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模式與西方民主競爭態勢的演變 | 郭譽申

隨著中國大陸的快速崛起,中國的政治制度,中國模式(參見《簡單搞懂大陸的黨政制度》),與西方民主制度免不了有競爭,其競爭態勢經歷了多年至今的演變,值得我們回顧和前瞻。

中國自1979年開始改革開放,不久就遇上了1990年代的蘇聯解體和東歐民主化。當時是西方民主的顛峰時代,法蘭西斯·福山出版了《歷史的終結及最後之人》一書,認為西方民主就是政治制度無可取代的最終形式(參見《法蘭西斯•福山這個人》)。隨後美籍華人章家敦出版《中國即將崩潰》,認為中國模式是蘇聯模式的餘孼,中國在5年至10年內即將崩潰。

本世紀初,中國大陸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經濟增長更加加速,但在國際上韜光養晦、不出風頭,讓遭遇911恐怖攻擊的美國幾乎忽略中國的快速進步。此時如日中天的西方民主開始出現走下坡的跡象,部份政治學者觀察到,很多實行民主的國家,尤其一些新興民主國家,發展不順利,而形成所謂的民主退潮現象(參見《全球民主在退潮》)。

2008年美國引起的全球金融危機重創了西方民主制度,使民粹主義、保護主義、民族(種族)主義等興起,到2016年英國脫離歐盟和川普當選美國總統,而達於頂點。此後幾乎所有的政治學者都有共識:西方民主面臨了嚴重危機,而需要尋求拯救之道。此時的中國大陸,經濟規模已達世界第二,其經濟增速雖從高速降到中高速,仍遠高於多數國家。亮麗的中國不可能再韜光養晦,中國模式與西方民主的正面競爭態勢於是不可避免。

面臨危機的西方民主經得起中國模式的挑戰嗎?英國劍橋大學政治學教授和政治評論家David Runciman在其著書《How Democracy Ends》(中譯:民主會怎麼結束,立緒文化)中探討這問題,其評論大部份相當中肯。他把西方民主面臨的危機比喻為人類的中年危機;西方民主在上世紀的青年期,努力追求選舉普及和福利國家,成就非凡,然而進入本世紀的中年期,西方民主已無所追求,因此導致人們的不滿(主要指發達國家);中年危機雖然難熬,西方民主仍能修修補補,繼續活相當久。另一方面,中國的人均所得仍低,中國模式仍能提供人民所期待的經濟利益而讓人民滿意,是其優勢。言下之意即,中國在成為高所得國家之前,中國模式的表現仍將持續優於西方民主,此後則未可知。

Runciman認為民主選舉提供人民尊嚴及讓人受到尊敬,是中國模式所欠缺的;當中國成為高所得國家而經濟增長走緩時,沒有民主選舉可能使中國模式不再有合法性。筆者相信,選舉是否提供人民尊嚴及讓人受到尊敬,每個人感受不同,而甚至是虛幻的,因此未必重要。例如,日前美國才爆發白人警察任意壓制無辜黑人致死的事件,一般黑人在民主的美國有尊嚴及受到尊敬嗎?選舉民主實在並沒那麼美好!中國模式未來有可能以其他方式提供人民尊嚴及讓人受到尊敬,例如完善的醫療健康保險。(生老病死是人最脆弱而沒有尊嚴的時候,若能被妥善照顧好,人就是有尊嚴的。)

全球民主在退潮 | 郭譽申

2008年史丹福大學教授戴蒙(Larry Diamond)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雙月刊首先提出全球已進入民主蕭條期,2013年新聞工作者及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會員J. Kurlantzick 出版《Democracy in Retreat: The Revolt of the Middle Class and the Worldwide Decline of Representative Government》,其中文譯本的標題是「民主在退潮:民主還會讓我們的世界變得更好嗎?」,2015年1月「民主季刊」(Journal of Democracy)提出「民主是否正在退潮中?」的疑問,邀請許多民主化研究者為文探討這個問題,雖然論點不一,但總的來說,答案是肯定的,我們正處在一個民主退潮的時代。

多個研究民主的機構,包括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貝塔斯曼基金會(Bertelsmann Foundation)和經濟學人資訊社(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等,長期對世界上所有國家評判它們的民主化程度。(筆者不大贊同重視形式、不重實質的選舉民主,但這樣的評判指標大致能衡量選舉民主的實行程度) 根據這些調查和研究,自1974年開始,世界民主化的程度一直進步,被稱為「第三波民主化」,第三波民主化在80年代進到拉丁美洲及東亞,然後進入東歐,促成了蘇聯的瓦解,最後在90年代席捲許多非洲國家。然而到了2006年,民主化的進程卻開始反轉,每年民主化分數衰退的國家要多於增長的國家,也就是說,全球已經處在民主退潮中,特別是一些新興民主國家的民主退步現象更加明顯。例如自由之家每年出版一份《世界自由度》(Freedom in the World),其2018年的標題是「民主面臨危機」(Democracy in Crisis)。

2008年金融危機造成全球經濟長期不振,讓人懷疑是經濟衰退導致民主退潮,不過一些深入研究顯示,決定新興民主國家命運的並不是經濟衰退的影響,而是國家治理不善、腐敗和權力濫用、以及極端的不平等等政治因素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政治制度本來就是工具,其目的是帶來良好治理(good governance),世界銀行(World Bank)強調「良好治理」有6項基本指標,分別是公民表達及問責、政治穩定、政府效能、監管品質、法治和反貪污,民主化只涵蓋到第一項指標,其他指標對於國家和人民至少和民主化一樣重要。假使一個國家的民主制度不能帶來良好治理,它勢必被人民所拋棄,這是很多新興民主國家時常遭遇的狀況。

造成民主退潮的一個重要因素是美國民主品質的退步和「中國模式」的成功。美國一向是世界的民主典範,但是自雷根總統開始,盛行所謂的「新保守主義」,強調市場萬能、政府無用,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妥協空間壓縮變小,社會兩極對立日益嚴重,政治僵局出現的頻率愈來愈高,多元政治逐漸被金權政治所取代,終於釀成世界金融危機。民主典範的國家治理這樣不佳,自然使一些新興民主國家尋求其他的為政之道,中國模式的成功因此提供了西方民主之外的另一個選擇,相當程度助長了民主的退潮。

民主退潮呈現了許多民主失敗的例子,台灣的民主制度雖然未達全面失敗的程度,卻已呈現很多治理的缺點,讓多數人都不滿意。另一方面,中國模式和西方民主的競賽才剛開始,中國模式已被實證優於不成熟的民主制度,至於成熟的民主制度被認為能夠自我修正改良,同樣地中國模式也一直在改革改進之中,兩者的競賽只能未來走著瞧了。

談統一 需要以改變對方體制為前提嗎?| 王永

「中國大陸沒有民主自由,等他們建立了這樣的體制再來談統一吧!」這是台灣普遍存在的觀念,卻也是台灣鄉親最大的盲點。談統一,真的需要以改變對方體制為前提嗎?答案是否定的。

首先,大陸方面談統一,所提的方案是「一國兩制」,這是一種深思熟慮,沒說要改變台灣的體制,台灣鄉親為何總是要拿體制改變做為前提?更何況大陸領導人曾多次強調,統一不是誰吃掉誰,一國兩制的形式內容完全由雙方協商制定,可以不同於香港的一國兩制模式,比香港模式更具有想像和空間。

其次,台灣實施的「西式票選民主」,其實是個裝點門面、虛假的民主制度,自1996年全面實施以後,到今天20年間一事無成,選民在媒體操控的壁壘下投完票之後,就只能眼睜睜看著朝野各黨拼死互相拉扯,社會分裂政策難行、經濟倒退國力下滑,無可奈何卻又無可如何,充滿無力與無言!無獨有偶,這樣的現象在泰國、菲律賓、印度等許多票選民主國家也同樣出現,為什麼?台灣鄉親可曾思考,民主化何以反令社會進步停頓?這樣的制度有什麼理由要社會安和樂利、國力一再蒸蒸日上的大陸來接受?

西式的票選民主制度,依杭庭頓的說法,從1828年起出現過3波潮流,若再加上2010年後的「阿拉伯之春」,一共有過4波民主化潮流。很令人遺憾,這4波民主化一波比一波慘烈,為絕大多數國家都帶來不同深淺的浩劫,其中只有第一、二波若干老牌「民主」國家表現亮眼,例如英、美等國。然而究其實際,英、美諸國的成功也並非來自票選民主制度,實則來自於資本的雄厚,然而他們的雄厚資本卻是來自殖民掠奪。近年來歐美經濟屢屢下行,曝露出他們民主體制左支右絀的窘態,進而激起民粹化,不就說明這一切嗎?

西方學者與政客不瞭解中國的體制,對於中國崛起的亮麗成就經常以懷疑的口吻說:沒了民主,中國能走多遠?台灣鄉親一向崇拜西方,也就經常緊緊抱住這句話來安慰自己,殊不知我們是否更應該深思:一旦沒了資本,西式票選民主還能走多遠呢?

台灣鄉親還應該體察,西方政界質疑中國有它深層複雜的原因,一方面受到西方學者的影響,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國際競爭以及西方文化背景有關。中、美現在是結構性矛盾,第一強國的美國受西方宗教文化的影響,總是需要找一個敵人,樹立一個競爭的靶子。以前是英國、後來德國、再後來蘇聯,現在綜合實力第二的中國更「有資格」當美國的敵人。所謂「中國沒有民主」只是他們全力抹黑打擊中國的藉口,事實上中國即使奉行「西式民主」,也仍然會受到抹黑批評。今天的川普,雖然不時張狂作態,但是他有一個特點,代表美國政客新思維,即發現用意識形態來對付中國不管用了,作為商人,川普也許要用貿易來對付中國,而不是再以老掉牙的意識形態做為藉口。

不久前,上海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在一場演講中提到,台灣一條大約51公里的機場捷運修了20年還沒通車。同一時期,大陸僅上海一個城市就完成大約670公里的地鐵,全球城市排名第一;同時期全大陸還建成高鐵總長2萬公里,超過美、日等世界各大國,也是世界第一。兩相比較,台灣、大陸兩個體制應該是誰向誰看齊呢?

有人會說,民主制度的價值絕不能僅僅以經濟發展來衡量,那麼我們不妨審視幾個所謂的民主價值,西方教科書上經常告訴我們的:

1.  民主有助於經濟發展。如果是,為什麼所有接受民主洗禮的第三世界國家和地區,經濟上始終舉步為艱?阿拉伯之春更是落入悲慘世界。過去亞洲四小龍的出現與民主無關,近些年被美國視為民主模範生的台灣、南韓,在民主化之後,前者停滯不前,後者狀況連連,元首一一身陷弊端。時至今日,連核心歐美民主大國的經濟也欲振乏力,行政效能消退。

2.  民主有利於政權更替、政治穩定。如果是,為什麼新興民主國家軍方勢力經常抬頭?政權交替危機四伏,或多黨傾軋。反觀中國,在鄧小平之後建立了穩健的任期制、接班制度、集體領導制度。

3.  民主可以避免極端主義。如果是,法國、德國、美國為什麼都相繼出現民粹現象以及極端政黨的壯大?美國這次大選,川普竟然把大資產階級保守主義的共和黨給顛覆了,更奇特是,台灣本是二手美式民主,但民進黨一慣的民粹手段,卻被川普複製用回到美國身上;此外,日本安倍的極右傾向也不惶多讓,令日本有識之士憂心不已;而台灣全面民主化20年,島內卻充滿「民粹亡國」的無奈氣氛。

4.  民主還是普世價值嗎?如果是,為什麼英國脫歐公投至今議會還沒接受?川普勝選,為什麼美國10多個大城騷亂不斷?顯然反對者堅持的價值超越了票選民主的價值。

5. 民主是萬靈丹嗎?可以防止腐敗嗎?如果是,為什麼許許多多票選民主國家腐敗的深度與廣度是那麼驚人?就連號稱清廉的美國,如果希拉蕊身後的「魅影重重」攤到陽光之下,恐怕也是極為精彩吧!世界上倒是有兩個著名的反腐成功地區,一是新加坡,二是香港,他們使用的反腐廉政手段,恰恰都與民主制度無關。

自1949年起,兩岸走上了完全不同的兩條道路。台灣、南韓等亞洲四小龍,走的是依賴發展模式,而大陸,被迫和自覺的走上反殖民的自主發展模式。後者在發展初期,困難重重、緩慢艱辛,然而一旦建立起自主的體系,卻後續發展無窮。在經歷多年的摸索之後,中國大陸在政治上堅持以民為本的思想,發展出以「協商」為核心的「民主集中制」以及分層負責、分層選舉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經濟上發展出具有社會主義性質的市場經濟制度,綜合起來就是近年成就輝煌,被世人研究討論的「中國治理模式」。台灣鄉親們面對這一個「陌生」的體制,與其抱持一貫鄙視與惶恐的態度,不如虛心去認識它、研究它,當有一天完全理解什麼是「中國治理模式」的時候,也就是台灣結束向下沉淪的時候。台灣幸甚!全體中國幸甚!

 

 

西方世界與台灣眼中的中國大陸 | 郭譽申

筆者很關心中國大陸的發展狀況,多年來時常閱讀講述大陸的書籍,每年也至少造訪、旅遊大陸一、兩趟,因而獲得親身的體驗。中國逐漸崛起,西方世界對中國大陸的認知自然隨時間而改變,而台灣對大陸的認知也多少有些改變。然而,台灣眼中的大陸與西方世界眼中的大陸始終有不小的差距。

大陸的政治體制與西方的民主制度不同,早年西方世界完全不相信「中國模式」能夠成功,2001年章家敦的《中國即將崩潰》是這一心態的代表作。章所聲稱的「中國崩潰論」從來沒有多少理論根據,其基礎只是對西方民主的信仰,以及認為大陸的政治體制類似蘇聯和前東歐的共產黨體制,卻沒考慮大陸「改革開放」之後的經濟體制與蘇聯和前東歐是大為不同的。

隨著大陸的持續成長進步,以及西方民主遭遇許多挫折(例如「阿拉伯之春」),西方世界對中國大陸的認知有很大的改變。以著名學者法蘭西斯·福山為例,他在1992年出版《歷史的終結及最後之人》,認為西方自由民主制的到來可能是人類社會演化的終點、是人類政府的最終形式。然而福山在2014年發表《政治秩序及其衰落》,將其前書的結論做出修正,將「法治」、「民主問責」之外,另加第三要素「國家治理能力」,認為很多國家在這三項中前兩項得分高,但是第三項得分很低,造成發展不如預期。以此三要素檢視中國和美國,中國民主與法治弱於美國,但國家治理能力強於美國。

西方世界已經大多接受「中國模式」是自由民主制之外的另一條可行之路,但難免部份學者仍心有不甘。例如大陸的經濟成長率在2011年之前接近10%,到2012-2014之間迅速跌落到7%,知名學者沈大偉(David Shambaugh)教授於是出版《中國的未來》,認為中國若繼續其「硬威權主義」將逐漸停滯失敗。有趣的是近年沈教授卻公開聲稱他並不主張「中國崩潰論」。大陸近年「反腐」有成,而經濟成長穩定在6.5%以上,仍優於大部份國家,大概讓沈教授改變了主張。

西方世界近年逐漸肯定「中國模式」,台灣在多數領域都接受西方思維,卻獨否定「中國模式」。本文前面提到的書籍在台灣都有譯本,但是台灣書市卻充斥著更多、更顯眼的反共、反中書籍,這些書籍的作者或為台獨支持者,或為大陸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其著作明顯不夠嚴謹,在西方世界是難以出版的,卻在台灣書市頗能占有一席之地。台灣過去長期的反共宣傳滋養了這些反共、反中書籍,而這些反共、反中書籍又滋養了反共、反中的台灣年輕一代。

西方世界會隨時間和現狀改變它們對中國大陸的認知,台灣卻仍執迷於它過去的認知,成為全世界唯一的反共急先鋒!事實勝於雄辯,我相信真理終將勝出,台灣未來終將肯定「中國模式」。然而現在世界各國多積極與大陸合作共同發展,台灣卻背道而馳,台灣錯過這次機遇,未來還有多少前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