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中立化、中性化可取嗎? | 郭譽申

面對惡劣的兩岸關係,前副總統呂秀蓮近年一再呼籲台灣要和平中立,而發表不少政論文章和書籍的作家范疇則主張台灣要中性化。中立化與中性化涵義雖不同卻相近,可說是統一與獨立之外的第三條路。有可取之處嗎?

簡單說,統一是台灣完全倒向中國大陸;獨立是台灣完全倒向美國,對抗中國大陸;而中立化與中性化都是台灣既不倒向中國,也不倒向美國,既不對抗中國,也不對抗美國,即台灣在中、美之間保持不偏不倚的姿態。理論上,台灣的中立化或中性化與中、美都能保持和睦的關係,因此維持台海的和平。

中性化與中立化的涵義相近,差異在於後者適用於主權國家,而前者不涉及主權國家的地位,如范疇先生的說明([1]):『「中性化」(Neutralization)不等於「中立化」(Neutrality);後者可能隱含了中國承認台灣的獨立國家地位,但前者完全沒有這層政治含義,而僅僅表達了中國同意使台灣從一個目前處於「衝突公式」中的元素,改變成為一個「和平公式」中的元素,並以中性的地位參與國際事務。』

台灣中立化、中性化的論述與國民黨(或許只是部份人)的「親美和中」路線其實頗為相近。「親美和中」是對中、美兩邊都討好,而中立化、中性化是在中、美之間不偏不倚,也是想兩邊都討好。中立化、中性化可說比「親美和中」更具體明確,「親美和中」讓人懷疑可能偏向美,也可能偏向中,因此容易被抹紅;中立化、中性化則擺明了在中、美之間不偏不倚,明確地不偏向中國,因此不容易被抹紅。

民進黨蔡政府的台灣定位顯然是完全倒向美國,對抗中國大陸。俄烏戰爭告訴我們,台灣這樣的定位很像烏克蘭,很可能像烏克蘭一樣成為美國的馬前卒和戰場,用以阻擋中國的持續崛起。大部份台灣人應該都能感知到台灣這樣定位的危險性,而期盼一個比較安全的台灣定位。台灣中立化、中性化正符合這樣的安全需要,既不偏向中國,也不偏向美國,而與中、美都保持和睦的關係。

蔡政府完全倒向美國,對抗中國大陸,陷台灣於險境。國民黨應該考慮以台灣中立化、中性化為主要政策,以化解台灣的險境,也比較能避免民進黨的抹紅。台灣的中立化、中性化需要國際社會的接受,尤其中、美双方的同意。這當然不是短期就能達成的,不過只要國民黨和台灣願意朝這個目標努力,對國民黨和台灣都是有益的。何樂而不為呢?

筆者雖然支持范先生的台灣中性化主張,卻不贊成他濃厚的反共意識形態([1])。台灣中性化與反共是顯然矛盾的,中性化必須以中性的心態看待中國/中共(以及美國),言行反共就不中性了,高喊反共,中共怎可能接受台灣中性化?

[1] 范疇,《被迫一戰,台灣準備好了嗎?:台海戰爭的政治分析》,八旗文化,2021。

蔡總統的華獨兩國論 | 姜保真

呂秀蓮最近接受《聯合報》訪問,評論蔡英文今年的國慶講話:「蔡總統在今年國慶講話還有提出四個堅持,包括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蔡總統的說法,1999年民進黨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就提到,沒有什麼新鮮,但有微幅不同,所以蔡總統是華獨,不是台獨,該抗議的人是台獨支持者,而不是國民黨」。

呂秀蓮女士早在2017年就公開呼籲「華獨」和「台獨」應該一家親:「在台灣只要不願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家該在一起,團結才有力量」。她闡釋何謂「華獨」:「在台灣主張中華民國的人,其實也是不願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我覺得那也是華獨」。

同樣在2017年,時任行政院長的賴清德在立法院答詢,自稱是務實的台獨政治工作者;2019年,賴清德以副總統候選人身份說:「台灣已經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與中國互不隸屬,執政後不必另外宣布台灣獨立」。稍後與館長陳之漢同框直播,再次闡釋「民進黨主張的台獨才會讓中華民國存在,反倒是喊統一的會讓中華民國消失」。

看來賴清德也已接受呂秀蓮的這個「華獨」理念, 2020年初總統大選勝利後,他以準副總統的身分接受廣播節目專訪,進一步解說:「1911年創立的那個中華民國已經不存在,經過一百多年的歷史,中華民國已經在台灣新生。所以要捍衛中華民國,必須要先守護台灣,台灣守護住了中華民國才會存在」。其意就是說今天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已迥異於辛亥革命創立的民國。

此所以蔡政府經常以「中華民國台灣」自稱,有時又以英文「President of Taiwan」(台灣總統)和「Taiwan National Day」(台灣國慶日)偷渡「獨」的意涵,蔡英文的國慶文告更直接表明「1949年中華民國立足台灣以來,已經經歷72」。換言之,在大陸時期的前38年已不在蔡政府的國史範圍。更有課綱的中國史納入東亞史、小學生不認得孫中山,而蔣介石更是只剩下威權象徵,中正紀念堂必欲「轉型正義」而後快!國軍營區內的銅像不肯拆除,更是屢屢成為綠營立委在立院的質詢話題。

呂、賴口中的「華獨」人士,就是堅持只認中華民國國號、國旗、國歌的那一群人,以外省籍長者為主。客觀評論:他們可能不自覺已成兩岸和解的主障礙。

國號與旗歌是主權政府的圖騰符號,可以刪改、更替,多國都有先例,我們早先的原始國旗(五色旗)國歌(卿雲歌)也曾在1928年北伐後遭到替換。

國號及旗歌應該不是焦點,重要的是這些符號背後象徵的中國。而無論「華獨」或「台獨」,如今都是只有台灣,沒有中國了。馬英九總統任內宣示「不統不獨不武」,但「不統」不就是「獨」嗎?所以他卸任後再作修飾補正,自稱原意是他的八年任期內不統。但這是投機取巧,為何你可以在總統任期初始就誓言任期內拒統?

檢視藍營支持者的「保衛中華民國」言論、觀念,其實他們就是「華獨」了,也就是蔡總統口中說的「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支持者。海峽兩岸互不隸屬的「兩國論」,一般認為是1999年李登輝總統接受《德國之聲》電台專訪,直言台灣和大陸關係的現狀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後引發軒然大波。但他卸任總統後於2001年出版的《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明說那次專訪是他「經過思考長達三天的決定,更是醞釀多年的胸中塊壘」,可見並非一時口快之誤。外界多認為是時任國安會諮詢委員的蔡英文教授接受委託「研究案」,擬稿撰寫給李登輝的報告為「兩國論」定調。

2002年總統陳水扁在「世台會」視訊致詞中再度明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簡言之,台灣跟對岸中國一邊一國,要分清楚」。這就是阿扁著名的「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之說。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銜命赴美滅火,辯護說:「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這也解釋了為何綠營堅決拒絕承接「九二共識」,因為隱含「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之原則」,而國民黨宣稱已為對岸接受的「一中各表」、「一中就是中華民國」,不但屢遭北京方面糾正,更是綠營打臉藍營相逼的籌碼。

2015年底的新加坡馬習會,當時是民進黨總統候選人的蔡英文就嚴厲批評:「馬習會在國際社會面前所留下的『歷史紀錄』,只有馬總統沾沾自喜的握手,…看不見中華民國的存在」。坦白說:蔡念茲在茲的「中華民國」應就是賴闡述「已經在台灣新生」的政權吧!

綠營一路走來的「獨」性,是有歷史進程脈絡可循的軌跡,至今儼然已經全備,在台灣獲得多數居民的支持。雙十國慶文告後的一份民調,70.6%受訪者支持蔡的「兩岸互不隸屬」、48.3%的受訪者支持「中華民國在台灣72年」的論述,對於「九二共識」隱含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立場,僅有13.8%受訪者認同,69.5%不認同。

以名嘴退將于北辰為例,他說:「自己堅持反共是妨礙到誰了嗎?現在雖然不再說復國二字,至少反共要繼續吧?不知道我們的『祖國』為何變成了對岸,羞恥不羞恥!現在是民進黨執政,發給你的薪水難道不是台幣嗎?我們的國家叫做中華民國,如果你們愛的國跟我們不一樣,我們就沒得談了。」這難道不是清清楚楚切割兩岸聯繫脈絡的「兩國論」?   (作者為台灣的作家)

呂秀蓮的「一個中華,兩岸統合」可行嗎? | Friedrich Wang

呂秀蓮日前所提出的「統合論」以及「中華邦聯」概念,其實這幾十年來早就很多人提過了,最近的一次是2010年張亞中、謝大寧等人的兩岸統合學會。兩岸可以比照歐盟進行統合模式嗎?其實仔細檢視就會發現不太可能。

首先,兩岸的分離是內戰的產物。簡單說,原本的一個中國在內戰中未完全統一,導致了兩岸至今對峙的狀態。這與歐盟是天差地別,因為歐盟是20多個原本的主權國家在平等互利的條件下,犧牲部份主權,然後建立組織,逐漸走向今天的歐盟。最有名的就是1993年的馬斯垂克條約。兩岸到今天尚未結束分治與武力對抗,請問要怎麼邁出統合?基本上沒這個條件。

其二,歐洲雖然小國林立,但是大致上就是英、德、法、義,頂多再加個西班牙,這樣五個真正較有影響力的國家。這五國彼此的生活水平、經濟規模,甚至軍力狀態等等都差距不大,所以可以站在平等的地位談統合。現在,台灣的經濟體量只有大陸的4%,如何可能比照這個模式進行?整個框架很難平衡。

其三,歐洲各國的政治體制與意識形態相差不多。英、德、義、西等國都是內閣制,或者說是君主立憲內閣制,而法國是雙首長制。按西方的標準,基本上都是民主代議政治的一種。而意識形態上,都是歐洲基督教文明的成員,有共同信仰以及歷史記憶。現在兩岸政治體制差距極大,台灣的中國文化認同日趨薄弱,要如何站在共同的基礎上走向統合,甚至邦聯,實在可能性很低。

其四,背後有美國因素。這個不必多說了,若這個因素不排除,第一步是不可能邁出的。蔣經國時代台灣或許還有很大程度的自主權,今天當政者對美國俯首聽命的情況下,就不必想了。從大陸方面看,美國因素若繼續控制台灣,那這個統合就包著毒藥;看看香港的情況,是不難理解的。

所以,呂副的「一個中華,兩岸統合,邁向邦聯」,本身設想或許很好,但是可行性其實是很低的。

台灣爭和平中立? | 郭譽申

今年以來,頗有些人討論台灣在國際上宣佈中立的議題,前副總統呂秀蓮提出「台灣和平中立公投」,而左派哲學家范光棣發表《大同世界和平島(上)— 臺灣島中立運動宣言》。傾向台獨的呂副和傾向統一的范老竟有共識,都主張台灣要和平中立,豈不怪哉?

雖然都主張台灣要和平中立,呂副和范老主張的內容很不同。在呂副的公投理由書裡言明,要「強化國防自主」,「與美日等愛好民主和平國家強化價值聯盟」。而范老則主張「對(中、美)雙方都友好。對同文化的鄰居大國應該特別友好。再來,台灣應該非軍事化」。兩位耆老的主張不同,誰才是真正的和平中立?筆者是第三者,不揣鄙陋來評評理。

呂副一方面主張「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平共存,建立遠親近鄰關係」,另一方面卻言明「與美、日等愛好民主和平國家強化價值聯盟」。與中國大陸和平共存,是遠親近鄰關係,與美、日卻要強化價值聯盟,這怎麼是中立?明明是偏向美、日嘛。呂副領銜的公投主文是:「你是否同意台灣應向國際宣布和平中立?」理由書裡卻不主張中立而偏向美、日,公投案可以這樣主文與理由/內容互相矛盾嗎?呂副不過是以和平中立來包裝美化倚賴美、日的實質台獨而已。

范老主張對中、美雙方都友好,對同文化的大陸應該特別友好,看來稍傾向大陸,但不像呂副那樣要建立聯盟關係,因此比較像真正的和平中立。和平中立不必然要非軍事化,然而台灣長期向美國購買武器,自然不是中立而是傾向美國的(否則何不同時向美國和大陸購買武器)。范老主張不再向美國購買武器,對於和平中立可說有指標意義。對比之下,呂副僅聲稱要「強化國防自主」,不提是否向美國購買武器,看來將繼續向美國購買武器,這樣何來和平中立?

和平中立算是個好東西,因此傾向台獨的呂副和傾向統一的范老都主張台灣要和平中立。檢視兩人的主張內容,呂副的和平中立是假貨,公投主文上說要和平中立,理由書裡卻不主張中立而明顯偏向美、日。范老的和平中立雖稍傾向大陸,卻與中、美幾乎保持等距,因此是真貨。無論是否贊同,真貨值得討論;而假貨只是混淆視聽、欺世盜名,不值一駁啊。

呂副所提的公投案已被綠營掌控的中選會駁回,理由是逾期補正不符程序,然而呂副卻出示寄件郵戳,聲明並未逾期補正。内情到底如何?頗啟人疑竇。此公投案以和平中立包裝實質台獨,恐怕已踩到法理台獨的紅線,中選會因此不敢核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