已成慣例,媒體當然應該報導,但是實在沒理由危言聳聽。

大陸本來就是常有水旱災情的地方。古代的水災多在華北黃河流域,到了較近代,北方愈來愈乾旱(常有旱災),於是黃河水患逐漸減少,而華南長江流域的水患則大幅增加。大陸的黃河、長江等大河大多起源於青藏高原,從世界上少有的海拔4千公尺以上高原流出,向東輾轉千里而流進大海。由於大河所經流域的地勢高低差距大,自然容易有嚴重水災。水災當然造成人民生命和財產的重大損失,但並非一無是處,經歷水災的土地常變得肥沃而更適合耕種。

歷史上世界各地都有水災,然而水災影響中國很可能遠大於其他地方。遠古的人類遭遇水災似乎只能逃難,如諾亞方舟,而只有中國有「大禹治水」,發生在約西元前2000年,是非常獨特的。

有些歷史學家認為商朝才有甲骨文,商朝之前的中國尚無文字,因此夏朝和大禹治水都是傳說,不足採信(大禹治水早於商朝4、5百年)。筆者認為,文字從極簡單的少數符號,演進到足以記錄所有發生的事物,很可能經歷了上千年,因此說何時開始有文字,本身就不具意義。有可能夏朝已有簡單的文字,得以記錄當時的極重大事件-大禹治水,只是尚未被考古發現而已 (簡單的古代文字其實很難辨識其涵義)。即使夏朝時沒有文字,以當時的水利工程技術,治水勢必要動員幾十萬人,這様涉及大量民眾的重大事件不太可能憑空杜撰,因此大禹治水也很可能是代代口耳相傳,而被後人以文字記錄下來的真實事件 (大禹治水的細節,如三過其門而不入,是比較不足採信的)。

遠古的中國大陸就有嚴重的水災,當時水利工程技術領先的夏部落於是領導其他部落共同治水防災,因此成為各部落的領袖,即所謂的夏朝。夏朝雖然只是鬆散的部落聯盟,與後來權力集中的國家很不同,但是部落共同治水防災的大禹治水事蹟深入人心(無論是否真實),埋下了中國大陸往「大一統國家」發展的長期趨勢,是中國獨特的地方。

有大禹治水的事蹟,此後的各朝各代,上至皇帝百官、下至黎民百姓,於是都視防治天然災害為國家的重責大任。天然災害的治理呈現了「天命」之所寄,成為政權合法性的重要來源。時至今日,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世界,中國比其他國家更重視抗疫防疫,也比大部份國家做得更好,是有其歷史和傳統因素的。至於華南水災,是多年來的慣例,大陸早已有因應之道,雖然難免有損失,是不值得太憂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