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文學界,我的感受 | Friedrich Wang

筆者不算是什麼優秀的學者,就是讀自己的書,寫自己的文章,教好每一個學生。我不喜歡搞派系,就算有什麼機會,也不可能去壟斷資源,壓榨他人。

我自從2014年決定離開台灣到中國大陸任教,就是因為看到了太多的不堪與醜陋,知道在這種文化之下是不可能容得下自己繼續發展。簡單說,在台灣想當一個平靜而且普通的學者都已經不可能了。

當然,兢兢業業、循規蹈矩的學者是永遠都存在,但是卻沒有辦法改變上述這個既成的結構。如果想要活得順暢一點,要不然就是跟著他們一起亂搞,要不然就是退出以後不要玩了。

自己其實很幸運,能夠就讀兩所在台灣被認為是人文科系最優良的學校:政大、台大。但是這兩所母校在這十多年的時間當中都已經變得面目全非,讓人完全不認識了,令人十分難過。

這次國發所的事件,其實就是給台大一次機會:向台灣社會證明這還是一所值得繼續期待的學校。否則佔了這麼多社會資源,卻發生這麼不堪的問題:光是一個學閥可以幾年之內製造出170多個碩博士,而且還讓這些人彼此之間互相抄襲論文。這完全敗壞了一個學校該有的基本學風,放到全世界都將是一個巨大的笑話。如果不改正,這所學校還有什麼資格繼續存在這個世界?

若台大沒有辦法在這次的機會徹底自清,給社會一個交代,那這個學校以後只會爛到谷底,尤其是人文學科,就不要怪自然科學以及理工學科如此看不起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