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營挺菊的人權民主八股 | 徐百川

台獨有一套攻擊中國、攻擊國民黨的論述公式,就是惡魔化中國、國民黨,然後把台獨意識等同於人權、自由、民主,藉以包裝自己為公理正義的化身,據以論斷是非。這一套論述公式經過長期和廣泛的使用,已經成了台獨政治論述的八股格式。

王世堅就是運用這套台獨八股的老手,他曾在《新聞深喉嚨》說:「陳菊從年輕時代,她參與…當時是高壓威權獨裁,她敢跳出來在黨外時期,她敢跳出來勇敢的面對獨裁者。你看高雄事件,她(被)抓進去大概就準備…,這是視死如歸,大概進去就出不來了。所以她大半的青春耗費在幫我們整個台灣,我們台灣的國家人權,我們台灣2300萬的人權,她在爭取。所以我認為在捍衛人權的這個歷史上,陳菊是留下光輝的紀錄。」

事實上台獨是基於竄改扭曲的假歷史而支撐起來的主張和理念,根本談不上正當性、合理性。兩蔣的高壓威權獨裁只是針對中共和台獨,中共和台獨都是利用人權、自由、民主掩飾他們叛亂的真正目的,用以施展他們顛覆國家的言論和活動。兩蔣壓制叛亂份子或組織,這是所有的國家都應該為所當為的事,這也能夠叫做違反人權、殘害人權?

拋開台獨的正當性、合理性不去談它,僅從單純的人權的角度來看,台獨與兩蔣是兩種對立矛盾的意識形態的鬥爭,台獨眼中兩蔣是外來政權,非要去之而後快,兩蔣眼中台灣是中國的領土、台灣人本來就是中國人,台獨即是漢奸叛賊,各持己見,互不相容,你死我活,鎮壓與抗爭就是這種鬥爭的本質。

目前台獨尚未制憲建國只能採取民粹的手段,暫時假民意而行之,這是明顯不過的事。等到台獨建國,反台獨就是叛國罪,換台獨公然以「高壓威權獨裁」來鎮壓中國主義了,兩者之間沒有一方是能夠自居為人權的代表。蔡政府搞出「國安五法」、「中共代理人法」,就是明顯的例證。(參見《從民主走向獨裁-以國安之名》)

王世堅沿用台獨八股,以反人權來惡魔化兩蔣政權,替陳菊塗脂抹粉金裝加身,提升到人權的高度,說是陳菊為了捍衛整個台灣的人權、爭取台灣2300萬的人權留下了「光輝的紀錄」,把台獨等同人權。這就是偷換命題,完全背離人權,玷汙人權了。

1979年世界人權日那天的美麗島遊行示威僅是訴求自由民主,表面上與台獨無關。事件惡化演成暴亂是在意料之外,原先策畫的遊行示威根本沒有預期到會有嚴重後果,因此陳菊參與美麗島事件之初,被捕的風險並不高。陳菊被逮捕後獄方認為有可能被判死刑,遺書是獄方要求她寫的,並非是她不怕犧牲以死明志,主動發表的聲明書。陳菊是否有像王世堅所說的那樣「視死如歸」,實在是個疑問。

黃俊英的走路工事件,不論陳菊有無參與策劃,但是事後陳菊對這種下流卑鄙的手段安然處之,毫無愧疚之情。似乎她認為自己為了美麗島事件而受刑,市長大位是她份內所應得的補償,而黃俊英理當退讓。

接著陳菊十二年市長任內,執政團隊貪腐頻傳,很多弊案說不清楚,市府又欠債高達三千億,她墮落腐化如此之速,可見她十分缺乏自己所宣稱的公平正義的理念。當年她為台獨奉獻的抗爭精神,僅是出於厭惡、仇恨國民黨的台獨偏激狹隘心理而已,與人權民主其實毫不相干。

美國的人權狀況-我的個人體驗 | 郭譽申

美國國務院每年都會向國會提交《國別人權報告》(Country Reports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是關於美國以外國家和地區的年度人權狀況報告,在報告中常對其他國家,多半是非美國盟友的國家(如中國大陸),的人權狀況提出批評和指責。美國這樣做,是自以為達到人權的高標準,而從人權的制高點俯瞰世界。然而美國自身的人權狀況如何?真足以做世界表率嗎?人權的涵義廣泛,每個人觀點可能不同,筆者僅以親身體驗來看美國的人權狀況。

我的親身體驗主要在四十年前留學美國的期間,雖然時間有些久遠,美國在這方面並無改變,我的體驗仍適用於今日。我就讀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因為加州公車網不發達,我很快學會開車,並準備買部舊車上下學。這時同樣來自台灣的學長就熱心地忠告我:「你開車要特別小心公路上的巡邏警車和警察。聖地牙哥非常靠近美、墨邊界,警方的巡邏車有時候會在公路上跟車,並以警鈴和警燈叫停車輛,然後臨車檢查是否有走私貨(毒)品或偷渡的墨西哥人,警察都是荷槍實彈的,你必須聽清楚他們的話語,按照指令『緩慢地』做動作,千萬不能讓警察以為你有任何可疑的反抗動作,他們就可能開槍打死你。」

學長的忠告讓我心裡發毛,後來偶而又讀到白人警察誤殺無辜黑人的新聞,更覺得害怕,所幸我開車只被巡邏警車叫停過一兩次,雖然緊張得手心冒汗,我都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而沒有出事,然而這四十年前曾有的恐懼卻一直記在腦海裡。對比之下,我居住台灣六十年,近年每年去大陸旅遊一兩趟,都從未有這樣的恐懼感覺(即使面對警察)。人權應該讓人免於恐懼,以此角度看,美國的人權狀況比不上台灣和大陸!

美國的巡邏警察讓人心生恐懼,也偶而會誤殺好人,因為美國幾乎沒有槍枝管制。巡邏警察面對陌生人,怕他很可能藏有槍枝,也會心生恐懼,於是稍有風吹草動就貿然開火,因此誤殺好人。不僅警察會誤殺好人,美國每年平均約有13000人死於槍擊(不包含自殺),卻始終無法制定嚴格的槍枝管制法律。若能實施嚴格的槍枝管制,必能大幅減少槍擊死亡人數,美國卻堅特擁槍的自由,這樣不重視生命權,何來人權?

筆者是一個普通人,想過自由自在、沒有恐懼的平凡生活,在台灣和大陸我都過得不錯,然而在美國,面對巡邏警車和警察,我卻多少會心生恐懼。美國常談一些人權、自由的高調,我卻覺得生命權和免於恐懼是最基本、最重要的。不知道別人對美國生活有何感受,就我的個人體驗,台灣和大陸都比美國更符合人權的普世價值。

人權是普世價值而民主不是 | 郭譽申

歐美常把自由、民主、人權都歸為普世價值,即人類普遍認可的共同價值。是否存在普世價值?如果存在的話,普世價值包含些什麼?都是有爭議的問題。筆者主張,人權包含了自由,是普世價值;但是民主算不上是普世價值。

雖然人們對人權的認知不盡相同,但是對其基本內容還是有大致的共識。根據《維基百科》,人權的基本內容包括生命權、自由權、財產權、尊嚴權、公正權,而自由權包括人身自由、通信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除了基本內容,人權還有進階內容,包括發展權(個人及集體人權)和民族自決權(集體人權,強調民族國家有權自主選擇自己的發展道路和生活模式,而不受外部的干涉)。

由人權的基本內容可知,人權包含了自由權。人權要求「把人當人」,是所有人生來就應該擁有的權利,也是人道主義的基礎,因此是普世價值。

聯合國早已通過《世界人權宣言》,確立了人權的普世價值,使各國的憲法和一些國際法都以維護和保障人權做為重要目標。然而人權是有些籠統的概念,各國在不同歷史、文化傳統之下,難免有些不大相同的解讀。例如宣傳族群之間的衝突歷史是否是言論自由,各國的認定可能不同;如何區別法律保障的宗教和法律禁止的邪教?各國的認定可能不同;維護人權和保障國家安全難免有一些衝突,各國為了保障國家安全願意犧牲多少對人權的維護,可能各有不同。世界接受人權為普世價值,而尊重各國不同的解讀細節,應該是合理的共識。

民主與人權很不相似。人權雖有所謂的集體人權,主要針對個人,與個人的生活息息相關;沒有人權,人甚至活不下去。對比之下,民主是人與國家的關係,有民主,人不見得活得比較好;沒有民主,人不見得活得比較壞。因此對於個人,人權絕對比民主重要。

人權的維護依靠憲法和各種法律,是相當明確的。民主取決於政治制度及其實踐,卻是不可能達到的模糊理想。現代每個國家都有至少幾百萬人,怎可能人人都作主?就算投票能獲得多數人贊成的民意,國事繁多,怎可能事事投票以符合民意?選舉出的各級領導人很少完全照民意行事,多少會有自己的偏好,就偏離了民主;民意如流水,民意改變了,政府該如何因應才真符合民主?選舉民主只有在選舉時由人民「一日作主」。

民主不僅是達不到的理想,也不是國家的主要目標。國家的主要目標是讓人民過得好,很多實行民主制度的開發中國家卻長期達不到這個目標,讓人質疑民主的效益。

民主對於個人不很重要,不是國家的主要目標,又是達不到的模糊理想,實在不配成為普世價值。美國推崇民主為普世價值,只因為它實行民主制度,於是推崇民主對內能增進人民的自信心和光榮感,而對外有助於其國際形象。美國不僅用民主來美化自己,還用此來品評別的國家及合理化對別國的干涉,而在品評及干涉別國時還常有双重標準。

大陸有沒有人權? | 郭譽申

網友在我有關大陸的文章留言:「大陸沒人權」。可能不少台灣人都有這樣的想法,本文因此探討,大陸到底有沒有人權?大陸的人權狀況如何?

雖然人們對人權的認知不盡相同,但是對其基本內容還是有大致的共識。根據《維基百科》,人權的基本內容包括生命權、自由權、財產權、尊嚴權、公正權,而自由權包括人身自由、通信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除了基本內容,人權還有進階內容,包括發展權和民族自決權。上述各項權利除了民族自決權,望文生義就能大致了解;民族自決權是集體人權,強調民族國家有權自主選擇自己的發展道路和生活模式,而不受外部的干涉(美國常批評中國大陸的政治制度,明顯侵犯中國的民族自決權)。

很多人似乎會把人權扯上民主或政治,然而仔細檢視上述的各項人權,它們其實與民主或政治幾乎沒有關聯,與人權密切相關的是法治。憲法和各種法律的制定都是為了保障各項人權,即上述的人權基本內容。任何人,包括執法者,都不能逾越法律的規定,否則就是違法犯罪,人權因此獲得保障。換言之,一個國家的人權狀況取決於其法治水準,跟民主或政治少有關聯。香港和新加坡都是典型的例子,香港從未實行西方民主,但是在最近發生「反送中」事件之前,其法治和人權一向受到推崇;新加坡實行西方民主,其民主制度明顯偏袒執政黨而常受到批評,然而其法治和人權都被公認達到很高水準。

人權狀況既取決於法治水準,大陸的法治狀況如何?大陸在改革開放之前,「文化大革命」完全是無法無天的,在改革開放之後,社會劇烈改變,才逐漸重新建立其司法制度,此後的法治建設卻進展非常迅速。今年6月底,《世界經濟論壇》發佈2017至2018年關於「司法獨立」的調查報告,大陸與台灣同樣獲得4.5分。(詳見《從最近新聞比較兩岸的司法》) 根據這項國際性的調查報告,大陸與台灣的法治水準差不多,則它們的人權狀況也是差不多的。

另一項指標「監禁率」也顯示大陸的人權狀況不遜於台灣。監禁率是每10萬人中被監禁的人數,根據倫敦國王學院法學院國際監獄研究中心的《世界監獄簡報》,大陸的監禁率是119,而台灣的監禁率是277。若大陸經常侵犯人權,會把無辜的人逮捕收監,則其監禁率會很高;然而大陸的監禁率卻不到台灣的一半,顯示大陸的人權狀況應該不遜於台灣。另外,美國的監禁率達760,世界最高,其人權狀況令人質疑,而歐洲國家的監禁率多半與大陸接近 (詳見《美國的監禁率世界第一》)。

幾十年前的大陸確實沒有人權和法治,但是改革開放之後已經迅速改善,以前大陸是以黨領政、黨比法大,現在則要依憲治國、依法治國、從嚴治黨。其實大陸經濟的高速增長與人權、法治脫不了關係,若沒有人權和法治,社會必定紊亂,大陸的市場經濟怎可能長期高速發展?這些都顯示大陸的人權和法治已達相當不錯的水準。

儘管已經相當不錯,大陸的人權和法治當然仍不完美。大陸龐大,難免仍有些地方偶而會發生侵犯人權、破壞法治的事件,就像台灣偶而仍會發生冤獄和冤案。大陸與台灣的人權和法治水準接近,然而很多台灣人在長期的反共洗腦之下,至今還以為「大陸沒人權」,是該醒醒了。

沙烏地阿拉伯驅逐加拿大大使 | 郭譽申

三天前,沙烏地阿拉伯宣布驅逐加拿大的駐沙國大使,並召回它的駐加拿大大使。沙烏地阿拉伯和加拿大都是世界上相當重要的大國,發生了嚴重的政治和外交衝突事件,台灣媒體卻幾乎都沒有報導,台灣人真是自絕於世界,活在世外的「桃花源」裡!

沙、加衝突的導火線是,加拿大外交部長公開發文支持遭沙國政府以「叛國」罪名逮捕的女權運動者薩瑪爾·巴達威,並呼籲要求沙國政府盡快放人。沙國政府的回應是,批評加拿大政府侵犯沙國的內政主權,並稱所謂的「人權運動者」都是受法院合理定罪的「罪犯」。沙國不僅下令驅逐加拿大大使及召回沙國大使,還停飛國內至多倫多的班機,凍結與加拿大的貿易,並宣布要把沙國在加拿大的留學生轉學其他國家。

人權與國家主權的衝突屢見不鮮,大概很難說誰對誰錯。沙國信仰伊斯蘭教,自古即無男女平等或女權的觀念,與現在的世界潮流不合。從人權角度,加拿大支持女權運動者,符合所謂的普世價值;然而從民主和民族國家的角度,沙國多數民意贊成實行已千年以上的伊斯蘭教律法,民主該遵從多數民意,而民族國家的主權也該被尊重,因此加拿大的公開言論既侵犯沙國的主權,又未尊重沙國的民意或民主,並不站在有理的一邊。

西方國家常指責其他國家的人權和自由民主等,一向都屬於強勢的一方,而被指責的國家即使心有不甘,一般最多是口頭或書面反擊而已,這次沙國竟然有許多反擊和報復的大動作,實屬罕見。部份原因在於加拿大雖然是一個重要的西方國家,當然比不上美、英、法、德等列強的聲勢;而更重要的原因在於沙國產出大量石油,又是伊斯蘭教國家裡最擁抱美國者,是美國在中東最重要的盟國。雖然沙國的伊斯蘭作風經常違背西方的人權和自由民主概念,美國為了國家利益極少指責沙國,而英、法、德等列強自然會看美國臉色跟進。認清這些背景,這次加拿大對沙國疾言厲色,就是一時忘了「打狗要看主人」,因此被狗反咬了。

沙國與加拿大的衝突未來會如何?筆者相信美國一定會在檯面下當和事佬。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鬧得臉紅脖子粗,彼此都受損?女權、人權都只是理想,是比不上國家利益的。因此沙國與加拿大的衝突未來應該會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在美國的斡旋之下,双方不難找出彼此都體面的下台階,就船過水無痕了。

雖然沙烏地阿拉伯與加拿大的衝突不直接影響台灣,台灣人還是應該觀察及了解事件的發展,至少能認清女權和人權在國際上到底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人權,包含女權,是很崇高,但是不能不加思索地跟著西方國家高聲唱合,要看清背後的國家利益目的。

大陸人權疑案的真相 | 郭譽申

前幾年,習近平主政之後,大陸發生了多起有關人權的事件,包括一些異議人士和維權律師被約談、拘留,有些還被起訴,以及專賣大陸政治禁書的香港銅鑼灣書店的老闆與職員突然人間蒸發,据信是被大陸越界拘押了。這些事件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大多「雷聲大雨點小」,當事人可能起初被控以重罪,最後卻或者無事釋放,或者被輕判、緩刑等。即使如此,大陸境外的媒體自始就對這些事件大肆批評,認為是習近平的極權統治和大陸人權的倒退。

上述事件頗不尋常,中共施政執法一向有一致性,很少如此雷聲大雨點小,更不會因境外媒體的批評而輕易改變執法。不過境外媒體可不管這些,在起初雷聲大時就大肆批評,等後來雨點小時就淡化處理甚至不予報導,反正境外媒體一向對大陸政治沒有好感,認為大陸人權倒退是其一貫立場。筆者從媒體看到上述事件雷聲大雨點小的發展過程,心中頗疑惑為何會這樣而不得其解,直到最近讀了林中斌和元樂義合著的《撥雲見日:破解台美中三方困局》才發現看來合理的答案。

政治事件的解讀時常各有立場各說各話,讓我們先看看主要作者林中斌的政治立場。林中斌現為退休教授,是研究中國人民解放軍、國際關係與兩岸關係的專家。他居留北美廿九年,平生從未參加國內外任何政黨,卻曾擔任陳水扁政府國防部文職的軍政副部長(2003到2004年)。從其簡歷看,林教授是立場大致中立的學者專家,絕不是親中共人士。

《撥雲見日》有一小節《反腐暗流》,敍述習近平大力打擊貪腐之後,許多涉及貪腐而尚未被查的幹部,「他們對習無力公開反抗,但選擇暗中阻擾以拖待變」,其方式包括「官媒失誤」、「棒殺形象」、「外交扯腿」、「順勢暗算」、「巧布陷阱」和「官員怠政」。在「順勢暗算」項下,反習幹部打著紅旗反紅旗,藉維穩之名,在2014年逮捕下獄高瑜、浦志強等(高瑜是知名異議人士,而浦志強是著名維權律師)。在「巧布陷阱」項下,則解析銅鑼灣書店事件,越界逮人是「抹黑習近平的陰謀,而且令習百口莫辯」。

一般人,包括筆者,只能讀到媒體新聞的表層報導,只有像林中斌教授這樣層級的戰略專家,才能獲得各方的內部資訊,因此林教授對於上述事件的解析看來是頗有根據的。涉及貪腐的反習幹部故意製造事端,因此起初顯得雷聲大,等到習近平(或其親信)介入,就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顯得雨點小了。

大陸前幾年發生的多起人權事件原來是涉及貪腐而尚未被查的幹部在反習搗蛋,故意製造事端,這顯示大陸的司法仍有被操弄的空間,法治仍有待改善。不過台灣也好不到那去,馬英九自總統卸任以來,已經被控訴一、二十條罪名,也是司法被政治操弄,馬被控訴的罪名至今都不成立,看來最後也會雷聲大雨點小,兩岸的法治真是如出一轍啊。

史柯里帕案是人權還是諜戰? | 郭譽申

最近的一件國際大事是,俄羅斯與英、美等西方國家的關係又惡化,双方惡言相向,並互相驅逐對方許多外交官,而對抗的態勢可能進一步升高。事件的起因是一名居住在英國的前双面諜史柯里帕和他女兒,在一購物中心疑似被下毒而生命垂危。英國指控是俄國下的手,而俄國回應「毫無所悉」,但願意協助調查,英國不滿,於是聯合美、法、德、加等國一起驅逐俄國的外交官,俄國當然予以報復,也驅逐這些國家的駐俄外交官。西方國家制裁俄國的理由是人權,即史柯里帕和他女兒的生命權。這起事件是人權,還是諜戰的延續?

根據媒體報導,英國似乎並未掌握俄羅斯下手的明確證據,但史柯里帕父女所中的神經毒劑很罕見,在民間一般極難獲得,而且過去兩年來,史柯里帕的妻子和兒子竟然分別在英國和俄國死於車禍!這些都讓人高度懷疑,史柯里帕父女確是遭到俄國特工的暗算。特工做案一向很難追查,這起事件恐怕永遠無法水落石出,但基於以上疑點,我們就假設這起事件是俄國特工所為。問題是,制裁双面諜是否算違反人權?國家之間運用間諜似乎從不管人權!

根據媒體報導,史柯里帕原為俄羅斯間諜,被英國吸收後成為反間諜,他暗中把俄國的特工名單洩漏給英國,並獲取報酬。他在2004年被俄國逮捕,在2006年被重判十三年徒刑,在2010年因美、俄協議交換彼此被囚的間諜而重獲自由。

双面諜一向是最令人痛恨的,吃裡扒外、背叛國家,既損害國家的利益和安全,又傷害同為間諜的同僚同志。史柯里帕暗中把俄國的特工名單洩漏給英國,不知道造成俄國和其特工同僚多大的傷害?史柯里帕的被制裁想來一定讓俄國特工和民眾大快人心。即使俄國官方不制裁他,他的特工同僚也很可能想要報復他。認清這點,史柯里帕的被暗算就不值得大驚小怪了。假使這是俄國特工的私人報復行動,西方國家驅逐俄國的外交官,就搞錯了方向。

西方國家真是為了人權而制裁俄國嗎?恐怕未必。如上述,双面諜對其祖國和同志都有很大傷害,因此很可能被強烈報復甚至殺害。風險這麼高,特工為何願意成為双面諜?當然因為暴利的吸引。英國吸收史柯里帕成為反間諜,必然給予暴利,並保證他未來的人身安全。(過去有例子,反間諜功成之後,被改名換姓及賦予新身份,讓舊身份從人間消失,世人就再也找不到這個反間諜,反間諜因此能安渡餘年。) 因此英國對史柯里帕案的強烈動作既是對他人身安全的承諾,也彰顯英國對双面諜的信譽保證。若英國沒有強烈動作,以後誰還會願意成為英國的反間諜?從此角度看,英、俄的諜戰仍未結束而還在延續。

西方國家為了史柯里帕案制裁俄國可以說是為了人權,也可以說是諜戰的延續。諜戰從來不管人權,西方國家別做清高狀吧!另一方面,從美國角度看,中國大陸才是美國的主要競爭對手,美國和俄國對抗,讓中國坐收漁翁之利,美國是不大聰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