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制裁美國28名官員的奧妙玄機 | 盛嘉麟

川普已經用盡了美國的籌碼,中美關係再壞不過如此,中國也挺過來了,展現了中國人的堅韌及自信。現在美國選戰勝負已定,國會暴亂已經過去,在拜登上台的第一天,中國開始丟出籌碼,制裁嚴重干預中國內政,出言不遜的28名美國官員,丟给拜登政府一個不同的訊號,將來的中美談判不再是任由美國揮棒叫囂的川普模式,必須平等認真的談判。

找遍新聞,你只能找到10個名單,蓬佩奧、納瓦羅、奧布萊恩、史達偉、博明、阿扎爾、克拉奇、克拉夫特、波頓、班農等川普執政時期的重要官員。其中阿扎爾(衛生部長)、克拉奇(國務次卿)、克拉夫特(聯合國大使)是被川普派赴台灣訪問,企圖噁心中國的官員。其他七人是干預中國內政,污蔑中國,出言不遜的美國官員。剩下18人,中國暫不公佈名單,成為待位的變數,對反華又賺中國錢的政客,發揮一點寒蟬效應的警告。

除了制裁的名單尚未完全公佈,制裁的範圍及程度,只說明了原則上是不准進入中國香港、澳門,但台灣算不算?被制裁人關聯的企業及機構不得在中國賺錢做生意,制裁的細節並未確定。譬如說,被制裁官員及其家屬,家屬到什麼程度,配偶?子女?手足?還是包括了媳婿?姑舅?祖孫?尚未說明。譬如說,被制裁官員和企業及機構關聯的程度,包括高管?職工?客戶?顧問?股東?合夥?尚未說明。

這可能是中國第一次學習美國的制裁辦法,經驗不足,需要時間搞定。也可能是中國刻意保持模糊狀態,將來可以依照情節作輕重不同的處置,制裁名單的空額,也可能留给未來拜登政府惡質反華的官員。總之,這次中國的制裁習自美國,卻帶著神秘模糊的面紗,也可以說是青出於藍。

一般人只知道美國制裁的強大力量,立即懷疑中國的制裁有沒有足夠的殺傷力。其實中國的制裁對一般美國人不怎麼樣,但是對美國的高官政客還是有特殊的殺傷力。請看以下解釋。

1)美國的高官政客(包括總統)如布希、克林頓、希拉蕊、歐巴馬、駱家輝….下野後習慣的應邀到中國演講、論壇、剪綵、出書(如回憶錄)…..一趟行程就是百萬美元的利潤,這種媚外的情節香港社會尤其盛行。將來被中國制裁的人,都要停止。

2)美國的高官政客傳統性的透過旋轉門,離開公職後就到各大企業擔任待遇豐厚的職務,今後所有和中國做生意的世界跨國企業,都必須考量是否雇用被中國制裁的美國官員,而影響在中國境內的業務。也就是說,被中國制裁的美國官員只能去美國國內的中小企業找飯碗。

3)美國的高官政客多半律師出身,許多人離開公職後帶著政府的經驗人脈,回到以前自己創辦的律師事務所,或者進入別的大型律師事務所,做出更大的貢獻,賺更多的錢。世界各國在香港有辦公室,處理國際金融貿易業務的大型律師事務所,數以千計。將來,被中國制裁的,律師出身的美國官員,不能參與在香港有辦公室,做國際金融貿易業務的大型律師事務所。

4)不少美國的高官政客基於以往的律師及商業的職業生涯,在香港,甚至上海、北京,擁有資產,可能受到凍結。我們聽到一些未經證實的消息,僅僅這10個名單上被中國制裁的政客,已經造成個人及企業的損失,高達30億美元。

其他可能的影響包括如納瓦羅,他原是美國加州大學爾灣分校( Irvine campus)的經濟學教授,如今能不能回去任教很有問題,因為加州大學爾灣分校不想造成與中國合作研究計劃及留學生的問題。包括如克拉夫特(川普的聯合國大使)的先生是美國西岸的煤碳大亨,他的企業在中國成都各地有三個辦公室,負責在中國的的煤碳業務,正在受到影響。包括龐佩奧最近宣佈加入華盛頓的智庫哈德遜研究所做研究員,不能再縱橫商場企業吃香喝辣。包括有人已經事先安排好的到香港商會組織及大學的演講論壇,都遭到取消。

所以中國制裁美國官員,表面上看不出力道,其實對這10個人影響不小。而美國制裁中國官員,表面上轟轟烈烈,中國官員不會因為選舉、政黨輪替,而壯年離職,中國官員退休離職後不可能去美國演講、論壇、剪綵、出書賺錢,只是無法去美國旅遊探親而已,事實上損失不大。如果他們在美國有巨大資產被美國凍結沒收,那是貪官污吏,也是活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