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上一代顛沛一生所求的 只是「反共」嗎?! | 丁念慈

發表日期:初稿 2018.8.21;最新修訂 2020.3.26

關鍵詞:藍腦 反共機器人

78年元月初版《反共愛國教育讀本 國軍士官兵級甲組》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

▲  78年元月初版《反共愛國教育讀本 國軍士官兵級甲組》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

  「反共」是一種非理性的意識形態。與其他不容理性論證、溝通的學說和政治主張一樣,都是有礙思想自由、社會進步和人類文明發展的僵化心態和作為。

  許多「藍腦」受國內以「反共八股」安身立命者,以及有國際勢力介入支持的類似辛灝年、王丹、法輪功、大紀元……等言論的洗腦和蠱惑,掉進「反共」的意識形態牢籠,鑽不出來。彷彿被國家機器和程式設計師所制約的機器人一般,感應器一旦接收到某種刺激,便會迅速警戒,按所設定的「狀況別」作出制式反應。這類人士,我一概稱之為「反共機器人」。

  當然,各種政治主張和學說當中,都有整套的價值和思想體系,但為了方便傳播和動員之目的,必定經由簡化和包裝程序,定型為一種容易識別的「意識形態」標籤。兩岸如此,全球國家政體亦復如此。而這種「意識形態」經過政治工作系統的教育訓練,也框限住一群群人的思考和意志,形成不同陣營的集體特質。所屬成員接受領導階層指揮號令,與處在對立和競爭關係的陣營互相攻伐、鬥爭。這種社會現象和行為模式,與當今後工業化社會由電腦程式與電子電路控制的「機器人」何異?!

  凡是經過標籤化定型為「意識形態」的思想和主張,從此就無法適時適當地回應時空環境的變遷,難逃「穩定落後」時代發展軌跡的命運。若再加上政治工作系統僵化的教育訓練,以及官僚體系的人性扭曲和權力傾軋,大小災難將接踵而至。這是從思想、組織運作到人性,任何一種不能與時空環境變遷俱進的僵化意識形態必然的宿命;而且,在整個權力體系中,位階愈低愈受壓迫,既無力反抗也求告無門。這怎麼會是體現「公平、正義」的政治制度和實現「大同世界」願景的社會呢?

▲  彰化地區慶祝國慶遊行彰女大隊手持「殺朱拔毛」宣傳牌。(林漢章捐贈、本館館藏)

  我父親年輕時,犧牲寶貴學業投入抗戰,勝利之後,好不容易入了武漢大學就讀,又因美蘇兩強形成民主與共產兩大陣營分庭抗禮,導致中國內戰再起,先父只好束裝重回國軍部隊抗共。兩次戰爭,毀了他們的青春年華、家庭天倫和大好前程……我「中華民族」有從列強的宰制中解放出來,「中國」的國際地位有得到該有的「自由、平等」嗎?!

  他們那一代人,終其一生所奉獻、所盼望的,不就是國家不再受列強宰制,中國人活得有尊嚴,以及像今日大陸人民那樣,擁有豐衣足食的生活和持續追求幸福感的人生嗎?

  我這樣說,是以一個成長於台灣的中國人暨「中華民國國民」的身份和立場自省,對國人喊話。並非「擁抱中共政權」「媚共」或「舔共」,甚至摒棄庇護我數代和國族存亡的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在民族發展史上有其重要的角色,儘管後繼者不肖,未能開創新局,但無損其在國族危急存亡之秋領導抗日戰勝、廢除不平等條約、掙脫列強束縛、提高國族國際地位的貢獻,絕非任何人或任何政權能一筆抹煞的!中華民國在中國現代化的路途上,也更早從政治和社會發展的嘗試錯誤中,累積了較諸大陸更多的寶貴經驗。不必我越俎代庖替對岸指點方向,只要用同樣的思維和邏輯自然能夠想通,怎麼做會對整個中華民族的發展更有利?更能為中華民族和「新中國」植入「偉大」的基因。

  畢竟在中華民族發展史上,歷朝歷代的政權再強大,國祚也不會超過千年。兩岸究竟要爭什麼,「正統」嗎?「成王」嗎?還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和兩岸人民的福祉?等數十、數百年之後,我們的子孫會如何看待當今這兩個隔海對峙,彼此都想消滅對方、看對方垮台的中華民族政權呢?!

  我請藍腦們想清楚一個簡單的道理——
  如果一個政權,能讓治下絕大多數人的生活不虞匱乏,讓願意力爭上游的人有公平競爭、出頭的機會,我們憑什麼、又何其忍心期待他垮臺?倘若中共政權垮臺了,要由誰來替中國撐起一片天?是中華民國這些「吃反共飯、撈反共油水」,卻沒啥治國本事的權貴、公知?還是那些替帝國主義勢力代言、跑腿的漢奸?或是那幫穿梭兩岸唯利是圖的掮客、買辦們呢?!

戒嚴時期的「 匪情」 宣傳教育文宣(圖片: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延伸閱讀
——————————————

● 老共以中華民族盟主的身分紀念民國先烈 有何不可呢?! 丁念慈 201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