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健保與美國基督教、資本主義 | 郭譽申

撰寫此文的緣起是我和長期居美基督徒好同學的Line對話:

我:「台灣有全民健保,美國富裕得多竟沒有,說不過去。何況美國多數人還信基督教,基督之愛到那去了?」

他:「全民健保,是普世價值?這議題顯然在美國是沒有認同的。…費用負擔總是個問題,按人性,或說資本主義標榜的利己為上。這顯然不是基督的教導,不是嗎?基督團體關心、照顧弱勢,一直如此,還不達標?」

先釐清全民健保,全民健保提供所有人民廣泛而適度的醫療支持,病人的醫療費用由全民健保支付大部份,病人支付小部份。由於病人要支付部份費用,病人不會隨意浪費醫療資源。經濟條件好的民眾可以在醫院建議下,採用及自行負擔某些健保不給付的高階醫療資源,因此全民健保既照顧了一般民眾,也考慮到高品質的醫療需求。全民健保的保費類似於累進稅率,富人分攤多一些,而窮人分攤少一些。實行全民健保必須有一定的經濟條件,台灣能實行全民健保,美國比台灣富裕得多,當然更有能力實行全民健保。

美國醫療費用昂貴,卻沒有全民健保,使幾千萬人沒有醫療保險。這些人幾乎不敢生病就醫,然而生老病死,誰能避免?若一個人生了重病,全家都很可能陷入困境絕境。這種狀況既可憐又增加社會的不穩定,國家何能坐視?這次的新冠病毒疫情似乎更呈現了美國沒有全民健保的不利和可悲。

每個社會的價值可能不同,沒必要討論是否有普世價值。在此只比較美國的主流價值自由、民主與全民健保。全民健保是具體的實務;相對於全民健保,自由、民主則是較抽象的概念。全民健保真正影響到全民,而自由、民主其實只影響到部份人,甚至是少部份人。民主制度跟大部份人不直接相干(很多美國人從不投票就是證明),跟一般人相干的部份在於保障個人自由,而個人自由只影響那些要發表獨特言論(言論自由)或信仰特殊宗教(宗教自由)的人。全民健保既具體又影響所有人,比抽象而影響層面較窄的自由、民主更有價值得多啊!

我有不少好同學,是基督徒,長期定居美國。我不懷疑同學們的愛心,然而個別的愛心和行動絕比不上全民健保的制度化醫療保障。查閱維基百科的美國宗教信仰(2007年的官方估計),基督新教占比51.3%,天主教占比23.9%,若加上其他的基督宗教,占比則將近80%。假使美國的基督徒都有愛心,一起來推動全民健保,全民健保是不可能不通過立法的。美國不是有了不起的民主制度嗎?以此角度看,美國基督徒的愛心確實不達標。

美國長期無法建立全民健保制度,筆者相信是因為資本家的掣肘。若實行全民健保,醫療體系要有大幅度的改變,將損害醫療領域大資本家的龐大既得利益,他們於是操控媒體輿論,造成很多民眾不認同全民健保,如我的同學所說。美國被資本家操控,以抽象的自由、民主說辭,逃避具體的全民健保保障,呈現資本主義的明顯缺失。全民健保涉及全民的健康和生命,美國有能力卻不實行全民健保,是人權有虧啊。

住院過年 | 郭譽申

過年前一個半月小病了两次,狀況有些類似,胃脹然後嘔吐、發燒,嘔吐後胃就舒緩了,吃一两天退燒葯,就不發燒了,身體雖覺疲累,小病似乎痊癒。除夕前两天,類似的毛病又再犯,而且胃脹到痛,體温起起伏伏。一個半月間,連著三次,老妻深覺事態嚴重,小年夜堅持陪我到三總急症,急症室的醫生檢查發現我消化系統發炎嚴重,當下指令我住院治療,於是我只能在三總住院過年了。

我住進双人病房,因為消化系統發炎嚴重,不論毛病出在哪,主治醫師的立即處置是完全禁食、禁喝,吊點滴輸入營養,點滴裡也加入抗生素,以降低發炎狀況。由於禁食、禁喝和抗生素,我的胃脹、胃痛、發燒很快消退,只是拖著點滴行動很不方便而已(到這年紀難免頻尿,需要常上廁所小解)。為了找出病因及預備可能要動手術,醫生給我做了很多檢查和檢驗,幾乎每天都抽血,而抽血總在清晨六點鐘之前。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早讓病人起床?還好病人多半能在白天補眠。

我的不適症狀很快有改善,老妻不再那麼緊張,她的學術界工作一向忙碌,經常下班也在工作,雖在年假期間,她無暇整天在醫院陪我。我一個人在病房,尤其夜晚,頓時覺得特别孤單。其實我頗習慣孤獨,一家五口,两個兒子出國念書就業多年,女兒去年出嫁,老妻忙於工作,至於退休的我則勤於讀書、寫作及經營網站(參見《我的退休生活》),一向能夠自得其樂。然而現在是大過年,既沒有年夜飯的團圓,還要擔心是否罹患什麼不治之症,我真有了一些悲涼淒苦的感覺!

幸好我天生樂觀,我的負面情緒很快被正面情緒所取代。住院其實蠻享福的:首先,醫院的氣溫、濕度等環境都有適當管控,比一般住家都好,對我這種有過敏體質的人感覺格外舒服。其次,我手邊帶了两本新買的書,《反對選舉》和《從民族解讀世界史》,都頗有水準,正可以趁住院享受讀書之樂。其三,三總的饍食相當不錯(禁食三天後,我被允許吃半流質食物),三餐之外,還有點心,很符合腸胃病人的少吃多餐原則,也稍解口舌之慾。物質和精神生活都能得到滿足,還有何求?

心情開朗,時間就過得快,很快住院整整一周了。消化系統發炎的症狀幾乎消退,主治醫師卻找不到病因,膽囊有結石,但不像是病因,也沒嚴重到需要立即動手術處理,所以他的結論是「急性肝炎,原因待查,可以出院,門診追蹤複查。」這樣於是結束了我的住院過年。在此我感謝三總的醫護人員,也感謝全民健保,全民健保是真正的台灣之光。

住院一周對我的消化系統做了完整的檢查,讓我知道哪些器官功能不佳,需要特別小心照顧。今後我必須避免油膩食物,更不能大吃大喝。唉!每個人似乎遲早都會走到這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