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自古主張同化異族,何錯之有? | 郭譽申

中國人自古就很以自己的文化為榮,並且致力於同化周邊的異民族,即使到近、現代仍有這種傾向。這大約是中國大一統思想的源頭之一。近代以來,歐洲文化是世界的主流,歐洲多國林立,各有自己的文化,自然傾向於反對同化思想,使同化思想有些被污名化。中國自古主張同化,有錯嗎?

[1] 研究中國、埃及和兩河流域等古文明對待異民族的態度。共同點是這些古文明都自豪於自己的文化,視周邊的異族為未開化的蠻族,對異族有相當程度的偏見與歧視;不過,我族與異族的區隔在於文化,不像近代以來,以生理或外貌特徵,如膚色、頭髮,區別種族/民族。在這三個古文明中,只有中國強調要同化周邊的異族,即致力於異族的漢化,因此這可說是中國文明的獨特之處。

現代世界尊重多元文化,不願區別文化的優劣高低。有些文化滿足於其地域性,不太向外推廣;另有些文化則很樂於向外界推廣,期望他者能夠接受吸收我族文化,即期望能相當程度的同化他者,顯著的實例包括基督宗教、伊斯蘭教、現代美式文化等等。少有人批評這些宗教、文化的大規模在世界傳播,為何卻批評中國自古至今的同化思想?中國同化他者,並不倚靠武力,大部份時間中國的武力都比不上北方的異族,但北方異族多逐漸漢化了。

一個文化要能廣泛傳播或同化他者,需要有普世性。中國文化和上述的宗教、文化都頗有普世性,但是很多古代早期的宗教、文化則少有普世性,即與當地的風土人情關聯太密切。譬如古希臘人很滿足於其城邦生活,城邦之間都頗有文化差異,因此當時不容易同化他者。

中國文化的主流,儒家思想,幾乎是世界上最早具有普世性的思想。一般認為儒家始於孔子,但其實儒家思想在孔子之前早已存在。孔子自稱「述而不作,信而好古」,他刪《詩》《書》,訂《禮》《樂》,贊《周易》,修《春秋》。這些古籍被稱為儒家的六經,成書時間多在西周初期(約公元前一千年),比孔子早幾百年。換言之,西周時儒家就是主流思想,到了東周時期,王室衰微,禮樂崩壞,孔子因此致力於儒家思想的復興和發揚光大。

儒家思想比其他的普世性思想早很多,有利於同化周邊的異民族。當時中國周邊異民族的語言、文字多半仍較簡陋,自然容易接受吸收較豐富的漢語、漢字和儒家文化,因此逐漸形成龐大的漢族及後來的中華民族,也使得中國文明成為唯一不曾間斷的古文明。對比於中國文化,晚了約一千年的基督宗教興起時,各民族的語言、文字已相當豐富,因此基督宗教雖然能廣泛傳播,卻無法融合各民族為一民族。

中美在全面競爭,包含文化的競爭。美歐貶低中國的同化思想,似乎是文化競爭的一部份。

[1] 蒲慕州,《追索古代的他者》、《觀察他者,反照自我》出自 熊秉真、陳秀熙(編者)《種族、偏見與歧視》,聯經,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