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崩潰論」死灰復燃? | 郭譽申

2001年,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前夕,美籍華裔作家章家敦出版《中國即將崩潰》,開啟了「中國崩潰論」的濫觴。在書中,章家敦斷言:「中國現行的政治和經濟制度,最多只能維持5年…中國的經濟正在衰退、並開始崩潰,時間會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之前、而不是之後!」章所斷言的時間早已過去,然而中國不僅沒有崩潰,還持續高速經濟增長,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使得「中國崩潰論」消聲匿跡了好一陣子。

不過,近幾年「中國崩潰論」似乎死灰復燃了。近年的「中國崩潰論」與二十年前有些不同,二十年前有章家敦作為領頭羊,受到國際媒體和全球的關注;而近年則沒有明顯的領頭羊,主要僅在台灣和華人世界傳播。雖然沒有領頭羊,也就沒有一致的論述主軸,近年的「中國崩潰論」透過媒體、網路、書籍等各種管道廣泛傳播,不僅聲勢不小,更有無孔不入的綿密。

近年的「中國崩潰論」內容龐雜,對中國大陸的任何微小弱點或缺點,都能大作文章唱衰中國,甚至也能無中生有,憑空想像出中國未來的危機!譬如:美中貿易戰會戳破中國的經濟泡沫,使經濟崩盤;大陸對網路大企業的反壟斷督查和罰款,是侵吞私有企業的資產;習近平的反腐打貪只是清除政治競爭者,並不合法;習近平的權力不穩,中共高層內鬥激烈,危及政權;中共在香港實行《國安法》,在新疆對維吾爾族實行種族滅絕,造成香港和新疆動盪;大陸的人民嚮往自由民主,在經濟走弱之下,將起來反對中共政權等等。

「中國崩潰論」為何死灰復燃?其導火線幾乎可以確定是,2018年美國對中國開啓貿易戰,中美的關係急轉直下,並進入全面的競爭甚至對抗。中美對抗使反共、反中、台獨者樂不可支,他們極力推出「中國崩潰論」,因為迷信美國能在中美對抗中獲勝,甚至導致中國崩潰,也企圖以「中國崩潰論」抵擋中國持續崛起對台灣人的吸引力。

事實勝於雄辯。近年的一些經貿數據顯然不支持「中國崩潰論」。例如,中國2019年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大約是美國GDP的67%,兩年後的2021年,中國的GDP已經達到美國GDP的77%;而中國的全球進出口總值自2017年起已經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其2021年的進出口總值更超過美國達29% (參見《美中貿易戰如何?會經貿脫鉤嗎?影響中美如何?》)。

其實這兩年中國的抗疫成效遠勝美歐,使人民對政府和共黨的支持度空前高漲。中國怎可能崩潰?另一方面,美國雖然時常指責中國,它卻把中國視為最主要的競爭者,對中國的忌憚之情溢於言表。若中國即將崩潰,美國何必對中國如此忌憚?因此近年的「中國崩潰論」完全是無稽之談,看來它流行不了多久,過幾年又要消聲匿跡了。

中國崩潰論沒見到的 | Friedrich Wang

中國崩潰論時至今日已經不值一駁。其中原因很多,最重要的是淪為一種情緒性的謾罵或詛咒,卻不是基於事實與理智的論證,可說營養非常貧乏。尤其最顯而可見的,就是這些所謂的中國崩潰論常常只講體制上與西方的差異,而這根本不是重點。西方的體制或價值真的無懈可擊?去問問那些今年因新冠肺炎而躺在棺材裡的上百萬人,他們最清楚了。

中國大陸今日最大的挑戰有兩點,卻是中國崩潰論者沒見到的。其一,人口老化。中國2000年全國的平均年齡是36.5歲,人口紅利仍然不錯;但是2019年卻漲到了44.6歲,紅利已經不大了;預計老化速度還會加快,2032年前會突破50歲,2050年之前會達到56歲。這都將對生產消費產生巨大影響,甚至動搖到產業面的結構。其二,生態環境的惡化。大陸2018年自己公布的資料,全國主要河川300多條,包含長、黃、珠、黑等四大水系,輕中度汙染的佔了快6成,重度汙染佔了1.5成,這個比例讓人憂心。

這些真實的危機足以讓中國崩潰?機會微乎其微。長篇大論就不必了。首先,智能化時代的到來,使得生產技術與方式大幅改變。機器人、全自動化辦公室,都將取代不少的人力,這勢必可以緩解人口紅利下降的問題。君不見,今年春天,武漢開始用無人機送餐送貨,機器人煮刀削麵,這些已經不是電影,而是真實上演的橋段。中國大陸產官學界投入在上述的智能化管理與生產的力度,恐怕是世界第一的。

其次,中國這20年在環境上的努力同樣使人刮目相看,尤其是造林,使得原本風沙嚴重,並且日漸沙漠化的內蒙、黃土高原等地區綠意盎然、生態恢復,也讓許多瀕臨絕種的動物重新現身,使人感到安慰。河流汙染的治理也在進行,這20年關閉或者遷走的各流域的化工、冶金、織染等等工廠數以千計,留下的也受到日益嚴格的環境要求所拘束。長江今年執行最嚴格的禁捕令,相信幾年後可以看到效果。

這些投入能否解決上述的兩大挑戰?這只有天知道了。但是人類文明不就是如此,永遠都有挑戰與危機,考驗著智慧、毅力與耐心。筆者從來不捧大陸,把它說成是天堂,但是人家的努力與成績卻不容忽視,並且日起有功。

知識人不理智,甚至胡扯,是台灣最大的悲哀。台灣若繼續矇著眼睛,繼續相信智障般的崩潰論,那恐怕未來崩潰的就是自己吧?

重慶北碚捕魚人成為「護漁員」

西方世界與台灣眼中的中國大陸 | 郭譽申

筆者很關心中國大陸的發展狀況,多年來時常閱讀講述大陸的書籍,每年也至少造訪、旅遊大陸一、兩趟,因而獲得親身的體驗。中國逐漸崛起,西方世界對中國大陸的認知自然隨時間而改變,而台灣對大陸的認知也多少有些改變。然而,台灣眼中的大陸與西方世界眼中的大陸始終有不小的差距。

大陸的政治體制與西方的民主制度不同,早年西方世界完全不相信「中國模式」能夠成功,2001年章家敦的《中國即將崩潰》是這一心態的代表作。章所聲稱的「中國崩潰論」從來沒有多少理論根據,其基礎只是對西方民主的信仰,以及認為大陸的政治體制類似蘇聯和前東歐的共產黨體制,卻沒考慮大陸「改革開放」之後的經濟體制與蘇聯和前東歐是大為不同的。

隨著大陸的持續成長進步,以及西方民主遭遇許多挫折(例如「阿拉伯之春」),西方世界對中國大陸的認知有很大的改變。以著名學者法蘭西斯·福山為例,他在1992年出版《歷史的終結及最後之人》,認為西方自由民主制的到來可能是人類社會演化的終點、是人類政府的最終形式。然而福山在2014年發表《政治秩序及其衰落》,將其前書的結論做出修正,將「法治」、「民主問責」之外,另加第三要素「國家治理能力」,認為很多國家在這三項中前兩項得分高,但是第三項得分很低,造成發展不如預期。以此三要素檢視中國和美國,中國民主與法治弱於美國,但國家治理能力強於美國。

西方世界已經大多接受「中國模式」是自由民主制之外的另一條可行之路,但難免部份學者仍心有不甘。例如大陸的經濟成長率在2011年之前接近10%,到2012-2014之間迅速跌落到7%,知名學者沈大偉(David Shambaugh)教授於是出版《中國的未來》,認為中國若繼續其「硬威權主義」將逐漸停滯失敗。有趣的是近年沈教授卻公開聲稱他並不主張「中國崩潰論」。大陸近年「反腐」有成,而經濟成長穩定在6.5%以上,仍優於大部份國家,大概讓沈教授改變了主張。

西方世界近年逐漸肯定「中國模式」,台灣在多數領域都接受西方思維,卻獨否定「中國模式」。本文前面提到的書籍在台灣都有譯本,但是台灣書市卻充斥著更多、更顯眼的反共、反中書籍,這些書籍的作者或為台獨支持者,或為大陸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其著作明顯不夠嚴謹,在西方世界是難以出版的,卻在台灣書市頗能占有一席之地。台灣過去長期的反共宣傳滋養了這些反共、反中書籍,而這些反共、反中書籍又滋養了反共、反中的台灣年輕一代。

西方世界會隨時間和現狀改變它們對中國大陸的認知,台灣卻仍執迷於它過去的認知,成為全世界唯一的反共急先鋒!事實勝於雄辯,我相信真理終將勝出,台灣未來終將肯定「中國模式」。然而現在世界各國多積極與大陸合作共同發展,台灣卻背道而馳,台灣錯過這次機遇,未來還有多少前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