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照妖鏡 | 張魯台

中華民國憲法於民國36年元旦公布,第17條: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及複決之權。第136條:創制、複決兩權之行使,以法律定之。這就是現行的公民投票法,創制權是為立法怠惰而設,複決權是為行政失當而設。

至於國家定位等大問題,因為無黨敢玩,所以沒公投了事,但是公民投票的確可以決定國家定位等大事,等於人民直接修憲,可知公民投票位階極高,公民投票通過任何提案後,政府只有執行的義務,並沒有任何緩衝空間,比如請求覆議等救濟辦法。

雖然有學者與官員提出公民投票法並無罰則,其意思是公投通過歸通過,執行與否還要看假博士高興不高興,不然你奈我何?但是違反憲法也沒有罰責啊,講那種話是台灣式不要臉,也是民盡黨式不要臉,例如將博士論文列為機密文件。

2018年全國性公民投票通過了:反空污、反燃煤發電、反日本核食、民法婚姻排除同性結合、國中小禁止實施同志教育、非民法保障同性共同生活、廢止電業法非核家園條文。以上七宗公投案,皆是針對執政黨力推或放任之政策,中華民國有史以來,人民終於以創制權與複決權,狠狠打了執政黨幾個巴掌。

對於在野的國民黨而言,公投結果顯示其無能,令其尷尬?好在同時進行的公職人員選舉,國民黨也贏了,歡樂氣氛沖淡了尷尬?事實上同意七項公投案的選民,「順便」將公職候選人的票,也投給了國民黨,目的就是要國民黨監督公投案有效執行,但是國民黨表現乏善可稱,於是2020年選舉,民眾反過頭來教訓了國民黨。

近來又有四項公投案在推動,分別是:重啟核四、反萊豬、公投綁大選、珍愛藻礁,成案後將在今年8月28日投票。重啟核四本來就列在2018年全國性公民投票廢止電業法非核家園條文案中,被執政當局技巧性做掉,因此2018年公投之後,重啟核四公投提案立即推動,推動時間早,所以成案早;國民黨則力推反萊豬、公投綁大選兩案;珍愛藻礁公投推動成員,大部分是民進黨側翼與支持者,他們又反核又想顧全藻礁,想的真美,在藻礁上蓋碼頭,是因為執政當局反核電,在反燃煤發電公投也通過的情形下,為了補發電缺口,必須開發多元能源,才會在七千年藻礁上建天燃氣接收碼頭。

創制權與複決權是人民專有的最終決定權利,兩年才行使一次,國民黨不在立法院時時刻刻好好地監督執政當局,跑來不務正業推動公投,顯示出國民黨在野角色與功能有很大問題存在!

反空污、反燃煤發電、廢止電業法非核家園條文通過後,執政黨並未在廢核行動上退讓,核一照計劃除役,不啟動核四反將燃料棒運回美國等…,國民黨明明有三項公投案做尚方寶劍,也「改變」不了執政黨不尊重公投決議,國民黨可能是在想反正重啟核四即將投票,通過與否問題都將「自動解決」?已經通過的公投決議,國民黨尚且不能督促執政黨認真執行,國民黨反而挺認真的推新公投案,看得出來國民黨有依賴公投,不敢抗爭的小心思,國民黨力推公投綁大選,目的就是要提高投票率,公投才不致因投票率低而失敗。以後在立法院「打不贏的架」,就可以推公投扳回來?

看起來國民黨並不傻,但為何會落到今日地步?筆者淺思一下即有四項:

一:蔣經國之後的國民黨缺少血性領導人,看那個專門鞠躬道歉的馬前總統就知道。

二:從政同志並不真心為黨,看看國民黨在黨產被沒收時,竟然沒有任何「像樣」的抗議,也沒有人為此掉一滴眼淚,一句話:「無人願耕耘,搶收不乏人」,最近的例子就是突然入黨的趙金童,一入黨就要選黨主席、選總統,他以為他是誰?羞辱忠誠老黨員用這招,也太狂妄了,大家等著看趙金童何時與國民黨翻臉再次退黨走人。

三:黨員質變,陳以信一個國民黨不分區立委,不認真監督執政黨施政,反而向受監督者獻花丑態求寵,他應該是民進黨黨員才對,怎麼會是國民黨籍?這就是國民黨可悲之處,太多騎牆派寄生在國民黨,只圖個人的利益,國民黨對他們而言,只是多一個升官發財之道而已,隨時會捅國民黨一刀,當作民盡黨投名狀。

四:黨員反動思想太過於僵化,例子就是罵共產黨比罵民進黨還凶,現在是民進黨要割你們的喉,還要割到斷ㄝ,罵共產黨就能救國民黨嗎?拜託一下好嗎。

公投也有奧步 | 郭譽申

九合一大選進入最後一週,各種「奧步」紛紛出籠,各陣營也高呼小心「奧步」。奧步通常施展於一般選舉,一般選舉決定政治權力和利益,政治人物非贏不可,因此要施展奧步。對比於一般選舉,公投多半是理念和價值之爭,較少涉及各別政治人物的政治權力和利益,照理沒必要施展奧步,不過筆者卻觀察到公投也在施展奧步。

這次公投有十項之多,大部份人大概跟我一樣,多半搞不清楚。打開公投公報,每項公投的說明都有一兩千字以上,十項公投的說明總有一兩萬字以上,實在令人讀不下去。最後我只好看看媒體刊出的一些公投廣告,公投廣告至少非常簡短,一兩分鐘,最多幾分鐘之內,就能讀完。多數人大概跟我一樣,從公投廣告了解公投吧。

某大報的一則公投廣告簡短介紹了五項公投,列出其中三項如下:

11 國中小不准教尊重同志教育,助長霸凌

12 用隔離專法,歧視同志

15 學校教性平教育,讓孩子學會尊重他人和自己

對於第11和12項公投的建議是「不同意」,對於第15項公投的建議是「同意」。

以上公投廣告有什麼問題?這個公投廣告是誘導式的,完全不公正。「助長霸凌」、「歧視同志」明顯是壞事,被用來誘導民眾不同意第11和12項公投;而「讓孩子學會尊重他人和自己」明顯是好事,被用來誘導民眾同意第15項公投。其實「國中小不准教尊重同志教育」與「助長霸凌」未必有關聯,「用隔離專法」與「歧視同志」未必有關聯,而「學校教性平教育」與「讓孩子學會尊重他人和自己」也未必有關聯。把它們湊在一起,是故意誘導民眾在投公投票時,選擇登廣告者想要的結果。

公投是對有爭議事項徵求全民的意見。既是爭議事項,徵求意見時必須非常客觀中立,才能獲得真正的民意,因此公投法嚴格要求,對於公投事項的描述必須非常中性,不能隱含褒貶,以避免誘導民眾。而中選會則負責監督審查,以保證公投公報裡,對於公投事項的描述必須中性。可惜公投公報是落落長,讓人讀不下去,而公投法管不到公投廣告,(若要管,又是違反言論自由啊!) 公投廣告於是可以盡情誘導民眾,這樣公投哪來客觀中立性?公投的意義何在?

公投多半是理念和價值之爭,部份台灣人為了自己的理念和價值,竟然可以故意施展不中立的誘導奧步,以求通過符合自己理念和價值的公投,這是只管目標,不擇手段,實在令人不齒。也顯示這些人的理念和價值並不那麼光明正義。

台灣公投徒具形式 | 郭譽申

台灣過去的公投門檻非常高,公投案很難通過,被批評為鳥籠公投。去年12月立法院三讀通過了《公民投票法》修正案,使公投的門檻大幅降低。今年適逢縣市長及縣市議員大選,為了拚年底大選合併公投,各界團體紛紛遞出公投案,至今中選會已收到反空污、反核食、反深澳電廠、以核養綠、東奧正名、反同婚3案、婚姻平權2案等共10個公投案的連署書。

這麼多公投案,大部份民眾根本搞不清每個公投案是怎麼回事。中選會卻還在處理執行細節:如何查核大量公投連署書?多項選舉加上多項公投,投票流程要如何安排?已送件的公投案,如以核養綠公投,能否接受補件?公投案至今才進行到民眾的連署,只有極少數民眾參與其事(連署門檻是1.5%,但部份連署書可能是抄錄某些組織的成員名錄,連署民眾未必真了解公投案)。根據中選會,通過連署查核的公投案要到10月中之後才舉行意見發表會,距離投票日只剩一個月多一點。縣市長及縣市議員大選的競選活動早已進行了超過大半年,這麼多公投案卻只有一個月的宣傳和討論時間,誰搞得清啊?顯然選舉是老大,公投只是小弟,這就是我們想要的、神聖的公投嗎?

根據民主理論,選舉與公投的地位應該要顛倒過來。民主是國家由人民當家作主,也就是政府要按照多數人民的民意施政(在此施政包括立法和執行政務)。因此民主的本質是政府要做民意期待的事,其重點不在於誰來施政。然而政事繁多,有些又有急迫性,不可能事事徵詢民意,因此只好選舉出施政者,授予他/她執行政務的權力。施政者一旦當選,其施政未必事事都按照民意,因此選舉施政者是間接民主,是民主的近似,與真正的民主有差距。對比之下,公投是民意的直接表達,按照公投施政完全符合民主的本質,因此公投應該比選舉施政者更受到重視。

雖然少數政治人物鼓吹公投是民主的最高形式,台灣民眾普遍不重視公投。如果公投單獨投票,投票率很可能很低,多半無法通過公投的投票率門檻(1/4),因此要「公投綁大選」。公投綁大選時,大選是老大,公投只是小弟,民眾、政黨和媒體都關注大選,遠多於公投(恐怕差一百倍吧)。政黨尤其常把公投作為幫助大選的工具,提出民眾傾向支持的公投案,希望民眾愛屋及烏,因此也支持政黨的候選人。台灣民眾這樣不重視公投,對公投案缺少了解和討論,提出這麼多公投案,有何意義?

台灣人關注大選遠多於公投,因為前者決定權力的分配,而後者只是民意的展現。大選決定政黨和政治人物的成敗,立即影響很多人的利益,因此選舉是不擇手段,用盡一切資源;公投雖然決定國家社會的發展方向,卻未必對政黨和政治人物的利益有立即的影響,因此公投只是輕描淡寫、虛應故事。台灣人這樣關注權力的分配,而輕忽根據民意決策,使公投徒具形式,而決策品質堪憂,公投甚至很可能變成政黨鬥爭的工具,更增加政治上的虛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