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反共痼疾和中國虛無化 | 黃國樑

最近看到一些人,包括一些前輩,在評價中國大陸時,流露的仍然是中共是靠秘密警察、獨裁統治去維繫政權的團伙這樣的認知思維與意識形態。在中共百年黨慶時,用幾近於白色恐怖時代的反共腦袋去撫慰自己。

亦即,固有的「反共」思想繼續地箝制了他們的想像。如用一種上帝的視角,可以驚訝地發現,過了七十年,這在台灣仍然是高度盛行的主流,並已成了一代傳下一代的痼疾。

甚至於,它不只是在藍營裡繼續主導對於兩岸關係的內在評價,更變化為綠營中年輕世代追尋虛幻台獨的思想源流。可以說,反共即台獨、台獨即反共,這兩者已經模糊難辨、雌雄莫分了。

但我驚異的是,從反共到台獨,中國國民黨名字上的「中國」,中華民國背後的「中國」,早已被他們一股腦兒地丟棄了,卻彷彿渾然不知似地,高聲嚷嚷著我們的國家就是中華民國。他們是否曾經自我探問一下:中華民國是哪一國?它的國土在哪裡?

如果他們腦海裡仍有中國,那這個中國也已虛無化了。他們將中共統治下的中國變成了魔幻的異域,卻在腦中的某個區塊裡,置放了一葉秋海棠,但除了哪裡,他們根本不知中國為何物。

這種思維是典型的「崖山之後無中國」的現代版。就是說,元不是中國,清不是中國,中共當然亦不是中國。但元不是中國嗎?那何以中華民國要繼承忽必烈所取下的西藏作為國土?清不是中國嗎?那中華民國為什麼要經略大清奪取的新疆,要聲稱被蘇聯併吞的唐努烏梁海是中國領土?

藍營裡一眾人物都留在「反共抗俄」的年份裡,忘記走回到廿一世紀的現實中。他們將中國變成了一塊浮土,永久地在宇宙中流放,卻將真實的中國當成了妖魔與敵人。

長白山頭白雪鑲嵌的天池,仍然是那一個天池;奇峰崢嶸的黃山仍然是李白宿過的那個黃山;孕育中國文明的黃河依然是從青海的巴顏喀喇山的皺褶中,開始向東奔流。但反共的腦子卻像菌叢般地將他們的故國覆蓋了。

或許可以反大躍進的共、反人民公社的共、反文化大革命的共,但請問,該如何反復興中國的共?反已讓十億人脫貧的共?

何必拿腳下幾已是笑柄的民主,去反對自己的祖國?拿中華民國去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是難堪的自我欺騙,是被一個過客似的政權思維,淹沒了該有的民族情懷。並且因此成了繼續分裂國土的罪人。

最要緊的,眼前的這一切不是永恆,再反下去的結果,不過是自己成了歷史的灰燼與塵煙!這不是冰冷的預言,而是正在發生的現實。

警惕以反共之名,反和平、反統一、反中國、禍中華 | 天人合一

島內有說:「反共不反中」。
也許,好吧。

然而,
中共「反台獨」,反嗎?
中共說「兩岸一個中國」,善意含糊,不界定至少未否定,是否有「各表」空間,反嗎?
中共主張、主力、引領「中國和平統一」,反嗎?
中共主張,兩岸以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為突出標誌的不同的生活方式、社會制度可以並存,反嗎?
中共讓大陸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倡「一帶一路」引領大半個全世界,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成為現實,讓全球華人共與榮焉,反嗎?

回答這些,立顯是非對錯;
明確這些,便知真反假反。

除了這些,中共不是完人,大陸更非足赤 (成色十足黃金)。
存在發展失衡,出現貧富差距,更有腐敗黑惡。
中共自己也會防、也在反、也在改、也有果。
在下也不奉承、也不滿足、也有怨氣、也在反對。
爾等,愛反咋反。

然而,在兩岸間、在涉台事、在中國統一中華復興上,
我義無反顧、無條件「反對反共」,
尤其警惕、反對以反共之名,反和平、反統一、實質反中國、禍中華的假反共、真台獨。

反共到沒有邏輯思考能力 | Friedrich Wang

很多堅決反對中國共產黨的人,很不喜歡聽到共產黨可能會用武力來解決台灣問題。這也沒什麼,但是其理由非常幼稚可笑,甚至於根本是莫名其妙,例如「因為他武力拿下台灣會被全世界譴責」、「他拿下了台灣,自己也會崩潰」…..。因為這兩種最常見他們口中的理由,導致只要誰說有這個可能,他們就跳針或者抓狂,有的連理由都沒有。

這就好像有人根據各種線索、資訊,很客觀地告訴他們:現在外面那一頭狼已經強壯到足夠把你咬死,吃掉,你要小心謹慎以及盡早思考對策。結果,他們卻一直跳針告訴你,那隻狼會被全世界的人罵,或者是那隻狼如果吃了我,自己也會撐死。

狼能不能咬死你,跟它咬死你之後會不會被別人罵,甚至被撐死。這根本就是兩回事,完全是兩個不同的命題。可是這些優秀的人就是要混為一談,而且很多還是高學歷,甚至於通過國家考試的高級公務人員。也不能說他們沒有知識,可是卻如此的邏輯錯亂,甚至根本就沒有理智。而且這個還算好的,甚至有的只要一聽到有咬死你的可能就開始發瘋。

「你為什麼就是希望中共把台灣拿下來?!」….. 中國共產黨是否拿下台灣,跟老衲希不希望如此,到底有什麼關係?…..就想起好幾年前,也有優秀的覺醒青年,因為老衲一條一條講解告訴他們,《台灣關係法》裡面沒有任何一句話說到美國會派兵為台灣作戰,結果就在課堂上生氣地反問「老師你為什麼就是不希望美國派軍來援助台灣!?」

其實這些人都誤解了,我當然很希望,而且我還希望等一下床上躺著的是江疏影…..。請問我希不希望,跟這個女人會不會爬上我的床,到底有什麼毛關係?這跟理念、立場、認同….其實都無關。而是這麼簡單的道理,這麼基本的邏輯,怎麼都想不通?

台灣的邏輯教育真的是失敗到極點,整個社會瀰漫反智風氣。大家好像習慣生活在謊言之下,把自己的大腦慢慢的放棄,甚至於乾脆不用,任憑別人用帶風向來麻醉自己,心甘情願徹底白痴化。你們的老媽生了大腦給你,到底是為了什麼?如果這麼不用腦,不如把腦袋清空,裡面用來裝豆花不是還比較好?

多次說過,老衲沒有敵人…..。如果真要說有,那就是這種錯亂跟無知,甚至於可以說是集體的瘋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