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變成了台灣?! | 杜敏君

二蔣時代,提到中國與祖國,義正詞嚴的認為是中華民國。每到十月旗海飄揚,普天同慶,四海歸心,全球華僑如倦鳥歸巢般的飛回自由祖國,與我們分享中華民國的榮景。當大會國歌聲起,全場民眾肅立致敬,宏亮的歌聲響徹雲霄,感動的淚水含滿眼眶。

如今榮景不在,何故?是中共所逼嗎?外交友邦斷到不忍卒睹,也是中共打壓?
全球的瘟疫也是「中國」武漢病毒造成,我們不是中國人,所以與我們無關?
一切的一切都是中共的罪過!中共成了我們的替死鬼,這顆棋子還真好用啊!
為什麼二蔣時代與現在的人民有如此巨大的差別呢?
國人有深切檢討嗎?
以色列受到周邊阿拉伯異教徒國家的包圍,處境比我們更艱危,他們不是傲然挺立嗎?

自辱然後人辱,自尊然後人尊。自己都內爭不斷,相互撻伐、殘害,自己不站起來,仰賴虎視眈眈的狼犬虎豹的保護求生存,反而與自己的骨肉同胞砲口相對,狐假虎威,怎能不亡?
自己都不承認中華民國了,反而怪大陸打壓中華民國?自己都以身為中國人為恥,竟以日本為祖國,還要怪大陸同胞歧視我們,合邏輯嗎?合理嗎?

我在民國72年便為文在中華日報文化版刊出《注意正名》。
當時發現有媒體公然稱國家為「台灣」,就怕久而久之成為風氣,但是人微言輕,未起效用,今天果然約定俗成,不只積重難返,已被日殖竊國政權刻意操縱成獨立台灣國。

現在熱愛中國的大陸同胞看見祖國的台灣深入險境,能不出手嗎?如果讓台灣成為日本的領土而視而不見,將是中國人的奇恥大辱,永揹歷史罵名。

美國的人權狀況-我的個人體驗 | 郭譽申

美國國務院每年都會向國會提交《國別人權報告》(Country Reports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是關於美國以外國家和地區的年度人權狀況報告,在報告中常對其他國家,多半是非美國盟友的國家(如中國大陸),的人權狀況提出批評和指責。美國這樣做,是自以為達到人權的高標準,而從人權的制高點俯瞰世界。然而美國自身的人權狀況如何?真足以做世界表率嗎?人權的涵義廣泛,每個人觀點可能不同,筆者僅以親身體驗來看美國的人權狀況。

我的親身體驗主要在四十年前留學美國的期間,雖然時間有些久遠,美國在這方面並無改變,我的體驗仍適用於今日。我就讀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因為加州公車網不發達,我很快學會開車,並準備買部舊車上下學。這時同樣來自台灣的學長就熱心地忠告我:「你開車要特別小心公路上的巡邏警車和警察。聖地牙哥非常靠近美、墨邊界,警方的巡邏車有時候會在公路上跟車,並以警鈴和警燈叫停車輛,然後臨車檢查是否有走私貨(毒)品或偷渡的墨西哥人,警察都是荷槍實彈的,你必須聽清楚他們的話語,按照指令『緩慢地』做動作,千萬不能讓警察以為你有任何可疑的反抗動作,他們就可能開槍打死你。」

學長的忠告讓我心裡發毛,後來偶而又讀到白人警察誤殺無辜黑人的新聞,更覺得害怕,所幸我開車只被巡邏警車叫停過一兩次,雖然緊張得手心冒汗,我都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而沒有出事,然而這四十年前曾有的恐懼卻一直記在腦海裡。對比之下,我居住台灣六十年,近年每年去大陸旅遊一兩趟,都從未有這樣的恐懼感覺(即使面對警察)。人權應該讓人免於恐懼,以此角度看,美國的人權狀況比不上台灣和大陸!

美國的巡邏警察讓人心生恐懼,也偶而會誤殺好人,因為美國幾乎沒有槍枝管制。巡邏警察面對陌生人,怕他很可能藏有槍枝,也會心生恐懼,於是稍有風吹草動就貿然開火,因此誤殺好人。不僅警察會誤殺好人,美國每年平均約有13000人死於槍擊(不包含自殺),卻始終無法制定嚴格的槍枝管制法律。若能實施嚴格的槍枝管制,必能大幅減少槍擊死亡人數,美國卻堅特擁槍的自由,這樣不重視生命權,何來人權?

筆者是一個普通人,想過自由自在、沒有恐懼的平凡生活,在台灣和大陸我都過得不錯,然而在美國,面對巡邏警車和警察,我卻多少會心生恐懼。美國常談一些人權、自由的高調,我卻覺得生命權和免於恐懼是最基本、最重要的。不知道別人對美國生活有何感受,就我的個人體驗,台灣和大陸都比美國更符合人權的普世價值。

利用新冠疫情 惡毒的兩地 | 盛嘉麟

新冠病毒開始是中國的災難,許多國家利用機會對中國施出善意,現在演變成外國的災難,中國也利用機會援助曾經對中國施出善意的國家,這應該是人類互助的崇高道德,更是外交和睦的機會。譬如:

日本政府和民間最快送來醫療用品,箱子上寫著中國鑒真大師的詩句
山河異域  風月同天
最近馬雲捐贈日本100萬口罩,箱子上寫著中國王昌齡的詩句
青山一道  共擔風雨
這是利用同為儒家文化圈建立國際友誼的典範。

即使貧弱的國家,拿不出醫療用品,拿不出現金外匯,也有感人溫馨
緬甸捐助白米200公噸
外蒙古捐助30000隻羊。

中國已經派出醫療專家團隊,帶著醫療用品前往伊拉克、伊朗、義大利、巴基斯坦、塞爾維亞、菲律賓、西班牙等七個國家,傳授抗疫經驗,贈援醫療物資,協助他們克服新冠病毒。在所有的友好氣氛中,唯有美國、台灣兩個地方,從頭到尾惡毒相向,落井下石,毫無援助。

美國的醜陋面目

【藉機羞辱打壓中國】

美國對中國武漢的疫情爆發毫不同情,反而做出以下的行動:
首先發動輿論攻擊,極力污蔑中國是骯髒落後的國家,是真正的亞洲病夫。
隨時隨地的污蔑中國隱瞞疫情,公佈不實資料,打壓吹哨人,違反人權,剝削自由民主。
宣揚中國是病毒的發源地,禍害世界,必須向世界道歉。
最先進行撤僑,哄抬武漢的疫情極端嚴重,引起各國撤僑。
最先停止中美航線,斷絕中國學生、遊客、商人進入美國。
禁止口罩等醫療物資出口中國。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利用中國的災難,繼續奔走世界各國,威嚇各國不准購用華為5G產品。
美國媒體不斷製造各式各樣辱華的言論,利用中國的災難,幸災樂禍落井下石。
在WHO正名為新冠病毒以後,美國官方民間及媒體堅持使用武漢肺炎,羞辱中國。

【疫情反轉隱瞞不住】

日本朝日新聞最先揭發,新冠病毒可能在美國肆虐已久,這個冬季美國死於病毒流感的16000人,愈來愈多的資訊顯示,許多是死於未經檢測的新冠病毒,美國最可能是新冠病毒的發源地。

美國CDC官員在國會作證,承認「部分死於流感的人可能實際上死於新冠肺炎」,因此更確立了美國是新冠病毒的發源地,中國的病毒是從美國傳入的看法。

美國CDC去年突然關閉了一個高端的陸軍病毒研究所,可能病毒外泄。引起俄國許多專家指責美國極力研發生物武器,意圖加害俄國、中國。於是去年10月在武漢舉辦的世界軍人運動會,美國派出龐大的172人代表隊,剛好住在華南海鮮市場附近,卻出人意外,拿不到一面金牌,總成績世界第35位,原來這不是運動員而是生化部隊,是來武漢施放新冠病毒,次月武漢隨即爆發新冠肺炎,這樣的疑問浮出水面。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要求美國給中國一個解釋。

沒想到在美國國內流行已久的新冠病毒最近爆發大規模感染,美國不但不願擴大檢測找出真相數據,反而取消CDC公佈疫情數字,禁止專家對於新冠病毒的發言,川普忽然對歐洲申根國家實施為期30天的旅行禁令。這些動作引起國內外強烈反響,在美國民間造成恐慌,懷疑更大。

1918年美國曾經是流感病毒發源地,卻污蔑西班牙成功,叫做西班牙流感,害死世界5000多萬人。
2009年美國曾經是流感病毒發源地,卻污蔑墨西哥沒有成功,叫做H1N1流感,害死世界20多萬人。
2019年美國再度可能是流感病毒發源地,卻污蔑中國沒有成功,叫做新冠流感,已經害死世界12000多人。
美國有悠久的歷史曾經是流感病毒發源地,卻習慣的污蔑他國,這次污蔑的是中國。

作為世界霸主,美國在這次新冠疫災中從未出面呼籲、指導、安排世界各國動員醫療資源,協調互助,除了不斷醜化中國,毫無正面的動作。讓世界及華人目睹一個世界霸主,泱泱大國,竟然墮落成跳樑小丑的國度。美國國力及聲望江河日下而不自知。

台灣的醜陋面目

【藉機羞辱打壓中國】

台灣不但立即禁止口罩出口,連民間寄往大陸協助親友的零星口罩,海關郵局全部沒收,並且處罰寄件人三倍於所寄口罩價值的罰款,錙銖必較,令人髮指。
台灣迄今沒有給大陸一絲一毫的協助,沒有一言一語的關懷。
台灣政府並不關心湖北台商,但是卻緊隨美國宣佈撤僑,趁機哄抬武漢疫情,製造武漢的恐慌。作秀一兩次之後並不想完成撤僑,急於要回台灣的大多數是探親、旅遊、出差的台灣人,卻被丟棄湖北,真是笑柄。
在WHO正名為新冠病毒以後,台灣、美國是世界唯二的地方,官方民間及媒體堅持使用武漢肺炎、中國肺炎,羞辱中國。
簡單的說,美國怎麼羞辱中國,台灣就跟在後面變本加厲的羞辱。

【無知無恥自我膨漲】

台灣是四面環海的彈丸小島,武漢爆發疫情之後,立即封鎖與大陸的往來,其實迄今為止,台灣沒有一個確診的案例來自大陸。一個島嶼,面對已知的新冠病毒,全力阻隔可能的患者入境,耗盡巨大資源,尚且發生了搶光口罩、衛生紙、消毒液,108確診,1人死亡,維持一個暫時安定的局面。從此自吹自擂,要派人去WHA報告台灣模式,要全民鼓噪在美國白宮網站上集結簽名,要罷免WHO秘書長譚德塞,要推舉陳時中取而代之,當WHO秘書長。

若比起大陸面對未知的病毒,突然爆發的大規模感染,找出病毒的基因序列,製造檢測的儀器,龐大社會面臨疫情的管控,建立野戰隔離醫院,建立十幾所臨時方艙醫院,調配全國醫療資源…….,人家在經營一家跨國的百貨公司,台灣在經營街邊的一家牛肉麵店,台灣覺得我的牛肉麵店整齊清潔井井有條,你的百貨公司擁擠不堪、顧客糾紛,所以台灣優於大陸,台灣不但要進入WHO,WHO秘書長還要陳時中來當。

總結

中國、日本、韓國都利用這次新冠病毒的機會,進行了新冠外交,表示了互助友好,尤其是日本和中國拉近了很大的距離,為日本將來的國際地位拉抬不少,聽說中、日、韓東北亞自由貿易區已經談判順利,即將實現,這將是世界最大的自貿區。沒想到唯獨台灣反而藉機羞辱中國,對抗中國,借疫搞獨,失去兩岸友好的黃金時機。

也沒想到這次新冠病毒變成中國和西方國家的全方位對比,面對災難時,政治制度、醫療體系、財政力量、動員能力、物資充沛、照顧人民……中國全勝,不管西方口頭承不承認,內心對中國的畏懼已經確立。這幾天因為中美貿易戰、疫情爆發,股票市場狂跌崩盤,四次熔斷,美國已經身陷經濟恐慌的深淵,相信2020年將是一次全球格局的重新洗牌和重構。

台灣經濟的不成功轉型 | 郭譽申

吾友瞿宛文是中研院退休的經濟學者,她最近出版新書《台灣的不成功轉型:民主化與經濟發展》,概述台灣從東亞四小龍的成功,轉變到近年經濟持續不振的過程,探討其經濟轉型不成功的原因,並比較台灣與南韓經濟轉型的差異。內舉不避友,筆者樂於在此簡介並推薦此書。

書中以C. Johnson的「發展型國家」理論來評估經濟發展的成敗。發展型國家理論最初被用來解釋二戰後日本的成功發展經驗,也適用於東亞四小龍中的台灣、南韓和新加坡。日本的發展型國家特色包括:採取具有發展取向、計畫式的市場經濟;以經濟民族主義為動力,獲得社會共識,立意以經濟發展來復興國家;由通產省擔任領航機構,施行產業政策來推動產業發展。

大約在1990年之前,台灣大致符合Johnson的發展型國家:採取具有發展取向、計畫式的市場經濟;以救亡圖存的「中華民族主義」為動力,獲得社會共識,立意以經濟發展來建設一個模範省以復興中華;领航機構起初不像日本通產省那麼穩定,但是經過逐步演變,形成負責執行的經濟部和擔任規畫的經建會,獲得國府高層的充分授權,有效地規畫及施行產業政策。產業政策從早期的「進口替代」後轉為「出口導向」,成功地推動了數波的產業發展,包括1950年代的紡織業、1960年代的石化業、鋼鐵業和1970年代之後的新興高科技產業。

1990年後的台灣越來越不符合Johnson的發展型國家:選舉民主的競爭使民進黨不願承認國民黨對台灣經濟的貢獻,把國府的發展型國家模式說成是僅為一黨之私的「黨國資本主義」;民進黨極力建構其「台灣民族主義」頗有進展,與中華民族主義對撞,使社會不易獲得共識,尤其在兩岸關係方面;台灣已經比較富裕,需要考慮經濟發展以外的目標,如環保、勞工、移民移工等議題,這些議題常跟政黨競爭糾纏在一起,使必須擴大的整體發展目標沒有共識;美國帶頭實行新自由主義,認為政府管得越少越好,基本上不應該干預市場,對於被保護國台灣自然有吸引力。

比較台灣與南韓,「南韓因為沒有國家認同分裂的問題,故能持續推動整體經濟發展,同時也讓社會左翼能發揮制衡力量而能促進改革。而台灣的民主轉型的道路則導致國家認同的分裂因而缺乏推動整體經濟發展的動力,同時社會缺乏制衡的力量故難以推動改革。這些因素應是民主轉型之後,台灣整體表現不如南韓的主因。」台灣的物價比南韓低廉,看似可以拉平台灣較低的人均所得,「然而對於整體經濟而言,物價持續低廉反而是顯示升級困難,絕非好的徵兆。至今,台灣經濟可說已陷入一個低投資–低成長–低物價–低薪資–低預期的惡性循環中。」下表呈現台灣近年的投資占GDP的比重遠比不上南韓。

有人開經濟學家的玩笑:「10個經濟學家有11種意見。」瞿博士這本書當然僅是一家之言,但卻是言之成理,以Johnson的發展型國家理論完整解釋台灣與南韓從過去到近年的經濟發展狀況,簡明易讀,並包含很多有價值的數據圖表。探討台灣經濟的書籍一向不多,更凸顯這本書的價值。

東協不簡單 | 郭譽申

蔡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其主要目標國家是東協十國,這些國家鄰近台灣,但發達程度遜於台灣(除了新加坡),因此較少受到關注。其實東協國家近年進步很多,而東協是頗有貢獻的國際組織。本文因此簡單介紹東協的狀況,內容主要取材自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和孫合紀(Jeffery Sng)合著的《解讀東協:前進東協,你不可不知道的經濟、政治歷史背景,以及現況與未來》(The ASEAN Miracle:a Catalyst for Peace)。

東協的全名是東南亞國家協會(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簡稱ASEAN),成立於1967年,創始國僅有五個:泰國、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當時的目標是共同抵抗共產黨對各國的赤化;美蘇冷戰結束之後,東協卻明智地接納共產國家越南(1995)、寮國(1997)成為會員國,其目標則轉為促進地區的和平及加快各成員國的經濟增長、社會進步和文化發展。另外,汶萊1984年加入,緬甸1997年加入,柬埔寨1999年加入。東協現有人口達六億五千萬,比歐盟人口多了一億多,其中人口最多的印尼有將近二億七千萬人,而小國汶萊僅有四十多萬人。

東協的最大特色是其多樣性,東南亞自古至今曾先後吸收大量的印度文化、中國文化、穆斯林文化和西方文化,使東協成員國各有不同的語言(而且一國內部就有多種語言)、文化、宗教、政治制度、經濟狀況等。除了聯合國,沒有一個國際組織擁有東協這樣的多樣性(大部份國際組織的組成都因為成員國擁有較多的共同性而非多樣性,如歐盟、南美洲國家聯盟、非洲聯盟等)。例如東南亞主要的宗教包括伊斯蘭教、小乘佛教、天主教、大乘佛教和印度教等等。

除了泰國,東協國家都曾是西方國家的殖民地。英國殖民緬甸、馬來西亞、新加坡和汶萊,法國殖民越南、寮國和柬埔寨,荷蘭殖民印尼,而菲律賓先後被西班牙和美國殖民。東協國家的國界多半不是天然傳統國界,而是殖民母國所遺留,因此曾有不少爭議,而海上國界更是模糊、互有重疊。

東協成立以來至少有三大成就:其一,東協成員國之間保持了長期的和平,以東協的多樣性,各國有不同的文化和宗教信仰,又有一些陸上、海上的國界爭議,大家都能以協商而非戰爭解決爭議,是了不起的成就。其二,東協改善了東南亞六億多人口的生活水準,其經濟規模從極低的水準成長達到現在約二兆五千億美元。其三,東協與世界大國,如美國、中國、歐盟、印度、日本、俄羅斯等,都維持良好而大致等距的關係,這些大國多年來都頗樂意拉攏、投資東協國家。

東協的多樣性使它幾乎成為世界的縮影,不同文化和宗教信仰的東協國家能夠彼此和平相處,是世界的典範和希望,期盼所有衝突地區都能從東協的長期和平獲得啓示。

隨著東協國家經濟的增長,中國大陸與東協的双邊貿易也快速成長,2018年達到5878億美元,大幅追近中美間的貿易額6335億美元。東協國家仍有較大成長空間,未來中國與東協的双邊貿易將足以彌補中美貿易戰對中國出口美國的壓抑作用。

由於近年經濟的增長,東協國家越來越重要。台灣是該擴大與東協國家的經貿合作,然而東協國家與大陸的經貿利益遠大於與台灣,在兩岸關係不佳之下,東協國家一定是捨台灣而就大陸,新南向政策因此註定沒有多大成效,這是台灣很難克服的困境。

新冠病毒(NOVID-19)兩個一毛不拔落井下石的政府 | 盛嘉麟

真正的吹哨人張繼先醫生

2003年,在SARS防治期間,張繼先是武漢市江漢區專家組成員,這段經歷讓她對傳染病疫情始終保持高度敏感。

2019年12月26日,張繼先在醫院接診了三名患者,是附近小區的一對老夫妻及兒子。三人當時的症狀很像流感,發燒、咳嗽。張繼先讓他們拍了肺部CT片。一家人來看病,很少三人同時得一樣的病,除非是傳染病。隨後醫院又來了四個華南海鮮市場的商戶,一樣的發燒、咳嗽,一樣的肺部表現。

張繼先覺得問題嚴重。當天,她就把這個情況向醫院匯報,醫院又上報給江漢區疾病控制中心。張繼先在醫院召開多部門會診的會議,醫院及疾病控制中心聯合行動,流行病學調查隨之啟動,張繼先的醫院所有醫護人員都戴口罩,穿上特殊的白色工作服,加倍防護起來。隨後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決定給予在疫情防控中表現突出的張繼先記大功獎勵。

李文亮醫生從網路看到病毒消息通知朋友圈

李文亮是眼科醫生,2019年12月30日下午無意中看到網上類似SARS冠狀病毒的流言,就轉發到他的小群體去告示朋友要小心病毒,同時他還在文中囑咐不要將消息外傳。幾天後他受到警方告誡不要傳佈謠言,警方並不知道這次病毒如此嚴重,李文亮自己也不知道病毒如此嚴重,在為眼科病人治療時把自己感染了,他不缺醫療照顧,醫生當然有醫院照顧他,不幸他竟然死了。

誰是這次NOVID-19流感事件的吹哨人?應該是張繼先醫生

但是張繼先醫生
她按照發現病疫申報程序,報告醫院,再上報上級疾病控制中心,沒有受到公安的申誡。(沒有受到迫害的藉口)
她受到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頒發的記大功獎勵。(是中國社會的楷模)
她沒有感染生病,沒有死亡。(沒有製造悲情的效果)
她是53歲的普通中年人。(中年人悲情的效果不夠強烈)

而李文亮醫生
他隨便在網路上散發類似SARS冠狀病毒的流言,觸犯法令,受到公安的告誡。(再輕微的告誡都是中國打壓迫害)
他沒有受到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頒發的記大功獎勵。(他不是中國社會的楷模,受到忽視)
他非但感染生病,而且死亡。(這是製造悲情最有力的條件)
他是33歲的年輕人,家庭幸福。(愈年輕幸福,悲情的效果愈強烈)

美國、台灣的媒體當然不顧事實的選擇了李文亮醫生

李文亮醫生的轉發病毒、警方告誡、感染病毒、家庭幸福、遽然去世,這一切造就了他的悲劇英雄的高大形像。隱然反映出中國政府是隱瞞疫情、迫害醫生、弄死醫生、破壞家庭、十惡不赦的政府,美國、台灣的媒體一體呼應製造悲情、打擊中國。而且兩個政府莫名其妙的進入製造悲劇英雄的國家程序。

美國參院外委會民主黨籍首席議員梅南德茲(Bob Menendez)、參院外委會亞太小組主席賈德納(Cory Gardner)、參院外委會亞太小組民主黨籍首席議員馬基(Ed Markey)以及參院軍委會議員柯頓(Tom Cotton)共同推出決議文,紀念新冠肺炎「吹哨者」大陸醫生李文亮,並呼籲北京疫情資訊應公開透明,並停止將台灣排除在國際組織之外。

中華民國外交部今天表示,李文亮是第一個提出新冠病毒可能擴散的吹哨者,他憑藉醫師的專業判斷成為最早的警示者,但最後卻不幸被公安逮捕迫害。很遺憾的在2月7日病逝,本外交部向因救人而犧牲的李文亮獻上敬意。外交部再次呼籲WHO及聯合國相關機構,要抗拒來自中國的無理施壓,接受台灣加入WHO。

兩個政府,一毛不拔、落井下石

我們看到中國政府和全國人民在團結一致對抗新冠病毒NOVID-19 的當頭,全世界120個國家多多少少的贈送救災物資的時候,唯有兩個政府,美國和台灣,一毛不拔、落井下石。反而利用中國的災難,枉顧事實、顛倒是非,製造隱約的反中反華的悲劇英雄,即使中國政府天天公佈疫情,仍然呼籲北京疫情資訊公開透明,不斷的污衊中國。最後兩個政府的真面目是以疫謀獨,圖謀把台灣以國家名義擠進WHO。

這次新冠病毒NOVID-19有太多值得懷疑的議題,許多人相信是帝國主義以人工病毒發動對華的生物戰爭。不論大陸是否遭受生物戰爭攻擊,帝國主義夥同華人走狗政府,幸災樂禍、落井下石、以疫謀獨。所幸中國政府明快正確的策略,使得 SARS 及 NOVID-19 的兩次災難有效控制,沒有造成類似2009年源自美國的H1N1豬流感,美國政府束手無策,任其蔓延世界,造成全球廿多萬人的死亡。也沒有造成當今美國的流感,政府束手無策,已經造成美國12000人的死亡。不負責任的帝國主義政府卻只會指罵中國,真是奇觀。  

美台有志一同 終結民主 | 盛嘉麟

美國川普總統屢次利用法律間隙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以規避國會監督、不顧民意、無法無天的濫用行政命令,下達各式各樣荒謬的命令,強迫政府執行命令,譬如:

挪用國防預算在美墨邊境建築高牆。
命令政府機構及民間企業不得與華為有商業往來。
來自回教國家的入民即使持有美國簽證,亦不得入境美國。
退出伊朗的六國核協議,下令制裁伊朗禁止伊朗石油輸出,並且制裁與伊朗進行商業貿易的國家及公司。
下令美國政府、各個大學、民間公司對於華人的高層職位、科學家、工程師嚴加控管,甚至迫令去職。
………..

所有的法律、體制、傳統、倫理,都阻擋不了狂人總統的作為,而且川普狂人可以任意開除不願配合執行荒謬命令的聯邦調查局長、司法部長、國土安全部長。著名專欄作者保羅·克魯格曼有感於此,在紐約時報發表「美國式民主的終結」一文,警告美國人民。

反觀目前民進黨蔡英文公然無法無天的作為,比川普有過之而無不及,譬如
命令民進黨佔多數的立法委員,在公平正義的口號下,公然定立追殺黨產的惡法,依法迫害國民黨。
命令民進黨佔多數的立法委員,在國家安全的口號下,公然定立國家安全五法、中共代理人法,依法迫害親近中國大陸、信仰共產主義者、社會主義者、主張兩岸統一者。
不顧全國公民投票反對同婚,要求設立同婚專法,民進黨蔡英文罔顧最高民意,依然修改民法,不立同婚專法。
…………..

有趣的是保羅·克魯格曼所舉的例子,川普錯誤的把阿拉巴馬州列入此次強烈颶風侵襲區,美國國家氣象局出面更正說並不包括阿拉巴馬州後,氣象局的上級機構,美國商務部的NOAA立即出面挺川普總統,說颶風侵襲區包括阿拉巴馬州。 同樣可恥的事件也發生在台灣,有一次陳水扁讚揚小學生清理海灘垃圾,用錯成語「罄竹難書」引起議論,教育部長杜正勝也馬上出來挺陳水扁,說「罄竹難書」正反的意義都可以用。天下無恥的人真是到處都有。


美國式民主的終結
專欄作者 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
紐約時報2019年9月10日

過去,隨著坦克隆隆駛向總統府,民主國家會突然崩潰。然而在21世紀,這個過程往往變得更加微妙。威權主義在世界很多地方大行其道,但它的推進往往相對平靜,而且是漸進式的,因此很難指著某個確切的時刻說,這就是民主結束的日子。你只是在某天早上醒來時發現,它沒有了。

政治學家史蒂文·列維茨基(Steven Levitsky)和丹尼爾·齊布拉特(Daniel Ziblatt)在2018年的著作《民主是如何終結的》(How Democracies Die)一書中,記錄了這個在許多國家的展開過程——從普京(Vladimir Putin)的俄羅斯,到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土耳其,再到維克托(Viktor Orban)的匈牙利。民主的防護欄被一點點地拆除,本應服務於公眾的機關淪為執政黨的工具,然後被武器化,用於懲罰和恐嚇黨的反對者。從理論上說,這些國家仍然是民主國家;但在實踐層面,它們已是一黨專政國家。

過去一周發生的事件已經證明,這一切也會在美國發生。

「馬克筆門」(Sharpiegate)事件,也就是川普不肯承認自己搞錯了天氣預報,說阿拉巴馬州有可能受到颶風「多利安」影響的這件事,一開始還有些搞笑,儘管也很可怕——看到堂堂美國總統無法面對現實,心裡不免發慌。但周五,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簡稱NOAA)發表聲明,不分皂白地出來力挺川普關於阿拉巴馬州可能面臨危險的說法時,這就不再是玩笑了。

為什麼這很可怕?因為它表明,即使是NOAA這個本應最具技術性和非政治性機構的領導層,現在也對川普如此順從,不僅願意推翻自己專家的意見,還願意撒謊,只是為了避免總統遭遇一點點尷尬。想想吧:如果連天氣預報員都要為「敬愛的領袖」辯解,那我們的體制可就腐敗到家了。

這讓我想到了一個更為重要的案例,司法部決定調查汽車製造商,因為它們罪惡滔天,居然敢採取有責任心的行動。到目前為止,這個故事是這樣的:作為反對環境監管聖戰的一部分,川普政府宣布有意撤銷奧巴馬時代要求逐步提高燃油效率的規定。

你可能會以為,這樣主動邀請汽車行業繼續污染,是它們求之不得的。然而,事實上,汽車製造商已經將它們的業務計劃建立在燃油效率標準確實會提高的前提之上。它們不願意看到自己的計劃被推翻——有人認為,其中的部分原因是因為這些廠商明白,氣候變化的現實最終會迫使這些規定得以恢復。因此,它們確實反對 川普放鬆監管的做法,並警告這將導致「長期的訴訟和不穩定」。有幾家公司不只是單純反對。他們和加利福尼亞州達成協議,遵循幾乎和奧巴馬政府規定一樣嚴格的標準,即便聯邦政府已不再要求他們做到,這是對本屆政府的公然非難。

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司法部眼下正在考慮對這些公司採取反壟斷行動,彷彿就環境標準達成一致是多麼大的罪過,堪比價格操縱之類的行為。即便是對真正的反壟斷政策表現出一些興趣的政府,做出這樣的決定也是令人不安的。而現在,這是來自迄今未對壟斷權力表示過任何擔憂的人,顯然是企圖將反壟斷行動武器化,把它們變成一種恐嚇手段。這也是司法部已經徹底腐敗的明顯證據。不到三年時間,它已經從一個努力執法的機構,變成了專門懲治川普異己的組織。

下一個是誰?在至少兩個案例中,川普看來是試圖動用權力懲罰亞馬遜,​它的創始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所擁有的《華盛頓郵報》(和本報一樣)被總統視為敵人。先是川普力求提高郵局的包裹運費,這將有損亞馬遜的配送成本;之後五角大樓突然宣布,正在重新審查一個大型雲計算項目的招標審批程序,外界普遍預計亞馬遜將贏得該項目。兩個案例都很難證明,這些是將政府職能武器化、打壓國內批評力量的企圖。但我們就別繞彎子了,它們當然是。

重點是,滑向獨裁政治的過程就是這樣發生的。現代事實上的專制國家通常不會謀殺對手(儘管川普對事實上依賴野蠻勢力的政權一直贊不絕口)。他們的做法反而是利用對政府機構的控制,讓任何被認為不忠誠的人日子難過,直至有效的反對逐漸消失。這一切在我們說話間正在發生。如果你對美國民主制度的未來無所憂懼,那是你沒留意。

看香港 憂武統 | 郭譽申

日前香港要修訂其「逃犯條例」,即引渡條例,允許把居留香港,但觸犯大陸法律的犯人或嫌疑犯移交給大陸。雖然「逃犯條例」已大大限縮了引渡的適用範圍,很多香港人仍然反對「逃犯條例」的修訂,掀起了「反送中」大遊行和多日的抗議活動,造成不少警民衝突,最後逼迫港府停止修法工作。

台灣似乎非常樂見香港的「反送中」衝突事件,媒體和政治人物幾乎一面倒地支持「反送中」群眾,例如傳播被誇大的「反送中」群眾人數,並且趁機大肆宣揚「反共」、「反中」、「反一國兩制」。「反送中」衝突確實再次顯示香港的「一國兩制」面臨困難,然而香港「一國兩制」若失敗,對台灣絕非好事,台灣人可別樂昏了頭。

大陸一向顧念台灣人的同胞之情,因此總是呼籲「和平統一」、「一國兩制」,非不得已絕不願採取「武力統一」。不過看到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二十二年來的狀況,筆者開始擔心大陸終將選擇「武統」台灣。

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是希望以長時間逐漸弭平陸、港的差異。二十二年來,陸、港在經濟上的差異確實大幅縮小,但是政治觀念上的差異似乎不僅未縮小,反而更擴大,因此造成2003的「七一遊行」、2014的「佔領中環」和最近的「反送中」等許多政治衝突事件。

「一國兩制」是非常溫和的統一方式,但也有其弱點,「兩制」各行其是,很難彼此欣賞,更別提互相融合。大陸經濟高速成長四十年,中共政權自然得到大陸人民的支持。但是香港人卻有完全不同的經歷,香港曾長期受英國統治,自然吸收西方的自由民主思想,又接受了很多為了逃避中共統治,而南逃到香港的反共民眾,因此其政治意識形態自始就與大陸格格不入。「一國兩制」讓香港保有其自治的地位,媒體和教育系統幾乎都照舊不變,深受媒體和教育影響的政治意識形態自然也照舊延襲,導致陸、港在政治上的差異始終難以弭平而衝突不斷。只要香港繼續自治,即使再過二、三十年,陸、港的政治衝突恐怕仍難避免,而西方會繼續操弄香港為其反中的前哨基地。

「一國兩制」讓大陸治理香港非常困難,台灣與香港頗為相似,都具有濃厚的反共和西方自由民主思想,從大陸的角度想,它還要以「和平統一」、「一國兩制」處理台灣嗎?「和平統一」比「武力統一」耗費成本較少,可能只是短期效益;長期而言,「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治理成本可能反而高於「武力統一」、「一國一制」,而且只有「一國一制」才能改變媒體和教育的生態和内容,而逐漸實現「一國」內意識形態的統一,真正消弭政治衝突。

最令筆者擔心,大陸可能以「武力統一」、「一國一制」取代「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主要原因是時代不同而大陸已經崛起。香港回歸中國在1997年,而中、英談判香港回歸更早在80年代,當時中國仍非常貧弱,完全承受不起外資和港資撤出香港和大陸的打擊,換言之,中國大陸當時有求於香港,因此必須以「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穩住已投資於香港和大陸的外資和港資,才有後來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經濟飛躍增長。對比之下,現在台灣的狀況與當年的香港完全不同,大陸已經崛起,其經濟總量(GDP)是台灣的二十多倍,其經濟增長幾乎無求於台灣,而這樣的差距未來仍會擴大,簡言之,台灣已經喪失了要求「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籌碼啊!

考慮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所遭遇的困難,大陸或許不再偏愛「和平統一」、「一國兩制」,而終傾向「武力統一」、「一國一制」。大陸當然不會立即行動,而是例如十年之後行動,無論如何,這都是對台灣的晴天霹靂啊!(不過大陸極可能繼續宣傳「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作為一種統戰手段。) 此時的台灣人能不憂心「武統」嗎?

印度 中國 台灣 最「無知」| 盛嘉麟

國際市場研究機構益普索(Ipsos)公布了「2016年全球無知國家排行榜」,前三名分別是印度、中國、台灣。多數台灣人幾乎沒有反應,不去認真看這個研究結果。

所謂「無知」排名,其實是中性的排名,「無知」是指國民對自己國家的客觀實際處境的認知,和自我對自己國家的主觀認知,其間的差距,差距愈大愈「無知」。對自己國家的主觀認知和自己國家的客觀狀態,各國人民都有現況的認知偏誤。 我大致上分析一下前三名的國家 印度、中國、台灣的緣由。

印度喜歡誇張自己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其實印度的種姓習俗把30%的底層國民當豬當狗,毫無人性。
印度喜歡誇張自己是海軍強國,比中國先有航空母艦,有巡洋艦、驅逐艦、潛水艇,其實印度的海軍雜不成軍,並無戰力。
印度喜歡誇張自己是太空強國,月球、火星都說要去,不輸中國、美國、俄國,其實印度的太空漫無目標,只是趕時髦而已。
印度喜歡誇張印度洋屬於印度,其實中國、美國的海軍軍艦在印度洋來來往往比印度整個海軍還多。
印度喜歡相信,凡是中國擁有的東西印度都要有,其實印度不知道中國領先他們很多很多。 
印度對現況的認知偏誤非常嚴重。

中國的「無知」是缺乏自信,明明國力已經非常強大,國民還口口聲聲和美國比起來還落後50年。
中國的「無知」是缺乏自信,明明國家已經非常進步,國民仍然相信天堂在美國,地獄在中國,有點錢就移民美國。
中國的「無知」是缺乏自信,明明國民禮儀已經相當進步,只要一個中國大媽行為不檢,就誇大成全體中國大媽都很丟人,卻看不到歐美的「白垃圾」更多。
中國的「無知」是缺乏自信,明明政治制度優於西方,國民仍然相信美國政治制度是普世價值,是中國未來的憧憬。
對現況的認知偏誤非常嚴重。

台灣缺乏自信的「無知」,看到歐洲小國有免死、同婚的法律,馬上罔顧民俗國情,立即跟屁。
台灣 對於自己「無知」,大部份台灣人只顧「小確幸」,不關注自己的社會,所以在以下議題、實況和民間、政府、智庫都有嚴重的認知偏誤,造成立法、政策、觀點….錯誤百出,國事糜爛,譬如
宗教 (高估穆斯林人口、基督教人口)
墮胎 (錯估道德、嚴重放任)
性開放 (高估對同性戀的容忍) 
貧富差距 (低估貧富差距 ) 
人口預測 (高估人口數量) 
醫療消耗(高估醫療消耗)
房屋自有率(嚴重低估房屋自有率)

台灣對國際問題的「卑賤屈膝」,大部份台灣人只顧小確幸,不關注國際問題,不僅抱美國、日本的大腿,不覺恥辱,凡是對外國人,對非洲、拉丁美洲、南太平洋的黑色小國、香蕉共和國,都卑躬屈膝,給魚給肉,不顧尊嚴。

台灣對兩岸關係的「傲慢膨風」,吃盡對岸的善意,賺盡對岸的紅利,卻反過來傲慢不恭,盡極羞辱不屑。大部份台灣人不瞭解對岸已經是世界強國,面對國際的詭譎風雲,有更重要的大事必須折衝,兩岸問題暫緩一邊,這個暫緩處理的時段,卻被台灣人利用為只要抱緊美國大腿,便可以對大陸叫囂怒吼,就能騙得選票,公然反中反華,而對岸不能奈台灣何。

台灣對重大主權的「無知」,對於國家真正的大自由主權毫無感覺,事事聽命於美國,受制於日本,釣魚台領土喪失……的大自由主權的屈辱,全體民眾逆來順受毫無感覺,但是對於個人自己的小自由主權、小小確幸,堅強捍衛,所以汽車相碰便拔刀相向,男女分手便拔刀殺害,父母不給錢花便砍殺父母,都更計劃多半失敗因而建築物多半老舊。香港政府修法要讓罪犯引渡遣送中國大陸,不但引起香港無知賤民起而反對,台灣由總統帶領起而響應。
對現況的認知偏誤非常嚴重。

謊言說一百遍就成真 | 杜敏君

房孟輝:

每個國家的長串名,都會有個簡稱方便上口。
中華民國現階段在台灣,簡稱『台灣』,口語認知已相約成俗。無關統獨。
簡稱的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簡稱的中國,不重疊,也不被誤解,可和平相對應。
中共長期以來稱我『國』政府是『台灣』當局。世界各國官民,也是稱我們『台灣』,來與簡稱的中國,做區隔。

『台灣』的稱法,都被中、外、台三方認證過了。
一個(台灣)各自表述:

1..我們認為是中華民國的簡稱。

2..世界各國官方認為是東太平洋的一個大島的地域名稱。

3..中共認為是中國台灣省的簡稱。

我國官方文書、外交領域,當然繼續稱『中華民國』以維國格。

為了讓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區隔,讓已窒息的外交困境,讓官民與世界互動方便行事,台灣之口語稱呼用法,早就行之多年。
蔣介石也都背書過的,如『made in Taiwan』,發行中華民國國名鈔票,簡稱『新台幣』。中華民國簡稱台灣,無關統獨藍綠,就湊合著用吧。

杜敏君:

學長這樣說就是馬英九的鄉愿說法,約定俗成,馬馬虎虎哲學。
我在三十多年前就發現有媒體將中華民國簡單化成台灣,發現不對,寫了一篇方塊文章「注意正名」,發表在中華日報的文教版上。

謊言說一百遍就成真

可惜人微言輕,風吹水無痕。
我們應該有實事求是的精神,凡事錯了就要勇於改正,以免以訛傳訛,人云亦云,結果是積非成是,到最後是倒果為因。有些事情是可以將就,國號絕不可妥協,俗諺道「行不改姓,坐不改名」,何況有關國格,國魂的國號呢?

照學長這樣說來 ,馬英九執政八年,對中華民國歷史課綱未撥亂反正,也可將就著看囉!
很多事情就要從大處着眼,小處着手啊!
照學長這樣的論調,反正2020誰當總統,人民還是照樣生活,又何必爭得你死我活呢!就湊合著、將就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