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官濫釋憲 台灣走向獨裁? | 郭譽申

三年前,大法官釋憲,認為法律未允許同性婚屬於違憲,法務部應在兩年內修法,保障同性婚姻。類似地,前天大法官又公佈釋憲結果,認為通姦入刑法屬於違憲,即接受所謂的「通姦除罪化」,通姦不再受刑法的懲罰(如坐牢),而只受民法的懲罰(如賠償金錢)。同性婚、通姦該如何處理,各人多有不同意見,筆者不在此討論,而僅質疑:現在的大法官與過去的大法官對於憲法的解釋明顯不同,而釋憲導致修法,可以這樣嗎?

大法官改變對於憲法的解釋,他們的說法或根據是婚姻觀念改變。婚姻觀念改變意指人民改變了其婚姻觀念,即民意的改變。是的,經過相當時間後,民意是可能頗有改變,使得根據舊民意所制定的法律不符合新民意。然而,民意是否改變?法律是否不符合新民意?都應該取決於立法院或全民公投,只有立法院和公投代表民意,能決定法律是否不符合現在的民意。若立法院認定法律不符合現在的民意,就應該由立法院來修法或立新法。這正是立法院的職責,而不是大法官的職權。大眾對於同婚、通姦的意見顯然相當分歧,大法官聲稱基於婚姻觀念改變要修改法律,好像他們就代表民意,其實大法官不能代表民意,他們根本是憑其個人觀念來修改法律,這樣完全違反了法律須符合民意的民主要求。

現代國家法治非常重要,人民和政府都必須受到法律的規範,而法律由人民或其代表核定通過(即公投或立法院通過),以保證法律符合民意。人民能決定法律,因此是民主,由人民作主。法官根據法律斷案,必須有一致性,不能隨意解釋法律,否則就是人治而不是法治了。民意不易捉摸,法官不能代表民意,不能根據民意斷案,也不能根據民意解釋法律;若法官都根據民意斷案、解釋法律,何需有法官?所有案件都由人民公審或由立法院審判即可!

獨裁國家也有法律,但不是法治。獨裁國家的法律由獨裁者所委派的少數法律專家制定,人民只能接受而無法反對,因此不是民主。而法官也很可能隨意解釋法律,造成斷案不公。獨裁者能制定想要的法律,法官會秉承上意,解釋法律及審理案件,獨裁者於是能「依法」為所欲為,而可憐的老百姓就只能任由擺佈、逆來順受了。

蔡英文總統提名任命了大部份的大法官,大法官聲稱基於婚姻觀念改變,而認定同性婚、通姦的相關法律違憲,因而實現相關法律的修改,我們人民只能接受而無法反對。這與上述的獨裁國家不是很相似嗎?大法官看來很好用,還可以運用在其他的爭議法律上,蔡總統於是能「依法」為所欲為,而可憐的老百姓就只能任由擺佈、逆來順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