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既不共產也非政黨 是什麼? | 郭譽申

從字面上看,中國共產黨是中國的一個政黨,它的政治主張是共產主義。實質上,現在的共產黨既不實行共產,也不是一般所認知的政黨。那共產黨是什麼?

在政黨政治之下,多個政黨需彼此競爭,通過選舉爭取執政機會。中國大陸的憲法卻明定由共產黨執政,換言之,中國不實行政黨政治,共產黨雖名為政黨,不是一般政黨政治下的政黨。共產黨既然一直執政,共產黨其實是中國政府/公職系統的一部份,即所謂的「黨政合一」(參見《簡單搞懂大陸的黨政制度》)就像每個國家都有其政府/公職系統,中國的政府/公職系統包含共產黨的組織作為其預備隊。

以台灣來對比,台灣人需通過國家考試才能擔任政府公職;在大陸,有志擔任政府公職者一般需先加入共產黨,經共產黨的培訓和考核,若表現優異才能擔任政府公職。兩岸公職晉用的方式不同,台灣完全根據國家考試,而對岸則國家考試及共產黨的培訓和考核並行。共產黨員可能同時擁有黨職和政府公職,也可能两者皆無,若两者皆無是沒有薪水的,需另行謀職。

「黨政合一」是以共產黨來協調不同的政府單位。大陸在中央、省、市、縣等等各層級都有黨的委員會,委員由當地各主要政府機關(行政、立法、司法等)的領導者出任,重要政策都須由委員會討論議決,因此黨的委員會有協調不同政府單位的重要功能。委員會的主席稱為書記(在中央稱為總書記,即最高領導人),雖是領導者,卻無權撤換委員,而且政策須獲得多數委員支持才能實行,因此各級黨委員會有合作及制衡的功能,即所謂的「集體領導」(參見《中共集體領導的制衡》)

在政黨政治之下,多個政黨通過選舉彼此競爭爭取執政機會,因此政黨的主要工作是競選,通過競選爭取人民的支持。共產黨是中國政府/公職系統的一部份,因此其主要工作是治國,黨員/官員的升遷取決於他/她的施政治國表現,主要由其長官評定。而最高階的黨員/官員由上一屆的最高階黨員/官員選拔決定(每五年一屆)。(共產黨有「黨內民主」,參見《簡單搞懂大陸的黨政制度》)

共產主義代表一種特別的經濟和社會制度,如過去「人民公社」的實行。中國自改革開放以後,顯然不再實行共產主義,中國現在實行自由的市場經濟,與台灣或歐美的制度很相似,都追求資本家和勞動者之間利益的平衡,共產黨雖仍有社會主義的理想,但是已經能尊重資本家的貢獻,並接受資本家加入共產黨,因此中國共產黨所實行的可說是半社會主義、半資本主義的平衡制度,共產黨不再「共產」了。

中國共產黨既不共產,也不像一般政黨,它如今是中國的政府/公職系統的延伸。很多人批評共產黨是「黨天下」或「一黨專政」,壟斷了政治權力。然而每個國家不是都以其政府/公職系統來治國嗎?共產黨現有九千萬黨員,每個有政治抱負的人都可以加入共產黨這個政府/公職系統,追求施展其政治抱負,何來政治壟斷?以政治非要有多黨的成見批評黨政合一制度是沒有意義的。

多黨政治體制講究政黨彼此競爭、制衡,常造成政黨彼此惡鬥的嚴重內耗(如台灣、美國),而政黨的主業是競選而非治國;中國大陸的政治體制講究幹部彼此之間的合作、制衡(當然也有競爭),避免了政黨惡鬥的內耗,而共產黨專精於治國似乎比多黨政治體制更有益於國家。

反共到沒有邏輯思考能力 | Friedrich Wang

很多堅決反對中國共產黨的人,很不喜歡聽到共產黨可能會用武力來解決台灣問題。這也沒什麼,但是其理由非常幼稚可笑,甚至於根本是莫名其妙,例如「因為他武力拿下台灣會被全世界譴責」、「他拿下了台灣,自己也會崩潰」…..。因為這兩種最常見他們口中的理由,導致只要誰說有這個可能,他們就跳針或者抓狂,有的連理由都沒有。

這就好像有人根據各種線索、資訊,很客觀地告訴他們:現在外面那一頭狼已經強壯到足夠把你咬死,吃掉,你要小心謹慎以及盡早思考對策。結果,他們卻一直跳針告訴你,那隻狼會被全世界的人罵,或者是那隻狼如果吃了我,自己也會撐死。

狼能不能咬死你,跟它咬死你之後會不會被別人罵,甚至被撐死。這根本就是兩回事,完全是兩個不同的命題。可是這些優秀的人就是要混為一談,而且很多還是高學歷,甚至於通過國家考試的高級公務人員。也不能說他們沒有知識,可是卻如此的邏輯錯亂,甚至根本就沒有理智。而且這個還算好的,甚至有的只要一聽到有咬死你的可能就開始發瘋。

「你為什麼就是希望中共把台灣拿下來?!」….. 中國共產黨是否拿下台灣,跟老衲希不希望如此,到底有什麼關係?…..就想起好幾年前,也有優秀的覺醒青年,因為老衲一條一條講解告訴他們,《台灣關係法》裡面沒有任何一句話說到美國會派兵為台灣作戰,結果就在課堂上生氣地反問「老師你為什麼就是不希望美國派軍來援助台灣!?」

其實這些人都誤解了,我當然很希望,而且我還希望等一下床上躺著的是江疏影…..。請問我希不希望,跟這個女人會不會爬上我的床,到底有什麼毛關係?這跟理念、立場、認同….其實都無關。而是這麼簡單的道理,這麼基本的邏輯,怎麼都想不通?

台灣的邏輯教育真的是失敗到極點,整個社會瀰漫反智風氣。大家好像習慣生活在謊言之下,把自己的大腦慢慢的放棄,甚至於乾脆不用,任憑別人用帶風向來麻醉自己,心甘情願徹底白痴化。你們的老媽生了大腦給你,到底是為了什麼?如果這麼不用腦,不如把腦袋清空,裡面用來裝豆花不是還比較好?

多次說過,老衲沒有敵人…..。如果真要說有,那就是這種錯亂跟無知,甚至於可以說是集體的瘋癲。

國共的恩怨情仇 | 姚雲龍

我多年來閱讀許多與國共恩怨情仇有關的資料,有公的、也有野史。

1924年國父實施「聯俄容共」政策,因為他需要俄國幫忙辦理軍校。他先派蔣介石去俄國考察,蔣回來後,向國父報告,蘇俄要利用中共赤化中國。國父要蔣在俄國協助下把黃埔軍校辦好;軍校一至五期辦得很成功,為國民革命軍培養不少幹部,也為中共紅軍培養不少軍事幹部,所以黃埔一家、國共同源。

1926北伐開始,進展神速,中共利用北伐沿途建立不少農會、工會,搞打土豪、分田地的玩意,搞得很激烈,許多國軍的家屬都被鬥爭,本來蔣介石對中共就心存芥蒂,所以到了武漢,汪精衞主張「容共」,在南京的蔣介石卻主張「清共」,所謂「寧漢分裂」就是如此。

蔣介石在上海聯合大流氓黃金榮、杜月笙搗工會、抓共黨,蔣清共很不手軟。武漢的汪精衞也從往來文件中發現鮑羅廷的陰謀奪權,也開始和平清共,國共第一次合作從此罷休。中共在國軍強大壓力下逃進湘贛邊區井崗山,建立中國第一個蘇維埃政權,經國軍五次圍剿,又逃到陝北延安。毛澤東知道要想存活,只有鼓吹抗日,他與張學良、楊虎城合演西安事變,迫使蔣介石停止剿共,一致抗日。

在八年抗戰中,蔣介石還是不放心中共,他把八路軍、新四軍的戰區限制在長江以北地區,又派他的忠實大將胡宗南率大軍常駐西安,監視延安的一舉一動。據說,毛澤東很喜歡看西遊記,他最欣賞孫猴兒變成細小的微生物,進入敵人的肚皮去飛舞金箍棒,毛澤東稱讚這個戰術叫「到敵人肚子裡去鬧革命」,所以他在國府地區和國軍中佈置了許多共諜,尤其在蔣介石身邊,佈下了長期埋伏,在國共第二期衝突中,發揮了極大作用,國軍終於失去了大陸。

中國共產黨很重宣傳,尤其主張抗拒權威,很合年輕人的口味。國學大師牟宗三說:「三十歲以前不相信社會主義,是沒出息;四十歲後,你還相信就是沒見識。」羅素也說同樣的話:「一個人30歲前不相信社會主義,是沒良心;30歲後還相信,就是沒頭腦。」齊邦媛的爸爸齊世英也說過同樣的話:「人在30歲前不相信共產黨,是沒熱情;30歲後仍相信,是缺乏理性。」你看,共產黨就是這麼有魔力,尤其對年輕人。

除此之外,共產黨的組織力、動員力更是世界一流;淮海戰役,參戰的人民解放軍有五十萬,但動員民眾支援作戰的就有六十萬,國民黨就沒這分能力。

中共自1949年建國以來,一直與蘇共保持兄弟般關係,視蘇聯為「老大哥」,但好景不常,到1963年中蘇關係開始惡化,然後到1969年珍寶島事件,兩國就兵戎相見全面爆裂了。

蔣介石過去一直認為中共是俄共侵略中國的爪牙,這時在台灣的蔣開始驚醒,原來中共不是漢奸,於是不敢再叫「消滅朱毛漢奸」了,改口叫「消滅萬惡共匪」。而且自蔣經國執政開始,已經不太叫「反攻大陸」了,全力建設台灣,希望以台灣的建設成果,喚起大陸人民的向心力。我相信,蔣氏父子如果還在世,看到今日大陸的進步,他父子一定會同意兩岸要坐下來談統一了。

孔子曰:「成事不說,遂事不諫,既往不究。」顯然孔子的話有問題,如果對任何事都「既往不究」,怎麼會進步呢?恩格斯說:「無論從那一方面學習,都不如從自己所犯的錯誤的後果中學習來得快。」我希望共產黨員應該先讀一讀胡顯中所著《文革,中國現代史上的一大怪胎》。

我對中國共產黨的過去雖有許多不滿,但我不能用過去來否定他今日的成就。兩岸尚未統一,中國共產黨加油!

經國先生為我平反 | 杜敏君

許劍虹
您敢在經國先生時代這樣說嗎?

杜敏君
您是媒體人,而且是有風骨的媒體人,受我尊敬的媒體人,所以新帳號才加您進來。
但是您這話差矣!您的想法,經國先生是不講是非的殺人劊子手嗎?或是面善心惡的假道仙嗎?
都不是。在我心中,經國先生是正義懍然的親切、自然、大方、毫不做作的鄰居伯伯。

我被文大總教官公報私仇。竟因我拒絕上部頒軍訓課本的反共八股內容,自編馬克思理論講義授課,這才能讓學生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老總竟然在我的安全資料記我黑資料,說我思想有問題。
是主任看不慣而告訴我真相,在那個戒嚴時期,是什麼後果?您應該知道。
老總竟然未經本人同意,建議軍訓處將我下調事少、錢多、離家近的專科學校。
系主任、副校長均出面慰留,仍堅持調我。

當初考教官的目的是為了教育的志向,婉謝各級長官的提拔,我堅持退役從教,長官強烈慰留,我不得不以教官為跳板,從未看重自己的名利。
因此於春節期間親至教育部申訴,未料官官相護,仍將我下調專科。
基於軍人的服從武德,我先行報到,然後每月一信,向軍訓處、教育部、國防部總政戰部申訴,這些單位均互踢皮球。軍訓處承辦主管非常困擾,不斷安撫。我不為所動,相信中華民國是個民主自由的國家。

我絕對不會越級報告,而是層層上報,最後只好向總統府申訴。當時是三月份,經國先生正忙著總統選舉事務,不到一個月便傳來好消息。我平反回輔大,第二學年度的軍訓課程整個重新修訂,匪黨理論批判改為認識敵人,並由輔大擔任教材編輯。編輯小組修訂內容為馬克思理論之簡介,本人並擔任課程示範。
並奉新處長之命至政戰學校大專教官班擔任課程示範講座,並至專科學校演講。

我並未被經國先生拉到馬場町吃花生米呀!
如果是蔡氏倭奴集團,就很難說了!

PS:
由個人的經歷讓大家知道一個領導者的風格。除了有他個人的人格特質,影響最深的還是教育環境。
共產黨出身的領導人物都有共同的特質:
親民、深入基層、清廉、沒有官僚、外柔內剛、具領導魅力。
國民黨教育下的領導人物的共同特質:
官僚、虛偽、勢利、貪腐、搞派系、好鬥、變形蟲、牆頭草、欺善怕惡。

先父於抗戰期間,潛伏於淪陷區。久了亦受到共黨領導特質很大的影響,從他的行誼中感受到父親受部屬敬重的原因,最重要的就是沒有官僚氣息,視部屬如己出,公私分明,絕不容許貪瀆。執行公事毫不苟且,私下相處和藹可親,談吐風趣幽默,獅面佛心。
我們子女都很敬愛爸爸,在學業上他從來不給壓力,反而在他身教重於言教之下,讓我們個個都成為品學兼優的模範生,連傳三代。

國共的差異 | 杜敏君

我始終認為台灣是假民主。我於抗戰中期出生於重慶,從小生長在軍統局的環境中,父親被派往淪陷區工作,母親帶著我在通訊總台工作,同事中有叔叔、阿姨是共產黨,大家只有國仇家恨,沒有私怨,如同兄弟姊妹般的感情,共赴國難。

我現在還存有共黨身分的年輕時叔叔、阿姨們的發黃照片。抗戰勝利後,母親他們,隨著各自的機構,依依不捨的分別。到了台灣,有段時間,在午夜夢迴之際,常夢見昔日相處的叔叔、阿姨他們。因此對共產黨與國民黨充滿了好奇。

不顧老師、親友的反對,進了國民黨色彩濃厚的復興崗,目的是要瞭解共產黨與國民黨的區別究竟在哪裡?

30年對三民主義精髓及共黨理論的客觀研究,所得到的結論,簡單言之,共產黨與國民黨都是列寧主義的雙胞胎。

共產黨是黨內民主、黨外獨裁,黨內基層蒐集民意,向上反映,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心中有話,合盤托出,不戴帽子,不抓辮子,不打棍子,中央蒐集民意,形成決策後,再頒布下去,貫徹黨的主張,彰顯了效率。共產黨是人民民主專政,以專政手段推行民主。

國民黨是黨內獨裁、黨外民主,一人政黨,以黨魁的意旨為黨意,中央依據黨魁的意旨,做成決策,頒發至基層,加以宣導,以樣板式的小組討論,執行黨主席的政策,基層黨員意見無法上達,只有聽令行事,因此脫離了民意,對外只是象徵性的民主,經不起民意考驗的,因而軟弱無能,當然無法與共產黨競爭。

編者補充:此短文突出國、共兩黨的主要特徵,當然並不涵蓋兩黨的全面相。文中剖析的是過去的國民黨,台灣民主化之後,國民黨已有不少改變,但至今似乎仍可聽到見到一些殘留的遺緒。

排除台灣人心中的「共匪」陰影 | 郭譽申

共產黨已經領導中國大陸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威脅到美國的全球霸權地位。有些台灣人卻仍視共產黨為「共匪」,筆者只能感嘆:幾十年的「洗腦」真是有效啊!當年國民黨政府和媒體為了「反共」,把共產黨稱為「共匪」,雖然最近二、三十年不再這樣稱呼,不少台灣人的心中卻仍盤踞著「共匪」陰影,揮之不去。共產黨真是「匪」嗎?讓我們回顧一點歷史。

中國共產黨的建立與民國初年極重要的新文化運動關係密切。維基百科:「新文化運動,由胡適、陳獨秀、魯迅、錢玄同、蔡元培等一些受過西方教育的人發起的一次『反傳統、反儒家、反文言』的思想文化革新、文學革命運動,涵蓋了民初在北京發生的一場深刻的文化政治示威運動『五四運動』。新文化運動標誌著中國知識分子顛覆中國中心主義,否認自身的文化價值,認同西方文化以及民主共和制,走向了歐洲中心主義。1915年,陳獨秀在其主編的《新青年》刊載文章,提倡民主與科學,批判傳統純正的中國文化,並傳播馬克思主義思想;一方面,以胡適為代表的溫和派,則反對馬克思主義,支持白話文運動,主張以實用主義代替儒家學說,即為新文化運動濫觴。」

陳獨秀是與胡適齊名、新文化運動最重要的發起者,曾受聘為北京大學文科學長,類似於現在的文學院院長。他是中國共產黨的主要催生者,並成為初生的共產黨的最高領導人(1921到1927年)。陳獨秀這樣的頂尖文化人怎會是「匪」?(不僅陳獨秀,毛澤東當年也是文化人。) 共產黨信仰馬克思的社會主義,追求社會的普遍平等。雖然如何才是普遍平等,難有定論,更極難達成,社會主義無疑具有博愛的崇高理想,有崇高理想的共產黨怎會是「匪」?

文化人建立的共產黨怎會走向武裝革命?1923年孫中山先生實行「聯俄容共」,歡迎共產黨員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協助國民黨準備北伐。1925年孫逝世後,國民黨內大致分為支持聯共的左派和反對聯共的右派,而共產黨和國民黨右派不斷有衝突。到1927年,當北伐軍克復上海、南京後,北伐軍總司令蔣介石斷然以武力「清黨」,殺害了許多共產黨人和國民黨左派,蔣從此成了國民黨和國家的最高領袖,而共產黨從此走向武裝革命、暴力奪取政權之路。「清黨」之前,共產黨和國民黨右派不斷有衝突,誰對誰錯難有定論,但無論如何,共產黨幾乎是被「清黨」逼上「梁山」啊!

雖然共產黨幾乎是被逼上「梁山」,筆者並不站在共產黨一邊(國共的是非複雜難判),只是指出共產黨不是「匪」,而是有理想的政治組織,就像國民黨、民進黨一樣(可惜各政黨的理想性似乎都越來越少)。國民黨把共產黨稱為「共匪」,共產黨把蔣介石稱為「蔣匪」,就像國民黨和民進黨總把對方抹得烏黑一樣,抹黑永遠是政黨對抗的基本手段。現在台灣民眾逐漸能看穿藍綠兩黨的抹黑手段,也該去除心中的「共匪」陰影,才能心平氣和、不偏不倚地面對中共和大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