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共的成王敗寇,我的追憶 | 杜敏君

有些話憋在心裏,實在不舒服。成王敗寇,國民黨在大陸的失敗,理由千頭萬緒,不是一言两語能說清楚的。敗了就是敗了,多說無益。

但是大陸與台灣的年輕朋友,必須有個共識,大家都是炎黃子孫,國共的鬥爭,是一山不容二虎,毛、蔣之爭是建國路線之爭,不是個人權位、利益之爭,都是為了完成革命,建立新中國,為了中國的富強,為了免於飽受列強的欺壓,為了揚眉吐氣!

國民黨要負起抗日的全部責任,共產黨只需在淪陷區打遊擊戰,不能說沒有功勞,到底是局部戰鬥,且利用喘息的空檔發展勢力,犠牲慘烈的大會戰,卻是國軍全面擔負。

其次就是日本投跭,國軍接收的地區廣大,已兵疲民困,無力再戰,而陳誠的富將窮兵政策,引起士官兵之不滿,尤其是下令各部隊就地集中繳械解散歸鄉,讓這些抗日遠離家鄉的軍士,頓失倚靠,且在逃難的人潮中,到處都是從戰場退下來的傷兵,成了社會的亂源。

八路軍與新四軍,卻是紀律嚴明,深受人民的歡迎,共軍又善於收買人心,相形之下,國軍士氣渙散,焉有不敗之理?

最重要的一點,大家都在議論,老蔣搜括大陸人民的財寶,變成黃金,帶到台灣來。謊話說一百遍,即成真。疑惑的是,怎麼沒有政府財經單位出來還原真相?

事實上完全不是那麼回事,黃金是中央銀行國庫的,抗戰期間,人民能吃两餐稀粥就不錯了,哪來的黃金給你搜括?

我母親在軍統局工作,根本領不到多少薪水,常常燒開水涮包心菜(高麗菜),蘸醬油辣椒就吃得津津有味,但是滿頭大汗,我才四歲不到啊。

在共軍快打到南京時,爸爸帶我們兄弟俩去舘子吃餃子,要用大包包裝滿滿一袋的金圓券,通膨每刻都在漲,伙計不停的在嚒吆喝水餃一個漲200啦!爸爸一大包的錢不夠付,幸好老闆很熟,先賒帳。

那時我已小一,記得很清楚,後來鈔票已經失去信用,民眾直接用銀元(袁大頭)交換,用口吹一下,會嗡嗡響,以資辨識。

爸爸與父執輩同事聊到這一段,都搖頭歎息,說老毛比老蔣高明多了,大量印鈔票,擾亂金融,老蔣又下野,國民黨大勢已去。而且還談到,是要留在大陸,還是跟著老蔣到台灣?

兩岸的年輕人可知道這一段黃金的故事嗎?

臺灣對大陸從襲擊、傲視、對抗、掙扎到掙脫的心路歷程 | 盛嘉麟

1949年國共內戰,國民政府敗退臺灣後,美國總統杜魯門發表《中美關係白皮書》,聲明美國不介入臺海爭端, 並停止對中華民國的軍事援助;一時臺灣風雨飄搖,只憑海峽天險苟安一時。想不到1950年韓戰爆發,兩天後美國杜魯門下令第七艦隊協防,將臺灣納入西太平洋防禦體系,穩定了臺灣的政權;也是美國干預中國內政,介入兩岸政局的開始。

【襲擊大陸】
1950年代,美國軍援經援臺灣,當時大陸幾無海空軍,臺灣具有海空軍優勢,經常轟炸大陸沿海,遠達北京上海,為了避開臺灣的轟炸,逼使當時的北京閱兵大典,都在下午三時舉行。

從1951年到1953年之間,臺灣配合美國韓戰的戰略,曾經突擊大陸沿海的島嶼共數十起,如南日島、東山島、湄州島等島嶼,擾亂大陸沿海。雖然1954年9月3日大陸發動了九三砲戰, 1958年8月23日,大陸發動了八二三炮戰,但都未獲勝。

【傲視大陸】
1954年臺美簽訂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臺灣同時具有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席位,可謂佔盡優勢,傲視大陸。

1970年代大陸完成了兩彈一星的重大國防計畫之前,臺灣便已配合美國,以U2高空偵察機組成的的黑貓中隊,及以B-24、C-46各式轟炸機運輸機組成的黑蝙蝠中隊,深入大陸領空,替美國中央情報局執行偵測任務,破壞大陸的國防建設。

【對抗大陸】
1971年大陸取代了臺灣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1972年尼克森訪華簽署了《上海公報》,1978年美國與臺灣斷交,次年與大陸建交,同時宣佈廢除《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撤軍,頓時兩岸外交形勢逆轉。

1979年起,大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發出《告臺灣同胞書》,呼籲「和平統一、一國兩制」,葉劍英提出葉九條,承諾臺灣可作為特別行政區,保留軍隊;1982年大陸統戰部部長廖承志致信蔣經國,呼籲「相逢一笑泯恩仇」,兩岸應該和談,但蔣經國以「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政策作為對抗。

【掙扎大陸】
1988年蔣經國去世,李登輝接手的12年執政,進行了名為寧靜革命推行民主,實為裂解國民黨,惡化兩岸關係的開始;1995年李登輝竄訪美國,在康乃爾大學的不當講話,使得大陸在1996年臺灣大選前引爆臺灣海峽導彈危機; 1999年李登輝提出兩國論,使得兩岸政治關係繼續下降。

在大陸崛起的壓力下,臺灣提倡本土化運動以爲對抗,但政治上仍虛於委蛇;1992年代表兩岸政府的海協會與海基會在香港會談,達成九二共識,促成了次年汪道涵與辜振甫在新加坡正式會談;從現在臺灣完全否定九二共識看來,這都是臺灣當時極力掙扎、拖延時日、拒絕統一的伎倆,臺灣無論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皆無兩岸統一、共建中國的誠意與民族主義。

2000年民進黨陳水扁就任臺灣總統後,大力推行去中國化,宣傳臺灣人不是中國人,從基礎教育改變新一代的臺灣人。雖然2008年國民黨馬英九執政,卻任由去中國化繼續進行,即使在卸任前與習近平在新加坡會晤,都是毫無誠意的動作。

【掙脫大陸】
2016年蔡英文執政,掙脫大陸的策略日益明顯,除了「臺灣人不是中國人」,更有綠營學者主張臺灣人是南太平洋南島語系的後裔,2017年蔡英文出訪南太平洋馬紹爾群島、吐瓦魯、所羅門稱為臺灣的尋親之旅,這是從去除中國歷史文化,更進一步去除中國血統,打造臺灣成為與大陸無關的島嶼。

把臺灣問題國際化,是掙脫大陸的重要策略,對外積極聯絡世界上反中反華的盎薩及歐洲國家,賄賂他們的議員來臺灣訪問,或者在議會上發表反中的言論;對內營造全世界自由民主的國家,都會支持自由民主的臺灣,對抗專制獨裁的大陸的氣氛。

美國雖然與臺灣在1978年斷交,美國國會在次年即通過了臺灣關係法,繼續插手臺灣事務,表面上一個中國、三個公報,實質上早已掏空一個中國,公然出售武器,行軍事合作,戰略指導,更經常高官竄訪,打臺灣牌刺激大陸,愈演愈烈。

這是臺灣對大陸從襲擊、傲視、對抗、掙扎到掙脫的心路歷程,目前臺灣的多數民眾集體崇拜盎薩文化,沒有民族主義,缺乏國家意識。血濃於水、惠臺政策,臺灣多數人無動於衷;大陸在經濟、科技、軍事全方位的進步,臺灣多數人沒有與有榮焉的感覺;大陸所提的一國兩制,臺灣多數人根本不屑一顧,只願緊抱美國,掙脫大陸。大陸的對臺政策務必正視現實。

國共內戰的共諜問題 | Friedrich Wang

這幾天幾個FB粉專都提到當年國府在大陸軍事失敗的一個重要原因:大量共諜潛伏在軍政單位,構成一個網絡,使得國軍機密盡失。但是我們該問的是:何以大量共諜會潛伏進入國府,還升到重要位置上?這是個複雜的問題,但基本上有兩個原因。

首先,與國府在北伐後的政治格局有關。北伐後,國府因為1927年的「清黨」,使得進入訓政建國時期卻缺乏基層幹部。當時中國的條件落後,人才缺乏,教育不普及,這使得當時的國府需要大量的軍政幹部到各級單位中服務有其困難。所以,國府在30年代開始在全國各地設置中央軍校、政校的分校之外,還包括了各種受訓時間長短不一的各種班、團、隊,收中、大學程度的學員,經過主義與行政的訓練,然後分發入各機關服務,出路還很不錯,往往表現不錯的幾年就升上重要位置。而且因為用人孔急,使得人才錄取時的考核上沒有一定的標準,讓有不同政治立場以及信仰的人也經由這個管道進入到國府內,並且節節攀升。

這其中代表性的人物,就是先加入湖南青年服務團,然後以清華大學學生身分考入軍校第七分校第十五期,而受到教育長胡宗南將軍賞識的熊向暉。他並且長期留在胡身邊擔任機要,參與重要計畫的制定。後來,他發揮出巨大作用,不但使中共幾次逃過國軍的打擊,最後讓胡宗南在陝甘的40萬大軍全軍覆沒,這是大家所周知的。

第二個原因是國府內部的複雜派系,使得各路人馬都可以由不同的管道進入到政府。當時各軍系都有自己的人事系統或者訓練機構,這種地方主義是國府在先天結構上的一個重大弱點。在這種情況下,使得中共地下人員就有許多機會經由這個側面打進重要機構。為了表示自己沒有派系之見,國府中央有時還特意由這些地方派系中拔擢人才到中央服務,給予要職。

而這其中最具代表的,就是原屬桂系的將領劉斐。這位擔任作戰廳副廳長的將領,在山東、華東等戰場的關鍵戰役中誤導國軍,並且將情報給了共方,讓百萬國軍就這樣掉入萬丈深淵,中國內戰的勝負也宣告底定。

我們感嘆當年國軍在諜報戰上一敗塗地,但這其實只是果而非因,真正的原因還是出在國府本身的弱點。一方面對青年階層缺乏吸引力,「新文化運動」後中國知識階層的向左轉,使得許多青年人不論出身竟然都願意為中共效命。二方面,派系林立,人心各異,本來就外強中乾,更顯得千瘡百孔,一兩個共諜到了重要位置,就可以給予重創,最後萬劫不復。

劉斐和熊向暉

從國共東北大戰看今日兩岸 | Friedrich Wang

回顧歷史,就會看到一幕幕諷刺的圖像。

1946年春季,國軍集結30萬主力與空軍三個大隊,在白崇禧策畫,杜聿明的指揮下渡過遼河向東北的共軍發動了浩大的攻勢。其中擔任攻擊箭頭的,是孫立人麾下新一軍。這次的向北攻擊勢如破竹,先後在四平、長春兩次大敗林彪所部的東北民主聯軍,今日大陸的官方的論述也承認,林彪部損失慘重,傷亡不下6萬人,拋棄了大量裝備北潰。國軍到此已經直指共軍的首腦所在地,北滿的第一大城,哈爾濱。

戰後接收日軍武器、人員最多的,就是在東北的林彪。基本上60萬關東軍、20多萬偽滿軍的裝備,以及部分專業人員都在蘇聯的幫助下給了林彪。此役若將林彪一舉擊潰,就是將共軍最強悍的一部給予致命打擊,國共內戰幾乎可以宣告底定,至少中共將被迫完全接受國府的條件進行談判。

根據大陸方面公開的史料,林彪多次請示延安的毛澤東,已經無力再與國軍作戰,必須放棄哈爾濱,向北滿與西滿撤退,並且表示佳木斯也難以守住,必要時必須退入蘇聯境內。哈爾濱的共軍單位開始焚燒大量文件,搬運器材裝備上車,隨時就要動身。根據李敦白的回憶錄中也說,毛澤東就在這段時間脾氣暴躁,情緒不穩,失眠嚴重,惶惶不可終日,甚至蘇聯代表建議他要去莫斯科就醫,否則健康堪虞。延安中共中央也都已經在討論,如果國軍又在山西與陝西發動攻勢,那就必須計畫退入外蒙。

國軍攻下長春,前鋒已經渡過松花江。新一軍一個連進入雙城,建立橋頭陣地,確保幾個渡口與橋梁暢通。這裡距離哈爾濱只有80公里,大概等於台北市到新竹竹東鎮附近,眼前已經全是一片平原,無險可守,通往哈爾濱的大門已然打開,只剩最後的命令。但是,多年後孫立人、白崇禧等人都談到這時讓他們難以接受的是,南京方面給的命令卻是全線停止北上,與共軍停火2周。…..何以如此?

負責調解國共軍事衝突的馬歇爾以斷絕所有美援為要脅,逼迫蔣介石主席必須停火。這對國府而言是整個國共內戰最關鍵的時刻,裡面的原因很複雜,但主因就是美國要國府與中共和談,不能消滅中共。美國此時要的是削弱國府,逼迫其讓出部份政治權力給其他黨派,建立所謂的民主聯合政府作為行憲前的過渡,而其他黨派主要指的當然就是中共。美國的理由是中國要民主,所以必須不能消滅共產黨,國府必須與中共妥協。杜魯門、馬歇爾,都相信中共是民主的、進步的,而國府是獨裁的,甚至是反動的。

這一停,國軍士氣頓挫,以後補給更加困難,整個戰局陡然走向了逆轉。最後,就是一敗塗地,中華民國就斷送了大陸,一切枉然了。該打,美國人不讓打,結果是中華民國因此差一點點完蛋。…..而今天呢?

台灣與大陸的經濟、科技、軍事….各方面的實力相差甚遠,並且越拉越大,甚至必須依靠大陸的產業鏈才能挺到今天。中華民國的上策,就是追求和平,保持兩岸的長期穩定,取得生存與發展的空間。若兩岸發生全面戰爭,台灣沒有一點點的贏面,就是大陸最後沒有占領台灣,台灣也必將重創,幾十年的建設成果全毀,與今日的敘利亞半斤八兩。…..美國這個時候卻是把台灣擠壓到對抗中國大陸的最前線,並且不斷升高台海緊張局勢當作一張牌來打,這又何顧於台灣人民的生命與幸福?這是不該打的時候,美國卻是巴不得中華民國此時去打。

但是最精彩的還是我們英明的蔡總統在勝選時就說「我們隨時準備面對戰爭!」執政黨不去避免戰爭,修補和平框架,還要隨時可以開戰,這種智商真是讓人敬佩。

美國人認為兩岸到底該打或不該打,都是他自己的利益考量,何嘗為中華民國考慮過?歷史上的斑斑血跡未乾,而今天島上當權者不是不學無術,就是愚昧無知,甚至貪婪無恥,完全去附和美國,丟棄自己國家的利益,讓人嘆為觀止。只能說,非常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