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多極化 台灣還能抗拒統一? | 郭譽申

不久前讀完Michael O’Sullivan (投資策略專家) 的《多極世界衝擊》(The Leveling: What’s Next After Globalization, 2019),書中預測全球化將終結,並展望未來世界的多極化和平衡化。這兩天得知中國大陸所主導、涵蓋十五個亞太國家的RCEP完成簽署,形成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頗印證了該書所預期的多極化和平衡化。

全球化先後由英國和美國主導,形成全世界幾乎一致的金融、商業、法律規範,大幅促進了國際金融、國際貿易和人員的全球交流。全球化雖然有益於世界經濟,但是其獲益卻沒能在國家內部適當地分配,造成愈來愈多人抵制全球化;加以近年美國的逐漸衰落和中國的迅速崛起,作者因此斷言全球化的終結。

作者主張,世界正趨向多極化。美國、歐盟、中國確定成為三個大型極點,印度有可能成為另一個大型極點,但是不確定。形成大型極點最主要的是經濟實力,也包括法律、文化、網路、軍事等的實力和獨特性,因此各極點會有不同的做事方式。每個大型極點將對其鄰近周邊形成強大的影響力。美國的影響區域主要包含英國、加拿大、澳洲等所謂的五眼聯盟,歐盟的影響區域主要包含英國和俄羅斯之外的歐洲,而中國的影響區域主要在東亞。

平衡化是多方面的。世界從美國單極趨向多極,是一種平衡化;國家政府的權力與人民的問責能力需要平衡;富裕國家與貧窮國家所擁有的財富漸趨平衡;多年的量化寬鬆造成全球高負債,可能再度導致金融危機,並使經濟長期不振,因此各國的財政需要減少赤字、多些平衡;平衡而可持續的經濟發展應該投資在無形的基礎建設,包含教育、醫療、金融、商業服務、科技等。


筆者贊同,世界正趨向多極化。美國違反世界貿易組織(WTO)規定對中國發起貿易戰,中國對東南亞的貿易持續增長,一些國家彼此簽定區域性的自由貿易協定等等,都顯示世界朝向多極發展。不過作者雖宣稱全球化的終結,書中所呈現的更像是,美國所主導的「單極全球化」將轉化為少數大國所主導的「多極全球化」。多極全球化雖然缺少全球一致的國際規範,仍是一種全球化,每一大型極點與其鄰近的受影響區域有最多的交流、貿易、投資等,而其他國家之間也有交流、貿易、投資等,相對較少而已。

當多極全球化成熟時,中國大陸成為東亞的大型極點,台灣還能抗拒統一嗎?很不可能。台灣非常鄰近大陸,而遠離美國、歐盟兩極點,加以兩岸的共同語言、文化等,台灣別無選擇必定屬於環繞大陸的東亞圈。目前大陸的GDP約是台灣的24倍,而台灣對大陸的出口依賴度超過40%;隨著大陸的經濟增長,這兩個數據看來將持續增大(過去4年這兩個數據就持續增大),大陸因此愈來愈有能力經濟制裁台灣。台灣的經濟命脈受制於對岸,能不屈服嗎?

另一方面,美國目前表現出反對大陸武統台灣的態勢,因為它自許為全球的老大。然而當世界形成多極平衡時,美、中各有勢力範圍,美國不再是全球唯一的老大,而且多極化已縮減它在台灣的利益,遙遠的美國有何必要為了台灣而勞師動眾與大陸決戰?遠距決戰美國能贏嗎?考量屆時台灣和美國的狀況,台灣實在沒有籌碼可以抗拒大陸的統一要求。

世界發展的基本規律-中國與美國 | 郭譽申

新冠疫情及中美貿易戰、科技戰似乎讓中、美和世界變得與過去很不同,未來的世界會如何?其實現代世界的發展有一些基本規律,看清這些規律,就能大致預見中、美和世界未來的發展。

現代世界的發展很依賴貿易全球化。現代產業的發展,科技層次愈來愈高,一般導致愈來愈大的長期持續投資,例如半導體、航空、太空(含衛星導航)、通訊、醫療等等,都是如此;若沒有極為龐大的市場,龐大的投資根本不可能回收,而龐大的市場必須依靠貿易全球化,使產品可以行銷到全世界。

高科技產業很需要貿易全球化,因此歐美先進國家過去都主張貿易全球化。現在美國揚言與中國經貿脫鉤,企圖形成中、美各自的供應鏈。這樣將逐漸形成中、美各別主導的、兩個區隔的世界市場,其規模都小於過去的全球化市場,如上述,將使高科技產業的龐大投資難以回收,因此很不利於世界經濟,也不利於中國和美國。中、美經貿脫鉤,對大家都不利,因此是說來容易,但阻力會很大,短期內是做不到的。

一般而言,先進國家的優勢在於有領先的科技和教育,而落後國家的優勢在於較低的勞工成本,因此合理自然的分工是,先進國家專注於研發、設計和自有品牌的國際行銷,而落後國家執行產品的代工生產,因為產品的生產需要大量價廉的勞工。例如,美國的iPhone若在國內生產,將競爭不過中、韓所製造的手機。經過一段時間的代工生產後,落後國家的經濟狀況改善,教育和科技能力逐漸提升,於是能從先進國家學會研發、設計和國際行銷等,而逐漸追上先進國家的發展程度。

過去幾十年,只有少數相對落後的國家逐漸追上先進國家的發展程度,主要原因在於落後國家的發展有一重要前提,落後國家需有長期的政治和社會穩定才能參與上述的國際分工,然而很多落後國家無法滿足這一前提。落後國家普遍貧窮而資源稀缺,若資源的分配不公平不適當,部份人可能就活不下去,而容易導致國家的動盪,國家動盪是不可能有經濟發展的。

如上述,先進國家,如美國,必須把很多產品交給落後國家生產,其資本家和高階勞工雖然因此能夠獲益,其低階勞工的工作機會則會減少而造成失業,因此導致貧富差距的愈趨擴大,甚至威脅社會的穩定。美國近年發生多起嚴重的黑白種族衝突事件,雖是長期的種族歧視問題,貧富差距的擴大使種族問題更難解決。

相對於先進的美國,中國大陸仍算是落後國家。習近平上台後,厲行打擊貪腐,相當成功,而中國今年又領先世界,成功抗擊新冠疫情,中國目前因此是空前的團結穩定。穩定的中國仍有勞工價廉的優勢(相對於先進國家),因此仍能從代工生產逐漸向自有品牌升級,而繼續保持優於先進國家的經濟增長。

美國正在總統大選,不論川普或拜登當選,都不會改變中國、美國和世界發展的基本規律。

全球化回不去了 | Friedrich Wang

Thomas Friedman的《世界是平的》這本大作這幾年受到不少批評。但是筆者一直都認為,他雖然採取一種以美國的資本家角度出發的史觀,來解釋21世紀人類經濟與社會的發展走向,他認為全球化推行得越徹底,全球戰爭發生的機率就會越低,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就會越緊密,分工也會越細緻….,這個論點我還是很同意的。

簡單說就是誰也少不了誰,誰也需要誰,而且誰也跑不掉。如果以這個角度來看,那這一次全球性的傳染病基本上就把這一條聯繫的鈕帶給活生生打斷了。也就是說,全球性戰爭的機率正在上升。

全球化最大的受益者,當初Thomas Friedman大概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是中國大陸,該書出版的2005年,中國大陸的經濟總量可能還不到現在的3分之1。可能,他心目中認為會是美國?也就是西方世界將透過資本與生產鏈繼續掌控全球的經濟,甚至人類的文明。

龐培奧與川普現在針對中國大陸的中興、華為等進行無情的打壓,甚至於不惜切斷中國大陸學生赴美國留學的管道,其實就是不惜切斷整個全球化,至於對全世界的經濟造成什麼樣的影響那就以後再說了。這對美國來講其實就是在保衛自己的霸權。現在傳染病方興未艾,但是,就算真的緩和下來,可能全球化的榮景也回不去了;至少整個遊戲規則都必須改變,因為美國輸不起,或者說整個西方文明輸不起。

前幾天,那位我台大已經40多的學妹,用一貫的娃娃音在趙少康的節目說「現在這個世界分成兩個陣營一個是美國的自由民主,一個是中國的極權專制,台灣要跟哪一邊?…」 其實,民進黨的人是一群最保守封閉甚至可以說極端倒退的人,他們根本上的世界觀還停留在50年代。她講的這段話,如果把名字遮住,大家覺得像不像蔣宋美齡當年的演講?

台灣現在如果頭腦不清楚,以後代價會很大。台灣這二十幾年來的經濟也是受惠於全球化,甚至於講白一點,就是因為中國大陸的崛起,才讓台灣分到點湯可以喝。以後,大家就喝西北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