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台有志一同 終結民主 | 盛嘉麟

美國川普總統屢次利用法律間隙宣佈國家進入緊急狀態,以規避國會監督、不顧民意、無法無天的濫用行政命令,下達各式各樣荒謬的命令,強迫政府執行命令,譬如:

挪用國防預算在美墨邊境建築高牆。
命令政府機構及民間企業不得與華為有商業往來。
來自回教國家的入民即使持有美國簽證,亦不得入境美國。
退出伊朗的六國核協議,下令制裁伊朗禁止伊朗石油輸出,並且制裁與伊朗進行商業貿易的國家及公司。
下令美國政府、各個大學、民間公司對於華人的高層職位、科學家、工程師嚴加控管,甚至迫令去職。
………..

所有的法律、體制、傳統、倫理,都阻擋不了狂人總統的作為,而且川普狂人可以任意開除不願配合執行荒謬命令的聯邦調查局長、司法部長、國土安全部長。著名專欄作者保羅·克魯格曼有感於此,在紐約時報發表「美國式民主的終結」一文,警告美國人民。

反觀目前民進黨蔡英文公然無法無天的作為,比川普有過之而無不及,譬如
命令民進黨佔多數的立法委員,在公平正義的口號下,公然定立追殺黨產的惡法,依法迫害國民黨。
命令民進黨佔多數的立法委員,在國家安全的口號下,公然定立國家安全五法、中共代理人法,依法迫害親近中國大陸、信仰共產主義者、社會主義者、主張兩岸統一者。
不顧全國公民投票反對同婚,要求設立同婚專法,民進黨蔡英文罔顧最高民意,依然修改民法,不立同婚專法。
…………..

有趣的是保羅·克魯格曼所舉的例子,川普錯誤的把阿拉巴馬州列入此次強烈颶風侵襲區,美國國家氣象局出面更正說並不包括阿拉巴馬州後,氣象局的上級機構,美國商務部的NOAA立即出面挺川普總統,說颶風侵襲區包括阿拉巴馬州。 同樣可恥的事件也發生在台灣,有一次陳水扁讚揚小學生清理海灘垃圾,用錯成語「罄竹難書」引起議論,教育部長杜正勝也馬上出來挺陳水扁,說「罄竹難書」正反的意義都可以用。天下無恥的人真是到處都有。


美國式民主的終結
專欄作者 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
紐約時報2019年9月10日

過去,隨著坦克隆隆駛向總統府,民主國家會突然崩潰。然而在21世紀,這個過程往往變得更加微妙。威權主義在世界很多地方大行其道,但它的推進往往相對平靜,而且是漸進式的,因此很難指著某個確切的時刻說,這就是民主結束的日子。你只是在某天早上醒來時發現,它沒有了。

政治學家史蒂文·列維茨基(Steven Levitsky)和丹尼爾·齊布拉特(Daniel Ziblatt)在2018年的著作《民主是如何終結的》(How Democracies Die)一書中,記錄了這個在許多國家的展開過程——從普京(Vladimir Putin)的俄羅斯,到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的土耳其,再到維克托(Viktor Orban)的匈牙利。民主的防護欄被一點點地拆除,本應服務於公眾的機關淪為執政黨的工具,然後被武器化,用於懲罰和恐嚇黨的反對者。從理論上說,這些國家仍然是民主國家;但在實踐層面,它們已是一黨專政國家。

過去一周發生的事件已經證明,這一切也會在美國發生。

「馬克筆門」(Sharpiegate)事件,也就是川普不肯承認自己搞錯了天氣預報,說阿拉巴馬州有可能受到颶風「多利安」影響的這件事,一開始還有些搞笑,儘管也很可怕——看到堂堂美國總統無法面對現實,心裡不免發慌。但周五,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簡稱NOAA)發表聲明,不分皂白地出來力挺川普關於阿拉巴馬州可能面臨危險的說法時,這就不再是玩笑了。

為什麼這很可怕?因為它表明,即使是NOAA這個本應最具技術性和非政治性機構的領導層,現在也對川普如此順從,不僅願意推翻自己專家的意見,還願意撒謊,只是為了避免總統遭遇一點點尷尬。想想吧:如果連天氣預報員都要為「敬愛的領袖」辯解,那我們的體制可就腐敗到家了。

這讓我想到了一個更為重要的案例,司法部決定調查汽車製造商,因為它們罪惡滔天,居然敢採取有責任心的行動。到目前為止,這個故事是這樣的:作為反對環境監管聖戰的一部分,川普政府宣布有意撤銷奧巴馬時代要求逐步提高燃油效率的規定。

你可能會以為,這樣主動邀請汽車行業繼續污染,是它們求之不得的。然而,事實上,汽車製造商已經將它們的業務計劃建立在燃油效率標準確實會提高的前提之上。它們不願意看到自己的計劃被推翻——有人認為,其中的部分原因是因為這些廠商明白,氣候變化的現實最終會迫使這些規定得以恢復。因此,它們確實反對 川普放鬆監管的做法,並警告這將導致「長期的訴訟和不穩定」。有幾家公司不只是單純反對。他們和加利福尼亞州達成協議,遵循幾乎和奧巴馬政府規定一樣嚴格的標準,即便聯邦政府已不再要求他們做到,這是對本屆政府的公然非難。

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司法部眼下正在考慮對這些公司採取反壟斷行動,彷彿就環境標準達成一致是多麼大的罪過,堪比價格操縱之類的行為。即便是對真正的反壟斷政策表現出一些興趣的政府,做出這樣的決定也是令人不安的。而現在,這是來自迄今未對壟斷權力表示過任何擔憂的人,顯然是企圖將反壟斷行動武器化,把它們變成一種恐嚇手段。這也是司法部已經徹底腐敗的明顯證據。不到三年時間,它已經從一個努力執法的機構,變成了專門懲治川普異己的組織。

下一個是誰?在至少兩個案例中,川普看來是試圖動用權力懲罰亞馬遜,​它的創始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所擁有的《華盛頓郵報》(和本報一樣)被總統視為敵人。先是川普力求提高郵局的包裹運費,這將有損亞馬遜的配送成本;之後五角大樓突然宣布,正在重新審查一個大型雲計算項目的招標審批程序,外界普遍預計亞馬遜將贏得該項目。兩個案例都很難證明,這些是將政府職能武器化、打壓國內批評力量的企圖。但我們就別繞彎子了,它們當然是。

重點是,滑向獨裁政治的過程就是這樣發生的。現代事實上的專制國家通常不會謀殺對手(儘管川普對事實上依賴野蠻勢力的政權一直贊不絕口)。他們的做法反而是利用對政府機構的控制,讓任何被認為不忠誠的人日子難過,直至有效的反對逐漸消失。這一切在我們說話間正在發生。如果你對美國民主制度的未來無所憂懼,那是你沒留意。

看香港 憂武統 | 郭譽申

日前香港要修訂其「逃犯條例」,即引渡條例,允許把居留香港,但觸犯大陸法律的犯人或嫌疑犯移交給大陸。雖然「逃犯條例」已大大限縮了引渡的適用範圍,很多香港人仍然反對「逃犯條例」的修訂,掀起了「反送中」大遊行和多日的抗議活動,造成不少警民衝突,最後逼迫港府停止修法工作。

台灣似乎非常樂見香港的「反送中」衝突事件,媒體和政治人物幾乎一面倒地支持「反送中」群眾,例如傳播被誇大的「反送中」群眾人數,並且趁機大肆宣揚「反共」、「反中」、「反一國兩制」。「反送中」衝突確實再次顯示香港的「一國兩制」面臨困難,然而香港「一國兩制」若失敗,對台灣絕非好事,台灣人可別樂昏了頭。

大陸一向顧念台灣人的同胞之情,因此總是呼籲「和平統一」、「一國兩制」,非不得已絕不願採取「武力統一」。不過看到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二十二年來的狀況,筆者開始擔心大陸終將選擇「武統」台灣。

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是希望以長時間逐漸弭平陸、港的差異。二十二年來,陸、港在經濟上的差異確實大幅縮小,但是政治觀念上的差異似乎不僅未縮小,反而更擴大,因此造成2003的「七一遊行」、2014的「佔領中環」和最近的「反送中」等許多政治衝突事件。

「一國兩制」是非常溫和的統一方式,但也有其弱點,「兩制」各行其是,很難彼此欣賞,更別提互相融合。大陸經濟高速成長四十年,中共政權自然得到大陸人民的支持。但是香港人卻有完全不同的經歷,香港曾長期受英國統治,自然吸收西方的自由民主思想,又接受了很多為了逃避中共統治,而南逃到香港的反共民眾,因此其政治意識形態自始就與大陸格格不入。「一國兩制」讓香港保有其自治的地位,媒體和教育系統幾乎都照舊不變,深受媒體和教育影響的政治意識形態自然也照舊延襲,導致陸、港在政治上的差異始終難以弭平而衝突不斷。只要香港繼續自治,即使再過二、三十年,陸、港的政治衝突恐怕仍難避免,而西方會繼續操弄香港為其反中的前哨基地。

「一國兩制」讓大陸治理香港非常困難,台灣與香港頗為相似,都具有濃厚的反共和西方自由民主思想,從大陸的角度想,它還要以「和平統一」、「一國兩制」處理台灣嗎?「和平統一」比「武力統一」耗費成本較少,可能只是短期效益;長期而言,「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治理成本可能反而高於「武力統一」、「一國一制」,而且只有「一國一制」才能改變媒體和教育的生態和内容,而逐漸實現「一國」內意識形態的統一,真正消弭政治衝突。

最令筆者擔心,大陸可能以「武力統一」、「一國一制」取代「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主要原因是時代不同而大陸已經崛起。香港回歸中國在1997年,而中、英談判香港回歸更早在80年代,當時中國仍非常貧弱,完全承受不起外資和港資撤出香港和大陸的打擊,換言之,中國大陸當時有求於香港,因此必須以「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穩住已投資於香港和大陸的外資和港資,才有後來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經濟飛躍增長。對比之下,現在台灣的狀況與當年的香港完全不同,大陸已經崛起,其經濟總量(GDP)是台灣的二十多倍,其經濟增長幾乎無求於台灣,而這樣的差距未來仍會擴大,簡言之,台灣已經喪失了要求「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籌碼啊!

考慮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所遭遇的困難,大陸或許不再偏愛「和平統一」、「一國兩制」,而終傾向「武力統一」、「一國一制」。大陸當然不會立即行動,而是例如十年之後行動,無論如何,這都是對台灣的晴天霹靂啊!(不過大陸極可能繼續宣傳「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作為一種統戰手段。) 此時的台灣人能不憂心「武統」嗎?

印度 中國 台灣 最「無知」| 盛嘉麟

國際市場研究機構益普索(Ipsos)公布了「2016年全球無知國家排行榜」,前三名分別是印度、中國、台灣。多數台灣人幾乎沒有反應,不去認真看這個研究結果。

所謂「無知」排名,其實是中性的排名,「無知」是指國民對自己國家的客觀實際處境的認知,和自我對自己國家的主觀認知,其間的差距,差距愈大愈「無知」。對自己國家的主觀認知和自己國家的客觀狀態,各國人民都有現況的認知偏誤。 我大致上分析一下前三名的國家 印度、中國、台灣的緣由。

印度喜歡誇張自己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國家,其實印度的種姓習俗把30%的底層國民當豬當狗,毫無人性。
印度喜歡誇張自己是海軍強國,比中國先有航空母艦,有巡洋艦、驅逐艦、潛水艇,其實印度的海軍雜不成軍,並無戰力。
印度喜歡誇張自己是太空強國,月球、火星都說要去,不輸中國、美國、俄國,其實印度的太空漫無目標,只是趕時髦而已。
印度喜歡誇張印度洋屬於印度,其實中國、美國的海軍軍艦在印度洋來來往往比印度整個海軍還多。
印度喜歡相信,凡是中國擁有的東西印度都要有,其實印度不知道中國領先他們很多很多。 
印度對現況的認知偏誤非常嚴重。

中國的「無知」是缺乏自信,明明國力已經非常強大,國民還口口聲聲和美國比起來還落後50年。
中國的「無知」是缺乏自信,明明國家已經非常進步,國民仍然相信天堂在美國,地獄在中國,有點錢就移民美國。
中國的「無知」是缺乏自信,明明國民禮儀已經相當進步,只要一個中國大媽行為不檢,就誇大成全體中國大媽都很丟人,卻看不到歐美的「白垃圾」更多。
中國的「無知」是缺乏自信,明明政治制度優於西方,國民仍然相信美國政治制度是普世價值,是中國未來的憧憬。
對現況的認知偏誤非常嚴重。

台灣缺乏自信的「無知」,看到歐洲小國有免死、同婚的法律,馬上罔顧民俗國情,立即跟屁。
台灣 對於自己「無知」,大部份台灣人只顧「小確幸」,不關注自己的社會,所以在以下議題、實況和民間、政府、智庫都有嚴重的認知偏誤,造成立法、政策、觀點….錯誤百出,國事糜爛,譬如
宗教 (高估穆斯林人口、基督教人口)
墮胎 (錯估道德、嚴重放任)
性開放 (高估對同性戀的容忍) 
貧富差距 (低估貧富差距 ) 
人口預測 (高估人口數量) 
醫療消耗(高估醫療消耗)
房屋自有率(嚴重低估房屋自有率)

台灣對國際問題的「卑賤屈膝」,大部份台灣人只顧小確幸,不關注國際問題,不僅抱美國、日本的大腿,不覺恥辱,凡是對外國人,對非洲、拉丁美洲、南太平洋的黑色小國、香蕉共和國,都卑躬屈膝,給魚給肉,不顧尊嚴。

台灣對兩岸關係的「傲慢膨風」,吃盡對岸的善意,賺盡對岸的紅利,卻反過來傲慢不恭,盡極羞辱不屑。大部份台灣人不瞭解對岸已經是世界強國,面對國際的詭譎風雲,有更重要的大事必須折衝,兩岸問題暫緩一邊,這個暫緩處理的時段,卻被台灣人利用為只要抱緊美國大腿,便可以對大陸叫囂怒吼,就能騙得選票,公然反中反華,而對岸不能奈台灣何。

台灣對重大主權的「無知」,對於國家真正的大自由主權毫無感覺,事事聽命於美國,受制於日本,釣魚台領土喪失……的大自由主權的屈辱,全體民眾逆來順受毫無感覺,但是對於個人自己的小自由主權、小小確幸,堅強捍衛,所以汽車相碰便拔刀相向,男女分手便拔刀殺害,父母不給錢花便砍殺父母,都更計劃多半失敗因而建築物多半老舊。香港政府修法要讓罪犯引渡遣送中國大陸,不但引起香港無知賤民起而反對,台灣由總統帶領起而響應。
對現況的認知偏誤非常嚴重。

謊言說一百遍就成真 | 杜敏君

房孟輝:

每個國家的長串名,都會有個簡稱方便上口。
中華民國現階段在台灣,簡稱『台灣』,口語認知已相約成俗。無關統獨。
簡稱的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簡稱的中國,不重疊,也不被誤解,可和平相對應。
中共長期以來稱我『國』政府是『台灣』當局。世界各國官民,也是稱我們『台灣』,來與簡稱的中國,做區隔。

『台灣』的稱法,都被中、外、台三方認證過了。
一個(台灣)各自表述:

1..我們認為是中華民國的簡稱。

2..世界各國官方認為是東太平洋的一個大島的地域名稱。

3..中共認為是中國台灣省的簡稱。

我國官方文書、外交領域,當然繼續稱『中華民國』以維國格。

為了讓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區隔,讓已窒息的外交困境,讓官民與世界互動方便行事,台灣之口語稱呼用法,早就行之多年。
蔣介石也都背書過的,如『made in Taiwan』,發行中華民國國名鈔票,簡稱『新台幣』。中華民國簡稱台灣,無關統獨藍綠,就湊合著用吧。

杜敏君:

學長這樣說就是馬英九的鄉愿說法,約定俗成,馬馬虎虎哲學。
我在三十多年前就發現有媒體將中華民國簡單化成台灣,發現不對,寫了一篇方塊文章「注意正名」,發表在中華日報的文教版上。

謊言說一百遍就成真

可惜人微言輕,風吹水無痕。
我們應該有實事求是的精神,凡事錯了就要勇於改正,以免以訛傳訛,人云亦云,結果是積非成是,到最後是倒果為因。有些事情是可以將就,國號絕不可妥協,俗諺道「行不改姓,坐不改名」,何況有關國格,國魂的國號呢?

照學長這樣說來 ,馬英九執政八年,對中華民國歷史課綱未撥亂反正,也可將就著看囉!
很多事情就要從大處着眼,小處着手啊!
照學長這樣的論調,反正2020誰當總統,人民還是照樣生活,又何必爭得你死我活呢!就湊合著、將就著吧。

 

在台灣讀過書的蒙古人 | 劉廣華

辦理一年一度的蒙古華語演講暨華語教學論壇之餘,順道參加蒙古留台同學會的校友籃球聯誼賽;本來就是想看看這活動是怎回事就算了,後來因緣湊巧也就在蒙古台灣教育中心的贊助下,以來賓身分正式參加。

蒙古留台校友剛開始起心動念舉辦籃球聯誼賽的原因很簡單,也就是蒙古留台同學返鄉後希望再續前緣而自行規劃的聯誼活動;後來台北代表處也贊助了一屆,蒙古台灣教育中心贊助的這已經是第四屆了。

在台灣讀過書的蒙古人1

一大早就看到各校校友會陸陸續續來到賽場,校友見面自是免不了握手擊掌擁抱吻頰,東一群西一簇的捉對廝殺起來,嘰嘰呱呱的不知在說些什麼,想來不外是互道近況聊天寒暄。

有的遠遠看到劉杯杯微笑點頭,轉頭跟旁邊人說了幾句再一起轉頭點頭微笑;應該是認出人來一起確認之後,再一起招呼。

這倒不是劉杯杯意淫自嗨,每年11月在台灣舉辦的全台蒙生趣味競賽至2018年為止已經辦了9屆,劉杯杯每役必與,其中一半以上是親自主持;至少在過去10年留台蒙生的眼中混個臉熟是沒問題的。

參與隊伍還是以個人畢業學校為區分,有的校友較少的學校就依北中南區域混編組隊。

雖說是聯誼賽,該有的還是都有;租用的正式比賽場地、計分板、專業裁判、紅綠黑黃白各校一致的隊服;當然還有到場加油的正式眷屬候選眷屬等等,好不熱鬧。

聯誼固然聯誼,比起賽來一樣六親不認,剛畢業回來的固然生龍活虎縱橫全場,稍有些年紀的,吃力的腆著肚子一樣老驥伏櫪志在千里,切入過人換位假動作跳投搶籃板遮擋卡跳,幾百磅的五花肉上上下下顫動,非常盡職。

看著留台校友,雖已畢業一樣打著各自畢業學校的旗幟奮力為校爭光;前後十餘年的留台校友,同為蒙古人也都住烏蘭巴托,彼此並不認識,卻在留台校友的大帽子下共聚一堂。

對他們而言,留學台灣提供了一個共同平台,不管在哪個時間點,他們都曾經在台灣生活求學,或2年或4年,有的更長達7、8年之久;曾經的青春年少,多少的喜怒哀樂都在這塊土地上發生。

他們現在回來蒙古了,有已成家的、有單身的、有公私部門任職的、有自行創業的,分別在各行各業發光發熱,身分已不再是台灣留學生。

不過留學台灣這件事還是為這群人提供了一個建立認同感、歸屬感與連結感的平台;因為台灣,他們彼此之間有了千絲萬縷的關係,而不僅僅是同國籍的蒙古人。

更讓人驚訝的是,這些留台蒙生有的可以說一口台灣腔的國語,更可以來幾句台語。

看來蒙古台灣教育中心過去這12年來的默默耕耘並不是毫無成果。

比賽結束,有勝有負,不過都有參加獎,一人發一塊獎牌表示榮譽,附贈一雙銘傳運動襪,看會否以後成績好些。

就跟在台灣一樣,這些現任的各行各業菁英一樣隊列成行,劉杯杯一位位掛牌頒獎,還有把雀躍興奮兒子推出來接受頒獎的。很開心的籃球賽。

在台灣讀過書的蒙古人2

誰的勝利? | 梁敏超

「九合一選舉」落幕,頭腦發熱的人們終於可以短暫休憩,冷靜下來思考一些問題。作為一個大陸的兩岸關係觀察者,也終於可以談些看法,而不必落人以「426介入選舉」的口實。

「台灣變天了」,這個假象可以讓大家著實興奮好一陣子。從選舉的技術層面說,當選者辛苦獲勝,值得恭賀;從受了二年窩囊氣的民眾而言,狠狠教訓了「那個爛黨」和「那位宮女」,出了一口惡氣,值得開心。
然而,台灣政壇和經濟社會,是一個螺旋向下的結構——在政治糾纏的氛圍裡,人民沒有最苦,只有更苦,擺脫不了這種狀況。要知道,在朝的民進黨只是無能,拖累經濟,卻不敢大肆破壞,而在野的民進黨沒有施政包袱,比在朝更具破壞力。


這裡有幾個判斷供參研:


1、這次「九合一選舉」的勝利,不是國民黨的勝利,而是國民黨的「麻醉劑」。


2、藍營的表面勝利,為台獨分子緩和了兩岸的緊張局面,給布局尚未完整的「台獨大業」贏得了時間,「去中國化」的方略正可在藍色掩護下進一步暗渡陳倉。


3、國民黨地方執政能力強於只會搞政治鬥爭的民進黨,在施政上相對務實,有助於提升整體經濟,並且多少可以從大陸獲取一些「九二共識」的紅利,正可為蔡英文餘下二年的總體施政拉抬績效,撐起門面。


4、地方選舉可避開政治議題尤其是兩岸議題,但2020「大選」卻必然牽涉意識形態。急於出政績的藍營地方首長出入大陸,將來或成「賣台」證據。


5、「重返藍天」只是民眾對蔡英文和民進黨昏庸施政的懲罰,並非要消滅台獨分裂勢力,更沒有減少台獨意識。台獨民意很可能在未來三年卷土高起,迫使國民黨政客決心擁抱本土化(獨台化)。


6、「黨產會」「促轉會」及即將到來的民進黨節日「二二八」,將掀起一波又一波民粹浪潮,強迫任何選民站隊。


7、在模糊化處理爭議求同共贏的「九二共識」後面,強行加上「一中各表」以凸顯兩岸兩個中國爭議的說辭,將成兩岸關係發展新障礙。任何政治人物在公開場合的「一中各表」宣示,將被大陸方面嚴格檢視,並被官方冷眼相看,無利可予。


8、賴清德、陳菊留任,正說明民進黨老神在在,見獵心喜,因為「大位」比地方執政更重要,好戲正要開場。


話說回來,假如這次地方選舉是民進黨大勝呢?蔡英文會被逼宮急獨,面臨更大壓力和危機。現在,她又可以安心吃大餐玩愛狗啦!

台灣是中國的若開邦嗎? | 梁敏超

20150612-ROHINGYA-slide-EAYC-superJumbo-890x395
      很長時間以來,昂山素季(台灣譯翁山蘇姬)在我內心是民主、自由、人權的象征。以至於,早在她被解除軟禁之前,我購買了彼德·波凡姆撰寫的傳記《翁山蘇姬》。在我的電腦中,楊紫瓊飾演的《昂山素季》是我久久不舍删去的電影。然而,我內心神一般的偶像,在攝政緬甸之後,礙於龐雜的政治因素,遲遲未能給羅興亞人的命運帶來一絲曙光,讓這個地球上最悲慘的少數民族繼續維持一百多年來的無盡苦難,遭受國無國、家無家、人不人的不公,繼續在窮困潦倒、顛沛流離、驚懼不安中飽嘗煉獄般折磨。

追根羅興亞人的苦難

        羅興亞人(緬甸稱孟加拉穆斯林)初源少量阿拉伯人到阿拉干王國(今緬甸若開邦)經商定居,與若開人和睦相處。從1824年到1885年,英國和緬甸發生了三次戰爭,最終緬甸徹底淪為英國殖民地,經歷了從1886年到1948年長達62年的殖民統治,比台灣淪為日本殖民地的時間更久。在英國殖民時期,因為英國主導印度、孟加拉等穆斯林人口遷徙,羅興亞族人口成倍增長。1948年緬甸獨立後,緬甸政府頒布《國籍法》與《選擇國籍條例》,規定在英屬殖民地出生的新移民且在緬甸居住八年以上者方可申請歸化入籍,並規定羅興亞人不得擁有土地,不得隨意經商,不得隨意興建清真寺,嚴格限制羅興亞人的教育,羅興亞人文盲率高達80%以上,使得羅興亞人極度貧困,大量羅興亞人成為無國籍者。1962年之後,緬甸軍政府推行大緬族主義,羅興亞人的處境越發危險,特別是1977年發動的“龍王行動”,讓羅興亞人受盡迫害。
        羅興亞人大量難民連年不斷涌入孟加拉國、泰國、馬來西亞、印尼、斯里蘭卡等周邊國家,而這些國家因為自身國情,難以提供有效幫助,孟加拉國更是因為大量難民而困擾不堪。羅興亞人一百多年來的深重苦難,看似由於“不興教化”,即緬甸佛教社會與若開邦穆斯林社會的沖突壁壘高起,水火不容,但其實緬甸其他地區的穆斯林與佛教社會並無對立情況,而宗教社會的矛盾只存在於若開邦。事實上,“羅興亞人”這一稱呼,肇始於英國殖民者,而羅興亞人與緬甸佛教社會的嚴重對立,也正是肇始於英國殖民者。
        第三次英緬戰爭後,英國殖民者有意從英控印度、孟加拉遷移大量的穆斯林到若開地區定居,使當地的穆斯林數量數倍增長,擠壓了若開族人的生存空間,並對當地的統治採取分而治之,在統治中嚴格區分佛教徒和穆斯林,從而挑起不同信仰人民之間的矛盾。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日本人與英國人各自扶持佛教徒武装和穆斯林武装,直接導致若開族與羅興亞人的武裝沖突。當緬甸獨立,國外勢力被淨空之後,殖民者的遺害就無窮無盡地加諸到了羅興亞人的身上。而此後一百多年,羅興亞人又挑起分離主義,組織武裝力量與緬甸當局對抗,更加導致了羅興亞人無法融入緬甸社會,並開啟大緬族主義對羅興亞人綿綿不絕的迫害。

台灣是中國的若開邦嗎?

        二戰結束以前,日本對台灣50年的殖民統治,使這片土地上的中華文化逐漸磨蝕。日本戰敗,特別是國民政府遷台之後,中華文化才在台灣得到了不起的復興。但是,殖民者敗走總是不甘,必埋禍根以亂之,緬甸羅興亞問題是如此,中印克什米爾問題是如此、非洲大陸更是彼彼皆是,而台獨問題當然也是。
        國民政府收復台灣後,一些在台生活多年的日本人選擇了“歸化”,大抵就是當下“台灣民政府”那群人——這種歸化實際是“不服王道”的假投誠,埋根在台灣,而不服中國之治。在兩蔣時代他們選擇“潛伏”,在李登輝之後,他們逐漸堂而皇之,並在自認為日本皇民的洪素珠辱罵88歲老榮民彭子珂的事件爆發後,這個“台灣民政府”才正式進入了公眾視野。他們公然宣稱台灣是一個國家,成立了自己的政府和警察部隊,在每個縣市都有活動據點,擁有大片山林土地。這一“國中之國”所為何來?國民黨、民進黨內很多政治人物受邀去交流,與之發生千絲萬縷的關係,實為利益收買,可見影響力不容小覷。正因如此,這些政治人物最先知道此“叛國組織”存在,卻暗通款曲,不露聲色,執政而不予取締。
        這些“歸化”了的日本後裔,行事低調,小心翼翼,時機不熟絕不與主流社會正面沖撞,比羅興亞人聰明何止百倍!他們當然吃不到羅興亞人的苦頭。然而,現在事實執政的台獨政權,只差扯下“中華民國”這塊遮羞布:加速系統性“去中國化”,大興台獨教化,又以轉型正義之名巧取豪奪,更在內政上大肆親日,宛若日殖代理,並以年金改革為名,對相對立場偏藍的軍公教系統進行敲打。台獨勢力堅持族群分化和“去中國化”的本質,正是要把台灣的“外省人”打成羅興亞人的命運,假設台獨建國成功,外省人恐難逃此劫。
        當然,正在偉大復興的中國有足夠強大的能力維護國家領土完整, 14億中國人豈容日殖欺凌血脈同胞,絕不容台灣再度淪為日本殖民地。我們不允許台灣變成中國的若開邦。
        首先,“一個中國”的意識與台獨日殖的意識看起來有點像若開邦的佛教徒與穆斯林的對立,但是畢竟不是基於宗教的對立。羅興亞人是因為英國殖民時期種下的歷史仇恨而被緬甸大緬族主義傾軋,變成無國無根的族群,他們的分離主義只是為了脫離大緬族主義的迫害而求取一塊安寧的棲身之所。而台獨分裂思潮雖然是日本殖民的後遺症,但台灣人不存在無國無根的困擾,連滯台的日本後裔都可以歸化中國,有國有家,甚至兩岸統一之後,他們仍可以離開台灣,歸化故國。
        其次,台灣內部仍然具備足夠的制衡力量,盡管台灣相對封閉的新聞媒體形成了夜狼自大的輿論氛圍,讓民眾對於搞台獨壯了膽,添了希望,但是,這種媒體洗腦是可以被打破的。也就是說,台獨意識仍然有機會被壓制。簡單而言,就是華夏文明再造和中國人意識的復蘇和強化。這首先需要台灣的有識之士團結起來,中國國民黨“追求國家統一”的聲音強起來,本土化茍且偷安的自閉路線壓下去。中國國民黨的本土化路線是一條放任“去中國化”、斷送和平統一希望的不歸路。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國民黨如若繼續走茍安的本土路線,中共將一肩扛起孫中山先生的遺志,完成祖國統一大業。今日的中共,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深入地實踐和发展“三民主義”,一個富強、民主、文明、和谐的中國已經初現端倪。台灣作為富強中國的重要組成部分,今後不論是何種方式統一,中共都不願意也不可能讓台灣出現羅興亞人的悲劇。
        雖然殖民者種下禍根,但中國人有智慧可以連根拔除。台獨是鏡花水月,必將成為日殖代理人的惡夢。在台灣的中國人如果甘做漢奸日奴而不服中興大國、華夏一體的王道,或者繼續偏安台灣茍且偷生,留給他們的會是惶恐灘頭的惶恐,零丁洋裡的零丁。

結   語

        2012年6月,昂山素季在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上演講時說,她在遭軟禁時深入思考了佛教中的六大苦相, “想起了囚犯、難民、移民工人和非法人口交易的受害者,他們被從故土上連根拔起,離開家園,同家人和朋友分離,被迫在不歡迎他們的陌生人間艱難生活。”又說要用“仁愛” 給流離失所的人們提供家園,給那些在自己國家得不到安全與自由的人們提供避難之所。她應該沒有忘記這段演講,需要一個頓覺的智慧去幫助羅興亞人脫離苦海。又或許,她真的成了政客?
        我沒有放棄對昂山素季的信心,就像沒有放棄對台灣正義力量的信心。我更相信,中國人比緬甸人更有智慧去解決殖民遺禍!
(臉書成文於2017年4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