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港反共不已,為何? | 譚台明、郭譽申

中國大陸雖然國營事業較多,明顯是以自由經濟為主體,與「共產」制度已無甚關係,而頗類似台、港的經濟制度。大陸又願意在台、港實行「一國兩制」,為何台、港還堅持反共不已?

香港反送中最能反映出港、台的堅持反共。一堆知識分子對中共「忍很久」了,逮到機會全面爆發。反對的理由不重要,老子不爽才是最重要的。問題是,他們為什麼不爽?1997,亞洲金融風暴,若非大陸在後面撐著,香港早完了。

香港的反中氣氛,始於2008。因為全球的金融風暴,大陸開放更多的陸人到香港消費,結果卻造成香港市民階級的大反彈。(說陸人買光了香港的商品,炒高房價、縱容小孩隨地小便,損害市容,之類的)此後不斷醞釀,吵直選,2014否定了「袋住先」,要「不打折的民主」,終於得到現在的局面。

香港的自由倒退,我認為是香港人傻,自作自受的結果。對政治的認識極其淺薄,對美國與中國的認識也極其淺薄。一般人如此不奇怪,現在的問題是,為什麼一些知識分子也如此地「渾」呢?回歸之後,香港的自由明明一點不少,民主也比港英時代更多而非減少,「一國兩制」並未打折,為什麼會鬧成「全民反中」而一點清醒的聲音都沒有?

個別的事件,如今看來都是小事。關鍵在於知識分子「超不爽」。他們所說的所有「反共」的理由,其實都是假議題,全是「過去式」(參見《反共理論多針對蘇聯社會主義,已失效》),根本無足輕重。他們發自內心根深柢固的不爽,才是最重要的問題。為何如此?

原因說來很簡單。1949左右大量反共人士逃難到台、港,雖然隔了70多年,他們的反共意識形態自然傳承給他們的兒孫,還擴及所有周遭的人,不管中共有多少改變。每個國家的教育、媒體、出版業等都自成體系,幾乎不開放給外人進入,因此一個國家的主流意識形態是很不容易改變的。網路雖然使人容易獲得外國的資訊,但多數人終究是活在本國的網路裡,而且透過網路,歐美的意識形態對台、港的影響恐怕還超過大陸。台、港因此難免持續其反共意識啊!

為什麼知識分子也如此地「渾」呢?以著名哲學家勞思光的名著《歷史之懲罰》為例。該書集結勞教授1962的一些文章,出版於1971,到1999再以《歷史之懲罰新編》([1])的書名重新出版。

這本書反對共產黨是基於共產主義的「歷史階段論」,即認為資本主義終將崩潰而被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所取代。勞教授這樣的主張在1962、1971時很有意義,因為當時中共確實認同歷史階段論,然而到1999時,中共實行改革開放已20年,已完全接受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等於實質放棄歷史階段論了,《歷史之懲罰新編》於是變成無的放矢了。勞教授,1999時72歲不算太老,這樣的頂尖知識分子都無法與時俱進,改變其反共意識,遑論多數盲目跟從勞大師的一般知識分子。

世界的環境讓各個地方的意識形態不容易改變,不同的意識形態於是造成很多衝突。台灣堅持反共,不願與對岸妥協,兩岸最後只好走上武力解決嗎?祈願千萬不要如此啊!

[1] 勞思光《歷史之懲罰新編》香港中文大學,1999。

也談「反共不反中」 | 譚台明

前幾年,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提出「反共不反中」的口號,認為要區分中國與中共,幾年來應者寥寥。但隨著台灣新一輪大選的升溫,柯文哲也提出了相同的口號。那麼,這個主張可行嗎?

事實上,在兩蔣時代,台灣的反共策略就是「反共不反中」,不但不反中,而且強調「我們就是中」,要「以中反共」。正所謂「消滅共匪,復興中華」,相信台灣人應該還沒有忘記。

今天,沈寂已久的「反共」口號再度拿起,「反共」與「反中」早就混而為一。若要重提「反共不反中」,還可行嗎?

「反共不反中」要能操作,必須有一個前提,就是「共」與「中」是可以明顯區分,甚至是對立的。

在兩蔣時代,這個區分很明顯。首先,「共」在文化大革命,全面反中華文化。所以台灣順勢舉起「復興中華文化」的大旗,以「中」之正統自命,自然與「共」對立。其次,在兩岸隔絕的情況下,「中共奴役中國人民」的印象深入人心,台灣與自由世界普遍接受這個看法。冷戰的大環境,使「共產黨就是奴役人民的政權」幾乎成為「自由世界」的共識,而時不時就有「鐵幕」下的人民投奔自由,似也可證明共產黨與人民是對立的。

以上就是「反共不反中」甚至是「反共救中」可以操作的基本前提。如今,這兩個前提都消失不見了。第一、中共早就在大力復興中華文化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成為國策,弘揚傳統文化早就成了主旋律,在教育、文化、乃至各種政策上都得到強力的落實。「中共」與「中國文化」不但不是對立,甚且相互支持。在此情況下,請問如何操作反共不反中呢?

其次,關於中共奴役中國人民一節,確實還有一些中國人視中共為「邪惡政權」,但無可諱言,其所占比是非常的低。有人以為大陸沒有言論自由,所以人民敢怒不敢言。但這其實都是一廂情願的幻想。新加坡的馬凱碩說的好,中國大陸每年有一億多人次出國,未見滯外國不歸者,這能叫做「中國人民反中共」嗎?

任何國家都必然有一些國民在某些問題上對其政府不滿,這是非常普遍而正常的現象。我們不能因為大陸沒西方式普選,就把人民的怨言無限上綱,以為是「反共」,這未免太不切實際了。如果僅依據少數根深柢固的反共者之言論,就以為中共與廣大人民是對立的關係,那只能說是活在夢幻之中,不知今夕何夕。

中共不反歷史文化的「中」,而現實的中國人民也不反「共」,則過去可以主張「反共不反中」的兩個主要前提,今天都不成立了,那今天還有任可以操作「反共不反中」的基礎嗎?完全沒有。所以,重提此等口號,正足以說明反中者的窘境,拿不出有效的論述,想不出有號召力的口號,只好祈靈於冷戰時代的老調,試圖喚起冷戰的記憶,趁「共產黨」這個舊招牌還沒有消失,不管它是否早已裝了新酒,就借此重拾舊調,照貓畫虎,胡亂射箭,以重溫冷戰的舊夢。

總的來說,「反共不反中」的口號不但毫無操作空間,且讓人感覺是在故意挑撥、分化大陸政府與人民的感情;此用意正足以激起對岸反感,被視為惡毒的挑釁。柯文哲一方面想區隔民進黨,表示自己並非盲目地一味反中抗中;另一方面卻提一個讓對岸感到更為惡意的口號,其愚昧真不可及也!其幕中之無人,亦可知矣!

反共理論多針對蘇聯社會主義,已失效 | 郭譽申

香港反送中運動自2019年3月開始,到2020年6月30日,大陸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港區國安法》之後才逐漸平息,期間很多香港人走上街頭反共抗爭,造成不少衝突。這當然是影響深遠而值得研究的重大事件。

《我城存歿》([1])集結了香港中文大學哲學系退休教授張燦輝在反送中運動期間和之後所發表的許多支持運動、批評大陸的文章,可算是該運動的一些指導思想。張教授在 [1] 中很少提出自己的論述,而大多引述前人的反共、反極權言論。譬如:

勞思光(1927-2012)《歷史的懲罰》
喬治.歐威爾(1903-1950)《一九八四》
漢娜·鄂蘭(1906-1975)《艾希曼在耶路撒冷》《獨裁統治下的個人責任》
史賓諾沙(1632-1677)《神學政治論》
潘霍華(1906-1945)《十年之後》
孟德斯鳩(1689-1755)《論法的精神》
沙特(1905-1980)《沈默的共和國》
凱爾納(1885-1970)《我的反抗》
薩依德(1935-2003)《關於流亡的思考》

這些都是名著,但是都發表於中國大陸崛起以前,這些名家不曾看到中國本世紀的驚人發展,其過去的立論就足以批判現在中國的發展嗎?實在令人存疑。

批判極權主義的論述起初大多針對納粹、法西斯主義,然後擴及蘇聯社會主義。這是大致無誤的,雖然法西斯主義與蘇聯共產主義實現極權的方式很不同。

中國大陸在改革開放以前與當年的蘇聯社會主義是頗為相似的,所有產業幾乎都國有化,實行嚴明的計畫經濟,各產業各企業都按照國家的目標生產和分配,而人民的工作也多由國家決定和安排。因為一切的活動都按照國家的計畫而行,而國家大幅介入人民的生活,當時的中國幾乎達到極權的程度。

上述的名家的名作對中國大陸的批判大多是基於他們當年所認知的中國與蘇聯的相似性,然而改革開放後的中國已經與當年的蘇聯完全不同。現在的中國大陸大約是國有和私有企業各占一半,實行與台灣和歐美類似的自由市場經濟,政府雖然每五年會制定五年規畫,只規畫經濟發展的大方向,絕不會管到各產業各企業的生產目標,而人民的就業則任由人力市場的自由撮合。這樣國家很少介入企業的運作和人民的生活,是現在中國與當年蘇聯的明顯不同,批評者何能把中國的發展與蘇聯混為一談,並把蘇聯的極權加諸現在的中國?

大部份的反共理論都是針對當年的蘇聯社會主義,批評其大幅介入企業運作和人民生活的國家極權性。反送中運動之前的香港和台灣都是反共者的避難地,都承繼了這些反共理論。然而改革開放後的中國大陸已經與當年的蘇聯完全不同,使這些反共理論都不再適用而失效了。港、台兩地的反共者別再揮舞這些失效的反共理論自欺欺人了,應該多關注造成大陸崛起的許多中共優點。

[1]  張燦輝 《我城存歿:強權之下思索自由》左岸文化 ,2022。

朱立倫國民黨還反共親美! | 黃國樑

朱立倫說國民黨反共又親美,北京表態了!

朱立倫親美反共 國台辦:盼致力台海和平政黨頭腦清醒

馬曉光先說共產黨的歷史成就,意在反譏現在還談「反共論調」的荒謬;然後再說九二共識當初是「黑紙白字」、清清楚楚,而共產黨與國民黨兩黨就是以它為基礎,開啟了兩岸協商談判,兩黨也開展交流合作,並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與維護台海和平穩定。

接著他的口氣就帶著一些警告意涵了,說「九二共識」不容任意扭曲。而在目前台海形勢嚴峻,兩岸緊張情況下,「任何致力於發展兩岸關係、維護台海和平穩定的政黨、團體和人士」,即指著國民黨與朱立倫等,要在涉及民族大義、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保持頭腦清醒,要「站在歷史正確一邊,而不是相反」。

最後這句話是反著說的,暗指朱立倫你已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在大是大非問題上,頭腦發昏、胡言亂語。

不過,共產黨實在已沒有太多心情跟國民黨攪和了;這些話說說便是,反正要套美國狗繩的國家、政黨、團體多了去了,國民黨光排就排在很後頭,已經是吊尾巴了。

現在還去表態親美的,其實智力堪慮!美洲國家峰會那些拉美國家都群起指責老美,就知道這個自以為仍是老大的流氓,已經年老體衰了,連以前只敢怯生生聽令的小老弟都敢拍桌嗆他。

003航母都要下水了,還跑去美國唱親美的小調,究竟什麼操作?國民黨式微,不是沒有原因,連歷史都沒讀通,還百年來都在反對共產主義,國民黨當年不是共產國際 (指1923年至1927年第一次國共合作),根本沒錢武裝更無力北伐,早就消失於歷史的煙塵中。

就不能有點格調嗎?為了幾張選票連祖宗都賣了,難怪胡錫進要感嘆,罵它是百年爛黨也沒用!

台灣還有人要反共嗎?先反民進黨吧! | 劉得福

台灣現在還有人要反共嗎?
是要反毛澤東的共產黨?
還是要反鄧小平的共產黨?
還是要反習近平的共產黨?

今之習近平共產黨,非昔之毛澤東共產黨;
昔之中國大陸,黑暗鐵幕,民窮財盡;
今之中國大陸,大國崛起,傲視世界。

當年
大陸努力搞文革!
台灣努力搞經濟!
現在
大陸努力搞經濟!
台灣努力搞文革!

自1992鄧小平南巡改革開放至今,才不過30年,中國已從鐵幕走出來,早已擺脫毛共時的國力衰弱,一窮二白,轉而變成國強民富,整個國家蒸蒸日上。
中國現在是世界第一大工廠,也是世界第一大市場,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不久將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
擁有世界第一的外匯存底32,501億美元,
是第二名的日本12,980億美元的2.5倍,
是台灣5,488億美元的5.9倍。(參見《外匯儲備的國家和地區列表》)

大陸30年間,高速鐵路網蓋了超過40000公里,世界第一。
三條貫穿歐亞的萬里鐵路,早就通車到中亞、歐洲、俄羅斯,其中一條從浙江義烏,直接就開到英國倫敦
中國國家高速公路網遍及全大陸,密度世界第一,採用放射線與縱橫網格相結合布局方案,由7條首都放射線、11條南北縱線和18條東西橫線組成,簡稱為「71118」網,總規模約11.8萬公里,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高速公路系統。
中國大陸嫦娥五號都登上月球了。

而反觀台灣,一條短短53.2公里的桃園機場捷運,蓋了20年才通車,還狀況不斷,通了車還問題一大堆,還沒什麼人去搭,僅僅通車3個月,就虧損17億,鉅額營運虧損,才開通就面臨經營不下去的窘境。

習近平的「一帶一路」有130多國、70多個國際組織加入,連世界孤兒北韓也加入,只有台灣孤立在「一帶一路」的門外。我非常佩服習近平宏觀的「一帶一路」策略。中國儒家文化所到之處,帶給各國的是進步,是和平共榮,是兼善天下,是處處建設、處處發展、處處經濟、欣欣向榮。

相較於中國,美國邪惡帝國主義所到之處,帶給各國的是政變,是內戰,是政局動蕩,是遍地烽火、戰爭不斷,是國家一片焦土、難民無數。阿富汗、利比亞、敍利亞、伊拉克,哪一個不是一片焦土,難民無數?

中國無疑是中華文化、儒家思想發揮得淋漓盡致的泱泱大國,習近平儼然世界領袖,中國大陸儼然取代美國而成為世界領導,一雪百年來中國被列強侵略瓜分之恥,光耀炎黃子孫,揚我中華民族。

反觀台灣,這25年來,陷於政治惡鬥,民進黨在野時,為了奪權,採取焦土杯葛,為反而反,無所不反,一陣亂反,連對全民好的政策也不顧一切的反,讓國家停止進步,例如反服貿、反核四。

民進黨兩次執政,陳水扁執政8年,率領文武百官,成為中華民國有史以來最貪汙的政府,陳水扁是有史以來最貪汙的總統,最貪汙的第一家庭,最貪汙的第一夫人,最貪汙的第一親家,最貪汙的第一駙馬,滿門貪汙,滿朝貪汙。而蔡英文執政6年,就因倒行逆施,反民意而行,陷人民於水深火熱、民不聊生。

民進黨成為台灣禍國殃民的政黨,
民進黨是全台灣最大的詐騙集團,
民進黨是全台灣最大的賣台集團。

兩相比較,習近平的共產黨,帶給大陸人民經濟發展、世界強國,帶給人民富足康樂和榮耀;蔡英文的民進黨,帶給台灣人民經濟困局、國力衰敗,帶給人民痛苦不安和無望。

大陸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國強民富,蒸蒸日上,人民充滿希望,充滿自信!
台灣在蔡英文的領導下,國力衰敗,江河日下,人民哀鴻遍野,民怨沖天!
大陸現在與美國平起平坐,是世界二大強國。
台灣現在與北韓難兄難弟,是東亞唯二孤兒!

論法治,
一個李明哲案,大陸公開審理,全程直播。
一個周泓旭案,台灣黑箱審判,偷偷摸摸。
台灣各方面都已無法與大陸相比,唯一可與大陸比較的民主,台灣卻是沒有法治的民粹式民主,成為全世界民主國家最壞的示範。

現在還要反共嗎?
當年要消滅萬惡共匪,現在還要殺朱拔毛嗎?
台灣人不要頭殼壞去,
不管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
不管什麼政府,能帶給國家強盛、人民幸福的政府就是好政府。

奉勸台灣人,民進黨在台灣,已經搞得民不聊生,人民活不下去!人民月月上街頭抗爭,國家動蕩不安,社稷永無寧日,人民民怨沖天。
現在危害台灣和台灣人民最大的敵人,不是中共,而是民進黨!
要反共?不如反民進黨!
我們把反共的力氣省下來,先拿來推翻蔡英文和民進黨,還比較有價值一些,也才是拯救台灣人免於水深火熱之道。

《聯合報》反共 把讀者當傻子 | 譚台明

《聯合報》的郭崇倫大談美國售出軍火的政策有多麼壞,硬塞給台灣不想要的,台灣想要的卻不賣。但那美國為什麼那麼壞?你不分析一下嗎?

上禮拜,郭崇倫分析了習近平要清零的原因,他得出的結論是︰「政治掛帥」,要為二十大保駕護航。這分析當然是可笑的,任何不瘋的人都知道,清零影響經濟,若說二十大要護航,就只要病例數好看來護航,不要經濟數字好看來護航?這種毫無水平的分析,只能說,瘋子在騙傻子。(參見《「清零」、「共存」各有優劣,否定「清零」成為政治正確》)

這週,郭崇倫罵美國,但就不肯分析一下美國為何非要賣我們「不對稱武器」的原因。因為分析出來,文章的目的就破功了。美國的目的,無非是要台灣像烏克蘭一樣「不對稱」地以小搏大,寧死不屈,讓台灣成為戰場的慘況被全世界廣泛報導,激起全世界對中共的憤恨,即如同現在美國在俄烏戰事上的操作手法一樣。郭崇倫看不懂嗎?他不說。因為說了,台灣人就不願意當砲灰,怕洩了台灣人「反共抗中」的所謂「士氣」。

另一篇《聯合報》記者林則宏的報導,講中共「動態清零」引起了多少的民怨,以至於民眾唱《國際歌》洩憤,所以連《國際歌》也不讓唱了,最後還要引海耶克的話,來個「自由無價」的無可挑剔的政治正確之結尾。

這篇報導裝瘋賣傻的地方就在於,你為何不「平衡報導」?沒有支持清零的人?我認識的大陸人之中,有支持的,有不支持的。而不支持的,也多半是怪執行力不足,很少責怪清零政策本身。這些「平衡報導」的基本新聞常識,BBC都還要裝一下呢,聯合報是裝都不裝了。

最後引用海耶克的話,更是莫名其妙。莫非台灣去年沒有上三級防疫?沒有限制人民自由?今年共存是對的,那去年清零不就是錯的?笨蛋也知道不能這樣說嘛!因為病毒傳染力不同,「兩害相權取其輕」的考慮點有所變化。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全世界所有的執政者都是這麼做。考慮自身條件與得失之間的拿捏,最後只能在「兩害相權」之下做一決定。

今天,中共依其主客觀環境而做了「清零」的選擇,一如台灣在去年也做了清零的選擇,妨害自由,都是一時的,為了是更長遠的自由生活。現在,故意淡化這些措施的暫時性,故意把他描繪成「與人民的自由意願作對」,以符合西方塑造的「共產專制」「殘暴無人性」的想像。請問老共神經病嗎?他沒事去激怒人民幹什麼?如果不是為了防疫,這麼做對老共有什麼好處?而防疫的好處,是老共一黨獨享,還是全民共享?這些基本的敘事邏輯,故意不講、不分析,而把全民都當傻子,任由他的瘋話去哄騙,塑造中共「欺壓人民」的形象。

小時候看美國拍的二戰電影,德軍全是傻子,盟軍全是英雄。但就是不知道這傻到不行的德軍為何打得英、法潰不成軍?大約就是英、法太善良了,被壞壞的德國給騙了,德國殘暴無比,全憑高壓加上謊言來統治,人民不敢反抗,最後還是美國英雄不畏強暴,智勇雙全,一下就戳穿了德國的謊言,所有人民都醒悟過來,打敗了又笨又壞的德軍,世界又重歸幸福正義美好。

嗯,幾十年了,多麼完美的敘事,還是那個味兒!林則宏,加油,向好萊塢的編劇進軍,稿費高多了。

反共和台獨,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 謝芷生

隨著2022年的來臨,新的一年又將開始,這是檢討過去和展望未來的最佳時機。

筆者在上篇拙文中曾提到,臺灣既是寶島也是福島。不知讀者能體會到嗎?這固受益於早年經國先生和幾位財經幕僚的殫精竭慮,但臺灣離大陸近在咫尺的地理位置,也起到了關鍵作用。現在看來,臺灣離大陸近,不但不是隱憂,反而是一大利多。

老一輩頑固反共的國民黨,將大陸江山的丟失怪罪於中共,或尚可理解。但現在與中共昔日無冤,近日無仇的台獨分子也堅持反共,就令人大惑不解了。國民黨老一輩為反共蹉跎了一生光陰,直到離開人世都不明白,究竟反的什麼,為什麼要反。其實真正發自內心反共的人寥寥無幾,他們在長期反共生涯中,既失去了江山,又失去了榮華富貴,內心的懊惱與不服不難想像。其餘跟著喊打喊殺的,無非是被洗腦後,被綁上反共戰車的盲從者。他們幾乎全已遺憾不白地,躺在臺灣幾座“國軍公墓”中了。

筆者服兵役時,經體檢和抽籤後被分配到憲兵部隊,前後在軍中待了整整兩年。前半年接受新兵訓練,包括步兵和憲兵部分,所受考驗與折磨,大概只有海軍陸戰隊可以比擬。直到今天,每當夢到服役時的光景,還會驚醒過來。過去的憲兵訓練中心,已被闢為現在的森林公園了。又有誰會想到,它當年曾是一所嚴厲的軍事訓練中心呢?

憲兵除了戰鬥訓練外,還注重思想教育。筆者記得最清楚的軍歌歌詞是:“我們是領袖的鐵衛隊,我們是革命的內層保障”,每天晚點名時都要唱。但過去臺灣的所謂愛國與革命,都必須是以反共為前提的,因此筆者常說,臺灣只有反共教育,而無愛國教育,實乃發自內心的深刻體會。大約從大學三年級起,筆者就開始關注大陸的真實狀況了。

海峽兩岸既都是中國人,要想溝通本無困難,但人為的障礙太多了,既有國民黨的,也有台獨的,還有美國的。筆者1970年初到德國時,國民黨正在海外各大城市,華僑與留學生中間召開所謂的“反共愛國會議”。筆者頗為感觸,遂寫下了來歐後第一篇與國民黨立場相左的文章:“是反共愛國會議,還是反華賣國會議”,以陳述己見,從此成了不受國民黨歡迎的人物。

國民黨的反共立場並非理念之爭,而純屬少數人的利益與權位之爭。人在爭權奪利時,往往會把爭奪的理由包裝得冠冕堂皇、理直氣壯,好像都是為著國家、為著人民。但當洞悉其內心的真實動機後,卻會令人大失所望,倒抽一口冷氣。如糊裡糊塗地被綁上他們的戰車,跟著喊打喊殺,送了小命事小,但背上助紂為虐,背叛國家民族的罪名,則不但一生英名掃地,還會牽累先人的榮譽。因此在選擇人生方向時,一定要明辨是非,搞清事理真相,不要盲從,受人誤導。

1949年國民黨敗退臺灣,國共長期鬥爭本可劃上句點,國家可從此走上全力發展經濟,搞建設的康莊大道。不料1950年6月爆發的朝鮮戰爭卻改變了國家原本應有的發展進程。大陸派遣志願軍入朝參戰,迫令解放軍更改了解放臺灣,統一中國的目標。不料這一拖就是73年。

兩岸長期的分裂狀態,令部分人士產生了幻覺與幻想,認為可利用此一狀態,使兩岸永遠分裂下去,甚至成為兩個互不相屬的政治實體。然而這既違反了國際公法,也不合中美建交時的三個公報,當然更有違大陸與臺灣的兩部憲法。“一中原則”不但為聯合國所接受,也早已成為國內與國際間的共識。

在臺灣偏安久了,會產生“直把杭州當汴州”的效應。台獨分子本就無家國情懷,他們才不管什麼杭州、汴州的,只滿足於“小確幸”。最近“四個公投”之所以失敗,一是許多人沉迷於“小確幸”的環境,二是迷信有美國人撐腰,大陸將無可奈何。然而真的如此嗎?  

台灣的反共痼疾和中國虛無化 | 黃國樑

最近看到一些人,包括一些前輩,在評價中國大陸時,流露的仍然是中共是靠秘密警察、獨裁統治去維繫政權的團伙這樣的認知思維與意識形態。在中共百年黨慶時,用幾近於白色恐怖時代的反共腦袋去撫慰自己。

亦即,固有的「反共」思想繼續地箝制了他們的想像。如用一種上帝的視角,可以驚訝地發現,過了七十年,這在台灣仍然是高度盛行的主流,並已成了一代傳下一代的痼疾。

甚至於,它不只是在藍營裡繼續主導對於兩岸關係的內在評價,更變化為綠營中年輕世代追尋虛幻台獨的思想源流。可以說,反共即台獨、台獨即反共,這兩者已經模糊難辨、雌雄莫分了。

但我驚異的是,從反共到台獨,中國國民黨名字上的「中國」,中華民國背後的「中國」,早已被他們一股腦兒地丟棄了,卻彷彿渾然不知似地,高聲嚷嚷著我們的國家就是中華民國。他們是否曾經自我探問一下:中華民國是哪一國?它的國土在哪裡?

如果他們腦海裡仍有中國,那這個中國也已虛無化了。他們將中共統治下的中國變成了魔幻的異域,卻在腦中的某個區塊裡,置放了一葉秋海棠,但除了哪裡,他們根本不知中國為何物。

這種思維是典型的「崖山之後無中國」的現代版。就是說,元不是中國,清不是中國,中共當然亦不是中國。但元不是中國嗎?那何以中華民國要繼承忽必烈所取下的西藏作為國土?清不是中國嗎?那中華民國為什麼要經略大清奪取的新疆,要聲稱被蘇聯併吞的唐努烏梁海是中國領土?

藍營裡一眾人物都留在「反共抗俄」的年份裡,忘記走回到廿一世紀的現實中。他們將中國變成了一塊浮土,永久地在宇宙中流放,卻將真實的中國當成了妖魔與敵人。

長白山頭白雪鑲嵌的天池,仍然是那一個天池;奇峰崢嶸的黃山仍然是李白宿過的那個黃山;孕育中國文明的黃河依然是從青海的巴顏喀喇山的皺褶中,開始向東奔流。但反共的腦子卻像菌叢般地將他們的故國覆蓋了。

或許可以反大躍進的共、反人民公社的共、反文化大革命的共,但請問,該如何反復興中國的共?反已讓十億人脫貧的共?

何必拿腳下幾已是笑柄的民主,去反對自己的祖國?拿中華民國去反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是難堪的自我欺騙,是被一個過客似的政權思維,淹沒了該有的民族情懷。並且因此成了繼續分裂國土的罪人。

最要緊的,眼前的這一切不是永恆,再反下去的結果,不過是自己成了歷史的灰燼與塵煙!這不是冰冷的預言,而是正在發生的現實。

警惕以反共之名,反和平、反統一、反中國、禍中華 | 天人合一

島內有說:「反共不反中」。
也許,好吧。

然而,
中共「反台獨」,反嗎?
中共說「兩岸一個中國」,善意含糊,不界定至少未否定,是否有「各表」空間,反嗎?
中共主張、主力、引領「中國和平統一」,反嗎?
中共主張,兩岸以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為突出標誌的不同的生活方式、社會制度可以並存,反嗎?
中共讓大陸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倡「一帶一路」引領大半個全世界,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成為現實,讓全球華人共與榮焉,反嗎?

回答這些,立顯是非對錯;
明確這些,便知真反假反。

除了這些,中共不是完人,大陸更非足赤 (成色十足黃金)。
存在發展失衡,出現貧富差距,更有腐敗黑惡。
中共自己也會防、也在反、也在改、也有果。
在下也不奉承、也不滿足、也有怨氣、也在反對。
爾等,愛反咋反。

然而,在兩岸間、在涉台事、在中國統一中華復興上,
我義無反顧、無條件「反對反共」,
尤其警惕、反對以反共之名,反和平、反統一、實質反中國、禍中華的假反共、真台獨。

反共到沒有邏輯思考能力 | Friedrich Wang

很多堅決反對中國共產黨的人,很不喜歡聽到共產黨可能會用武力來解決台灣問題。這也沒什麼,但是其理由非常幼稚可笑,甚至於根本是莫名其妙,例如「因為他武力拿下台灣會被全世界譴責」、「他拿下了台灣,自己也會崩潰」…..。因為這兩種最常見他們口中的理由,導致只要誰說有這個可能,他們就跳針或者抓狂,有的連理由都沒有。

這就好像有人根據各種線索、資訊,很客觀地告訴他們:現在外面那一頭狼已經強壯到足夠把你咬死,吃掉,你要小心謹慎以及盡早思考對策。結果,他們卻一直跳針告訴你,那隻狼會被全世界的人罵,或者是那隻狼如果吃了我,自己也會撐死。

狼能不能咬死你,跟它咬死你之後會不會被別人罵,甚至被撐死。這根本就是兩回事,完全是兩個不同的命題。可是這些優秀的人就是要混為一談,而且很多還是高學歷,甚至於通過國家考試的高級公務人員。也不能說他們沒有知識,可是卻如此的邏輯錯亂,甚至根本就沒有理智。而且這個還算好的,甚至有的只要一聽到有咬死你的可能就開始發瘋。

「你為什麼就是希望中共把台灣拿下來?!」….. 中國共產黨是否拿下台灣,跟老衲希不希望如此,到底有什麼關係?…..就想起好幾年前,也有優秀的覺醒青年,因為老衲一條一條講解告訴他們,《台灣關係法》裡面沒有任何一句話說到美國會派兵為台灣作戰,結果就在課堂上生氣地反問「老師你為什麼就是不希望美國派軍來援助台灣!?」

其實這些人都誤解了,我當然很希望,而且我還希望等一下床上躺著的是江疏影…..。請問我希不希望,跟這個女人會不會爬上我的床,到底有什麼毛關係?這跟理念、立場、認同….其實都無關。而是這麼簡單的道理,這麼基本的邏輯,怎麼都想不通?

台灣的邏輯教育真的是失敗到極點,整個社會瀰漫反智風氣。大家好像習慣生活在謊言之下,把自己的大腦慢慢的放棄,甚至於乾脆不用,任憑別人用帶風向來麻醉自己,心甘情願徹底白痴化。你們的老媽生了大腦給你,到底是為了什麼?如果這麼不用腦,不如把腦袋清空,裡面用來裝豆花不是還比較好?

多次說過,老衲沒有敵人…..。如果真要說有,那就是這種錯亂跟無知,甚至於可以說是集體的瘋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