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語島內藍軍、兩岸統者:莫糾結“名號”、少糾纏“各表” | 天人合一

美國無良政客,叢林野獸,欺壓中國。
蔡蘇私利團夥,倚美謀獨,引禍台海。
全球華人憂心如焚,大陸民眾武聲滔天。唯北京舵手大仁無疆,以極大的戰略定力、盡最大最後可能堅持和統。我點贊!
武者,事關重大,非達必需、最後時刻,不宜輕啟。

大趨勢,無論台獨如何猖獗瘋癲、美國無良政客如何居心叵測,臺灣仍在“一個中國”。
在2021年底美國拉幫結夥整中國的所謂民主峰會上,島內不敢蔡英文層級人員與會,會場上無“國”的標識,會中島內代表唐鳳借一張地圖偷襲(其所持藉口或許勉強說得過去),就嚇得美國立即現場將其拉黑,並注明其言論不代表主辦者立場。這些,都回到了陳水扁那句話:台獨“成不了就是成不了”。這種大形勢,給我們和平或者低烈度解決臺灣問題留下了一定空間。
時間在大陸一邊,統一操之在我,絕非空話。

當今我們面前最大的威脅,當然是美國無良政客。其們從《舊約》開始就只信“獨一尊神”、習慣消滅一切“主”之外的偶像,滅絕不信其主的國、族、人、一切生靈。這其實是人類獸性的體現。西方列強或列強中的無良政客,就是一群返祖的弱肉強食叢林惡獸,確實有一批人“亡我之心不死”。至少,最急切希望兩岸中國人打中國人的,是被我們這幾十年驚人發展快趕上超過了的一些輸不起的、無品行的美國壞政客。
我們盯著台事,必需放眼全球,別落入這批人所謂“修昔底德陷阱”中而不自知、自防。

中國人,自己和合,共同復興、對付外人,正是急要事、最大利、最佳統。尚有希望,不能放棄、應當盡全部力。
寄語島內藍軍,兩岸統者,莫太過糾結“名號”,少刻意糾纏“各表”:
稱謂總關情,其實一個名。關鍵如何統,統後自無爭。
我點贊張安樂“緬懷民國,擁抱共和國”態度。

九二,本來有共識,那就是兩岸一個中國。這也是美國人幾十年前及當今一貫的說法、政策。
“各表”,不叫共識,叫差異、叫模糊、叫後一步慢慢說、理性議,當然這也就是兩岸間政治統一需待解決的問題。
無論共識或各表,無論兩岸那家法律,都沒有獨、分的空間,都只有必需統必定統的未來。

島內,李登輝越線—特殊國與國,陳水扁闖關—兩國論,馬英九退縮—不統,到蔡英文,則是借殼幹話獨。
蔡英文頭戴民國帽,眉毛下注臺灣,這是很狡猾的作法。

中華民國臺灣,國與灣,啥關係?
等號、平列,後者為前者加框框?這當然就是獨。
這種獨,不是辜寬敏、曹長青們所期待的獨,不是名正言順的法理獨。
這種獨是意淫獨口水獨,是製造芒果幹、分裂臺灣、欺騙綠選民的騙票獨。

如果是從屬關係—國大於灣,
如果是色素添加關係—民國藍旗加點綠,這與國民黨的“各表”便相差不多了。哪天,蔡英文突然冒岀一句“中國大陸”,一下就把國民黨在兩岸關係上的話筒槍走了。

而國民黨人中,有人刻意突顯九二之異,實際上背離九二之同。其在理論、在歷史、在現實上都是錯誤、荒謬、有害的。
故意扯“各表”,開罪大陸搞不好兩岸關係,也綠不過“中華民國臺灣”,贏不過民進黨,或只會成“綠二”、綠跟班。
所以我將“各表”直接用四川話斥之為扯爛筋。

名號,並非兩岸核心事、最急事
當然,就臺灣許多民眾來說,名號,是歷史、是情懷、是情緒、是心結、是面子。
我不贊成大陸人也跟著島內“各表”客一起扯爛筋。在一個中國內部、在非國際鬥爭場合,島內普通老百姓,有點歷史情懷,習慣、尊嚴、面子,愛叫啥姑且就叫著吧。

老百姓有民國情結懷念,蔡英文戴民國面具欺騙,趙少康以民國旗幟非共黑陸。這裡,“民國”有著不同含意、用意、工具化作用。
撕開借殼獨的面具,揭露反共者的謬誤,舒解情緒者的心結,是中國人尤其是即統派的急務。  
我甚至認為,島內統派,依島內法律、著島內色彩、持島內語彙進行反獨、促統,更地氣、更實際、更有效!  

對「寄語島內藍軍、兩岸統者:莫糾結“名號”、少糾纏“各表” | 天人合一」的一則回應

  1. 国号、名号,若非企图借壳独,其实大概率就是一个面子问题。
    刻意“各表”,夸大差异,只会影响两方嫌隙,陷入“扯烂筋。
    放任各表之争,不想解套办法,不是负责任的好统派!

    十多年来、不同时期、对各色对象,我就国号及“各表”争议写过不少文字。

    拟在《奋起》贵刊所发表我上面这篇文章下面,进行系列跟帖。

    不知对贵刊有无不利影响?
    请告知。

  2. 《回到国共两党党名,洪秀柱无须多表,谢龙介何来犹豫?》
        回到国共两党党名,本来一中、天然同表。
        柱柱姐无须多表!
        龙介弟何来犹豫?
        马吴朱再扯烂筋?

  3. 《两岸不能相互承认对方为国》

    两岸同属一个中国,既是历史,也是现状、更是未来。是大陆的底线,台海火药桶的爆点,甚至是地狱天堂的门槛。

    认对岸为“国”。
    不包含自己岸。自然成“两国”,这是显独。
    包含自己岸。有对岸为国,何又自谓国。没事找事扯烂筋,这会滞统。

    以己岸为国。
    不包含对岸,是为“明独”
      包含对岸。却不言统、求统,疑似隐独

    自以为国,对岸属国。
      各自表述,虽伤和气,实属无奈。
      这是历史、是现实。
      这才有两岸反独、求统的动因与依凭,才是外人不容置喙的“内政”。

    “相互承认”,看似公允,实则以退为进、似予实取,瞒天过海、暗渡“两国”。
      陆胞兄岂不警惕?
      台胞弟能怨寡情?
    要不,哪怕你自称“国”,我仍为“匪”,回头几十年,再演个“山城会”?

    只要坐下来,“什么都可谈”,“什么都好商量”!

    两岸分别、隔绝、对峙、猜忌、隔阂、争斗、及至战争,源于一个中国内部的一部分人与另一部分人政治分歧。
       且不说这两个部分,都以“民(人民)”为旗帜,都喊着民族独立、中华复兴的口号,都曾有同一堑壕、共倒内贼、共御外侮的荣光,都在近几十年修正得越来越大致相同相像。
       就这两个党的部分歧见,几十年的些许不愉快,干十多亿国人、五千年中国何事?

      两岸者,一个中国的两个面也。
      两岸相处,两面、两岸、两区、两方、两党、两军、两会,两地、两当局、两先生,哪怕“两山头”都可以,就是不能“两国”。

      胡连会示范后。还有所谓“对等”、“尊严”说?

    实际是“麻台湾人、要大陆价”的假议题,只会彰显胡“主席”、胡“先生”、“老胡哥”有海量,马“总统”、马“先生”、“小马哥”太鸡肠。

      海峡,不是国与国界。
      统一,不是国与国统。
      扯国号何干?

      两岸统一。不过政治对立的结束或正常化。
      就以“完全统一的中国”为标的,就以“两面”、“两方”作称谓,放手开谈可矣。
      老说合法非法,总提先生后生,蛮扯嫡正偏庶,是不是“小心眼”、是不是没以“人民为大”?   

      统一后中国的法律、制度、称谓、中央政府、领袖生成,自然是谈中之议、谈妥后事。
      没开谈先嚷嚷。
      抢占先机?
      漫天要价? 

      先喴先赢?
      还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专找牛角钻”,“只挑忌讳说”,以至“干脆闹翻不能谈”!

      中国的政治人,有不少的算计、固执、争斗。
      中国的老百姓,有太多的无奈、苦痛、牺牲。
      中国已延误了不少时间。
      中华民族再也不能内耗、折腾。

    抛弃只以己是、总以人非的固执,非白即黑、你死我活的极端,党同伐异、不问是非的狭昧,整碗全端、颗粒不让的小气,多一点谦恭、厚道、宽容、大度,装一点糊涂吧!

       少一点“算计”、多一点宽让。
       少一点权谋,多一点厚道。
    少一点争斗、多一点共和。
       两岸才有双赢。
       和平才会久长。
       统一才会速来。
       中国才会更好。
       世界才会更好!!!

    发表于2011-8-10

  4. 《 回到最原始、最宽泛的中国表述》

    摆渡先生出题,”马英九对台湾如何表述中国,说得很清楚,即中华民国。你对马的这一表述,是否理解?是否赞成?“

      何谓中国?
      很明白的话题,加上私利,倒成了糊涂、烂筋。
      回到”兴中会“的中,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党名里的中,本就无冲突。

      加上所谓政治属性,有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来完全统一复兴之中国,我称其为中华民族复兴路上的三个里程碑(见拙作 《以“伟大复兴期”观点解开台海和平统一的“九连环”》、《 “三阶段中国论”照现滞统者、隐独者原形》)

       近百年来以及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是中华民族由蒙昧到觉醒、由分散到团结、由专制到民主、由闭塞到开放、由贫弱到富强,由落伍到进步、由屈辱到尊荣的的伟大复兴期。
       在这个艰苦卓绝、伟大辉煌的历程中,国共两党创下了殊勋,也有过重大冲突,犯过历史性错误。
      历史呼唤两党及中国的一切政治党派和政治人物以天下为公、和谐中国、复兴民族、和平万世为理念,抛弃封建主义党争旧习、抛弃冷战思维、抛弃极端主义、撂置历史纠缠,共和息争。
      中华民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路上的第一块丰碑。她结束了千年帝制,结束了军阀割据,击败了日本侵略者,光复了台湾。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华民族解放史上的第二个伟大丰碑。中国共产党人领导人民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民族独立,解决了十三亿人民的温饱,尤其是近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使中国进入了一个可以谈论崛起,构思崛起,走向崛起的时代。大陆坚守一个中国是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守护,大陆持续发展、和谐稳定、志存高远、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运动的引领和主力。

      统一后的中国是中华民族复兴的第三块最伟大的丰碑,她标志着中华民族统一、复兴使命初步完成,并引领中华民族实现以孙中山为代表的先贤们的理想,进入下一个全新、富强、和谐、高度文明的盛世时代。
       统一后的中国以人民为皈依、共和为旗帜、民主为制度、宪政为保障,是两岸四地五方(加全球华人)共生、共存、共建、共和,共享。

       历史,存在过的功过,不会湮灭。
    历史,总在不停前进,逝水不可再回。
       说中国就是中华民国与说中国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样健忘历史、漠视现实,一样只是各执“政治属性”争执、扯筋、只能引发对立、恶争甚至祸患。

       我不赞成中国就是中华民国,更不赞成台湾等于中华民国。统一后的中国不宜称中华民国。
       我忧虑台湾在中华民国的计较、固执中延误统一进程,更警惕台湾在中华民国掩护下长久拒统甚至事实独立。

       我主张:
    回归最原始、最宽泛的中国表述;
    抛开(即使如摆渡先生所言)政治属性的“各表”;
    面对“未来统一的中国”;
    接触、开谈,共商、共表中国。如中华共和国。

    注:此文,写在十年前,现在尚可用

  5. 2013-10
    《如何面对外交上 “必须争”、“争又有伤害”》

      外交上面,我主张只有一个中国。
      我欣赏当年在联合国门口,毛泽东先生“宁等不二”、蒋介石先生“宁出不二”。————两类政治极端对立的先贤们对“一中”的赤忱、对国家的守护、对万世太平的深虑,足以让今天的“肉食者”们无地自容。

      我不在乎谁来代表。
      哪怕你是国,我仍为匪,只要你在统,你像国,你护国,你没有把五千年老祖宗留下的家园搞破碎,你不是把华夏儿女搞分离,你不是永远让中国人到中国的土地上还要搞签证,不要让幼稚单纯的大陆入台学生入另册,不要让两岸热恋中的孩子有顾忌。

      我只主张一个中国,一个两岸共同的家园。

      一天不统一,这一天都存在台独、隐独、国分族裂、战争毁坏的危险。
      于是,在国际上,无论哪一岸,坚持一个中国,争唯一代表,都是必要的、有理的、应该的。

      不争,相互承认对方为国,才是坏的、错的、才是危险。
      至今就有人以金钱维系少量弹丸之地承认的“事实”作为对国际社会普遍不承认视而不见、自我麻醉、自欺欺人的借口,制造永久维持现状的虚幻。有人还在怀念、检讨当年“同居联大”的可能。

      争,
      是因为两岸在政治上还在搞绝对对立、极端斗争;
      是因为两方面还没有相向而行走向统一;
      是因为有人把“不统”作为政纲;
      是因为还存在台独、事实台独的动向与危险。

      争,
      又是兄弟阋墙;
      是手足相残;
      是民族内耗;
      是政治自杀;
      是百姓遭殃。
      每一场战役,一家欢喜一家愁,都使猜忌隔阂增加一成、台湾海峡加宽一分。

      在完全统一之前,面对“当争”、“争又有伤害”的情况,中国人应当有大智慧。

      在下原则同意摆渡先生“在外交方面的一中观点”。现将旧貼附后以和之:《外交休兵,从巴拉圭开始》(内容见回应列表)

    2008年10月旧貼    《外交休兵,从巴拉圭开始 》

      同属一个中国是两岸最大公约数,近日又为马英九直至赖幸媛等行将执政的团队再次肯定。

      两岸之异在于誰代表中国,七一年之前是中华民国,七一年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此前此后的几十年来,两岸代表权之争可谓空前壮观惨烈,使中华民族的血液、养分如黄河大堤下的管涌无休无止外流。
      每一场战役,一家欢喜一家愁,都使猜忌隔阂增加一成、台湾海峡加宽一分。
      而且这种斗争又不得不为之!!!???
      在台湾,是为了国际生存的需要;
      在大陆,则出于制独促统的必然。

      好在有了“九二共识”,最近又春暖花开,胡锦涛指出,一个中国前提下什么都可谈,当然包括台湾的国际地位和空间;马英九竞选时也曾说,要把国际空间问题列为两岸谈判项目,争取到两岸外交休兵。既然谁代表谁一时难以说合,外交休兵倒可以立竿见影。
      近日,巴拉圭政权易手,与大陆建交趋势陡增。当然,其不可能既与台湾、又与大陆同时建交,如此,则两国论变成了现实。但如若大陆径循过去模式,促成該国与台湾断交然后与大陆建交,将给马阵营空前难堪,徒增两岸关系变数。

      因此,建议大陆:一方面主动放慢与巴拉圭建交的进程,一方面以最大善意向台湾方面提出“共组使团、共办外交”的思路,即在两岸搁置国号、内政难题的同时,首先外交休兵:
      维持建交现状、不变使领舘名称;
      停止外交角力、避免冲突内耗;
      在台湾现行建交地巴拉圭共组使团,以台湾官员为使大陆官员副之辅之,管理大陆相应事务;相应在其它大陆现行建交地则以大陆官员为使、台湾官员副之辅之,管理台湾相应事务;双方互不拆台、互相照护、互相支持。以此为基础,逐步达成国家、民族的外交利益共识,最终统一外交方针,整合外交资源,统一外交行动,统一使领舘名称。

      若此,
      出门一个中国,
      进屋再论各表,
      近期不分一、二,
      水到自然渠成。

      各表一万年,也是一个中国,也有两岸和平。

      若此,
      抛弃私利和权谋,加点大度和灵活,中国和平、统一,其实很简单。

  6. 天人合一 2011-10
     《海峡之间,“各表”是个假议题》

       除了“只是台湾人、决离中国去”的极端台独死硬者外,两岸中国人在地理、文化、历史、血缘、法律上对“一个中国”完全一致。只是在政治上谁是、谁能、谁该“代表”有各自表述。

       粗略看来,这种“各表”,在一个中国内部、在两岸之间:

       不争才怪事。
       血火相拼,生死过节的怨恨,哪能轻易烟消云散;
       几代人隔绝、几十年固持、哪有不开价、议价直接生意成交;
       老习惯改口,总要个说道、总需要时日。
       在成交OK之前,争,都是必然的、正常的,只要不挥拳头、动刀枪,只要不掀桌子、不掀了桌子不再坐拢来。

       争争也无妨。
       谁能代表?
       谁终代表?
       凭实力、凭路线、凭贡献。
       最根本、最终结的是凭老百姓喜怒哀乐。
       两岸都唱“全心全意 “人民最大”。自当不怕人民选择、裁决;自该心虚分族裂国、坏和引战、贻祸家国,青史要留骂名。
       何况,谁就定论不会、不能“共同”代表?

       争争或有益。
       比较才有鉴别,竞争产生活力。
       两拨孝子贤孙,争相比好,乐的当然是老祖先人,赢的最终是“沉默的大多数”兄弟姐妹。
       一国下和平理性的“争”,再争一甲子,还是一个中国。
       简言之,争争无所谓,吵吵无大妨,等等许会好起来。姑且待之也罢。

       然而,生活总不让人太简单,
       有人似乎在把“各表”当成“不接触”的由头;
       在用“各表”抓紧掘进两岸间的鸿沟;
       在用“各表”姑息、纵容、掩护“表独”的坐大;
       在用“各表”葬送国人“同表”的希望。
       这就要求人们对这“各表”予以警惕、进行深究、正本清源。

       四九年后很长一段时间,这种“各表”在国际间原本没有大问题。
       两岸都坚持自己是同一个中国且为西方世界以及美国承认、尊重并在中美联合公报等中宣示。
       毛泽东为了“只有一个中国”硬在联合国大门外等待、坚持了二十多年。
       “两蒋”宁忍孤独,至死牢守一中、冷酷制独。
       这种争执,只是信仰、主义的碰撞、颇有血性、尊严的坚持,而没有族分国裂的危情,不见权谋、机巧的自私。

       七一年,潮起潮落时、花谢花开中,被压制、孤立二十多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终于登上联合国讲台,中华民国国际法地位宣告终结,历史情景剧翻转一个面继续表演。
       “蒋介石集团”人还在、心未死、理难输,凄风苦雨中自谓不变、旗帜不倒,返联之声未断。
        蒋经国们励精图治、竟将危如累卵、病若游絲之地建得政治开放、经济腾飞、获“四小龙”美誉、如马英九所谓之“新生”。坚持“所表”的蒋经国仍要“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台湾经济推手孙运璇还想“以台湾经济起飞经验引领大陆”。
        这时候,台湾的“各表”,势所必然、其情堪悯,所争一中、倒无大碍、且让敬佩。

        只是近些年。台湾的那一“表”有点变味、变质。
        在李登辉“一边一国论”、陈水扁“公投入联”、“去中国化”大动作,菜英文“我是台湾人”、“中华民国就是台湾”公开大挑战背景下,马英九“不独”,却常常让独、纵独,“不统”,倒真是实实在在的畏统、避统。其所“表”的中华民国常常与2300万混淆、等同。

        不见大陆这一块,不说统一这码事的“中华民国”与“台湾国”何异?多远?

        这时、这种“各表”,在国际上喊声越大、同气越多,真相越乱、误会越深、独焰越炽、和统越难。

        难道真的要搞到兵戎相见、搞得恩断情绝,搞得各方都下不了台?

        大陆当然不能漠然视之。
        针锋相对外交仗,坚持自己所“表”,否定台湾所“表”,是有点损伤台人面子、会增加离心的情绪,然而又是必然、必须的无奈、来不得半点含糊、犹豫、温情的选择。
        在维护“一中”的大情怀与照顾面子的“小思量”之间,大陆当然难以两全、不会两全。

        当各表之争,从原来一国内两个政治极端面的象征符号之争,异化为两国、一中一台,两岸同属的一中与“就是台湾的中华民国”的争执后, “各表”在在一个中国之外部,在国际上的大多场合具有了实质的意义与尖锐的对立。

        在一个中国内部,这种“各表”,深究起来,却是个假议题。
      
        在台湾,
        马当局自表一中,却避谈统一、不干统事,能算代表?
    马英九提互相承认,且慢说其或许瞒天过海、暗渡“两国”,既然承认北京,当知自己方尚未、也不能够“代表”整个中国。
        台湾当局把“各自表述”喊得震天响,其实很缺“代表”的真心与底气。

        在大陆,
        “和平统一”取代“战争解放”(当然,“不武”,这仅是对非台独而言)后,大陆自然不会、不能、也没有理由与办法再把台湾的“国民党反动派”这种政治异类当成消灭的对象。
        “坐下来”、“好商量”,“什么都可谈”,绝非客套话,而是郑重的政治宣示。
        “胡连会”两主席平等尊严具体示范后,人们更没有理由不把台湾视为中国政治的一个方面、统一大业的一个方面。

         在和平统一最急要两岸同心互动时,在两岸由冷渐热、将信将疑时,在台独钻缝觅洞,伺机破坏、开倒车时,老想“唯一”、只唱“合法”,是没找对地方,是没事找事,有点不懂音乐,有点给台独势力攻击统派、维持现状派提供炮弹与口实。

        在一个中国内部,谁代表中国,确实不是政治家自己说了算,不是那一个单方面“各表”了算,不是现在就说了算,而是全民决定、是双方努力、是坐下谈后的结果。

       谈的双方,凭的是天地正气,为的是公众利益,扯的是逻辑道理,仲裁者是全体国人,天然就平等,哪里需要垫高板凳、抬高身姿、装成神圣。
      
       扛着中华民国的大招牌,你想干什么?
       戡乱、剿匪,开玩笑吧?
       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对谈,那不就是两国论?
      
       在国门之内,屋檐之下,动辄“唯一合法”、心念“中央政府”,有啥作用。
       是要“宜将剩勇追穷寇”、“一个阶级消灭另一个阶级”?
       是要“奉天承运”、“南面受降”、“一个吃掉另一个”?
       是要国对省谈,姑且不说现实否,逻辑上也怪怪的。

       海峡,不是国与国界。统一,不是国与国统。扯国号何干?

       两岸分隔,源起政治面、政治家的对立,两岸统一,不过政治对立亦或政治家对立的结束或正常化。
       就以“完全统一的中国”为标的,就以“两面”、“两方”为称谓,放手开谈可矣。
       老说合法非法,总提先生后生,蛮扯嫡正偏庶,是不是“小心眼”、是不是没以“人民为大”?

        怨偶再聚,总摆尊卑之谱,有助于鸳梦重温?
        兄弟重和,先枪祖宗牌位,这算是兄友弟恭?
        一国以内、两岸中间、谈判之前,扯名号、扯正宗。不仅无益,只能有害。

        扯“各表”者,莫要忘了,你那“一表”中,包含对岸之部分,该将其利益、期望“表”出来。你自己也在对岸“一表”中。两个“各表”对加起来等于零,谁也无法占便宜,只是一场口水战、只让世人看笑话。

        扯“各表”者,真在意“所表”?
        如此,依你所表吧,我仍“共匪”,待你王师北伐,邀我山城相会,再来北平和谈?
        拿个“一中”样儿看看。
        怎把统一当成了忌讳?

        扯“各表”者,意岂在名号、招牌,在华丽袈裟下之偏安私利、政党私利、选举私利、政客私利。
        然而,这诸多利益与统一后中国的法律、制度、称谓、中央政府、领袖生成等等,自然是谈中之议、谈妥后事。
        岂能在“不统”中保障。
        岂能在“不接触”、“不谈判”中收获?

        台民何辜。
        陆人何暇。
        复兴何急!

        争个空名耗光阴、误大业、祸子孙,岂是中山信徒之所为,民主自由之真谛、中华复兴之急需?
      
        莫再假了。
        先坐下来再说吧!
     
        裁判亦或上帝们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天人合一 2011-10

  7. 2009年10月
      《台湾,中国政治上的一个“面”》

      地理上,台湾是中国(即使“各表”)的一个省;政治上,台湾是中国一个“面”。
      
      她既是歷史中国的一段过去,又是现实中国政治的一个方面。
      尽管面有大小,势有强弱。但1与99都不是100。1加上99才是100。合为100后,再没有了1或99,只有100中之1与100中之99。

      政治面的“强弱”,要看趋势、看发展、而非简单的枪炮多寡、票子长短、声音大小。
      简单地以人多人少、地广地窄、看两岸关系,是幼稚。

      和平统一是“两面”共和,尊重是起码的,互让是必须的,互变是必然的,糊涂是聪明的,担心是不必要的,心虚是可笑的,小家子气是可悲、可气的。

      统一,主要是政治问题,而不是单纯的地理问题。将台湾简单视为“一个省级行政单位”,将两岸关系定位为中央和地方的关系,是糊涂、僵化、可笑、痴人说梦、滞碍统一、危害民族!

      无论何种思想、主义,无论多数亦或少数,无论长期还是久远,都在历史中形成、完善、接受历史的检验和扬弃;
      是与非不应由一家说了算,不宜匆忙下结论,不必要一次就弄明白;
      不同的路线、主义、模式、觀點、应该允许共存、试验、比较、竞争甚至碰撞;
      解决社会矛盾,斗争不是唯一形式,战争只是无奈的手段,协商、容忍、宽恕、尊重、和解、等待甚或退让亦是基本选择。

      和平统一,
      不是简单的地理整合、海峡再通,
       不是“胜王败寇”,
       不是“卖台”或“卖共”,而是不同信仰、主义、观念、好恶、种族、党派的人儿在“天下为公、人民最大”理念下的“和谐”、“共生”、“共和”、“共建”,
      不是解放、收复、纳降(当然对“台湾国”另当别论,只有以武力去解放去收复)。
    “共和”才是两岸的最大公约数,是起点、也是终点

       解决不同政治观点的人们如何理性相处、斗争、协调、竞争、共和、共荣,是中国人一直没处理好的问题。
        当年国共内战如此,
       几十年大陆“继续革命”如此,
       两岸长期敌对如此,
       当今台湾岛内蓝绿恶斗依然如此,
       两岸只经不政、经热政冷、政治上至今无交集、难交集仍是因于此。

       统一需要共和主义,
       中国长治久安需要共和主义,
       中华复兴腾飞需要共和主义。

      马英九要求下属不以"中国"以"大陆"称对岸。实质上就是一国两岸、两面论。
      这较“两国论”、“特殊国与国关系论”有质的区别。
      应当肯定。

    2009年10月

  8. 2020-6-17
    《没了“两岸同国",还算啥子坚持?能有什么期待?》

    —— 正告国民党两岸关系论述小组及岛内一切心存侥幸欲弃“两岸一中”的无良政客

    两岸,根本问题在统独,最大祸害是台独,最终出路在统一。
    连吃败仗的国民党,自己得伤寒,却怨六月冷,竟然因为“九二共识”被民进党污名化,就认为其已成历史,需换个说法,可是议来议去,有人似乎跟着蔡英文“和平、对等、民主、对话”八字谎言学舌说废话。
    天人不耻且正告之

    所谓“主权”。
    没有两岸一国,就是台独独台,就触犯反分裂法律。
    主权者谁?是十四亿自然包括2300万而非只是2300万,大是大非,岂能含糊!

    所谓“和平”。
    你要分族裂国,我将拼死卫国,谁还与你“和平“?
    丢弃一国,即成仇敌、即启战端、放马来吧、你我对决 !

    所谓“民主”。
    一群小丑分族裂国犯罪,
    十五亿华人华裔施刑法执道义,
    正是民主、才叫民主!

    所谓“交流”。
    统一复兴,中华民族最大利,两岸交流全目的。
    不以统一为目标的两岸交流,皆是耍流氓、祸国家、殃人民!
    两岸交流,两岸人民最大愿。过往交流,两岸人民最大功。国民党曾经有贡献,但是如果跟着民进党屁股转,抛弃九二共识,还会有过往如鱼得水和平交流两岸优势分么?

    最后提个醒,国民党解套脱困重塑形象很简单:
    九二进阶——两岸一中相向统,共同统一共复兴。

  9. 2020-2-4
    《不言统的大义,先扯政治含义的“国",不是扯烂筋,便是暗独台》

    岛内,蔡英文们借壳、且只借中华民国帽子遮眉毛,从嘴巴开始便括号台湾、去中国化,搞实质独。
    异曲同工、或陌路同宿,郝龙斌们不思如何结束对立,不言两岸咋个趋向统一,只要求大陆承认自己为“国”。这不就是奔向两国论?

    迴避、忌讳“一个中国”,刻意凸現圹大各表争议,把两岸政治歧义争执当作抵门杠,作为两岸不能坐下政治接解谈统一的拦路虎,这实际多半是独台们、不统们故意“扯烂筋”、拒统一。

    前几天,郝龙斌,装傻卖葫,师法猪八戒倒打一耙,怪罪大陆不给善意,不正視中华民国实际存在,不尊重台方情感。
    其在两岸问题上,不反省私心自用、内斗祸党、整败大选局、害惨韩国瑜、弃国弃义之己过,反而与蔡英文在反共反陆甚至反中道上飙车斗狠。竞敢言,不承认、断三通。

    将门犬子,本无大勇,只剩公子哥儿的瞎骄狂,求胜太切,装横扮狠欲胜过富家小姐蔡千金?
    其无非,通过碰瓷撒娇,绑架台民利益甚至身家性命要挟大陆承认其为“国”。
    这不是破坏九二两岸官方授权共识且公告各自表述的黙契么?
    这不是用一个政治符号的、小众认可的丶有可能导致两个中国而引发对决战争的、国民党一直念念不忘自己方表述的“国”, 取代历史的、文化的、国民党共产党两个党名字里的、两岸庶民百姓从古自今叫惯了的、全中国人民共有全球华人公认的、两岸官方一直历史共识黙契的、我岸一致主张“两岸同属一个中国"里的中国么?

    扯国是假,不坐下谈结束政治对立丶怕触统字眼、不想统才是真吧!
    郝龙斌,
    要么蠢,扯烂筋。
    要么独,隐独台。

    可怜郝伯村老将军,此前在武汉才说过:“两岸统一不是大统小,也不是强统弱,而是‘是统非’ ”。
    言犹在耳,我评善哉。
    咋个你们村里就崩出一个无是非、扯烂筋!
    我暂且不定其为隐独台吧!
    我为老将叹!

  10. 2019-9-23

    《洪秀柱“同表”,逼国民党老旧、僵化、顽固者无所遁形!》

    洪秀柱,同表的一中,与“九二共识”中“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中”并无区别。
    洪秀柱没有背离历史表述与国民党初衷。

    是台方、国民党内顽固派,李登辉、马英九、吴敦义们小气、另留“各自表述”后门,到后来则别有用心、干脆扯烂筋,刻意将国与“国名”、国与“政治体制”混淆,且夸大对立,致使两岸扯不到一块、不能“坐下来”、“慢慢谈”、“好商量”。

    “各表”,不是“难表”、不是“表”不清楚。
    其意在回避“表”清楚后咋个办;其意在回避统议题,其效在拖一天是一天。

    真的“表”开了,国民党顽固派的“不统”,便失去理由,“不独”,则失去油彩,“不武”,便成了呓语。
    所以,吴敦义将洪主动承担、勇战深绿选区的壮士、男人之举,当作洪水猛兽,竟然出口“邪恶”。

    洪,逼国民党老旧、僵化、顽固者无所遁形也!

    洪,为大局计,在台南选举上高风度“忍”了。
    然而,吴敦义们,面对两岸国人、全球华人两岸统一、中华复兴的滔天洪流,还能以“各表”扯多久、拖几天???

  11. 2019-9-17

    《隔海观瑜:韩、吴,皆“各表”,其间有差异》

    有人问我“韩、吴皆各表,为啥只批吴不批韩?”
    问得有点突兀。我一向对事不对人,该批则批,并非“只”、或“不”这样简单。

    然而,韩、吴,皆各表,其间有差异,当区别。

    吴,在反独上,无论态度、作风、还是实务、实际能力上,与韩有差距。
    在去年三山造势韩吼出“台独比梅毒更可怕”、大声宣示承认九二共识前,吴作为蓝军老大,反独上没有真动作,九二共识宣示上有气无力,甚至说过“要统到大陆去”之类的混账话。
    吴,在反独上,难有大动作、新作为。

    韩,在极绿之地,不惧怕承认九二共识丢失选票;
    吴,时时处处,唯恐不突显各自表述而降低民调。

    韩言九二共识,常常独立成句,重心在共识。
    在九二共识基础上,韩,在向前看、朝前走。事实上要以推倒心墙、完全开放、货到大陆去,大陆人进来、你侬我侬处理两岸关系。
    此“你侬我侬”心态,与“心灵契合”,或内在相通。我将其视为不言统字之统。

    而吴,言九二共识,有理无理、有需无需,必以各自表述后缀。
    突显九二年之存异,实际有淡化、架空九二年共识之嫌。
    吴,在九二共识上,刻意各表、重在表异,实际静止、僵化、时时处处尽力在朝“异”、甚至对立处拉。
    吴,不太可能在九二时点上再进步。扼杀洪秀柱“同表”探索便是证明。

    吴、洪、韩三人,韩,更接近洪。
    即使撇开两岸关系仅就国民党内部而言,吴代表老旧、官僚,韩代表青新、庶民。
    吴,在位久、无作为、少来日、难期待,
    韩,将上位、能塑造、来日长、可期待。

    韩,与吴有异、与国民党不同,
    韩国瑜,代表庶民、代表对旧有官体制、蓝绿恶斗制的厌恶、对立、反动的社会潮流。
    而这种潮流,将为两岸关系带来新要素、大冲击,我们必需正视、重视、研究、适应、因势利导之。

  12. 2019-5-13
    《 寄语郭台铭:可有民国“派”,不能民国“国”》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不管这个中国现今两岸如何表述,就是只有一个中国。
    台湾属于中国,不管这个中国咋个争执,躲不开共产党国民党“党名里的中国”。

    岛内民众,因历史、有情感、要尊严、顾面子,坚持“中华民国”称谓,自然、正常,大陆官民当然会顾及感受。所以大陆在国际上斩钉截铁宣示“唯一合法代表”,而在两岸之间则温情表述为“两岸,同属一个中国”。
    只是,这种善意,往往被“懦统”、“不统”刻意无视、隐瞒,被台独、独台肆意丑化魔化。

    必需告诉台湾民众:
    两岸、现今、未统、起码未坐下进入政治实质统之前,不能“相互承认”对方为国,否则会有“两个中国”、走向台独、独台的危险。
    这些年李登辉、陈水扁、蔡英文们借中华民国之各表壳,行去中国化之务实独,搞得岛内乌烟瘴气,致使海峡战云密布,便是明证。
    即使是承认九二共识的马英九们,也因太过执拗于各自表述,太过执拗于两岸政治对立而“不统”,事实上在纵独,让岛内独雾更加浓烈,让大陆更加警惕民国借口下的隐独、华独。
    无论岛内期盼多切、反感多深、反应多烈、选情咋变,大陆不会同意“先承认,再谈统”。

    其实,
    无论民国派、还是共和国派,皆为一个中国之内的政治“派(面)”而非“国”。
    可以有民国派,岂能有民国“国”?!
    郭台铭,也许政治外行、两岸事务陌生、族国未辩,轻重不分,才出現一族之下两国之糊涂语。
    赵少康,自谓中华民国派,包括大陆13亿、加上统、现时统,才算真,我方信。

    其实,
    在中国之内,民国,人民共和国,字面上同义,实质皆是民为主体,共和政体。
    太过于争名号,于百姓来讲,因情感、为面子;于政客来说,为位置、为权利。

    我戳穿:《一国之内、两岸之间,各表之争,扯个假议题》、《不言统一的“各自表述”,不啻是扯`烂筋,或意在拒统甚至趋独隐独》

    我认为:《台湾,是中国政治上的一个面》、《统一,是复兴大潮的终汇流》、《台事,不在于“表啥”,而在于“统否”》、《 一中,无论咋表,不促统、回避统、拒绝统,便是独、便是罪》

    我呼吁:《抛却内战心魔,登高望远》、《台事:莫在名号上兜圈子,休在制度上扯烂筋!!!》、《从争“各表”的扯烂筋回归到“两个政治面共和”》、《撇开名号争执,径直面向“统一后的中国”》

    我主张,《从辛亥源头出发,用伟大复兴期视角,树“共和”统一旗帜 》、《以复兴引领统一,以统一推进复兴》

    当前,我建议:
    《出门(国际上),只能一表,不留一丝台独缝隙。
    进门(两岸间),容让各表,官方不言、民众爱表咋表》,甚至,台民,国民,同国民待遇,国民上岸,直认岛内证件,哪怕上有青天白曰迹,就当当年白区、红区无妨平民百姓自由行。

    如此,内外有别、官民有异,刚柔相济。
    对独、对一切独的可能性,百倍警惕、坚决遏制、无情灭绝。
    对统,对所有可趋统的人,一片真心、满腔赤诚、大爱无疆。

    如是,则郭台铭无犯糊涂,赵少康再无踌躇,韩国瑜没了围墙,两岸天堑通途焉。

    如是,以民国作画皮掩护台独,以民主作麻药欺骗台民的蔡英文们,原形毕露、向隅而泣、不回头是岸,便灰飞烟灭吧!!!

    中国、中华、中华文明的复兴,是历史的定数、人类的未来!!!

    注:文中书名号内容,皆为在下过往旧帖标题。

    附:
    《出门(国际),一个中国,进屋(国内),含糊各表》

    两岸,一国之内的两岸。
    各表其“制”,自然;
    各表其国号后加上对岸属国解释且促统,可;
    各表其国,不言统、只说台湾二千三百万,则是独、独台、借壳独。

    两岸啥关糸?
    因坚决反对台独而脱离民进党的民进党前创党大佬朱高正先生说:两岸是一个中国内尚未签署和平协议的内战状态下的“两个交战团体”。
    我将台湾定位为: 地理上,台湾是中国的一个岛屿;政治上,台湾是一个中国内与大陆有点差异甚或有可能对立的“另一方面”。国际上,台湾没有也绝不能代表两岸同属的中国。

    研究台事方案,名号,应是反复切搓、山重水复、柳暗花明、皆大欢喜后的结果,不应是尚未坐下、不想坐下而故意摆出的拒马、刻意挖掘的鸿沟、阻隔靠近的峭壁。

    不说统的“自表民国”,
    如果不是“懦统”们为了掩饰选票算计下不敢言统一的怯懦无为而无可奈何的“找借口”、“扯烂筋”,
    那便是“独台”们在国际毫无独的空间、在国内两岸强大的反独高压下想独又不敢明独、而借民国画皮包藏独、对付统的“拖时间”、“玩花枪”。

    充分理解、包容、考虑台湾民众的称谓习惯、历史情结、尊严面子,与高度警惕、识破、防范、击败台独、隐独政客利用“民国”名号欺哄台湾民众骗取选举利益、实施“借壳独”,是当前及今后较长时期内对台事务中最急要、很复杂的课题。

    我还是老话:
    出门(国际),一个中国,坚定杜绝各表,不给独台缝隙;
    进屋(国内),含糊各表,民间想啥表啥,官方不言各表。
      近期不扯名号,水到自然渠成。
      各表一万年,也是一个中国,也有两岸和平,最后归结统一。

  13. 2019-5-11

    《郭台铭跑美国要“国际空间”,是个假议题,故意扯烂筋》
     

     郭台铭头顶青天白日进白宫,然后出口转内销对岛内说:他希望北京政府能给“中华民国”以空间,还说若当选一定会争取再到华府来,“如果争取不到,那是我没有本事”。他希望北京政府思考:要台湾走哪条路,台湾的国际空间在哪里?既然大家都承认是在中华民族或大中国之下,应该给“中华民国”以空间。他对大陆媒体最近报道他戴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图案的帽子被打了马赛克表示不满,他希望对岸正视108年前孙中山缔造的历史事实。

    郭台铭上述话语显示,其不是台独,仍在一中各表框架。
    然而却有谬误,或一厢情愿人为扯烂筋。其或给北京大麻烦。

    “对岸”、也即大陆,什么时候没有“正视108年前孙中山缔造的历史事实”?
    且不说四九年前、打内战的蒋们背离孙中山多远多久,就说四九年后,不统、甚至要独、至少反独很懦弱的岛内政治力量们,算得上“孙中山缔造的历史事实”?
    扪心自问,孙中山的蓝图,现今,由大陆还是台湾在描绘?
    台湾岛内,台独、独台、不统,均在背叛孙中山;懦弱统们,也只会让中山先生谓叹摇头。

    给中华民国国际空间。
    联合国大会第2758号决议前,蒋们可给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空间?

    为啥子毛泽东、蒋介石们当时皆坚持北京、台北在联合国“不两立”、均坚持在国际相互不承认、均坚持坚决不给对方一切空间?
    因为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
    因为两个国名并存、中国走向分裂是对中华民族犯下弥天大罪。

    在今天岛内台独独台猖獗、反独者懦弱、两岸没有就确保一中、根绝台独、趋向统一达成基本框架、形成不可逆转的统一复兴之势时,说“国际空间”,早了点吧?

    郭,顶着青天白日进白宫,利用自身特殊身份做出了此前岛内蓝绿当局做不到、且台独独台引颈企盼的事情,似乎已经触及大陆红线。并且,其把“当选一定会争取再到华府来”当作“有本事”对台人夸海口、对台独独台抛媚眼,会让大陆在国际上管控台独独台增加意想不到的大麻烦。
    郭董,你不懂!够了吧!

    作为深蓝、作为忠诚的国民党员、作为在“中华民国”国号下成长的台湾老人,郭董对自己表述的国号有情感、有坚持、希望其尊严、光大,可以理解。
    然而作为政治素人,要插足政治泥沼、要参选岛内大位,恐怕需要补充点两岸常识、弄清一中、各表、同表、统一、复兴的关系,岂能如庶民百姓,信口开河、到处游逛?

    在下旧帖,可作郭董补习资料:

    《两岸不能相互承认对岸为国》
    《台湾,是中国政治上的一个面》
    《统一,是中华复兴大潮的汇流》
    《“一国两名”待商榷》
    《吳敦義争“各表”,不过是“扯烂筋”》
    《不言统一的“各自表述”,不啻是扯`烂筋,意在拒统甚至趋独隐独》
    《 一中,无论咋表,不促统、回避统、拒绝统,便是独、便是罪》
    《从争“各表”的扯烂筋回归到“两个政治面共和”》
    《撇开名号争执,径直面向“统一后的中国” 》
    《共和主义统一中国纲要》

    发布于 2019-05-03

  14. 2019-5-11

    《 寄语郭台铭:从未忘记辛亥起点,坚决反对各自表国》

    郭台铭表示,如果那么做,“如果去北京,那就不要选了”。他称自己跟对岸没有管道,但相信如果他当选,能跟对岸缔造和平。他希望北京政府能给“中华民国”以空间,还说若当选一定会争取再到华府来,“如果争取不到,那是我没有本事”。他希望北京政府思考:要台湾走哪条路,台湾的国际空间在哪里?既然大家都承认是在中华民族或大中国之下,应该给“中华民国”以空间。他对大陆媒体最近报道他戴的青天白日满地红旗图案的帽子被打了马赛克表示不满,他希望对岸正视108年前孙中山缔造的历史事实。

    无论,韩国瑜,还是郭台铭。均是“各表”派。
    其们皆与大陆以人民共和国名统的网友期待有落差。

      韩,岛防靠美国,与郭选举报美国,并无二致。 

    黑韩、捧郭,两岸偏激确实需要悠着点。

    郭,顶着青天白日进白宫,利用自身特殊身份做出了此前岛内蓝绿当局做不到、且台独独台企盼的事情,似乎已经触及大陆红线。
    并且,其将“当选一定会争取再到华府来”当作“有本事”夸海口,会让大陆在国际上管控台独独台增加意想不到的大麻烦。
    今天,大陆网民对郭的评价或会反转。大陆官方应当及时警惕,提早因应。

    一中之内、两岸之间、岛内民众,非国际场合,不出于台独独台目的,说说中华民国,大陆人要给理解、包容。
    然而将“中华民国”在国际上鼓捣,必需百倍警惕、坚决反对。

    郭的作法,或许出于借美国势,出口转岛内销,在台民面前显摆比韩国瑜们更有国际掌控力以争取选票,即使其胜选,其未必敢搞两个中国。
    但是,其头顶青天白日国际上跑,或已触及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红线,其比韩国瑜“岛防靠美国”更加严重。

    对台人坚持“各表”、且不断要求大陆承认中华民国存在“现实”、似乎“合情合理”的要求,大陆应当严肃、认真、严谨、耐心的剖析、回应、并向台湾普通民众宣传之。

    在下有《两岸,不能相互承认对岸为国》、《海峡之间,各表争个假议题》、《台湾,是中国政治的一个方面》系列文章重发于后。欢迎港台朋友批评指教。

    在两岸没有政治协商、没有谈判到一定程度,
    在台湾当局没有坚定反对台独的可靠举措,没有对两岸一个中国坚定承诺、没有对两岸统一表现强烈愿景、没有对趋向统一出具可靠程式情况下,
    大陆对台岛的所谓国际空间问题不应放松管控。

    郭,让“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复杂化。让北京多年筑下的堤坝出了白蚁洞!北京不应当漠视、迟钝、放任之。
    对台湾民众耐心解释:大陆,从未忘记辛亥起点。
    对岛内政客大声告诫:大陆,坚决反对各自表国。

    发布于 2019-05-04

  15. 2012-08
        《少点私利与权谋, 解套“各表” 很简单》

       摆渡先生一方面要“楼主不要人为的为两岸政治协商增加难度”。
       一方面却提出“大陆承认中华民国是自中国辛亥革命以来历史和现实的存续,这是台湾与大陆进行政治协商的底线”。

       “大陆承认中华民国”,难道不是大陆不可能逾越的高难度吗?
       其理由正是本楼主貼《两岸,不能相互承认对方为国》,先生可否拨冗下马一观。

       台湾承认大陆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承认台湾为中华民国。这,还不叫“两国论”。

       有了这样的相互承认,
       还要什么统?
       还凭什么统?
       两岸凭什么对外人说台海事是中国人的内政?
       台湾海峡不马上变成“三八线”?
       两岸还可能统?

       关于“矮化”,
    两岸同属一中,两岸论坛、连胡会、连吴会,那里表现出矮化?
       倒是放不下架子的小马哥,早早放言,非以马总统身份登陆,对站候了几次红地毯的胡先生或许才真有点矮化。

       再说民意,难道大陆没有民意? 

        非得要称“国”才能谈?当年无法无天混战的军阀,血海深仇的国共,何曾敢国对国谈判。
       自谓中华民国若许年,干有几件大义凛然、堂而皇之的促统事?
       不说统事,只讲二千三百万,只争中华民国名号,真为中华民国争?

       不能相互承认对岸为国,就是否认对岸的制度、生活方式、法制、甚至治权?

       非也。
       一国两制中台湾那一制不是其硬保障?
       并且,一国两制尚在实践中、为现在进行式、未来式。统一后的这一切,均为谈中题、谈后果。
       统一不开谈,“否定”、“矮化”、“大吃小”,均为无风起浪,瞎猜妄测、不负责任之言,甚至是台独、隐独们离间两岸、煽动仇恨的谎言。

       名号纠葛是个假议题。理由见拙作《海峡之间,“各表”是个假议题》
     

      谈判桌前,就以两岸、两方、两地、两会、两当局、甚至两先生可矣。
      谈判后,回到各自庭院内,总统、总裁、皇上、圣祖、老佛爷,你爱咋表就尽情自表吧。

      只是莫忘谈。
      谈要出结果。
      谈后都按谈的结果“表”。
      何苦当下恶争执。岂该借故玩太极。

       名号之争当然可解套。拙作《统一后的中国宜径称中华共和国》(后附)或为一方。
       “国际空间”自然有“活路”,在下《外交休兵,从巴拉圭开始》(后附)就是一径。

      心有民族与国家,少点私利与权谋,名号解套、统一协商其实很简单。

    天人合一2012年8月回复环球网友

  16. 2009-11-9于凤凰论坛

    《统一后的中国宜径称“中华共和国”》

      
      筆者在《共和主義統一中國綱要》、《以一綱四目共和統一觀踐行胡六點》等文中主張“統一后的中國為中華共和國。

    有遠方朋友問:“《中华共和国》英文正确译名应该是-Republic of China而台湾-中华民国正确英译名同样是-Republic of China。 如果從深层政治角度分析《中华共和国》就是等同《中华民国》。请问天人合一先生是否采用回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创建的老国号《中华民国-Republic of China》?”
      
       其實很抱歉,我不懂英文,不知英文里“中华共和国”与“中华民国”竟只是同一个词汇。

       我主张的“中华共和国”既非“中华民国”,亦非“中华人民共和国”。尽管三者之间千丝万缕,甚至可以说应该有着相同的DNA、某种意义上也可说“中华共和国”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亦是“中华民国”。
      
       称谓并不重要,定论有赖协商,根本在一个中国,关键在历史认知,难点在各方摆平,急要的是开启未来,途径在超越私利、超越党派、超越历史。
      

       统一后的中国不宜称中华民国

       我,相信还有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万分尊崇中山伟人,尊崇辛亥先贤。
      中华民国是中华民族觉醒、奋斗、复兴征程上的第一块丰碑,应受世人景仰。

      辛亥至今,波澜壮阔,风雷激荡,然百年不过一瞬,皆属中华民族由蒙昧到觉醒、由分散到团结、由专制到民主、由闭塞到开放、由贫弱到富强,由落伍到进步、由屈辱到尊荣的伟大复兴期。
    在这段历史长河里,一切进步的弄潮儿,都是在继续、坚持、宏扬中山先辈们开创的事业。
    尽管我们(两岸四地)有了长足进步与傲人成就,但“复兴期”的大背景未变,总任务依然。
    因此,统一后的中国国号,回顾历史起点,亦有一定的理由和可能。至少可以回避两岸对毛、蒋们的争议、纠缠。但细斟慢酌后又觉其合理性不足,可行性较差。
      

       一, 未能正视历史

      中华民国虽有草创时的辉煌与抗战胜利的丰功,但中山先生后军阀割据的内战、袁世凯窃国的荒唐,老蒋时期的专横腐败给人们、给历史留下了不好的观感。国民党因自身的腐败和无能而弄砸了中华民国的金字招牌(此论有蒋老先生的检讨为证),绝对多数的国人选择、认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是铁定的历史事实。

      49年以后,两岸经历了长期、激烈的军事对峙和外交斗争,形势消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得到绝对多数的世人认可,成为法理上的中国,这也是铁定的历史事实。

      近30年来,大陆改革开放成为了世界经济引擎,大陆强力制独、坚守一个中国是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守护,大陆持续发展、和谐稳定、志存高远、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运动的引领者和主力军,这还是铁定的历史事实。

      所以,

      尽管天佑“民国”,海峡天险、易守难攻、保留了不同观点不被斩草除根,保留了另一种生存发展模式用以竞争、比较,保留了一种另类呈现出多样性才是世界本质;
      尽管国民党据台后痛定思痛、改造、改革,致台湾有了“四小龙”美誉;
      尽管台湾在东西方文化、制度交流上或比大陆先行一步;
      尽管百万台商是大陆经济发展功勋卓著、不可或缺的方面大军。

      统一后的中国径称“中华民国”,仍有点对历史不客观、对世界不严肃、对统一有倒忙、对未来有局限。
      

      二,难以摆平现在现在

      虽然中共以“暴力”取天下,但确实是当年国民党丧尽了民心,国军兵败如山倒,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心所归,依法而立。

      虽然中共党人49年后做了些傻事,走过一些弯路,人民跟着也吃了一些苦头,但中共大节是好的,总旗帜、总路线是对的,成就也是卓然而然、有目共睹的。

      虽然当前中国社会存在尖锐矛盾、复杂问题、巨大困难,但民心是凝聚的、政权是稳固的、信心是高昂的、前景是美好的。

      虽然大陆无论官民皆备同胞之情、手足之爱,和平之诚,为了国家统一和民族复兴,胡锦涛“什么都可谈”;笔者亦主张两岸代表了中国政治差异的两个方面,统一是共建、共生、共和,不是解放、收复、纳降,两端共和、两端变是必然的,“谁带领谁?不一定、不重要、不着急、不要言之过旱,主张“尽一切努力争取和平统一”,包括国号、国名、国都、国旗以及中央政府组织形式、什么都可谈、什么都可变,主张以最大诚意亮出统一底线、让到无可再让时,但“共和”毕竟需要相互尊重、相互体谅。

      总之,“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一个正在闪光耀眼、受国际尊重、为大陆人骄傲的光荣称号。
    为了尊重台湾人民,避免“矮化”、“投降”、“征服”、“并吞”的误解,为了台海的永久和平,为了中华民族的根本大利,大陆官方“两岸同属一中”、“对等协商”、“什么都可谈”,以及笔者“两岸四地五方共建共和”、为了和平统一“什么都可变”以及将国号完善的建议,应该是至真至诚、到了无可再让了。

       如果还要回到“中华民国”,
       不啻是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否定十多亿人几十年的业绩、自信和荣光;
       不啻是开国际社会大玩笑;
       不啻是在大陆平静的家园中扔炸弹。

       台湾要尊严、要对等,要不否定、不矮化,大陆何尝不如是!
       台湾有人较敏感、好冲动、有激情,大陆何尝不如是!

       不要以为大陆人在台湾问题上从不上街,少有争吵,君不见十年文革,几亿人激动、火烧大使馆、揪斗刘少奇,远比台北围攻陈云林宏大,远超台南推倒七十多岁老人张铭清的豪情。

      中东、南亚之乱,殷鉴在目,惊心动魄,理智的政治人物应当体察民情、平衡利害、防患未然、规避冲突、维系安定。

       跳出民国、人民共和国的纠缠,少回头,向前看,方能引领中华民族柳暗花明、一览众山小。
     

      三,不能大利于将来

    历史往往循否定之否定发展、做螺旋式上升,简单地回应过去,当前难以息争,很可能不利于将来。中国人可以也应当总结百年、更上层楼。
      
      字面上讲,民国,人民共和国,共和国几近相同:老百姓、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为老百姓、人民服务、谋利益的国家;老百姓、人民和平、和睦、和谐的国家。

      联结历史背景,她们各有特色与局限:民国相对的是帝国、是皇帝、是皇权;人民共和国相对的是“三座大山”即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民国中的民是否包括皇帝、皇族,是否等于现代意义上的公民,我未加考证,人民共和国中的人民在相当长的时期里,是将一部分公民排出在外的,这恐怕是大陆几十年极左路线阶级斗争扩大化的宪政源头。

       这里产生了几个问题:
       1,两个国号中民(人民)的对立面已经消失,“民”有无保留、强调、自诩的必要;
       2,若保留,内涵为何?范围多大?官民何处?如何防范极端主义以“民”的名义分化人民、撕裂族群、对立官民。
       3,统一后国号中的民(人民)取自海峡东还是海峡西,还是就此争它一万年。
      

     
      我的意见是统一后的中国径称“中华共和国”。理由如下:

     
       1, 统一是共和
      
      两岸分隔是中国人民在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因以国共两党为突出代表的政治路线激烈分歧、斗争、冲突而形成的历史负债。

       两岸代表了中国政治差异的两个方面,和平统一,是共建、共生、共和,不是解放、收复、纳降(当然对“台湾国”自然要另当别论,只有以武力去解放去收复)。

       统一后的中国应是两岸四地加海外华人五方共襄盛举。

       两端共和,不是大吃小,不是历史的复印,不是简单的地理拼合,两端变是必然的、让是必需的、含糊是合理的,与其争持不休,不如另辟蹊径。
      

       2,统一应体现时代发展
      
      民国和人民共和国肇建之际,均系社会矛盾异常尖锐、阶级冲突异常激烈、斗争形式异常火爆的时期,各个社会阵营无不以“民”为旗帜号召追随、以“非民”为指称斗争异类。故在两个国号中的“民(人民)”都有着浓烈的时代烙印。

       斗换星移,在新、旧民主革命的对象已经消失,和平、建设、改革、开放、发展、替代了斗争、对立、革命、抵抗、战争,成为时代主题的当代,“民”或“人民”当然应该和现代意义的公民趋同。

       “民”或“人民”的地位、作用、国体性质,如主权在民、人民最大、以民为本、为民服务等政治原则可以通过宪法表述和确定,但不一定、不必要、或许不应该在国号中成为共和、或国的定语,因为共和需要宽泛、包容和开放的意境,如区域、族群、阶级、官民、党间、国际、贫富、不同意识形态以及各种对立面的共和。

       最不应该的是在统一中,两岸为民或人民两个同义各表的用语扯皮内耗。
      

      3,统一要为万世开太平
      
      我主张径称中华共和国,不只是要为两岸僵局解套,更在于寻求中国政治伦理、政治文明的超越。  

      中国有太多斗争。

      几千年里,意志的施行、利益的取守、政权的更迭、声名的毁誉,无不遵循实力(主要是枪杆子)原则,采取斗争形式。而斗争的绝对性、排他性、暴烈性、非理性,往往使人、哪怕是善良的人直至圣贤,也变成了利器,丧失良知和理性,表现得“春秋无义战”:

       党同伐异、不问是非;
       成王败寇、不择手段;
       睚眦必报、不讲宽容;
       斩草除根、不留余地;
       唯我正确、不知反省;
       党利至上、不顾百姓;
       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就算当年同以反对封建专制为根本任务的国共党人,也是不自觉践行旧的潜规则,将分歧扩大化、斗争绝对化、自我神圣化、对手妖魔化,都以“东风压倒西风”为能势,以致兄弟成仇、战友反目,走上极端对立的道路。

       就算几十年来,历史已经证明,台湾能出经验,港澳能出奇迹,大陆也能现辉煌,两岸四地的黑猫白猫花猫们,在各自旗帜的集合下可以生存在同一片蓝天;当年主义、路线、制度的争论本应当稍息,国裂、家破、人离的殇痛本应以弥合,但两岸的政治家仍难跳出是非对错、多错少错、名分、传承、老大、老二的纠缠,不能坐下来什么都谈。

      遗憾的是,部份台湾政客,以民主为旗帜,却不尊重大陆同胞和海外华人的情感,非要闭关、锁岛闹独立;以爱台湾为口号,却肆意挑畔大陆、制造麻烦、把玩战争引信、置两岸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于不顾;以清廉自诩,却贪污腐败、弊案重重、吃相难看;以进步为名号,却处处表现得党派利益至上:不计是非、不管黑白、不计后果、活脱脱一付文革极端偏激造反派的小家子样。
      

      中国独缺少共和。

     千年专制,缺共和;
       近代战争,缺共和;
       49年以后,台海对峙、文革十年、蓝绿恶斗,缺共和;
       至今,你低我高、你错我对、不统、不独、不武、不谈,一触一中便撒娇、发泼、缺的还是共和。

       在一些政治人物的思维里,自己总是正确的,别人总是错误的,自己的利益、意志、自由、生命才是宝贵的,别人的是不重要的;捍卫己见、已利是神圣的,斗争、讨伐、消灭异己是天经地义的。他们往往以已利、已见判别是非、区分敌友,然后以“人有亡斧者”的眼光把世界一分兩半、看敌友一成不变。

      于是乎,“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实事求是的态度不见了;
      于是乎,“费厄泼赖应當缓行”,第三条道路、第二种选择、另一類雜音没有了;
      于是乎,“宁可错杀三千,不可错放一个”,“民”的自由、权利、生命不重要了;
      于是乎,贪腐可因台独而脱羞,不认罪的老子可以共犯儿子的认罪而公然自豪,人最基本的是非、廉耻丢尽了; 
      于是乎,至今还有人在高论“以民主对抗共产主义”,时空象已停滞,八十年、六十年前那两场争论還需要繼續,几百万亡灵的遗恨、近千万离散人儿的情愁、十五、六亿华人复兴的热望,還不足以填補意識形態的差異、對競爭對手的缺乏了解甚或是权力的沟壑,“生活方式”的差距大得比台湾海峡还宽;“优质的民主”神圣得可以置民族国家的分裂于不顾了。

      
      共和,是出路、是旗帜。

    历史在前进、人会变聪明。反省当年,人们会思考是否斗得太凶、分得太急、也许还有另一种选择。

       历史启迪我们:
      人类正进入地球村的时代,人口、资源、环境、气候、疾病、灾害、对未知世界的无尽探索、对可持续增长的无量追求,正在将人类结成不可分割的生命、利益共同体;
       保持人群个性、竞争和活力,同时又防范自我耗损、戕害和毁灭,是人类面临的共同课题;
       人类的共同价值需要维护,其主要途径是民主,民主有多样实现形式;
       人类的共同价值是全体人价值的有机融合,不是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专制”,不是一个地域的人们对另一地域的人们的拒隔;
      在采纳主流意见的同时,要尊重、保护少数人的意见甚至反对意见;
      人类共同价值在历史中形成、完善,接受历史的检验和扬弃,是与非不应由一家说了算,不宜匆忙下结论,不必要一次就弄明白;
      不同的路线、主义、模式、观点、应该允许共存、试验、比较、竞争甚至碰撞;
      解决社会矛盾,斗争不是唯一形式,战争只是无奈的手段,协商、容忍、宽恕、尊重、和解、等待甚或退让才是基本选择;
      人们的政治活动,不应该以任何理由、那怕是崇高的理由颠倒是非、欺骗民众、撕裂族群、煽动民粹、挑动战争、分裂国土;
      仇恨不能化解仇恨,对立不能縮小对立,无论小家庭还是大社会,矛盾、冲突往往是斗出来、斗大了的;
      “和”方能养生、齐家、谐众、利国民。

      当年孙中山提五族共和,毛泽东称人民共和,共和曾經是革命的旗帜。
      在皇权被打倒、外侮已消除,民(人民)的国度建立,民(人民)的观念普及,民(人民)的宪政基本搭建的今天,革命、斗争已成为过去式,改革、发展、和谐是为主旋律,共和自然是建設的旗帜、是立国之根本。

       就两岸而言,“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台湾人或已嫌老,“共产主义统一中国”,大陆人或许要笑,“共和统一”或许正好。
    “共和”的思想、主义应是两岸统一的政治基础。

       就世界而言,兩岸共和统一,不仅仅解决中国统一、消弥台海战祸,更重要的是提供了一种不同思想、主义、观点、制度、族群的人们和平共处、和解共生、共求发展的示范,为全世界化解地区、文化、宗教冲突、贫富矛盾、经济生态危机、历史种族仇恨,寻求到出路,给人类大同带来曙光。

       “共和”成為統一后中国国號的主旨、精髓,是中華民族復興、發展、升華的必然,是人類社會進化、世間滄桑的的正道。
      
       愿新春的祥瑞、共和的光輝、統一的民意、復興的熱望,驅散海峽的愁云,涌動統一的風帆,高揚崛起騰飛的翅膀!!!

    2009元月

    天人合一 “一纲四目”共和统一复兴观

    急要的是开启未来

       称谓并不重要,定论有赖协商,根本在一个中国,关键在历史认知,难点在各方摆平,急要的是开启未来,途径在超越己见、超越私利、超越党派、超越历史。

      看《统一后的中国宜径称“中华共和国”》这篇文章:
      
      不要只看标题。要把全文读完。
      不要只关注“国名”。要多思考怎样才能缩小两岸距离,促进不同的政治面统一。
      不要太拘泥历史的定见。我们本就在消化前人的债务。要有一点反思、回味、与时俱进的思考。
      不要只考虑己方的愿望、感受、面子。和平统一是两岸、两面共和。要设身处地、体谅对手,为对方主动搭下台阶。
      不要只停留在过去或是现在。过去和现在都百分之百正确?要想想怎样才能形成“不那么激荡”、“不那么专制”、“不那么愚昧”、“不那么耗损社会成本和牺牲无辜生命”的“相对合理的”政治斗争模式,为万世开太平。

       不要先入为主,把笔者划归国民党,然后“两个凡是”。要是则是、非则非,真理莫问出处。
      不要动辄开骂。骂不倒敌人、骂得跑朋友、骂不来统一。要有点儿君子风度、要注意同胞亲情与和统气氛。
      不要以为我只是在说大陆、拉偏架。我是站在海峡的中点与百年苦斗复兴期的当口。海那边的朋友不要“只以东边亮,专认西岸非”,还要少一点儿骄傲、少一点儿怨气、少一点儿异想、多一点儿自省、多一点儿清醒、多一点儿大气、多一点儿紧迫。

        历史在磋跎中飞逝,再回首又是百年身!
      
    中国人,中国人,
       不应在己利、己见、一方为主、自己最好的迷误中再对峙、贻误、耗下去了!

       抛弃
       只以己是、总以人非的固执;
       非白即黑、你死我活的极端;
       党同伐异、不问是非的狭昧;
       整碗全端、颗粒不让的小气;

       多一点谦恭、厚道、宽容、大度,装一点糊涂吧!
       少一点争吵,多一点共和,统一才会速来,中国才会更好,世界才会更好!!!

    2009-11-9于凤凰论坛

    附二:
       天人合一2008-11  
      《外交休兵, 从巴拉圭开始 》
    (正文已经前面贴出,故此处省略)

  17. 2013-08
      《抛却心魔,登高望远,哪有太行、王屋山?》

      “民國還在…再成立共和國…這樣不就成了兩個中國?…”
      “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布成立本身就是制造第二个中国”

      据说,以上是南山2008先生的观点。
      我没见识原文。很抱歉,南山先生写得很多、很杂,与我差不多。
      如真,在下不敢苟同。

      南山对近代历史竟如此解读!!!
      此论成立,辛亥革命岂不是乱国,中华民国岂不是另立中国,还有福建的中华共和国、江西的中华苏维埃,岂不都是在搞N个中国?
      那么,先生该回到李莲英、明崇祯、或许还要更遥远的年代?

      南山误矣!
      误在国家、政府、国号、人民革命的关系没搞清。

      中国只有一个,辛亥前叫大清。
      大清贫弱、落后、反动,孙中山们革命,反统治者、救国非乱国;立中华民国,是维护建设一个完整的中国而非另立一个中国。

      同样 ,蒋介石们走向专制、腐败、反动,福建事变立中华共和国、中共反抗屠杀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目的、口号与实际效果,是救国而非叛国、乱国;
      立国之所为,系人民革命之范畴,立国目标包括整个中国,而非自外于中国、独立于中国、另一个中国。当年蒋介石们称其为匪区既是明证。

      在中国的近代史上,除了日寇刺刀维持之伪政权,似乎尚无另立中国、两个中国之虞 。就是两蒋,也没有两个中国的问题。

      两个中国,是台独、台独的说法。

      先生将人民共和国成立强扯为“再立共和国”,造成了两个中国,是玩笑还是强词夺理 ?
      将几十年强力制独、确保中国法理未分裂的大陆,扣上先独的帽子,你于心何忍?

      四九年人民共和国该不该成立?得没得到绝对多数的国人拥戴?
      四九年后蒋介石们是不是、该不该、能不能代表中国?
      台湾问题拖延维持至今,是国人的多数选择,还是外力在作梗?
      中国未能完全统一,是国人的耻辱还是光荣?
      人民共和国是不是一个中国,还是另一个中国?

      我理解先生对中华民国或仍有留恋、对台湾现实政治经济文化现状或有好感,
      我们在统一进程里也不应当把台湾简单粗暴随意地当成一个省区,以一个北京为中央、台湾为地方的不太对等、易不平等的关系进行接触谈判。
      然而大陆不能承认台湾为中华民国,无法以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名义对谈统一。理由见拙作《两岸不能相互承认对方为国》。统一后的国名也不宜使用中华民国。理由见拙作《统一后中国宜径称中华共和国》。

      我主张台湾是中国(中国在此仍可各自表述)政治的一个(另一个)方面。
      一个国家,两个阵营、两个政治方面、或者说两个极端。

      尽管块头有大小、实力有强弱、统一后实力或会消长、地位或有变化,然而政治面相处,讲的是道理,认的是真理,比的是贡献、自然是对等、平等的。哪该有矮化无尊严的挑理。

      以两岸、两岸党派、两岸民意机关、两岸智库、海西海东、北京台北、老习老马什么都可以谈,只是不要国对国、及其相似有两国解读的话题如总统对主席。

      我不明白,两岸和平统一,为什么非要先承认中华民国、非得要中华民国总统身份。
      这是国与国的关系吗?
      要国与国统吗?
      大陆有相应要求吗?

      承认台方为国,如只2300万,凭啥谈统?如是13亿,大陆直接并入,何需再谈统?

      先生需要回答的是——纠缠于国号,是真统、还是拒统。
      我高度存疑焉!

      我理解先生为台湾僵局解套的良苦用心。

      然而,总不能太一厢情愿。对一个基本不从事统一活动、未尽民国义务的政治体竟然轻随地寄托所谓民国的全部厚望。
      “不统”的马英九,你认他为全中华民国的总统吗?

      总不能毫不尊重近代的历史。
      国共盛衰,源自民心向背。
      各自反省、自我疗伤,可矣;
      互送温暖、热络感情,妙矣;
      非要再争输赢、从四九年搬回面子,谬矣。
      没有意思,与统没有一分钱的益处。

    总不能毫不顾及大陆人的情感。
      尤其在统一尚未接触、开谈,还存在严重台独、独台危险的时候,承认中华民国、回到中华民国,即使是名号,大陆不会开锅、炸营?
      像先生这样把“成了两个中国”的帽子扣在人民共和国头上,就引发在下反感,一向从宽看待促统方案的我也忍不住发出批评意见。
     
      先生的药方,似乎隐含对大陆政治的欠自信、欠认同或者说有所否定,这怕正是台湾方面部分人所持的自我优越感。

      有优越感很正常,两岸四地各有特色、各领风骚,正是中国人奋斗的荣光与复兴的优势。
      不过,极端了、片面了,陶醉晕了、看不见自身短处、不愿看别人的长处,感觉良好发展到自傲慢人的地步时,就会变成阻碍统一、妨害复兴的自傲盲目自闭症。

      两岸争制度的优劣,输赢,分离敌对状况下,再争一甲子,怕也难尿到一壶里。
      太政治、扯制度、各执其异,这不是促统,而是在趋离。

    还是要重在求同,求大同,求有历史感的大同。

    近代百年,中华民族奋斗复兴期也。
       不同主义、道路、党派、志士仁人,均在试、在闯、在摸索、在苦斗、在奉献、在牺牲。
       其间,有误会、有分歧、有对立、有冲突、有伤害、有仇恨,这是历史的悲剧,进步的成本,需要一笑泯恩仇;
       其果,有成就、有创造、有輝煌、有不同的思索、方向、路径、心得、经验、教训,这是国人的共同财富,统一的坚实基础、复兴的可靠依凭。

      统一,
      是复兴大潮不同流派的合流共进,
      是不同政治面在一个屋檐下共存共和,
      是全球中国人共同修复维护宗庙祠堂,
      是开中华民族千秋万代和平昌盛发达之基业。

      几十年的小恩怨让随时光流水去,制度上的小差异放在统一进程化吧。
      抛却心魔,登高望远,哪有太行、王屋山,统途坦荡、一马平川也。

  18.  十多年前与台湾网友望蜀先生交流,先生不知安否?
     今日重拾旧帖,再寄台湾网友,思之欲哭。
     一道可恶的海峡,直叫人生死相许愁肠恨意到白头!!!

    天人合一09年8月
    《欲待水到渠成时,且先冲关翻大潮》

    望蜀先生再好!

       先生自台湾来,大号望蜀,祖籍四川吗?
       我是朱德、小平故里人,若能网上遇老乡,实是一大幸事。

       数次“交換觀念”,话越说越明,虽不达“你原来是我,我原来是你,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的境界,却也至“方向未必迥异,彼岸未必不同”的地步。

      诚如先生所言,
      我们都主张“民為邦本,本固則邦寧”、“以民為本”、“人民最大”、“為人民服務”;
      都主统反独,认为“台獨在將來,只不過是歷史記錄裡的一個逗點而已,不值一顧”;
      都强烈痛感“近代中國歷史,始終在傳統"寧為雞首,不為牛後"中沉淪更迭,在這更迭中付出的代價,就是破脆的家庭與人民的希望”,从而提倡“學習與包容”;
      都认同“以人民的角度來說,政治畢竟不是生活重心,唯有"生存"及"生活"才是時刻都須嚴肅面對的。

      有异之处在于,我在先生从"生存"及"生活"入手、“水到渠成”主张外,加了一个“开闸或冲关放水”。

      以“胡连会”为起点,去年320为转折,今年大三通为标志,两岸情势柳暗花明,经济、文化、人员交流高潮迭起,和平、统一、复兴之中华号乘风破浪,顺水顺风。
      然而政治领域死水一潭,成了砥柱山、暗礁滩、锈闸门。

      马英九,
      从“终极统一”退至“台独选项”;
      只讲“各表”,避谈“一中”;
      只谈和平,避谈统一;
      自谓“中华民国”,却时时突显“2300万”意涵;
      把“政治问题”解决推到任期甚至“有生之年”之外。
      
      其“不统、不独、不武”宣示下“不谈”,不知要把台海政治隔离延续多少年。
      这样“维持现状,给“台独”和中华民国“独台”留下巨大的空间。

      其高调“以民主对抗共产主义”,
      暴露出“对白云苍狗缺少把握,心思停留在冷战,动瞻太思量选票” ;
      “未能实现对政治、历史、恩怨、情仇、主义、制度、党派、族群、名利、自我的超越;
      未能真正探明当年为什么分,现在该怎样和(合);
      未能跳出是非对错、多错少错、名分、传承、老大老二的纠缠的“政治上的保守”。

      其“坚信两岸问题最终解决的关键不在主权争议,而在生活方式与核心价值”的观点,
      要么是把民主、人权、自由、生活方式这样的“政治”凌驾于国家统一、民族复兴的神圣大目标之上,
      要么是在故意夸大两岸间这种“政治”的差异,为 “长期维持现状”没理由找理由。

      在另一阵营,更是“政治”到了无以复加、不可理喻、荒诞可笑的地步。
      陈水扁用一句“建国基金”便冼净羞恶,续享“共主”尊荣。
      蔡英文从一个大家闺秀瞬间变身为张嘴“坐牢”、闭口“流血”的街头小太妹。
      吕秀莲竟然依据《马关条约》认证台湾“早已脱离中国主权”,不是由当时的“中华民国”所有,“更不属于现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张铭清、陈云林到台湾被打被围困;
      范振宗、许荣淑登大陆遭批遭开除。
      叫嚣台湾国者有充足的言论自由,匿名匿身份谈论统一的郭冠英在承认自己是范兰钦后两小时内,竟然“很适当”( 马英九语)地丢了碗饭。
      甚至就在这次风灾后、亿民悲痛揪心时,还有人造谣言,生事端、耍小计、搞一个“板房乌龙”,羞辱大陆同胞,离间血脉亲情。

      台独,岂止是他们的“生活重心”,简直就是他们的生存、生活的全部。
      台独之毒,可谓真超标也。
      在台独这个毒瘤和政治炸弹的影响下,
      台湾能不能稳定?
      两岸来之不易宝贵的和缓会不会中断?
      去年320前的紧张会不会再肆虐?
      这是两岸同胞及全球华人需要高度关注,万分警惕的事情。

      台湾问题之于中国人,一为割失之痛,一为隔离之悲。

      割失之痛,源于外侮,决于实力。
      随着台湾光复、中国崛起,“四百万人同一哭”的的奇耻和凄怆永去不复返了。
      对于至今仍回味《马关条约》、DNA有皇民烙印的民族败类,中国人将以钢的意志、铁的手腕、雷霆万钧的力量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将其击为齑粉。
      明独,不足虑、不必惧也。

      隔离之悲,是为战友相争、兄弟相残。
      原因在政治上的极端对立。
      这对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战友间路线、方式、方法、甚至同一动作的先后、缓急之争,到最后几百万厮杀、上千万人离散、一甲子岁月隔绝,十四、五亿人不得安宁、世界随时置于战争边缘!!!
      中国人,能不痛心疾首、还要“继续革命”“永远战斗”吗??? 

      其实,回头看国共两党、甚至民进党人,
      在中华民族的复兴大潮中,其方向未必迥异,彼岸未必不同;
      两岸四地的黑猫白猫花猫们各领风骚、均显辉煌;
      两岸的口号、腔调、做法、路径在日益趋同;
      当年或许不该那样斗、不该斗得那么样凶。

      其实,站在历史的关头和巅峰,就会发现,
      我们曾经自以为是坚持的“绝对真理”,喋喋不休讲过的“高深政治”,轰轰烈烈干出的“骄傲业绩”,有那么多的短视、幼稚、微不足道与适得其反!

      其实 ,“以人民的角度來說,
      政治畢竟不是生活重心,唯有"生存"及"生活"才是時刻都須嚴肅面對的;
      生活方式、核心价值、政治上的差异是有的,但将其夸大、推向对立,看成水火,甚至搞成暴力,非得流血、战争,却因政治家的偏狂与野心家的毒恶。

      其实,两岸问题的症结,
      在政治上的自以为是,
      在专制主义,在极端主义,
      在私欲党利,在小家子气。
      这“政治”还在无所不及地再影响、阻碍经济、文化、人员及其它各方面关系发展并随时引发危机。

      遗憾的是
      我们未能吸取历史血的教训、走出非此即彼、绝对斗争、水火不容、雞首牛後的误区,
      太过计较选票和党派利益,
      忘记了孙中山除了革命还有“共和”的大旗,
      不愿、不敢直面政治分歧,只会、高来虚去、以所谓“先经后政”搪塞、搁置、回避政治问题。

      两岸分离,缘由政治、主义斗争,两岸统合自然要归结在政治、主义的共和。
      政治是因,三通是果,政治是两岸躲不开、避不了的铁门槛、泄洪闸,

      以经促政可也,“先经后政”,
      对隐独者,或可是“疑兵、延时”之策,
      对真统者,无异于头痛医脚、自欺欺人,终究会滞碍经济、坐失良机、横生风波、坐大台独。

      两岸斗争、对立、隔离的时空早已变换,
      人民群众关注点已经更新,
      再将什么主义、价值、生活方式差异放大成横绝统一之途的太行、王屋山,是不识时务,不安好心,不顺民意。

      统一,才是两岸最终消除危机,和平、发展、繁荣的唯一出路。
      当前最急要的是搁置意识形态、政治、制度争议,径奔统一主题,开展统一政治谈判。
      一个中国下什么都可谈。
      一个国家内,各种面都存在。
      两岸四地五方(加全球华人)以人民为皈依、共和为旗帜、民主为制度、宪政为保障,在比较、竞争、互补、和谐中共生、共存、共和,共享,共建统一新中国 。

      欲待水到渠成时,且先冲关翻大潮。

      愿你、愿我、愿所有期盼中华民族复兴昌盛的炎黄子孙,诚心相对,真心共和,携手并肩,共掀和平统一滔天巨浪,荡净台独、独台逆流,冲破阻统滞统险关,共创统一复兴辉煌。

    天人合一09年8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