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的媚日反中情結 | 徐百川

台獨生出一種奇怪的邏輯,認為日本人是侵略者,所以對台灣人的歧視壓榨是正常的、合理的,而日本人優秀無比,所以台灣人崇日媚日都是應該的、自然的。

在日本「脫亞入歐」的思維主宰下,台獨認定中國文化比起西方的現代文明,根本一文不值,一無是處,中國人是病態的低等民族,一切都是邪惡自私的,而且不知自省自新,永遠無可救藥。

台獨惡毒貶低中國,全面否定中國,他們說台灣人如果回頭認同中國,就會跟著「喪失人性,失去良心」(李敏勇)。所以台獨呼籲台灣人要「去中國化」,學學日本「脫亞入歐」,把中華文化遠遠拋棄,與進步的世界文明接軌,使台灣人脫胎換骨(林玉体)。

台獨歌頌日本造福教化台灣人,肉麻吹捧日本,匍匐拜伏在日本人腳前,皇民主義依舊是台獨的核心思想。日本「台獨月刊」創刊號,當中就有「天皇陛下萬歲」之文句,日奴情愫躍然紙上。

皇民意識比起「斯德哥爾摩症」猶有過之,是傳說中人類小孩被狼群餵養長大的「狼孩」的真實例子,李登輝那一代的青年就是日本的皇民教育所教導出來的認狼為父,以中國為恥,反噬同類的狼崽。二戰時他們就已經積極響應日本的「暴支膺懲」、「替天征討不義之徒」,與自己中國為敵。

在把中國汙名化、惡魔化的思想基礎上,台獨建立起仇中反中的「台灣意識」與「民主價值」。他們變造歷史塑造出的「台灣意識」,如其倡導者李登輝,真面目是以皇民主義取代中國主義。

皇民餘孽最不要臉的就是自己認賊作父地崇日媚日,卻恬不知恥地掛起台灣民族主義的招牌。宣稱二二八與台獨運動的反中國,都是繼承了先人抗清抗日的反殖民傳統。於是以能夠作為日本人為榮,殘殺無辜的二二八暴民成了台灣民族主義的烈士和精英,「三腳仔」的兒子李登輝竟成了「台灣意識」的代表人!

日本的經濟發展幾乎失落了三十年,而中國大陸一直在快速進步,台獨人士仍然能自欺欺人地媚日反中到底,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耕者有其田和二二八的假歷史造就了台獨運動 | 徐百川

〈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是台灣發展的起點,使農業生產力大幅提升,也把土地資本轉化為發展工業的資本。不幸地〈耕者有其田〉卻也啟動、促成了台獨運動。

台獨運動會興盛起來,識者指出:實際上是1953年實行〈耕者有其田〉,台灣地主階級喪失了土地之後。地主失去了土地雖然得到補償,但是土地是坐享其成的永久性產業,獲償的金額是會坐吃山空,終究是要自力更生另謀生活,或是辛苦創業來度日。而擁有土地,地租的收入照樣可以用作資金另外創業發財,失去土地與獲得補償兩者不啻天壤之別,因此地主們對國民政府當然恨之入骨。

二二八之後僅有廖文毅略有左翼色彩的台獨組織,人少勢孤,絲毫不成氣候。1960年以後,這些地主的皇民子孫分別遠走日本、美國發動台獨運動,此一台獨運動後來進一步受到台灣本土中小企業的支持,因為這些中小企業主,有許多也是由過去的地主轉型,同樣因土改政策對國民黨政府感到憤恨不滿。

土地改革使得地主階級嚐到了刻骨仇恨的滋味,知道了仇恨力量能夠產生強大的動力、堅強的意志,鼓動仇恨就成了打倒國民黨的方針和策略。在兩蔣的大中國教育下,僅有少數奴性未泯的人還保有皇民情結,大多數的人都認同中國了。是以,必定要使台灣人覺得中國可惡可恨,決心拋棄中國意識,台獨才可能有發展的空間。皇民餘孽要能鼓動一般台灣人對國民黨、對中國的仇恨,唯一能找到的就是二二八,台獨說二二八是台獨運動的起點,事實上倒不如說炒作二二八的仇恨才是台獨的起點。

台灣歷史有著曲折的複雜性,加上在國共內戰的亂世動盪光影下,使得歷史真相變得扭曲混淆而難明,台獨很容易對之曲解、隱飾和誇張以竄改事實。尤其是二二八,在蔣介石的言論禁忌下,民間充斥著流言和傳說,二二八成了台獨可以任意用謊言編造的歷史。台獨說國民黨的檔案文獻完全不可信,只用傳言和流語來闡述二二八。其他所有的說法只要違反了台獨的觀點和角度也都不可信,連二七部隊突擊隊長陳明忠、領導攻打嘉義機場的陳正雄,他們所說的二二八死亡人數,台獨都指他們是造謠。

台獨鋪天蓋地竭盡所能炒作二二八,致力使這段「慘絕人寰的血染歷史」成為精神酵素,以「淬鍊台灣意識,進而昇華為矢志建國的精神動力」。無所不用其極地,在全台大小公園必建二二八紀念碑,就只差在各地菜市場也建了。台獨那套誇張至極,顛倒是非,墳頭鬼唱的二二八仇恨史,經年累月,萬眾一詞地宣傳下來,眾口鑠金積毀銷骨,成果斐然,痛心疾首走上台獨的台灣人於是愈來愈多。

再加上國民黨愈衰愈見鬼,出了個馬英九傻傻地跟著拜墳哭墓,拿香跟拜的執政八年,宣揚仇恨的二二八假歷史就成了綠媒和教科書上的歷史事實。馬英九也不想想每年的二二八紀念日,為什麼都只是同樣的那一小撮二二八受難家屬,同一批戲班子在上演哀悼的奠祭儀式?其他的台獨聲稱的逾萬、數萬的死者家屬怎麼都成了隱形人,沒一個人出面弔祭?他們都忘了家族中有人在二二八被殺嗎?不僅二二八的死亡人數,還有許許多多被殺的無辜外省人,這些馬英九不該都加以釐清嗎?

前有〈耕者有其田〉,後有二二八的假歷史,於是造就了「轟轟烈烈」的台獨運動。

台獨成功後 還會有民主嗎? | 徐百川

台灣是全世界的民主燈塔真是當之無愧,包括美國在內,沒有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國中有國,兩個相互矛盾,彼此否定,國家意識不同的藍、綠陣營能夠持續民主互鬥,相安共存。如果是美國的話,又是一場南北戰爭了!

這個奇妙的民主怪象,完全是藍營無力捍衛自己中華民國的憲法,任由綠營踐踏憲法主張台獨,一個侵門踏戶,一個容忍退讓所造成。假設哪一天台獨正名制憲,消滅了中華民國,台灣還會有反台獨的言論自由?到時依台灣國的憲法,反台獨就是叛國罪,通通抓進大牢裡去了,綠色恐怖名正言順就公然實行了。這從過去到現在,民進黨一直自居是民意的唯一代表,不讓民進黨作主就是反民主反台灣而為所欲為的霸道作風,就可以斷言了。

民主只是台獨掛羊頭賣狗肉的奪權工具,這從當初為了追求自由民主理念而投身反對運動,那些民進黨的創黨人士全都退黨,就可以看得出來。其中有一位費希平更是直指:「民進黨…有法西斯之霸道作風;此與本人一貫主張推行民主政治之目標,背道而馳…」。台獨在兩蔣時代拼死拼活地爭取言論自由和政黨政治,並不是為了自由民主的理想和精神,他們爭取言論自由是為了利用言論來煽動台灣人的反華情緒,再藉著政黨政治透過民主選舉,爭取佔大多數的台灣人的選票支持台獨。

現在台獨對台灣的民主價值沾沾自喜,把自由民主的光環套在自己頭上,自我貼金是他們從最初的黨外運動的流血抗爭,喚起公民覺醒的了不起的成就。事實上蔣介石雖然獨裁,卻在施政上採取軍政、訓政、憲政朝向建設民主的道路,台灣在兩蔣勵精圖治的強人統治下,使得台灣經濟繁榮、教育提高、社會穩定,為台灣立下了民主政治的基礎和條件。台獨多年的奮鬥僅是加快了點自由民主化的步伐,讓李登輝順水推舟作了民主轉變的決定而已,說台灣的民主化是兩蔣耕耘,台獨收割,也不為過。蔣介石實質上就是台灣自由民主化的真正功臣!

台獨心目中毫無民主的理念和價值,「改造人民的國家認同,形成無法忽視的民意力量,作為台獨建國的基礎」,才是台獨的宗旨和目標,民主僅是過渡的橋樑。等到「台灣意識的燦爛之花,在民主政治上結出了豐碩之果」,達到了終極的建國目的,必然過河拆橋,民主就完完全全由台獨作主了。因為台獨意識是靠虛構的謊言支撐起來的,甚麼「台灣四百年來追求獨立自主的意識」、「日本統治的德政」、「二二八大屠殺」、「國民黨是殘害台灣人的政權」,建國後還能夠允許「反動份子」享有自由民主揭穿這些謊言,破壞台灣國的安全和穩定?甚至會像北韓一樣,牢牢控制人民思想都有可能。

台獨的民主奮鬥僅是搶奪意識型態的壟斷和主導權,這與過去共產黨揮舞民主的大旗推翻蔣介石的手法完全一致,與共產黨是一丘之貉,民主只是包裝的外衣,美麗而虛幻的彩虹泡影,毫無真正民主的意義。從他們操弄媒體以掌控民意,就知道他們毫無民主的理念和精神,台獨臭美的「台灣民主價值」僅僅只是台獨價值。如同過去共產黨專制取代國民黨專制,將來也是台獨專制取代國民黨專制而已,而且都是變本加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