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一大業需要兩岸均能仰望的旗幟 | 天人合一

統一必需要實力。但實力不是旗幟,實力需要旗幟引領。
實力不光指硬實力。實力的重大內容是政治吸引力、民意召喚力。
旗幟往往發生強大者料不到、想不通的嬗變。國共之爭的勢換位移即是例證。
迷信硬實力,動輒打過去,除了對民族最大利、人民最大願不充分考慮與不負責任外,在政策與策略上是不動腦筋與不盡全力。

當前在台海問題上,大陸缺乏理論建樹與議題引領能力。
許多時候,許多領域、官方給人被動應付、見招拆招、應接不暇之感。學界常常是眾口一詞、多年一調、將言囁嚅、欲說還休。相較於對岸或統或獨或保持現狀五花八門的熱議,大陸倒像局外人,似乎太過冷清。
最好笑、可氣的是一碰到、想到、意會到政治、制度、生活方式就臉紅心悸降嗓門;
最難忍受的是堂堂正正的“中國”、“統一”等字眼常常要刻意掩藏而只見“和平”、“發展”、經濟上“讓大利”;
最該反對的是政治上不作為、坐等花兒開,把統一搞得遙遙無期。

以什麼統一中國?
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陸人覺得陌生,臺灣人或覺已老。
共產主義統一中國?臺灣人或感害怕,大陸人難忍不笑。
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統一中國?國民黨、親中者氣得要跳(我們這七十多年就不是愛國者?不是中華民族復興一分子?)。
自由主義、民主主義統一中國?大陸人只見民進黨胡鬧。
“一國兩制”統一中國?
“一國兩制”從何而生,將向何去?

“一國兩制”是解決台海問題的一種方法,但還不能算統一大業的思想、理論原點,且因在“一國”定義上認知差異,目前尚難成為兩岸的共同語言。
 “一國兩制”需要深化、發展、細化、清晰化。
為什麼要“一國兩制”?
為什麼能“一國兩制”?

如果簡單就是“國家統一”“民族復興”幾字,就太膚淺了,就可能會將“一國兩制”淪為“臨時抱佛腳”、“病危亂投醫”的無奈選擇;就會坐實台人“哄進來、哐在一國再說”、“統戰伎倆”的疑慮;就會簡單我們的心志、使我們忽視臺灣問題的複雜性及其與港澳的差異性而犯“一刀切”、“簡單化”、“急性病”、甚至“施捨感”等幼稚病;就會誤我們跳不出“階級鬥爭”、“東風西風”、“惡質政爭”的怪圈、失去開萬世太平的良機。

“一國兩制”絕非權宜之計,應有更豐富、深遠、宏偉的內涵,或就是不同的意識形態、政治力量、生活方式、社會制度在一個國家內可以而且必須求同存異、政治共和。
共和、人民共和,正是一國兩制的思想原點與最佳詮釋。

“一國兩制”的必然性與可能性在於:

第一,近代百年,中華民族奮鬥復興期也,兩岸同源、目的一致,不同政治信仰的人們在不同境況條件下進行不同探索、形成的不同的模式、經驗、制度及血淚教訓,是中國人的共同財富,共同起點、共同依憑,不應該被輕率否定、破壞、忽視;

第二,海峽兩岸四地在一個傳承最古老的民族、凝聚力最強久的國度內,存在不同的意識形態、生活方式、社會制度、治理方式,這或許是上天賜予以“中庸仁和”為中心的中華文明的特殊厚愛與特殊使命,使其能在這冷戰、熱戰不斷、天災人禍時發、人類時臨自毀的紛擾世界裡,擔當和諧、大同的引領,這種“多樣化”、“全色彩”、“小世界”,我們應當珍惜、把握、利用、發揮。

第三,大陸的國號就是“共和”,拂去我們過去在“人民”、概念上的的誤讀,這共和實質就是“不同政治面”的共和。

以“共和”為旗幟則:
“一國”自然是“兩岸”同屬“的一國;
“兩制”不再是有你無我、不容的水火;
“兩岸”只是政治有點差異的兩個方面;
“統一”不過是復興大潮匯流合力共進;
“統一後的中國”是“民國”和“人民共和國”的自然傳承與歷史昇華,由兩岸四地加海外華人五方共建、共和、共榮、共用。
“國號”、“對錯”的爭論可以休止;
“一岸獨大”、“一制獨存”、“整碗全端”、“翻臉不認帳”的擔心可以冰釋;
“矮化”、“投降”、“征服”、“併吞”的魔咒會得以破解;
滯統者、隱獨者將被照現原形、無可推諉;
真獨者、死獨者會被逼成少數、逼進死角;
國際阻力將降至最低、消於無形;
政治對話的禁錮將被打破,統一的民意將成湧天大潮;
惡鬥千年的中國舊式政局將徹底更新。
中華“和”文明將開人類萬世太平局。

一國兩制到了北風北 | 魏人偉

以下愚見謹供参考:

1. 大陸為何那麼鍾情於「一國兩制」而台灣一直堅拒排斥,連考慮都不考慮呢?

2. 因為普選的美式民主經過百年的實踐後千瘡百孔,只會愈搞愈亂,那大陸怕什麼呢?

3. 留下台灣,不怕兩制,對大陸來說是留下「反面教材」呀,他可以對人民說,您看對門那個誰讀了"放牛班",沈淪再沈淪呦,這簡直就是自証其敗嘛~

4. 普選的社會只要有錢就能選上議員,哪怕是A星或網紅,只要有人氣或"買"人氣就能從政去管理人民/治理國家?您看有個演員自以為攀上老大了,不就糊里糊塗地正在亡國嗎?

人類進入21世紀了,什麼都講專業,只有政治最不專業,全靠詐術,這能行嗎?

5. 歐美的普選民主政治有一段時間的成功是有其特殊基礎的,我們學也學不來的。拿比利時來说吧,他們的面積與台灣相當,但他們以前擁有100倍大的殖民地,形象的說吧,每個比利時人身後就有100個奴隸替他作工,這小日子能不過得美滋滋的嗎?愛怎麼揮霍就怎麼揮霍~

可惜,物老成魅,現在不行了,只能吃老本,而且社會的生態系統已形成並固化、僵化了,很難改革了。

6. 愚見是大陸不會打台灣的,只要不擋道即可忍堪忍,省下來軍費拿來與美國競賽或扶持第三世界盟國,不出幾年,國際棋盤就完全不同了~

7. 至於台灣的權貴人上人們為何堅拒「一國兩制」呢?他們不是中國人嗎?他們不珍惜現在他們正在從中獲利的制度嗎?也許是怕改變吧,也許嫌貨才是買貨人,為自己累積談判的籌碼吧,也許仍在恐懼美爹,還沒回魂吧?

8. 身為小民的我,不必與他們窮攪弄,反正,現制不變,不影響我的日常,只要不打仗不要當砲灰,保住現有的兒孫財產,完糧納稅過我們自己的小日子才是天道。

9. 這是北風北最後一把了,萬不得己我不想變成一國一制,因為我已過慣了現在的日子,已經有兩百萬台商+台生+台勞在大陸住過,聽起來也像蔣經國時代,並沒有宣傳中的那樣可怕嘛?

兩制並存即最良制,兩制磨合終成良制 | 天人合一

正經話先生提問:
既然一國兩制只是統一的過渡形式,
實質、最終是一國良制。
為何不現在就提出和平統一,一國良制?

天人合一回復:

國,既是今人享用的,又是先人傳下的,更是後人依託的。
今人不該辜負先人,更要對得起後人。

制,有先人遺傳,也影響後人,然更多為今人的認知、情緒。
人與人,視角不同、利益有異,對制的認知、堅守,當然難同樣,對制的爭議、爭執、甚至鬥爭,具有恆久性、長期性。

然相對於國,制,僅具暫時性、短期性、未經驗證性。
制在國前,小兒科也。

幾千年輝煌榮耀也罷,血淚情仇、累累白骨也罷,中國,只有一個。
維護祖宗產業,遺留後人祥和,才是做人的本分。
國,當然具有壓倒性的首要意義。

制,國人相爭久矣、烈矣、慘矣!
辛亥以來,內戰四十年、幾多屍橫遍野,對峙一甲子、幾多離恨別愁。所爭,即所謂制。
然而,當年所爭者,分歧今還在?對立真水火?
一眾返鄉熱、一浪台商潮、一曲胡連會,一紙三通文,一把黃埔淚,百年制爭史,盡付笑談中也!

制,今人認知仍有異、難盡同。
資社之爭雖式微,左右、快慢、藍綠,何處、何時沒有制爭?何時能夠終結制爭?
因異即爭,因爭便分、插杆旗便自立,劃個道就不讓人進。不要說國,還能有省、有市、有鄉,甚至有家?乾脆回到山洞、叢林去吧!

國,恒久、實在;
 制,短暫、虛幻。
制在國中存,制有異,因國而大同,小異、相容;
 制優劣,同國才比較、競爭、互補、共進、共榮。

繼續制的爭執,是不吸取歷史教訓;
只以己是,總以人非,以己見己制加諸對岸,是不尊重兩岸客觀情勢,不尊重對岸人民;
非要在制上立馬分出個優劣,是無視兩岸的複雜情勢,近乎狂妄、無知、不智。
以所謂制自立門戶、分族裂國,愚蠢、私心、不負責之玩火自焚。

兩岸兩制,孰優孰劣?
比比吧!
看看吧!
緩緩吧!

兩制並存,本即良制。
兩制磨合,終成良制。

與島內“一國三制”提議商榷-兩岸任何方案必須“三個排除” | 天人合一

島內《一國三制》的提議值得肯定和積極探索。兩岸,無論和平還是統一方案,必須要排除台獨、獨台,排除勾結外國整中國,排除一國之內不同政治面鬥爭極端化而破壞大一統的國家架構。三個排除一件事,防止對峙隔絕分裂變相再出現。沿著“三個排除”,需要釐清幾個問題:

1. 中國臺灣邦

邦的含義,與國的位階、關係,如何界定。
邦,與省、特區,有啥不同?
邦,有無返國的隔絕牆?

2. 保有原來的政治制度

這種制度,對分族裂國的人、組織、事,有無限制?
統一,應為不可逆地單向行,如何確保不再回頭走?
我的觀點,排除台獨即為統,任爾玩出啥花樣。一句中國人理台、一部國安法護國,可矣。制、治,不是太難事。

3. 地方擁有自治權

自治權,與國家整體利益有大的背離甚至衝突咋個處?
自治權,當然要有邊際,需要事前想清說明白。
深處想、慢慢議、好好談吧!

4. 軍隊互不隸屬,解放軍也不能駐紮在台島

目的何在?有時間限定麼?中外發生戰事,“臺灣邦自衛隊”不幫忙還要添堵麼?為啥不可以共建統一的中國國防軍?

臺灣同胞擔心大陸說話不算話,一定時間甚至較長期限保留武力防範自保,合情合理,然而,不受整個國家(包含臺灣)隸屬、設置梁山水泊禁地,還沒完沒了,就說不過去了。何不來個“聽調不聽宣”?

臺灣不是封建割據的諸侯,統一後的中央(包含臺灣方面的政治力量政治理念共同組建實行共和的中央)也不是一人獨裁的皇上,那需要無限期的警惕與防範?尤其是,隨著中國發展,中華民族中華文明復興,中國(包含島內)軍力走向大洋、走向世界,自然而然,統一後的臺灣島豈能再成禁錮中國軍力腳步的“島鏈”?大大方方名正言順融入中國國防洪流,抵禦外侮、守護疆域,有為自有位,兩岸皆榮光。

統一後臺灣同胞保安全,主要在政治。一個自衛隊就睡安然?
島內精英、此文作者需要站得更高點。

5. 外交自治權

姑且慢言統一的國家(兩岸相向統、共同統後)有無地方外交自治權的問題,先問,“保留原有的友邦”目的是什麼?如果因為面子、因為不背棄老朋友,保留又何妨。問題是兩岸統一後,這些“友邦”與完全統一後的中國還建立外交嗎?若建立,雙重外交不是怪怪的麼?若不建立,你這些“友邦”願幹麼?

再問,“可以參與國際組織”。現今,似乎“只有主權國家才能參與的國際組織”大陸才是反對臺灣參加的,其它,只要不搞、不隱含搞臺灣國、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大陸是沒管的吧?

參與國際組織,還是得看目的與實際影響。如果想留一條依靠外人謀分離、引外人搞內耗,可以嗎?NO!NO!尤其是在大國競爭日趨激烈之時,再在美、中之間搞“等邊”,說得過去嗎?臺灣政治人,應當成為中美間的聯繫橋、潤滑劑、加油泵,而不能成為抵門杠、腐蝕酸、引爆雷。

放寬心,台事一息,美浪即消,中美關係入正軌,中美和,世界安,臺灣政治人兩邊都吃香,立生上國做主榮,頓失東食西宿憂,何不樂而快行動?

6. 中國臺灣邦的民眾可以自由選擇參加共產黨

臺灣自詡自由之地,不知現在的法律制度且實務上是否可以“自由選擇參加共產黨”,共產黨是否“可以在島內從事政黨活動且參與選舉”。好像現在也行吧?此話,聽起來咋個似乎回到幾十年來“大陸民主自由了再談統一”的老爛筋,莫不是給大陸踢個球、挖個坑、埋個雷?

兩岸,政黨政治,有不同的理念、目的、架構、脈絡。
臺式、陸式,需要更長久點的發展、觀察、驗證、比較。

前些年,我還認為臺灣選舉鬧是只學了西式選舉之外形,而保留了舊中式黨爭之惡質。這幾年,看夠了美國川普、拜登之惡搞胡鬧,經過民進黨蔡英文在島內行“民主帝制”,我論斷《美、台式惡爭,不是民主,叫亂政、是壞制》。臺灣割喉式選戰、打擺子般折騰,就在島內熱鬧吧!就讓大陸安安靜靜搞建設求發展富民眾強國家吧!大陸不求臺灣變,臺灣也莫求大陸變。  

最後,我不贊成聯邦或邦聯,尤其是有任何哪怕些微反悔回頭甚至還原的意味。

兩岸,不是兩族、不是兩國、也不是兩邦,不存在聯邦或邦聯形式。
兩岸,不同觀點人不同政治的面,沒有族、國問題,統一無非是結束對立對峙,實行共和,和合而已。

中國、人類,從山洞、村落、城邦、三千諸侯會孟津到七雄爭霸歸一統,再到而今眼下的區域盟、聯合國、全球化、一體化,散到聚,分至合,是歷史主潮流,長史程大概率看是一個不可逆進程。
中國,公天下、民為本、和為貴,得天獨厚源遠流長凝聚成“大一統”政治文化心理制度優秀傳承。

在世紀甚至千年未有之大變局或“大爭之世”中,大體量、大塊頭、大市場、舉國體制、集體主義、越來越充分展示、體現大一統優勢。人民盡享著老祖宗流血拼命留下這天成人鑄的福祉與蔭庇,沒有任何理由留下可以重回分離、對峙、對決、甚至分族裂國、引外人打國人邪路的任何偏門,那怕一絲絲縫隙。

百年內鬥,七十多年難統,大鯨小蝦都捅軟肋痛處,中華民族已經傷夠了、整怕了!
統一,應是血肉融合、神經共用,而非假肢拼裝,更不能多頭鳥、左右搏、繼續耗。
統一進程,一條直道,不容可逆!
哪怕僅僅是為了面子換個新詞尋個臺階,也要百倍警惕、防患於未燃、封死“分”的後門。

台灣當局別再蹉跎歲月喪失談判良機! | 石文傑

雷震在十年牢獄之災出獄後,仍掛念軍國大事,除了輾轉託人把《雷震回憶錄》交予香港七十年代雜誌社出版,至於在獄中所寫五十萬字的《雷震獄中回憶錄》卻遭一群莽夫焚燬。

1971年雷震寫了「救亡圖存獻議」萬言書,上陳國民黨高層,建議放棄反攻大陸妄想,主動改中華民國國號為「中華台灣民主國」,一則謀取生存之道,另則讓中共師出無名,不便動干戈(因國名仍有「中華」二字),希望兩岸和平共處下去!不再動干戈。質言之,這就是兩個中國模式。

雷震一生是以反共聞名於世,其創辦《自由中國》半月刊,主旨即在此。但也深思反攻大陸無實現可能,所以採左右逢源、兩岸共存的方案,國號仍叫「中華」類似大英國協模式,亦即邦聯式的「大中華聯邦」,當時港澳仍未回歸,情勢似有相當可行性,雷震可真是用心良苦、苦心孤詣!

當時1970年代中共還不夠強大,雷震提出比鄧小平一國兩制更早、更寬鬆的方案,當時如果兩岸進行政治協商、政治談判,很有可能被對岸接受。

可惜國民黨當局因循苟且、磋跎歲月,堅持三不政策,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其實就是變相的鴕鳥心態。如今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和擁核大國,甚至敢向老美叫板,摸老美的老虎屁股,如執政的民進黨提出類似方案,陸方豈會接受比一國兩制更鬆散的雷震模式!?

台灣從國民黨到民進黨始終抱持鴕鳥心態,拒絕與大陸進行政治談判、政治協商,然而時間不斷流失,歲月不斷磋跎,情勢相當明顯,東升西降,未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必定日益強大,我方恐怕被迫在解放軍兵臨城下之際,妄想再要求一國兩制恐時不我予,機會不再,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未來一國一制恐怕是台灣人民的終極宿命!



“一國兩制”包含“一國三制”“一國N制” | 天人合一

在下高度肯定、點贊《一國三制》提議者的積極探索。一切有利統一的行為皆值得尊敬,一切探索如何統的話題皆可商量。提出商榷於後:

三制”之說,或許誤讀了“兩制”

臺灣同胞似乎有點誤讀“一國兩制”,緣由文章提議說「在臺灣施行和香港不一樣的制度,以“一國三制”來徹底解決臺灣問題」。
誰告訴臺灣同胞統一後非得在臺灣實行“和香港一樣的制度”?
和香港不一樣,就是“第三制”麼?
西藏、內蒙、甚至各個省內少數民族州、縣、區,與漢族也有“不一樣”,如此排列,豈止“三制”?

一國不說,人盡皆知。
 “兩制”,恐怕當年是從資、社兩個大陣營、兩岸兩端大差異上來劃分且大概粗線條而言的吧。咋個拿著香港現制簡單比臺灣?習主席說議臺灣方案,當然並不等同香港方案,否則還議個啥?
就算香港有個方案,臺灣來個辦法,還有西藏、新疆等等“自治區”的特殊制度性安排,也不能三制、N制加著算。

其實,臺灣、港澳,實行與大陸現行“不一樣”、有區別、有差異的治理制度,就叫、都叫一國兩制

一國兩制,在臺灣被汙名化,原因在不少人不要一國(此為台獨、獨台),不願現在統(懼怕統、懦弱統),而非不要“臺灣有與大陸不一樣的制”的“兩制”,更多的是島內對一國兩制長期汙名而導致民眾沒有真正理解一國兩制不是算術題,其實質是“一個國家內有異的東東共生共存共和”。統一後既然一國了,說兩制、三制、N制,其實都不是大問題,其實也無所謂。

一制、兩制、三制,不是關鍵。
關鍵、實質、核心的是在大一統國家下(核心理念、發展方向、法制紀律強力保障),不同政治人政治力如何相處、咋個競爭、怎樣和合,怎樣不再極端鬥爭、鬥爭到你死我活、甚至分族裂國、甚至勾結外國打中國。弄清這個問題,由此完善制度,這,實際上就叫“共和”,(為了與西方共和制相區隔以避免幼稚僵化者誤解,我只用共和而不加制),而這共和,實際是一國兩制的最佳詮釋、出發點與歸宿處。兩岸皆有法源、有律定。

臺灣人不喜歡“一國兩制統”,那就叫“兩岸共和統”吧!裡子一樣,面子有了,長期潑汙一國兩制的責任咱就不深究不爭論了。

感言相贈:

相同為一,相異為二。兩制不是加算術,二三四N皆兩制。
大同算一,小異算二?大同小異即為一,多異共存不算二。
兩岸旗幟皆共和,異制相容是真諦。
探尋相異和處道,三制早在兩制中。

美帝的耗材國 | 黃國樑

今年國慶槁木死灰的色調,預示了中華民國的衰亡。這其實也由不得那些台獨份子,因為台灣就只是美帝的耗材國,是拿來跟中國決戰時的一捆有力的耗材。台獨想要建國,國還沒建成,就已成了耗材。

這跟烏克蘭並無二致,唯一的不同是,美帝希望台灣像烏克蘭那樣撐個幾個月、甚或數年。但台灣並無那種意志力,一下子就被吞噬了。美帝勢必大失所望,此後島內可能有人間或打點游擊,但不久也會消聲匿跡。

還有一個不同,烏克蘭一直是一個國家,是聯合國的會員國。但台灣最終只會是一個自覺與眾不同的省或區,區的意思就是特別行政區。

馬斯克站在他的上海超級工廠的生意角度,主張台灣設置特別行政區,實亦即接受對岸的一國兩制框架,固然是其利己主義的思考,但難道不會是美國跟中國做生意的整體企業界的想法嗎?

而台灣民眾該如何思考?就是不要再天真地以為,台灣與美國是什麼價值同盟,並為此唯恐落於人後地去當耗材。反而要從夢裡驚醒,誓不做美帝的耗材。而不做耗材的路徑其實也就是一條,就是思索接受一國兩制的可能。

在台灣,不接受一國兩制是政治正確,但往往,政治正確意味著自毀。烏克蘭的政治正確是屠殺、虐打烏東俄裔反賊,並為西方服務,但結果是面臨著挨核毀滅的風險。

烏克蘭值得鼓掌的是,他們畢竟打出了一個名堂,當納粹也當得像個樣子,能伸能屈,敢毫無人性地種族滅絕,也敢像條漢子地戰死於烈火。

但台灣沒有這個品種,只有鍵盤上殺敵的勇氣,卻連服正常兵役的膽子都缺。

既沒那個種,就不要再說些大話,不要末日降臨時,只懂嚇尿褲子!不想那個時候反悔,一國兩制就湊合著吧!至少那時候,還能繼續在鍵盤上無悔地打嘴砲!

評馬斯克提議台灣成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 | 郭譽申

全球首富馬斯克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時,提議把台灣變成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以防止兩岸衝突。雖然沒有詳述特別行政區是什麼,但是他提到「比香港更寬容的協議」,顯然意指類似香港的「一國兩制」。台灣大部份人反對兩岸統一,又正值選舉,政治人物於是全都立刻高聲表態反對。筆者不是政治人物,不必考慮選票,可以平心靜氣地評論馬斯克的提議。

馬斯克的特斯拉公司在中國大陸有設廠和大量投資,有些人因此批評,他的提議是討好大陸,只管自己的利益。這樣的批評至少部份正確。作為資本家,馬斯克當然首先照顧自己的利益,但是不表示他不照顧其他人,如世界和台灣,的利益,尤其他的個人利益可能跟其他人的利益一致。

馬斯克提到,若兩岸衝突,全球都會捲入,世界的GDP(國內生產總值)恐怕會萎縮30%。這當然是未經深思的隨口評估,不能完全當真,但卻清楚表示其影響之大。

看看現在的俄烏戰爭,就能大致預見台海戰爭對全球的影響會有多大。俄烏戰爭造成全球的能源和糧食短缺,導致各國的超高通貨膨脹,使部份發展中國家幾乎面臨經濟崩潰,而部份歐洲地區增加燃煤發電,並甚至以木材取暖。大家都知道,溫室氣體排放和全球暖化是世界面臨的重大危機,但是在俄烏戰爭的當下,誰還管未來的氣候和天災問題?這樣下去人類非毀滅不可!俄烏戰爭主要是美國與俄羅斯的衝突,而台海戰爭將是美國與塊頭大得多的中國的衝突,其對全球的影響當然更大。

中國是國際貿易第一的國家。台海若發生戰爭,世界經濟必定走弱,對中國的國際貿易當然有負面的影響。加上美歐很可能施加經濟制裁,中國雖然龐大,難免也會很不好過,更別提戰爭本身會有多少消耗猶未可知。

烏克蘭在俄烏戰爭中的慘狀已經是有目共睹。有些人堅稱,台灣不是烏克蘭。沒錯。台灣是一孤單的小島,不像烏克蘭國土廣大(面積是台灣的16倍多)又有很多鄰國。烏克蘭人面對戰爭,可以出逃鄰國或躲到戰火不及的偏僻地區;而台灣人面對戰爭,必定被封鎖而無處可逃可躲,其慘狀必定更勝烏克蘭人啊!

馬斯克提議台灣成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在美國當下的反中氛圍中無疑是政治不正確的,不過以他的財富和地位,他倒是毫無顧忌,不需要像美、台的政治人物總把自己的政治前途擺第一位,因此他說了真話實語。台海若發生戰爭,對台灣、大陸和世界都會造成巨大的損害。台灣成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其實是避免台海戰爭的最好選擇。馬斯克的提議目前不會有多少響應,但過幾年或許狀況會不同,他可能成為先知呢!

臺灣對大陸從襲擊、傲視、對抗、掙扎到掙脫的心路歷程 | 盛嘉麟

1949年國共內戰,國民政府敗退臺灣後,美國總統杜魯門發表《中美關係白皮書》,聲明美國不介入臺海爭端, 並停止對中華民國的軍事援助;一時臺灣風雨飄搖,只憑海峽天險苟安一時。想不到1950年韓戰爆發,兩天後美國杜魯門下令第七艦隊協防,將臺灣納入西太平洋防禦體系,穩定了臺灣的政權;也是美國干預中國內政,介入兩岸政局的開始。

【襲擊大陸】
1950年代,美國軍援經援臺灣,當時大陸幾無海空軍,臺灣具有海空軍優勢,經常轟炸大陸沿海,遠達北京上海,為了避開臺灣的轟炸,逼使當時的北京閱兵大典,都在下午三時舉行。

從1951年到1953年之間,臺灣配合美國韓戰的戰略,曾經突擊大陸沿海的島嶼共數十起,如南日島、東山島、湄州島等島嶼,擾亂大陸沿海。雖然1954年9月3日大陸發動了九三砲戰, 1958年8月23日,大陸發動了八二三炮戰,但都未獲勝。

【傲視大陸】
1954年臺美簽訂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臺灣同時具有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席位,可謂佔盡優勢,傲視大陸。

1970年代大陸完成了兩彈一星的重大國防計畫之前,臺灣便已配合美國,以U2高空偵察機組成的的黑貓中隊,及以B-24、C-46各式轟炸機運輸機組成的黑蝙蝠中隊,深入大陸領空,替美國中央情報局執行偵測任務,破壞大陸的國防建設。

【對抗大陸】
1971年大陸取代了臺灣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1972年尼克森訪華簽署了《上海公報》,1978年美國與臺灣斷交,次年與大陸建交,同時宣佈廢除《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撤軍,頓時兩岸外交形勢逆轉。

1979年起,大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發出《告臺灣同胞書》,呼籲「和平統一、一國兩制」,葉劍英提出葉九條,承諾臺灣可作為特別行政區,保留軍隊;1982年大陸統戰部部長廖承志致信蔣經國,呼籲「相逢一笑泯恩仇」,兩岸應該和談,但蔣經國以「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政策作為對抗。

【掙扎大陸】
1988年蔣經國去世,李登輝接手的12年執政,進行了名為寧靜革命推行民主,實為裂解國民黨,惡化兩岸關係的開始;1995年李登輝竄訪美國,在康乃爾大學的不當講話,使得大陸在1996年臺灣大選前引爆臺灣海峽導彈危機; 1999年李登輝提出兩國論,使得兩岸政治關係繼續下降。

在大陸崛起的壓力下,臺灣提倡本土化運動以爲對抗,但政治上仍虛於委蛇;1992年代表兩岸政府的海協會與海基會在香港會談,達成九二共識,促成了次年汪道涵與辜振甫在新加坡正式會談;從現在臺灣完全否定九二共識看來,這都是臺灣當時極力掙扎、拖延時日、拒絕統一的伎倆,臺灣無論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皆無兩岸統一、共建中國的誠意與民族主義。

2000年民進黨陳水扁就任臺灣總統後,大力推行去中國化,宣傳臺灣人不是中國人,從基礎教育改變新一代的臺灣人。雖然2008年國民黨馬英九執政,卻任由去中國化繼續進行,即使在卸任前與習近平在新加坡會晤,都是毫無誠意的動作。

【掙脫大陸】
2016年蔡英文執政,掙脫大陸的策略日益明顯,除了「臺灣人不是中國人」,更有綠營學者主張臺灣人是南太平洋南島語系的後裔,2017年蔡英文出訪南太平洋馬紹爾群島、吐瓦魯、所羅門稱為臺灣的尋親之旅,這是從去除中國歷史文化,更進一步去除中國血統,打造臺灣成為與大陸無關的島嶼。

把臺灣問題國際化,是掙脫大陸的重要策略,對外積極聯絡世界上反中反華的盎薩及歐洲國家,賄賂他們的議員來臺灣訪問,或者在議會上發表反中的言論;對內營造全世界自由民主的國家,都會支持自由民主的臺灣,對抗專制獨裁的大陸的氣氛。

美國雖然與臺灣在1978年斷交,美國國會在次年即通過了臺灣關係法,繼續插手臺灣事務,表面上一個中國、三個公報,實質上早已掏空一個中國,公然出售武器,行軍事合作,戰略指導,更經常高官竄訪,打臺灣牌刺激大陸,愈演愈烈。

這是臺灣對大陸從襲擊、傲視、對抗、掙扎到掙脫的心路歷程,目前臺灣的多數民眾集體崇拜盎薩文化,沒有民族主義,缺乏國家意識。血濃於水、惠臺政策,臺灣多數人無動於衷;大陸在經濟、科技、軍事全方位的進步,臺灣多數人沒有與有榮焉的感覺;大陸所提的一國兩制,臺灣多數人根本不屑一顧,只願緊抱美國,掙脫大陸。大陸的對臺政策務必正視現實。

香港回歸中國25年的感想 | Friedrich Wang

香港回歸中華人民共和國25週年,當初的一國兩制50年不變走到現在剛好一半。任何稱維持現狀不變的,永遠都只是一個美麗的想法而不可能真正實現,因為變與不變都不只是一種主觀的期盼,還必須配合外在客觀的環境。

這25年來世界局勢不斷發生轉變。從全球化的高峰走到今天接近瓦解,中國大陸從1997年經濟規模進不了世界前12到今天的第2位,整個中國海岸線原本沒有一座合格的深水港,到今天北從天津,南到湛江都已經是優質的港口。也就是說香港原本的轉運以及金融中心地位在大環境中逐漸動搖,所以原先的50年不變的目標自然不太可能維持得下去。

2019年的動亂實際上對香港而言是得不償失。筆者不必幫北京說話,這場動盪只是給了北京一個最好的機會,將原本香港內部的外國勢力做一次徹底的清除,也將香港的上層結構置換為符合北京標準的一群人。所以2019年的事件除了給了北京最好的機會之外,對任何人都沒有什麼好處。

隨著新特首的上任,香港的政治或許可以穩定,但是原先想要達成的改革目標將更加遙遠。事實上,回歸之後香港的立法會選舉雖然不讓人滿意,但是總比港英時代完全由倫敦當局任命的狀況要好得多。香港人應該在這樣的體制下,先把原先的遊戲規則玩好,然後在港人治港的原則之下,向全世界證明香港人有自我管理的能力。當年英國人從大憲章之後,也是經過了400多年的努力與演進才得到光榮革命,確立了民主議會政治。所以民主從來不是一蹴可及的,是需要在不斷地實踐當中逐漸去加以完善。2019年的動盪完全違反歷史經驗,所以不可能給香港帶來什麼實質的好處。

事實上回歸之後,香港就不太可能再有過去那一種特殊的地位,成為兩岸三地之間的金融轉口以及各種情報交換的中心。港人也必須要認知到這一點:香港今後就是中國的一個地方政府,與所有其他中國人民的利益休戚與共。

筆者對香港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小時候跟著母親去香港遊玩都感覺非常開心,台灣的七零後基本上是看著港片,聽著香港歌手演唱長大的一個世代。希望香港能夠逐漸找到自己的定位,讓社會結構更加穩定、合理,相信未來仍然是一個繁榮的港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