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台灣的選舉和美國因素 | 談璞

我對於台灣的政局有悲觀之處,也有樂觀之處。

樂觀之處是:2018及2022兩次地方大選反映的結果才是台灣選民的真正選情。綠營及獨派並不是島上的主流。

悲觀之處在於:2020年大選及之後的高雄市長罷免投票等等,都是綠營操弄選情的結果。爲何綠營可以在那時操弄選舉,但2018及2022地方大選則不行?關鍵在於「美國」。

2018綠營地方選舉大敗,不止輸得難看,連美國也對當時的蔡政府有疑問:怎麼得出的結果與妳先前的預報不合?當時美國川普政權已經對蔡政權是否能牢牢掌控台灣起了疑心。

然而蔡政權卻用了最無恥的手段:向川普政權輸誠(不是「美國」!),以換取讓她在2020年選舉作弊的機會。結果就是2020年蔡千金贏得了連馬英九全盛時期都達不到的817萬票。這個作弊作到離譜的數字卻得到川普政權的公平公正的肯定,而國民黨也迫於美方的淫威不敢吭聲,美國甚至放任蔡千金進一步罷免韓國瑜,以達到殺雞儆猴的作用:哪一個再敢不服從美國就是這種下場。

2020年底美國大選,蔡政權爲表忠貞,幾近竭盡全力挺川,對拜登陣營的攻訐謾駡到了噁心的程度。然而,川普還是輸了。所以,押錯寶的蔡政權在2022地方大選無法再複製2020的大勝,因為失去了美國的默許,所以敗得比2018更慘。

但這也是我悲觀的理由:美國對台灣的選舉有絕對的控制權。它甚至不需要做什麼,只要放任綠營在選舉時亂來,綠營就能幹出2020年817萬票這種離譜的數字,而藍營一聲都不敢吭。相對的,只要美國不挺綠營,選舉的結果就會反映出島上真正的民意,而得出2018或2022的結果。

而藍營已經完全接受了這個事實:絕對不能像洪秀柱或韓國瑜一樣反抗美國,否則美國就會放任綠營操弄選舉,讓藍營一直在野。這才是島上真正的悲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