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經濟的供給側改革 | 郭譽申

對抗經濟走弱,多數國家都會採行需求側的政策,如增加公共建設、寬鬆的貨幣之類,即實行所謂的凱因斯學說。中國大陸近年卻強調供給側的改革,簡單說,即致力於生產要素的提高與調整。

如前文《大陸經濟的新常態》所述,大陸的經濟發展和一般發展中國家一樣,主要受益於「人口紅利」,即生產力和所得偏低的農業剩餘勞動力被逐漸導入生產力和所得較高的非農業部門,於是產生高經濟增長。大陸近年經濟不再能維持高速增長,則是因為人口紅利減弱所致。大陸因為生育率早已逐漸降低,而老年人占比增高,到2011年時勞動年齡人口就已達到峰頂,此後勞動年齡人口開始下降,即所謂的「未富先老」。大陸是否不再有人口紅利?

根據蔡昉教授的研究,勞動年齡人口雖然開始下降,人口紅利只是減弱,並未耗盡消失。這可以從兩方面觀察到:大陸的農業人口在總人口的占比多年來已大幅降低,但是比已開發國家仍偏高;大陸的農民工多在年輕時到城市務工,但是到了四十歲之後,常回鄉重新務農,未能發揮人口紅利的充分效益(正常工人一般工作到五十五歲左右)。因此供給側改革主要是以制度改革,來延長人口紅利。

供給側改革的一個主要內容是優良的城鎮化和戶籍改革。城鎮化既是經濟發展的結果,也是經濟發展的手段。優良的城鎮化能促進產業聚集,人口、人才和創意的集中,以及高效公共服務的供給,成為創業和創新活動的平台,從而提高經濟發展的效率和可持續性。戶籍改革針對農民工。農民工因為是農民戶籍而非城鎮戶籍,即使居住城鎮,在社會保障和子女義務教育等方面未享有與城鎮居民同等的基本公共服務,這樣既不公平,也降低農民工長期居留城鎮的意願。戶籍改革讓農民工具有與城鎮居民同等的權益,能提高農民工移居城鎮的意願,有助於提高城鎮化及延長人口紅利。

相對於城鎮化,是農業進一步現代化。大陸的農業生產雖己相當程度機械化,但是因為農戶的人均土地規模小,其生產力受到制約。農業現代化主要在於擴大農業經營規模,例如讓土地的經營權和所有權、承包權分開,而經營權可以流轉,因此能夠較集中。農業的經營規模擴大,不僅能提高農業生產力,也能釋出人口紅利。

除了城鎮化和農業現代化,供給側改革還包括「去產能」和擴大服務業。過去三十多年,大陸加速推進大量基礎建設,使工業產能大幅提高,但近年基礎建設漸趨完備,不再需要如此大量基礎建設,使部份工業產能成為多餘,因此需要「去產能」,即淘汰一些效能不佳的工業產能。「去產能」的同時,則以擴大服務業的產出來彌補工業減損的產出,而服務業的擴大也正是城鎮化的核心。服務業的逐漸成長使大陸經濟較少倚賴外貿,而更多取決於國內消費,使大陸經濟更健康而能夠持續。

 

 

 

大陸經濟的新常態 | 郭譽申

中國大陸自1978年開始改革開放,直到2011年的33年間,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年增長率平均高達9.9%,2012年起,經濟增長減速,到2015年之後,增長率降到低於7%。大陸經濟從10%的高增長轉軌到6、7%的中高速增長,並期待長期保持這樣的中高速增長,被稱為經濟的新常態。這是怎麼回事?經濟學家蔡昉教授在2017年出版《讀懂中國經濟:大國拐點與轉型路徑》(簡體書),解開我的疑惑。

大陸的人均GDP在2010年達到4560美元,成為中等偏上收入國家,隨後經濟增長就開始減速,是否墜入「中等收入陷阱」令人關心。「中等收入陷阱」是公認的經濟難關,很多國家,如巴西、墨西哥、南非等,達到中等偏上收入之後,人均GDP長期無法突破12736美元的高收入國家門檻,而人口上億的大國更沒有成功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先例(早發達國家除外)。

像大陸這樣原本的農業國家朝向工業化發展經濟,正符合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劉易斯的「二元經濟發展」模型。簡單說,農業國家有大量農業勞動者,但農地有限,因此農業勞動者的生產力和所得都很偏低,甚至可視為剩餘的勞動力,只要把這些剩餘的勞動力逐漸導入生產力和所得較高的非農業部門,就能達成高經濟增長。這些剩餘的勞動力就是所謂的「人口紅利」,人口紅利起初很充沛,隨著剩餘勞動力一直導入非農業部門,同時經濟增長又造成生育率降低,人口紅利終將逐漸耗盡。

根據蔡教授的數據,2011年正是大陸勞動年齡人口達到峰頂的時間,此後勞動年齡人口開始下降,這恰對應到前述經濟增長從高增長降到中高速增長的時間,人口紅利減弱,經濟增長於是趨緩。當剩餘勞動力很充沛的時候,勞動者的薪資很難上漲;反之,當剩餘勞動力逐漸不足時,勞動者的薪資就會迅速上揚。大陸勞動者的薪資在2004年之後上漲很多,就反映這個現象,造成企業獲利減少而經濟增長趨緩。

蔡教授在書中清楚區別經濟的潛在增長率和實際增長率。「潛在增長率反映的是一個經濟體由供給方因素所決定的中長期增長能力,與短期的需求變化沒有關係。」例如人口紅利減弱,潛在增長率就降低了。增加需求,例如大幅增加公共建設,可以使實際增長率高於潛在增長率,但多屬短期效果,並且可能導致泡沫經濟;反之,若需求不足,則實際增長率會低於潛在增長率,可能導致失業增加的後果。因此,健康而可持續的經濟發展是讓實際增長率和潛在增長率儘量保持一致。

大陸認清人口紅利減弱,經濟的潛在增長率自然降低,於是不勉強追求高經濟增長,而努力於供給側改革(筆者將在後文介紹大陸供給側改革的一些措施),以提高其潛在增長率,期望長期保持中高速增長,這就是大陸經濟的新常態。大陸只要保持這樣的經濟新常態,不出十年,就能突破「中等收入陷阱」,成為高收入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