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民主悖離儒家文化? | 魏人偉

愚見謹供參考:

1. 社會的基礎是人,民主社會的基礎也是人,只有個個都是好人,民主社會才會完美。

2. 傳統儒家的基本德訓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如果人人都以此自律自省,則社會靠此正能量即能自行自煉。

3. 那麼在實際的踐行中,我們學到的美式民主有在用這些標準來評判調整我們的「民主行為」嗎?以筆者為例,每天起床後必先上手機「黨同伐異」一番,也顧不上真相如何,反正「我噴故我在」,先噴一輪再說,如果沒睡飽心情不好,那就噴久一點,反正不必負責任,也不會受到任何監督與處罰。而只要有人想改正此種濫用情況,想用實名制來管理就滿屏幹譙,大叫違反言論自由云云…。

4. 對比我的前半生是兩蔣的威權戒嚴時代,一睜眼下床就準備上課上班去,不會有別的心思雜念,心頭踏實得很,相信努力幹,明天會更好,一點也不會懷疑自己的存在,但現在呢?前路茫茫,只剩自我燜爛了~

5. 物老成魅,民主退化了嗎?退化到只剩情緒反射與普選嗎?普選了就是民主嗎?

6. 以前靠讀書/科舉來出人頭地,現在則參選搞政治來錢快,雖說行行出狀元,卻總覺得,是不是愈來愈走火入魔了?

7. 以前即便書沒讀好,科舉沒考好,都對整體社會是有益的;但現在一切為選舉的造業民主/惡質民主/奪權民主的禍害,確實是我後半生真實的痛苦體驗,卻又無法超脫此漩渦。

假的民主悖儒家?
每天起床就扯瞎,
反正不必負責任,
也許還能領糧吃。

噴死一個少一個,
沒有一句真心話,
不再傳道講天理,
授業反令民生惑。

修身治國平天下?
平不了的貪嗔癡,
活著只為情緒爽,
六道退回畜生道。

民主其實不為民,
普選是個重重殼,
阿貓阿狗都來選,
選出真正的貓狗。

中華民族的歷史文化是中國崛起的根本 | 張自立

民為邦本,國家是以人民為基礎,中華民族經過數千年歷史的鍛鍊成為有獨特民族性的優質民族。

1. 中國人聰明。世界上IQ最高的國家是新加坡、日本、韓國和中國。

2. 特別重視下一代的教育。中國父母親願意為下一代的教育,砸鍋賣鐵,竭其所能。

3. 喜歡學習。中國人有超凡的解決問題能力,現在正在創新方面,尋求全面的突破,近年來,在發表的科技論文數量,申請專利數量,每年均大幅成長。

4. 生活節約,喜歡儲蓄。

5. 辛勤勞作,而且守紀律。中國工人,是全世界最好的工人,中國的工程師,是全世界最好的工程師,台積電的張忠謀曾說,台灣的工程師遠勝於美國的工程師。

6. 注重家庭,以家庭為奮鬥單位。舉一例,我們常常看到,兒子、女兒、媳婦出外打拼,鄉下老人在家看孫子或者外孫,全家一起奮鬥,這就是了為什麼沿海工廠,可以找到成千成萬的工人。

7. 堅忍卓絕。中國的軍人在不可想像的艱苦條件下,在韓戰中跟美軍作戰;中國的解放軍、工人、工程師在十分艱苦的自然環境下,修建進藏的公路和鐵路;歷史上的張騫出使西域,蘇武在北海牧羊,從古到今,多少的中國人,在萬般艱苦的環境中,拋頭顱,灑熱血,只為維護著國家民族的利益;今年9月,一個18歲的英國小女生,Emma Raducanu,拿到了美國女子網球公開賽的冠軍,由於她的成功就像是一個神奇的童話傳奇,一時成為世界媒體的焦點,在訪問中,她提到她的母親是瀋陽人,她回東北姥姥家時,她感覺媽媽的一家人mentally resilient(翻譯成中文就是堅忍卓絕),沒有什麼可以打倒他們,她深受影響。

基本上中華民族的特色是受到兩千年儒家文化的影響,儒家文化本身是世俗文化,注意現實,不受神的束縛(子不語怪力亂神,敬鬼神而遠之),教導人民勤勞和愛學習,所以在儒家文化養育下,聰明、勤勞、好學的中國人民是中國能快速發展的底氣。現在世界上很多的國家民族,不夠聰明,不勤勞工作,不好學,一旦有了這些致命的缺點,而想改正是非常困難,而且幾乎不可能。

所以我們中國人應該飲水思源,感謝我們的老祖宗,傳給我們這麼好的基因和這樣好的文化傳統,台灣早年經濟能快速發展也正是同樣的原因,在東南亞,日本、韓國和現在的越南亦然。

現代性導致憤怒時代-中國有優勢 | 郭譽申

18世紀以來,人類的科技和生產力大幅進步,但是經濟、政治、社會的很多問題都未獲得解決,很多人因此憤怒怨恨,甚至不惜訴之流血暴力,形成了Pankaj Mishra所謂的憤怒時代 (《憤怒年代:共感怨憤、共染暴力的人類歷史新紀元》 (Age of Anger:A History of the Present,2017))。Mishra這一派的思想家認為,憤怒時代的成因在於全球都在拼命追求「現代化」而呈現出「現代性」。

18世紀的啟蒙運動和工業革命使新的工商業社會逐漸成形,於是知識階級興起,挑戰宗教傳統,講求理性、自由、個人主義、平等、突破階級等思想,並極力追求個人的最大利益和成就,造成真正的革命,破壞了君主體制,讓世界轉向民主制度。以上述這些思想實現工業化、資本主義、自由主義、民主制度等,就是「現代化」。現代化對人類的人性和社會造成深遠的影響或改變,即「現代性」。

現代化承諾物質豐富、人人平等的新世界,然而實際上卻造就了巨大的不平等,形成優勝劣敗的達爾文社會,只有少數人能得到現代化的豐美果實,而多數人都頹敗在物質至上之前。另一方面,傳統的宗教、文化受到現代化衝擊,喪失了權威,很多人於是在外在物質與內在心靈、文化上都落空,而深為現代性所苦。這些沒有傳統,情感、知識與環境皆衝突的世代,找不到在這世界上安身立命的所在,被現代化擊垮而喪志,就成了憤怒時代狂暴的源頭。

現代性導致的群眾憤怒現象,不僅出現在本世紀,早在18世紀英國、法國開始現代化時即已出現。一般而言,現代化愈落後,愈急於現代化的國家社會,愈會呈現出現代性所導致的群眾憤怒、社會失序現象。例如,現代化落後於英、法的普魯士/德國因此產生浪漫主義、文化民族主義,後來演變出納粹法西斯主義。俄羅斯的共產主義革命是對現代化的另尋路徑和加速追趕,難免造成很多痛苦怨恨。現代化造成伊斯蘭世界的世俗化和基本教義化兩條路線,激發出聖戰和恐怖主義。因為各種思想都解決不了現代性所導致的問題,很多人於是擁抱無政府主義,更加強了群眾憤怒、社會失序。

Mishra在書中詳述現代性導致憤怒社會的思想史,卻完全沒有提出解決方案。沒有現代化,社會勢必貧窮而國家受到欺凌;因此國家社會非要現代化不可,而只能期盼減緩現代性的衝擊。減緩現代性衝擊的方法之一是在資本主義的自由競爭之下加入社會主義,以避免形成優勝劣敗的達爾文社會,這是很多資本主義國家導入社會福利制度的原因。而基於社會主義的中國大陸導入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也有類似的功效。

中國除了綜合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有另一優勢。基督教和伊斯蘭教文明是基於一神宗教,受到現代性的理性、科學相當大的衝擊,很多人因此不再相信形而上的宗教,相當程度造成道德、倫理的解體;中國的儒家傳統文化不基於形而上的神,因此與現代性少有衝突,是其優勢。在中國積弱時,知識分子曾懷疑傳統文化不適於現代化,隨著中國的崛起,中國人愈來愈回歸傳統文化並認清其優點,傳統文化將很有益於緩解現代性對中國大陸的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