頒佈《國家統一法》有必要嗎? | 謝芷生

這段時間主張頒佈《國家統一法》的聲音越來越響亮了。這種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兩岸分治已長達七十年了。2005年大陸頒布《反分裂國家法》不久,筆者曾不憚簡陋,寫了一篇闡述該法內容的拙文。轉眼間已過去十五年了。

一般人認為,《反分裂國家法》是一部被動的法律,旨在「反獨」,而非「促統」。只要台獨分子沒有具體實施台獨的步驟,就奈何不了他們。而台獨分子也看準了這點,狡猾地游走於台獨的邊緣地帶,而沒有觸及核心,也就是沒有踩到導致「武統」的紅線。那麼「武統」的紅線又劃在哪裡呢?其實這在《反分裂國家法》第八條中已有明確規定。請容筆者將該條文內容複述一遍,幫助大家記憶:

「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有發生將會導致臺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國家得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

自從《反分裂國家法》頒佈以來,經常有人提出疑問,為什麼是《反分裂法》,而不是《統一法》呢?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兩岸在主權上本就是一個統一的國家,並不曾分裂。分裂的只是「治權」的部分,而主權的部分是完整無缺的。2014年習近平主席在接見臺灣訪問團時也曾說道,「兩岸雖尚未統一,但大陸和臺灣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從未改變,也不能改變。兩岸沒有主權的分裂,只有治權的分裂」。

質言之,這就如同有人將其房屋的一部分,租賃給別人使用,此時承租人對該租賃標的物即取得管理和使用的權利。任何人,包括房東,均不得加以干涉,否則即將構成侵犯居住權的違法行為。雖然如此,但房東並沒有因此而喪失其對該標的物的主權。當然這並不完全適用於大陸與臺灣的關係,筆者只是想藉此說明,治權的分離並不會影響主權的統一。

《反分裂法》表面上看起來是消極被動的,其實含有積極主動的一面。尤其實施非和平方式捍衛國家主權領土完整的第三種情況,即「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此一情況的是否已出現,其裁量與認定權完全操之在大陸一方,台獨對此並無任何置喙餘地。

今日大陸與臺灣在治權上分裂,並非兩岸中國人所願。1949年國共內戰,形成隔海對峙,本應是過度現象。要不臺灣反攻大陸,要不大陸解放臺灣,中國都不會發生治權長期分裂的狀況。這是外力干涉所致。而任何一方謀求統一的行動都是完全合法的,無需法律的依據。因中國人、外國人都知道,兩岸本是一個國家。而謀求國家統一本就是天經地義之事,古今中外無不如此。中國歷朝歷代的更替,除外族入侵外,誰會懷疑其合法性呢?

今日國家無法統一,並非缺少一部《統一法》。憲法、國際公法、建交公報等都可作為依據。我們缺少的只是「統一的實力」。因此我們要致力的並非立法,而是加速提升國力,尤其是必須在綜合國力上,超越阻止兩岸統一的美國霸權主義者。

一旦頒佈《國家統一法》,我們反將自縛手腳,成為台獨與反華勢力嘲諷挑戰的對象,除非我們確已具備明天就實施「武統」的實力。而即使有此實力,也無需大張旗鼓,通過立法程序大肆宣揚。而是應看準時機,出其不意、趁其不備地放手一搏。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兩岸對抗加速統一 | 郭譽申

中國崛起威脅美國霸權,美國企圖壓制中國,不僅發起對中貿易戰、科技戰,也刻意支持台灣以挑釁大陸,包括售台武器、官員訪台、通過友台法案等等,大陸的回應是增加軍事演習、聲明不存在海峽中線及幾乎每天軍機越過海峽中線擾台,造成台海兩岸的空前緊張。兩岸會打起來嗎?筆者認為目前不會,但是長遠來看,中、美對抗加劇,台灣倒向美國,一起對抗大陸,將加速大陸統一台灣的步伐。

美、台雖與大陸對抗加劇,大家都還頗有分寸。美國未派軍隊進駐台灣,也不跟台灣建交,而台灣不宣佈台獨。大陸增加軍事演習及以軍機越過海峽中線擾台,在於警告美、台不得越過分裂中國的「紅線」;只要美、台不越過紅線,大陸無意立刻實行武統。大陸的經濟和軍事實力仍在持續增長,時間對大陸有利,大陸因此並不急於立刻統一台灣,換言之,短期內兩岸應不會打起來。

長遠來看,中國為何非要統一台灣不可?著名的政治學和國際關係教授John Mearsheimer指出兩點理由:「國家主義」和「國家安全」。(參見《台灣安息?》) 其一,對於中國大眾來說,台灣是中國神聖而不可分割的領土,卻在1895年中國虛弱的時候,被可惡的日本奪走,因此就國家主義來說,台灣必須回歸中國,是不可能妥協的議題。其二,台灣面對中國沿海的精華地區,地理位置重要。若台灣屬於或掌控於中國的敵對勢力,中國的沿海精華地區將受到很大威脅,嚴重損害中國的國家安全;反之,若台灣回歸中國,既有益於國家安全,也能提升中國對西太平洋的影響力。

上述的理由一「國家主義」是原則性的,與統一台灣的時間少有關聯;理由二「國家安全」則頗影響統一的時間。若台灣的勢力與大陸友善,不威脅到大陸的國家安全,大陸不需要急於統一台灣;反之,現在台灣和美國一起對抗大陸,美國並開始售台攻擊性武器,未來甚至可能美軍進駐台灣,當然被大陸視為國家安全的潛在威脅,因此大陸勢必加速準備統一台灣。

大陸的《反分裂國家法》明訂「國家得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三項條件之一是「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與以上的分析若合符節。若台灣與大陸友善,自然會被視為和平統一仍有可能,而不需要採取非和平方式實現統一;反之,現在台灣和美國一起對抗大陸,成為大陸國家安全的潛在威脅,若繼續下去,自然表示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那就必須採取非和平方式收復台灣了。

過去兩岸關係和緩,大陸不急於統一台灣,筆者的研判是:約十年後,大陸的政策會從現在的「反獨」轉為「促統」、「以武迫統」;約二十年後,完成和平統一或武力統一。現在台灣和美國一起對抗大陸,成為大陸國家安全的潛在威脅,大陸在被倒逼之下,很可能會調整提前以上的統一時間表。這就像香港的「反送中」暴亂倒逼出大陸的港版國安法;若無反送中,大陸不會急於推出港版國安法。

從「台灣旅行法」看中、美、台互動 | 郭譽申

美國總統川普剛簽署了《台灣旅行法》,該法案鼓勵美、台雙方「所有層級」的官員進行互相訪問,加上川普總統去年底簽署了《2018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該法案建議考量美、台軍艦互相停泊的適當性與可行性及邀請台灣軍隊參加某些軍事演習。這兩項法案明顯展現美國支持台灣對抗中國大陸的立場,對中、美、台各自是利是弊?有何影響?

首先須認清,法案歸法案,執行歸執行。法案通過及簽署有宣示意義,但法案會被執行到什麼程度則取決於美國政府和國防部,是另一回事。法案被執行的程度越高,對中、美、台的影響越大,反之,則影響較小。因此,這兩項法案的影響須視未來美國的執行程度而定,但大方向是可以預見的。

台灣的蔡政府要對抗對岸,當然非常歡迎這兩項法案,必然花了不少錢游說美國國會,而總統川普是典型的商人,未來若執行這兩項法案施惠蔡政府,一定會向蔡政府要相應的回報,例如買高價美國武器、讓台灣人吃美豬等,蔡政府就是花錢買美國的支持宣示,一個願買,一個願賣,是双方各有所得的好生意。

中國大陸越來越富強,法治也有提升,又推出「惠台31項政策」,對台灣人越來越有吸引力,而對主張台獨的蔡政府很不利。美國兩項法案的支持宣示,能稍安撫台灣民眾,並稍抵減大陸給蔡政府的壓力,因此蔡政府不惜代價,都要爭取到手,然而這只是政治手腕,解決不了台灣面臨的許多實質問題。

中國大陸當然極力反對美國的兩項法案,並且會有報復舉動,其報復舉動必然主要針對台灣而非美國,而大陸對台灣的報復舉動將視美國未來執行兩項法案的程度而定。大陸對台灣所能採取的報復舉動很多,包括減少台灣的邦交國、降低台灣在非邦交國的地位、增加軍機、軍艦繞行台灣等等,而最極端的報復舉動包括啟動武力統一。

根據大陸的《反分裂國家法》,啟動武力統一的條件之一是當「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若美國執行兩項法案達到美國總統與台灣總統會面或美國軍艦停泊台灣的程度,大陸很可能認定台灣已淪為美國附庸,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已完全喪失,因而依法啟動武力統一。

川普總統簽署《台灣旅行法》和《2018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讓我們看到蔡政府在承受中國大陸和美國双方的大力拉扯,一方加力,則另一方也加力,而苦的是被拉扯的台灣人。最舒服的是美國,無論兩項法案的通過或未來的執行都只是口惠,卻能獲得實質回收;最苦的是台灣,既要實質支付美國的口惠,還要承受大陸的報復。大陸一直專注於國家建設,並不急於統一台灣,蔡政府極力拉攏美國,希望成為美國的附庸,若真成功,將導致大陸的武力統一,是台灣的大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