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詡建議曹操不打赤壁之戰-兼評曹操 | Friedrich Wang

隨意聊聊三國。大家都知道赤壁之戰,曹軍大敗,就此再也踏不過長江。但一般不知道的是在曹軍大破新野,將劉備軍擊潰,並準備展開追擊之時,時任中議大夫的賈詡曾經在此時給曹操另外的建議。

賈詡認為將30萬大軍全部押在一個戰場其實是不智的。若能夠多線進行,將對自己最有利,兵力的利用也可以極大化。因為荊州投降的消息已來,而孫、劉結盟也可能會形成,將全部的籌碼賭上去其實正中他們的下懷。孫、劉兵力弱勢,要的就是賭這一把,以小搏大。故,反而應該將兵力分散,多頭出擊,一點一點將孫、劉集團給逼死。

賈詡建議,由曹仁帶精銳3-4萬前進至江陵,收編與整理劉表的降軍,然後步步南下,拿下江夏等要地,再跨江進入南荊州,一路底定到嶺南。夏侯兄弟率一軍進入關中,一方面解決馬家的殘餘勢力,二方面進佔漢中,得隴望蜀。三方面由張遼、李典、樂進等人鞏固合肥與淮南,作出直指南京準備渡江作戰的態勢,牽制孫權的主力不敢妄動。曹操本人可率20萬左右的主力坐鎮襄陽,或者回去許昌都行,以宣達朝廷指令,完善制度,以及穩定天下的人心,甚至可以作取天子而代之的準備。

這樣,曹操一方面可以為了未來的統治減少阻力,二方面讓天下人心歸於安定,能早日習慣他的統治。若三個戰線任何一個不利,他當然可以隨時再投入,對勝利給予更多保證。若曹操真的採納,可能就不會有後來的赤壁大敗,不出3-4年,孫、劉最後不是投降,就是會慢慢無以為繼,走向土崩瓦解。

其實,孔明與周瑜等人要的就是一次大決戰,好以小博大,完全就賭上這一把,一次可以梭掉曹操手中全部的籌碼。曹操本人也被這幾年的不斷大勝沖昏頭,不但沒有採納賈詡建議,還將他調回洛陽。曹操終究還是比袁紹高明得多,沒有像袁紹惱羞成怒殺掉田豐一般殺掉賈詡,並且日後繼續重用他。賈詡真乃一代謀士,其智能足以比美孔明、周瑜,甚至日後的陸遜、司馬懿。

成也多疑,敗也多疑,曹操一生幾乎談不上真正信任過誰。或許有人會說那郭嘉、荀彧等人算不算?其實,這幾個都是謀士,並未有真正獨當一面的機會。曹操在赤壁之戰前,各戰區大都沒有設立過專職的統帥,給予充分的授權,大多要親自指揮戰局。而後,雖然任命曹仁、夏侯淵等人主持荊北、漢中等地的作戰,但他們手中的兵力很有限。曹仁不超過3萬,夏侯淵最多5萬左右,且精銳度大不如赤壁前的狀態。曹操可說是在大敗後迫不得已之下,才任命了這兩個大都督。而且,這兩人都是他的親族,可說是麾下核心中的核心。至於同樣表現傑出,曾兩次以數千人馬大破孫權10萬兵馬的張遼,一輩子都只是個城防守將而已。

像是孫權對周瑜,劉備對諸葛這樣的信任無二,君臣相得的親密狀態,在曹的身邊則從未出現過。曹操真的機智過人,戰場上也驍勇善戰,並且展現出的政治才幹也讓人印象深刻,連詩作、散文都是第一流作品,是歷史上少見的文武全才。但是,天性多疑、忌妒、格局有限,使得他終究不能成為劉邦、李世民那樣的開創性君主。最後,只能抱憾而終了。

格局,決定了一個人的命運。

諸葛亮的出身背景有意涵 | Friedrich Wang

小聊一下三國。諸葛孔明的故居,就是所謂的臥龍崗,根據最精細的考證,應該是今天的湖北襄陽境內。但是,他怎麼會在《出師表》中說「躬耕於南陽」呢?主因有三個。

其一,古代的南陽是一個大郡,更可說是東漢開國的根據地。光武帝劉秀就是出身南陽的地主豪強,而其麾下的開國集團或絕大部分的功臣,如鄧宇、馮異、寇恂、吳漢…..等人,也都出身於南陽地區的大族。所以,這裡是龍興之地,歷代東漢皇帝都特別優待此地,而那些開國的功臣世族也都根基於此。

這個郡可說是東漢第一大郡,人口眾多,所轄範圍也很大,包括了今天河南的南部到湖北的北部,貫穿當時東漢帝國的核心地帶,並且還數度擴張。今天的襄陽附近,在當時也屬南陽郡。雖然因為中原戰亂,使得南陽郡的北部地區遭到極大的破壞,但戰火基本只到達漢水北岸,以南的廣大地區並未受到多大的損失。而這個以南的地區,就是我們所熟知的荊州。

襄陽因為地理位置居於水陸要衝,再加上劉表幾年的經營,使得這裡成為許多北方世族南下避亂的首選之地,聚集了許多人才。孔明家族與親屬,由中原南下後許多都客居於此,甚至與當地人通婚,逐漸形成了第二代。他與此地當家的劉表、蔡瑁等人都是親戚,當然是在很年幼的時候就在這裡生活讀書了。

其二,孔明也是在自抬身價。南陽乃當年龍興之地,再造了大漢王朝。孔明在出師表中強調自己也是出身於此,等於也與他一貫強調的討賊興漢的使命相契合。當年那些功臣們歷經艱險,輔佐老劉家的劉秀兄弟,一舉拿回了江山,成就出一番偉業。故同樣地,他也是期盼能夠如此,輔佐劉備父子打天下,最後能完成「隆中對」的理念,重新拿回漢朝江山。

最後,在那個重視出身背景的年代中,血統是否高貴非常重要。孔明當然知道前來三顧茅廬的劉備此時年近半百卻依然寄人籬下,並且屢戰屢敗,看起來希望不大了。但是他認為劉備仍有其優勢,即「將軍既帝室之胄,信義著於四海,總攬英雄,思賢如渴。」就是說劉備血統高貴,可以打著皇族後裔的旗號,宛若當年劉秀起兵的重現。又加上打着仁義道德的大旗,所以可以得到天下英雄的支持。而他自己也模仿當年的功臣集團,一個南陽的世族,一心一意就要復興漢室。這,就是一個完美的組合。我們若意識到這一點,當可以明白這位天下奇才的一片用心。

三國兩件事有不同解讀 | Friedrich Wang

再聊聊三國。一直以來我們都受到三國演義的影響,對部分史實有些混淆,比如以下兩件事。

其一,諸葛亮是徐庶所推薦的沒錯,但是是徐庶走了之後才有三顧茅廬,然後諸葛出山嗎?其實不是。因為三顧茅廬是207年夏末初秋,而徐庶是在曹操大軍南下攻下新野,並一路追擊時候,因為混亂中母親失蹤被曹操所俘虜,因此辭別了劉備而回頭尋母,最後只有委身曹營,一生難有所作為了。

所以,諸葛與徐庶兩人至少還共事了幾個月。徐庶真是很了不起,能推薦一個才幹比自己強的朋友一起來為老闆服務,這種不妒忌、並且為大局著想的胸襟在今天都是很少見的。

其二,劉備在白帝城託孤,對諸葛亮說,若阿斗不才「可自取之!….」這句話長期以來都被解讀為劉備想套牢諸葛,保護自己的兒子阿斗。

劉備有三個兒子,他最喜歡的可能不是長子劉禪,而是常常帶在身邊的次子劉永,包括這次東征孫權都帶著這個應該才12歲左右的孩子在身邊。可見,劉備是想提前歷練他,讓他多見識大場面,好未來能委以重任,而長子劉禪卻與擔任丞相的諸葛留守在成都待命。

所以若還原當時的情境,我們可以判斷「自取」二字,其實劉備的意思可能是要諸葛評估一下到底哪個孩子比較適合繼承大業,並由他來做最後的決定。甚至,可能劉備的意思就是要諸葛就地擁立次子劉永來繼承大業。

只是諸葛深知此時因為夷陵戰役的大敗而導致國勢危殆,若廢長立幼很可能會造成動盪。前面的袁紹,不遠的劉表,都是因為沒處理好這件大事而遭到大禍,導致大業破滅,連子孫都不得善終。故他仍保持了劉禪繼承,讓國家在最平穩的狀態下過渡。這,是一種政治智慧。

孫權不簡單 | Friedrich Wang

比起一生奮鬥,艱辛創業的曹操,以及到處奔波,幾度瀕臨絕望的劉備,孫權,可說是一個標準的富二代,他老爸在中原奮戰的時候他才在孩提中,他哥哥江東打天下時,他陪著母親、舅舅和幾個弟弟到外公家避難讀書。

所以,孫權似乎是一個坐享其成,沒有甚麼特點的人。其實不對,他不簡單,光是看他用人之道就很清楚。他父兄留下的人,他都能疑人不用,始終委以重任,例如好像老師般的魯肅,有如兄長一樣的周瑜,其他像是程普、韓當、蔣欽、丁奉、凌操、賀齊、周泰、全琮、陳武….等等老將他都能信任。這需要很大的勇氣與自信,而且還把這些人放到對的位置上,故屢屢化解危機,讓東吳的基業能夠屹立不搖,甚至有所擴展。

孫權,是歷史上守成之主的代表性人物。守成不易,除了方針要正確外,內部的團結更重要。孫權時期,江東完成了一次重要的結構轉變,就是從淮泗老臣向江東世族的過度。這裡面充滿了潛在危險。政權過度,若是引發兩個集團的猜忌,或者無法展現領導力讓兩造能夠各安其位,那結果往往就是內鬨,甚至走向內戰。但是孫權處理得很好,他讓江東世族能夠有所表現,但也不會讓北方下來的人物感覺受到冷落,還提拔了一些新人。就權力均衡的藝術來講,非常成功。

比如孫權之對張昭。事實上,當年曹操大軍南下,張昭、張紘兩人是力主投降的。當然在口頭上說不忍見到江東生靈塗炭,其實真正的意圖恐怕是自私而已。反正孫家是外來的,曹操也是,而且後者現在還是東漢的宰相,為什麼不選擇跟隨他呢?結果,周瑜、魯肅這兩個老臣力主抗戰,並且與劉備聯合。這是淮泗功臣與江東世族的第一次對抗。

孫權猶豫,但是魯肅警告他這些人可以投降,因為他們的利益無損,你不能投降,因為可能從此一無所有,甚至沒命。想想劉表的小兒劉琮,這是很有可能的。所以,孫權最後咬牙決心抗戰。但是他在主戰方針確定後,親自去拜訪稱病不出的張昭,仍舊委以重任,擔任長史的工作,就是他的秘書長。這做得真的很漂亮,而且姿態又很低,當時是用一個小孩求長輩的態度與口吻。孫權明白表示,江東的稅收、糧食、戶口….都在張昭的胸中,所以我沒有你不行!

張昭晚年體弱多病想退休,孫權還上演了一齣到他家水攻、火攻,一副好像你不來上班,我就活不下去的戲碼。很噁心,但是卻很有效,作給江東人看。後來張家的張溫、張休、張悌…..等多人都陸續擔任要職,甚至這個家族在江東還繼續興旺了幾百年。而後韓當、程普、蔣欽…..等等老將們老邁或去世了,他補上的是朱桓、朱然、朱據、陸遜…..等等,這些人都是道地的江東世族,年輕有為,而且有地方基礎。張昭死後,長期擔任宰相的是顧雍,同樣是江東四大家族之一。這些人的利益與孫家政權逐漸綁得更緊,東吳政權也就更穩固,變成了一個真正本土化的帝國。

但是孫權只用江東世族嗎?非也。北方南下的俊傑,他照樣重用。如諸葛謹就是一個例子。後來,諸葛謹的兒子諸葛恪也官至宰相,甚至還身為孫權託孤大臣之一。而來自四川,盜賊出身,甚至曾經在仇人黃祖帳下效命,射殺了大將凌操的甘寧,也同樣受倚重。這些人沒有背景,純粹是外人,他都能用。

東吳還有一根支柱,就是孫權所培養後起青年將領的代表人物呂蒙。這個吳下阿蒙出身寒微,沒讀過書,但是聰明勇敢,逐漸在戰場上展露頭角。孫權告訴推脫自己沒時間讀書的呂蒙:你會比我還忙嗎?讓這時僅27歲的呂蒙決心發憤讀書,不到兩年連魯肅都稱讚他完全蛻變,可以當方面統帥!

後來呂蒙接替去世的魯肅經營盧江,安定地方,展現出自己的政治能力。呂蒙奇襲荊州,大破關羽,可說威震天下。沒想到的是,拿下荊州不到兩個月,這時剛滿32的呂蒙竟然病危。孫權立即廣邀名醫,重金懸賞配方,希望能救活他,但是還是回天乏術,讓孫權不禁連續幾天痛哭失聲!呂蒙臨死前推薦了朱然、陸遜來代替他。只能說這個人真的太聰明,也能夠體察大勢,推薦兩個江東新崛起的將領,而且都是大族出身,並且才幹過人。

只是,孫權若是知道呂蒙會這麼早就死了,大概不會輕率地襲殺關羽,引來劉備大軍的復仇,差點誤了大事。當然,這已經是後話了。不過還好,另一個27歲的陸遜抵住了局面,創造又一個奇蹟,東吳這個政權因此可以繼續存在達70多年。

孫策與周瑜的兄弟情誼 | Friedrich Wang

我們講三國時代君臣相得的典範,一般都說是劉備與孔明。這兩人的確相知頗深,也共同為大業奮戰。但是,實際上有另一對更讓人動容,就是孫策與周瑜。

孫策本不過一落魄的武將的後人,沒有家世背景。父親孫堅陣亡之後,剛滿弱冠的他只能先將母親與幾個年幼的弟弟送回舅家避難,自己委身跟隨袁術。

周瑜父祖四代都是淮南世族,曾叔公甚至位至三公,其實家族地位不在袁紹之下,比孫堅更加顯赫得多,但是他卻不願意屈就在袁術之下。周的叔叔是丹陽太守,故他就舉家過江,居於丹陽,等待天時。大概就是這個時候,他認識了孫策。周瑜知道孫策大破盧江的陸康,一戰成名,就主動與孫策交往,帶他回家登堂拜母,其實兩人就已經是結拜金蘭了。

孫策後來帶著老爸的舊部到江南打天下,周瑜立即借出家兵3000,糧草數萬,並且親自入夥。這對剛剛創業,年僅24的孫策來說,真是太珍貴了。這是奠定了後來一系列江東閃電進擊的基礎!周在此時不過23,也就是今日大學剛剛畢業的年紀而已。而他比起矯揉作態,還要人家三顧茅廬的諸葛亮來說,的確更加光明磊落,並且一開始就是毫無保留,全心全意一起打拼。這種視人之明,在古書上也是很罕見的。

果然不到2年,江東幾個大勢力,劉繇、嚴白虎、王朗…..都被驍勇的孫策與手下幾個勇將所擊破,6郡81個州縣全收入版圖,江東小霸王此時橫空出世,威震天下。周瑜,還有不久後也入夥而且財力雄厚,穩重又有謀略的魯肅,成了孫策最得力的左右手。孫策並不是打算偏安,史書稱他坐觀虎鬥,準備趁著曹操與袁紹決戰之時「伺機襲奪許昌,擁立獻帝」,也就是說這位小霸王要的是奪天下,而非只想偏安江東!這可能是決定後來歷史發展的一個關鍵事件。孫策不滿足於現狀,也並沒忘記自己父親當年的遺憾,無法一掃群雄,底定中原!

但是,只能說是天命吧。這位小霸王剛剛才崛起,竟然27歲就死在一場暗殺行動中,讓人看了真是扼腕不已,天妒英才。他死前將政權交給了自己的長弟孫權,不過一個19歲的小子,等於今天大一新生而已。周瑜若是這個時候取而代之,不但輕鬆愉快,而且名正言順,因為基業是他與孫策一起打下的,為什麼不能自己坐上去?張昭、顧雍、朱然等等江東世族應該也不會反對。但是,讓人感動的是周瑜從此之後繼續為孫權效命,並且真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赤壁戰後,周瑜立即告訴孫權兩分天下之策。與魯肅的船中策不同,魯肅要孫權保住江東,護國安民,厚植實力,但是周瑜卻認為必須積極進擊,取南郡、江陵,甚至北上奪下襄陽,壓迫劉備到荊州南部,然後主力進入益州,奪佔西川。這樣,天下二分之計告成,江東一統中原的夢想又有可能了。

但是,還是只能說是天命吧。37歲的周瑜竟然此時舊傷復發,不久之後撒手人寰了,將兵權交給了沉穩的魯肅。他的死,等於宣告江東以後再也沒有這樣具備雄心壯志的統帥,偏安的格局也就告成了。以後的陸遜、呂蒙,甚至朱桓….等人也是良將,但沒有這種大戰略的眼光與勇氣,孫權更別說了,他清楚知道不如兄長,守住基業,並且將來拿下荊州,鞏固政權就已經心滿意足。況且,後來天下大勢漸定,孫權就算這樣想,也沒有機會了。

無論如何,孫策與周瑜這兩個20多歲,志同道合,而且都相貌俊美,胸懷大志,文武雙全的異姓兄弟的情誼以及奮戰歷程,到1800多年後的今天都還是讓人動容!

三國演義沒說的東吳 | Friedrich Wang

三國的主角是北方的曹魏與蜀漢,東吳好像只是打醬油的存在一般。事實上,吳國在江東若由孫策算起,到最後孫皓歸降,前後超過80年,卻是三國中立國最久,對後世影響最大的一方。沒有吳國的安定與經營,那肯定就沒有東晉與其後南朝的300多年偏安,而中原漢文化可能就在五胡的鐵蹄下灰飛煙滅,歷史將徹底改寫。

吳國的偏安國策,其實是非常正確的國策。除了國力不足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孫家與江東世族之間的微妙關係。孫策當年在袁術帳下效命,向盧江郡發動攻擊,其太守陸康,就是後來江東陸家的家長,南方人才中在東漢朝廷的代表人物。早期陸康作為一個江東世族,聲望十分崇高,並且當年還幫助過來自淮泗的孫堅,所以對孫家有恩,算起來又是孫策的父執輩。可是這一仗戰況慘烈,盧江被圍了超過兩個月,最後兵敗投降,陸康在破城前夕服毒自盡,家族中也多人被殺。

這一仗,讓孫策揚威南方,取得袁術的刮目相看,但是也從此與江南大族結下心結。後來,孫策由袁術那裡借兵,開始在江東一帶攻城掠地,幾乎戰無不勝,被人看作當年的項羽重生,稱做江東小霸王。但是這一連串的征戰背後,卻是凸顯了一個事實:他只能靠打硬仗,雖然軍紀良好,但是畢竟是外軍,江東地區的民心不見得服他,尤其是地方上的大族,如朱、張、顧、陸等四大家。

孫策這麼做或許有不得已的理由。他當然非無能之輩,更非莽夫,在打下一定的基業後,就尋求與這些世族和解。最重要的兩個動作,就是將自己的10歲的長女嫁給陸康的孫子,當時也不過15歲的陸遜。然後,又恭請德高望重的張昭來帳下效命,並且給予崇高的地位。這兩者,對後來江東政局產生重大影響。簡言之,這個政權開始本土化了。但是屢屢獲勝的孫策,不久之後竟然遭到江東仇家的刺殺,就這樣突然間黯然殞落了。他臨死前,還交代自己的老弟孫權,內事不決問張昭。

但是,江東世族強大的經濟與文化力量,始終對這個朝廷形成一定的威脅,這也是難以避免的。隨著淮泗集團的老臣舊將相繼凋零,如周瑜、魯肅等人,江東世族的人物越來越位居要津,除了陸遜,還有顧雍、朱桓等等文武重臣。這種矛盾再度走向尖銳,流血難免。孫權晚年終於對於捲入太子之爭的陸遜下手,硬是逼死了這一位戰功顯赫,又出身尊貴的大臣,陸家的勢力也宣告重挫。

但是,孫家又不可能不用這些世族,否則無以統治江南。經過20年政局的動盪與混亂,最後還是靠著老將丁奉的出面,還有陸抗、陸凱、張悌等人,重建了朝廷的骨幹。孫權的第五子孫休,也就是吳景帝是一個清醒的人,他自己沒有班底,所以他再度重用這些人。吳國,暫時轉危為安。

人算不如天算,孫休不過4年多,就以36歲的英年早逝,領導危機再現。他三個兒子最大的才5歲,加上蜀漢的剛剛滅亡,讓江東人心惶惶,最後宰相濮陽興等人擁立了孫權的長孫,孫皓為帝。孫皓與世族的關係不好,他想獨攬大權,並且有所作為,但是這個結構不是他能突破的。在軍事壓力沉重下,朝廷除了依賴陸、張等家,也實在無人。

陸抗是陸遜的姪子,陸凱算是陸遜的堂弟。加上忠心耿耿的張悌,就是孫吳最後的班底。有人譴責孫皓即位不過10幾年就屢屢發動對魏與晉的戰爭,其實他是無計可施。孫皓暴躁好殺,但非無能,他試圖賭一把,先發制人擊潰司馬晉,但是這已經機會渺茫。天下統一的大勢已成,難以逆轉。宰相陸凱、荊州大都督陸抗相繼去世,朝中梁柱傾頹,吳國的滅亡已經注定。

但是,司馬家滅吳到後來晉朝南渡的40多年間,江東世人始終不忘復國。江東童謠「雞鳴不拊翼,吳復不用力。」,「局縮肉,數橫目,中國當敗吳當復。」,「宮門柱,且莫朽,吳當復,在三十年後」等等,都象徵著江南地區的離心力依然強大。故晉武帝也多次說「吳人難附」。

這些童謠竟然說對了,北方的晉人就這樣狼狽南奔,中國歷史又翻過一頁,江南從被征服的地區,竟然變成朝廷正統所在地。歷史,有的時候充滿諷刺,卻又發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