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派要如何 | 管長榕

兩制

去問問馬英九和趙少康,反對一國兩制,那要一國一制嗎?要一國多制嗎?要一國無制嗎?統統不要!那就不是幾制問題,而是一國問題了,對吧!那就明講要兩國,要一邊一國,要台獨,就是不要兩岸一國,那就乾脆藍綠合併吧。

壓根就沒有一個固定的兩制可以拿來適用於台/港/澳/藏/疆等各邊陲地區,因地制宜的結果實際上是一國好幾制。適用於台灣的兩制根本還是等待協商的空白內容,卻已被早早污名化。群眾被洗腦要比想像的容易太多,此所以有希特勒也。

ROC

「台灣」不是國家,「中華民國台灣」也不是國家,「中華民國」也不是國家。ROC跟PRC一樣,都只是在不同時期對外代表「中國」的政府。ROC在1912-1971代表中國一甲子,之前是滿清政府代表,之後到現在是PRC代表已逾半世紀。

ROC若是國家,為什麼世衛祕書長說只接受主權國家申請,而拒絕ROC;為什麼澳洲總理表示CPTPP是獨立國家間的關系,台灣不能參加。說謊者「堅持主權不容侵犯併吞」的說法給人們置入「擁有主權」的前提,但這個前提卻不存在。像大法官「堅持皇后貞操不容侵犯」,或是大萊爾「堅持人格尊嚴不容侵犯」,他們並不擁有那些他們主張不容侵犯的東西。

邦交

不要說ROC有多少邦交國就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重點是聯合國席位。巴勒斯坦得到一百多國的承認,沒有入聯,就不是主權國家,打起國際官司都有當事人適不適格的問題。只要入聯成為會員國,邦交再少也是主權國家。所以真正的台獨才會有制憲/正名/入聯三部曲。所以烏東兩區獨立,雖然有俄羅斯與朝鮮的承認,由於入聯無望,不可能成為國家,普丁最後還是決定公投入俄。

聯合國

ROC在聯合國有席位時,我們視其為「不可抹滅的國家主體」之依據;但在ROC失去聯合國席位時,我們就不承認那個依據,仍然自嗨自爽自稱是個國家,擁有主權,但非中國。雖然滿足了島內的感情,卻是自欺欺人的睜眼說瞎話,把別人當白痴,把自己也當白痴,讓台灣半世紀來共同走向弱智社會。

中央與地方

政府對外代表國家行使主權,沒有對內行使主權的邏輯。1971兩岸是代表權之爭,不是主權之爭。國家主權屬於國民全體,誰代表都一樣,沒有誰矮化誰的問題,只有中央與地方的問題。中央集權與地方分權不是零和關係,而是依時空國情彈性制約的、亦即中山先生的均權制度。但是集權跟兩制一樣都被污名化、標籤化了。本身高度集權的米國就喜歡先講先贏,到處貼人家集權標籤。

ROC不是國際社會的成員,中國會去打壓河南省或湖南省在國際社會的參與空間嗎?若是國際社會的成員,中國能打壓日本或韓國在國際社會的參與空間嗎?明明兩岸就是中央與地方的關係,沒有打壓國際空間的問題。你想成為「中央」,去跟幾百倍大的「地方」去談,不會臉紅嗎?中央與地方沒有對等,無關尊嚴。

傳承

台灣是中國的一省,曾在非中國自願下被迫割讓日本50年。現在台灣不屬於中國,要屬於哪一國?ROC的C,China又是什麼意思?昔時朝代的興替不過今日政權的更迭,並無礙於國家的傳承。如果ROC只認自己政權的存在是中國,換了政府就是換了國家,那末滿清丟掉的台灣就不屬於當時還不存在的ROC,除非滿清復辟,台灣無由光復。全世界都說三皇五帝以下是中國的歷史,我們都要承認那些不是外國史。若說中國歷史只有民國一百多年,那我們跟我們的祖宗就不是一國了。塔綠班的台灣史都還要上溯400年,中國史短於台灣史?

2022/11/12是孫中山先生誕辰157週年紀念日,也是中華文化復興節。大陸尊稱孫先生為「革命先行者」,不稱國父。尊稱老毛為「革命導師」,也不稱國父。這是實事求是的作法。因為中國不是從孫中山或老毛開始的。ROC或PRC只是在歷史不同階段裡對外代表中國的「政府」,如同更早的大清。1912或1949是新政府「建政」,不是新國家「建國」。雖然孫先生遺言曾有「建設一個新國家」之說,但那跟老毛講的是同樣意思,一個新中國,而非另一個新國家。

因此大陸採用西曆紀元,與國際接軌,也是正確作法。這點應是綠共一家親。雖然大陸有人喜歡採黃帝紀元或孔子紀元,黃帝比孔子早2147,比西元早2698,但我們自己知道就好,在地球村裡使用並不合宜。就好像日本對外如果使用昭和或令和年號,沒有意義。我們今天採用民國一百多年的紀元,非僅於地球村無意義,其自外於秦漢隋唐宋元明清,更不脫朝代觀念;尊孫先生為國父,亦不脫太祖思維。孫先生的貢獻在於推翻兩千年家天下帝制,意義遠大於推翻清朝。他一生志在和平奮鬥救中國,絕不會想當太祖,另起一個朝代的。

ROC成為「不能對外代表國家」的政府已逾半世紀。「青天白日滿地紅」也早已不是任何一個「獲得國際社會公認為」主權國家的國旗。就像更早時候那面大清帝國的「青龍吐珠」也曾代表中國一樣,都已經過去了屬於他們的時代,世上不再有一個「國家」由他們來代表,不論該政府是否還存在。他們在國際承認其代表權時自認是中國,在國際否認其代表權時不認自己是中國。那是歷史上地方割據的老戲碼。他們只是「政府」,不是國家。無代表權的政府倒台,不該有亡國感。人們遵從習慣遠大於遵從理性,遂使政客擁有無限操弄的空間。

都說「你可以暫時蒙騙所有的人,也可以永久地蒙騙一部分人;但你不能永久地蒙騙所有的人」(林肯)。然而你在台灣就是能欺騙所有人長達半世紀。一路走來高喊顧主權的都在顧政權;他們要求人們效忠的不是國家,而是政府;他們的軍隊一直政府化,從未國家化;國防部應該正名為府防部。他們自己是China,槍口卻對準China。他們說ROC不是China,那PRC也不是China了。那是中國刑名學派的白馬非馬說,同理可證,黑馬非馬,黃馬非馬,花馬非馬,老馬非馬,小馬非馬,胖馬非馬,瘦馬非馬,公馬非馬,母馬非馬。結論就是世間無馬。

誰要喜歡把「青龍吐珠」或「青天白日」飄揚在旗桿上,或是降半旗,或是收到箱子裡,都不打緊。國家依舊在。青龍吐珠或青天白日所曾代表的國家,在中華兒女的手上繼續傳承著苦難與繁華、恥辱與榮耀、衰敗與復興。只是國家已改由另一面旗幟所代表的政府來掌舵,也由這個政府現在對外代表國家。「一寸山河一寸血」已經有了新一代值得期待的接手全心全力的呵護著。獨派否認自己是中國,等於替將來的武統在道德上開出通行證,解除了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承諾。這是台灣人在選擇獨派執政後無可避免的承擔。

台灣各派

PRC與ROC同屬一個國家的傳承,只是兩個在不同時期代表中國的政府。「堅持ROC與PRC互不隸屬」,只能像漢唐互不隷屬一樣,但兩者在不同時段代表的是同一個中國。現在的問題是PRC並不否認ROC曾經代表中國,而是ROC

  1. 否認PRC現在代表中國,仍然主張ROC代表中國。這是「中華民國派」,或是自說自話的「遺老派」,不顧國際社會的共識。
  2. 承認PRC代表中國,不承認ROC代表的「台灣」屬於China。這是「中華民國台灣派」或叫借殼派。非但不顧國際社會共識,甚至不顧China的翻譯。
  3. 承認PRC代表中國,不承認台灣屬於China,也不承認ROC代表台灣,這是比借殼派正統的台獨正名派,主張制憲/正名/入聯三部曲,。
  4. 承認PRC現在代表中國,並承認ROC曾經但現在已不能代表中國。他們是唯一符合國際社會共識的統派或叫中國派,實事求是不說謊,卻在李登輝的仇中灌溉和民進黨的課綱顛倒下,在台灣已被打壓到沒有聲音。

窗外寥寥數落花,綠陰冉冉漫天涯。黃鶯啼到無聲處,濁水苔灣獨叫蛙。

上述的1/2死抱ROC維持現狀,2/3台獨,1/4反獨,1/2/3拒統,2/3/4承認PRC代表中國(此為統獨符合國際共識的微妙交集)。1/2/3在口頭上天天高喊普世價值,卻在行為上天天逆世而行,一意否定世所認定的價值:「ROC無國家可供代表,故無主權」。借殼派尤其滑稽,明明ROC的C就是China,明明China就是中國,卻要否認自己是中國。所以講起來正名派還比較腦袋清楚,知道不正名而否定自己是中國等於神經錯亂。最沒有立場、沒有擔當而無以自處的是1中華民國派。既唯一反對PRC代表中國的國際共識,且一面主張ROC代表中國,一面又否定自己是中國;一面反獨,又一面拒統。不同陣營的許多人包含蘇起、郭正亮都提醒過1的罩門在於漿糊論述,進退維谷,向對手塔綠班奉獻了永遠的提款機。

其實蘇起就是漿糊的始作俑者,是麻煩製造者。九二共識是「一中」就好了,何必畫蛇添足加「各表」以媚上?各表就是你說你的,我說我的,沒有共識。九二共識唯一的共識就是對一中沒有共識,這是什麼玩意?就像沈富雄「五種可能」記者會一樣愚弄庶民。創造性的模糊正是米帝慣用的混水摸魚的伎倆,模糊給了唯一霸權隨時可左可右的詮釋,這些海歸派到底是不是CIA的下線走狗?

統一有正當性

ROC與PRC是兩個互不隸屬的政府,而非兩個互不隸屬的國家。兩岸同屬於一個國家China,而有互不隸屬的政府,即是國家的分裂。追求國家統一是全世界各國政府責無旁貸的任務。1861米國南北分裂,南方要獨,北方要統,邦聯自稱與聯邦互不隸屬,別提雙方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全世界都知道那是內戰。林肯完成統一,被譽為米國最偉大的總統,從來沒有被視為侵犯併吞了南方邦聯的主權。國家從內戰到統一,沒有侵略問題,沒有打壓問題,沒有併吞問題。當初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是侵略嗎?反攻大陸不就是武統嗎?

米國武統死60萬,越南武統死200萬,德國和統不死人。兩岸要武要和,要死不死,都在一念之間。兵凶戰危是自找的,堅持ROC與PRC互不隸屬,等於要把台灣割離中國,重演甲午。當年中國打不過也得打,打輸了再說;現在再次割台,只得再打一次。差別在於甲午是受欺於外人,今則有國人甘為老外鷹犬,恃外援而鬩牆,不惜賣祖求榮以酬志於割據。

香港是個例子,表明了這種非打不可的態度。米國厚顏無恥的在長期煽風點火之後,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保護香港法」「香港自治法」等,宣稱與香港站在一起,大剌剌的公然干涉他國內政,結果如何?現在香港大勢底定,號稱保護香港的米國安在哉?米國孬了,因為米國終於認識到香港問題對中國而言是非打不可、打輸了再說的事情。香港是割讓後未經戰爭而回歸的,那麼割讓後經過戰爭才光復的台灣呢?在等米國「保護台灣法」嗎?聽命米國備戰以避戰嗎?

分離主義野心政客呼籲團結的台灣人以對抗大陸,這裡有內建的矛盾。兩岸同屬中國人而不能團結以致於斯,何以能獨求台灣人團結以背棄父母祖宗之國?何如呼籲團結的中國人共謀對外以求兩岸之和平。老外巴不得兩岸打起來,他們好坐看火起,談笑添柴。正是因為拒統給了他們見縫插針的機會,也深延了中華民族歷史的傷痕。若是兩岸攜手,老外無計可施。台灣今日的選擇,全球都在偷笑,就如同大家樂見川普、拜登打架。只要不在我家,別家越亂越衰退,我則越穩越成長。所以米國都以到處點火為最高戰略。全球都以自己維穩為第一要務。

許多人老愛從強弱角度來論兩岸統獨,好像台獨具有正當性,只是力有不逮。中國人的價值觀: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強弱非所計也。台獨建立外來政權說,根本是在狹隘地域觀念下的占地為王,與民初軍閥割據一方是同樣意思。在大圈圈裡畫小圈圈,自反而不縮,不具正當性,與強弱無關。

更多人以體制之別來建立台獨正當性,則是受到殖民思想的洗腦而不能自省。米國當年殺了兩百萬越南人民,是為了保護越南民主,聽起來不覺奇怪嗎?米國現在跑去結盟越南,不知道越南是什麼體制嗎?米、沙幾十年老交情,有提過什麼人權或體制嗎?米國記者哈紹吉活鋸案,拜登為了找下台階,還要米國法院同意沙國王儲薩爾曼有豁免權而不予追究,三權分立嗎?晚舟被捕,川普說,如果對米國有好處,他願意干預司法,放孟一馬。晚舟歸航,加拿大迎回兩邁可,隨即派駐華、駐米兩大使赴白宮感謝拜登幫忙。若是對照台灣民間對於法院是誰開的所具有的共識,到現在還有人相信司法獨立的西方鬼話,真是超級無敵大見鬼了。米國點火各地發動的顏色革命,包括香港的打砸燒搶,有提過什麼法治嗎?「人權法有一個明確的要求,那就是不能採取倒退的措施」,同一部米國憲法,不同大法官可以解釋為米國女性擁有墮胎合憲權,也可以解釋為不擁有,那麼是法治還是人治?老蔣遺訓堅守民主陣容,如今新朝否定舊朝,洗腦人民兩蔣屬於威權時代,兩蔣不是選的喔?烏克蘭將「加入北約」列入憲法,那加入以後,或將來北約解散,憲法就不要了嗎?ROC憲法1947實施,1948就凍結於《動戡條款》;李登輝六次修憲,可以把總統修到有權無責,憲法有何神聖可言?

思想殖民的例子不勝枚舉。西方鼓吹的普世價值,是用霸權與金錢長期洗腦的廣告,是到處煽風點火的工具。米國國會暴動上了全球頭版頭條。無論大報小報,都刋載了南美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媒體編輯的一句話:「這是唯一沒有米國大使館參與的造反」,這種不靠霸權與金錢撐起的口碑,才是真正的普世價值。米國聯邦政府對國會暴動宣稱「永不接受目無法紀的暴動者」。但對香港暴動卻說:「我們跟香港站在一起」。難道真的看不出來專事說謊煽動的CIA正是利用他們塑造的普世價值來顛覆他國?

米國霸權一面自詡自由多元,一面又全球強推體制單極化。如果制度認同可以否定國家認同,台灣人早在兩蔣威權時代就不要當台灣人了,哪裡輪到現在不要當中國人。如果兩岸是國與國的侵略戰爭,何須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神主牌?我們抗日戰爭有抬這個神主牌的必要嗎?普丁講的對,國土問題就是戰爭。只有像澤倫斯基與台灣塔綠班的心虛政客才需要標籤口號以迷惑人心,掩飾罪行。

現在台灣幾無統派,電視上綠台一面倒不必說了,僅有的一些藍台,即如馬英九、趙少康者流,頂多也只敢有獨不獨之爭,不敢有統不統之議,統派幾無聲機。全世界哪個政權不洗腦?此「天然獨」之所由來也。國民黨為了苟安海角,自甘合流民進黨拒統去中,與獨何異?世上根本沒有可維持的現狀。佛里曼接受台訪時說,「過去30至40年來,只有一件事沒有改變,那就是你們的地理位置」。這種普遍心知肚明的事,我們卻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摀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連台獨金孫、號稱務實的台獨工作者賴清德都說,ROC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執政後不必宣布台灣獨立。兩岸只要你歸你,我歸我,千秋萬世老死不相往來,綠獨就滿意了。這也是藍營的旋律,也是米帝的指示。國民黨就是CIA走狗派,無視大陸政權實踐民本思想的巨大成就,藉口ROC圖騰而反統,對國家復興未盡棉帛,反更掣肘。孫先生地下有靈,豈不痛惋!

就朝代觀言,民國剛好延續了一甲子。時間雖短,卻是中國史上最璀璨的年代,終結兩千年帝制、由文言轉入白話、抗日戰爭光復台灣、交匯西方文化,大師輩出、在台充當政治體制白老鼠,作出得失驗證。ROC應該爭的是公平公正的歷史定位,應有「成功不必在我」與「階段任務完成」的胸襟。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遺老派有限的未來只有兩個選擇:不是中國派,就是正名派,非統即獨。兩個選擇都不是ROC。中國走到今天分裂的局面,前人的功過是未來史家的課題,而今日的拒統肯定步上前人錯誤那一方的後塵。

戰爭

烏克蘭禁止18-60歲男子出境,誓言打到一兵一卒,甚至教導婦女用酒瓶製作汽油彈伺候俄羅斯的坦克,俄軍會坐等婦女們丟來汽油彈而不反擊嗎?所以烏克蘭平民雖然傷亡慘重,向聯合國控訴俄羅斯犯了戰爭罪卻全部都不能成立,這就是全民皆兵,把百姓當炮灰的結果。

俄烏戰爭,米帝可以一言止戰(拒烏入北約),也可以一言興戰(迎烏入北約),米帝選擇後者。兩岸之爭亦同。米帝支持台灣展開和統程序,是一言止戰也,但米帝不為。米帝唆使盟友通過台灣入聯決議,是一言興戰也,但米帝不敢。米帝1971時幹過這檔事,那時米帝敢,老蔣不幹。現在台灣想得要死,而大陸已非昔比,所以米帝不敢。米帝不敢對核武國家做所有會由自己直接負責的壞事。俗辣兼不要臉。反正世界上的爭權奪利在自己人之間更嚴重,米帝見縫插針不怕沒搞頭。

俄烏戰前,烏克蘭只要宣稱不選邊站,不加入對抗俄羅斯的軍事組織北約,即可一言止戰,不受老米束縛。但澤倫斯基決定選邊。由於嚴重的貪腐問題,獲得73%選票上任的澤倫斯基只剩23%願意支持他連任,他渴望內銷轉出口。果然戰爭開打後,澤倫斯基從貪腐轉身為英雄,上了時代雜誌封面,到米國國會演說如同邱吉爾再生,儼然歐盟領袖、北約統帥。只是憑君莫問英雄事,一將功成萬骨枯。猶太人澤倫斯基一言止戰而不為,至少讓20萬烏克蘭人再也聽不到聖誕鈴聲。73%自作自受,無怨無悔。可憐的是「非73%」被迫要走上同一條路。

台灣也可以一言止戰,不受老米束縛。只要做個正常人,不談中華民國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ROC或PRC),簡單回歸中國台灣(Taiwan, China)即可,保證西線無戰事。ROC的C就是China,就是中國,再正常不過了。但蔡英文不幹,她要幹總統,不幹省長。她還要確保下台後全身而退,歷史定位不能像陳水扁一樣坐牢羞羞臉。在面對地方選舉大敗而辭黨主席後,她也渴望內銷轉出口,渴望上時代雜誌,渴望到米國國會,渴望全世界的斐洛西都來台白吃白喝,渴望台海有事,兩岸鬩牆。到時候台灣的817自作自受,無怨無悔。可憐的是「非817」被迫要走上同一條路。

都說大陸不放棄武統,才怪!兩岸訂下和統時間表,雙方合意,保證大陸立馬公開宣稱放棄武統。猜猜看,兩岸誰會反對和統?反對和統者就是武統的催生者。

對「中華民國派要如何 | 管長榕」的一則回應

  1. 《无统味的“中华民国派”即“暗独”!》
    ——告知岛内陈以信、林为洲及其他人

    民进党,将台独、台湾国写进党纲,尽管后来有所谓《决议文》淡化、有“冻结”之议论,其基本是一个台独党。赖清德,公开场合自称“务实台独工作者”,尽管有“务实”限定词,其大体上也是明着独。蔡英文,尽管头上戴着中华民国帽子,最近又手捧蒋经国牌子,荡起青天白日旗帜,其不认两岸同国的九二共识、自我签名“台湾总统”、带着美国整中国,当然是台独、是借壳独、是戴着民国帽子穿着台湾国裙子明着昭然若揭独。
    国民党内,亦有明独,两国论的李登辉即是代表。

    国民党内,明独之外更有有暗独。
    暗独者,打着“中华民国派”旗号、呼着“支持中华民国”话语,而不行统一中国事情、实际妨碍破坏中华复兴的、不说台独言辞而实质独、效果独也。
    其内涵特征或许如下:
    自谓中国,中国叫“中华民国”(此时此处还算正常、不是独。洪秀柱,张亚中、赖岳谦、陈挥文、唐湘龙们如此说,亦可理解包容观察期待等待之)。
    然后,
    “中华民国”=台湾=2300万=直选最高领导人=同性可婚杀人不死灯塔式;
    “中华民国派”,不再说14亿、不再碰统一题、无所谓复兴事;
    “中华民国派”,反共、黑陆,拒统、抗统,反对一国两制(究竟反对一国还是反对两制故意不清不楚稀里糊涂哄台民);
    “中华民国派”,在美、中之间玩平衡,与美是亲,对陆(更有甚者用“中”字)是和。这与“抗中保台”实际上依靠、带引外人整国人、搞分族裂国的民进党绿独只有程度差异、基本一个调性。
    “中华民国派”,在岛内,打击统派、反对统事,容让台独、讨好绿民,蓝褪绿增、变身绿二,甚至与绿大飙车赛绿。
    诸如此类,或许还有其它属性特征,一言以蔽之:无统味的“中华民国”即“暗独”。

    暗独,与明独异曲同工。因其打着中字招牌,不言一个独字,对内对外,更有欺骗性,自然也就有特殊危害性。
    反独,既要反民进党的明独、台面权势独,也要反国民党内暗独、在野隐性独。
    当然,对台面上的明独,打击、威慑、最终清除剿灭,是必然动作;对台面下的暗独,揭穿、批判、警戒,教育、转化,亦当前急要务。
    陈以信、林为洲,还有其他等,照照镜子、反省反思吧!

  2. 2019-5-13
    《 寄语郭台铭:可有民国“派”,不能民国“国”》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不管这个中国现今两岸如何表述,就是只有一个中国。
    台湾属于中国,不管这个中国咋个争执,躲不开共产党国民党“党名里的中国”。

    岛内民众,因历史、有情感、要尊严、顾面子,坚持“中华民国”称谓,自然、正常,大陆官民当然会顾及感受。所以大陆在国际上斩钉截铁宣示“唯一合法代表”,而在两岸之间则温情表述为“两岸,同属一个中国”。
    只是,这种善意,往往被“懦统”、“不统”刻意无视、隐瞒,被台独、独台肆意丑化魔化。

    必需告诉台湾民众:
    两岸、现今、未统、起码未坐下进入政治实质统之前,不能“相互承认”对方为国,否则会有“两个中国”、走向台独、独台的危险。
    这些年李登辉、陈水扁、蔡英文们借中华民国之各表壳,行去中国化之务实独,搞得岛内乌烟瘴气,致使海峡战云密布,便是明证。
    即使是承认九二共识的马英九们,也因太过执拗于各自表述,太过执拗于两岸政治对立而“不统”,事实上在纵独,让岛内独雾更加浓烈,让大陆更加警惕民国借口下的隐独、华独。
    无论岛内期盼多切、反感多深、反应多烈、选情咋变,大陆不会同意“先承认,再谈统”。

    其实,
    无论民国派、还是共和国派,皆为一个中国之内的政治“派(面)”而非“国”。
    可以有民国派,岂能有民国“国”?!
    郭台铭,也许政治外行、两岸事务陌生、族国未辩,轻重不分,才出現一族之下两国之糊涂语。
    赵少康,自谓中华民国派,包括大陆13亿、加上统、现时统,才算真,我方信。

    其实,
    在中国之内,民国,人民共和国,字面上同义,实质皆是民为主体,共和政体。
    太过于争名号,于百姓来讲,因情感、为面子;于政客来说,为位置、为权利。

    我戳穿:《一国之内、两岸之间,各表之争,扯个假议题》、《不言统一的“各自表述”,不啻是扯`烂筋,或意在拒统甚至趋独隐独》

    我认为:《台湾,是中国政治上的一个面》、《统一,是复兴大潮的终汇流》、《台事,不在于“表啥”,而在于“统否”》、《 一中,无论咋表,不促统、回避统、拒绝统,便是独、便是罪》

    我呼吁:《抛却内战心魔,登高望远》、《台事:莫在名号上兜圈子,休在制度上扯烂筋!!!》、《从争“各表”的扯烂筋回归到“两个政治面共和”》、《撇开名号争执,径直面向“统一后的中国”》

    我主张,《从辛亥源头出发,用伟大复兴期视角,树“共和”统一旗帜 》、《以复兴引领统一,以统一推进复兴》

    当前,我建议:
    《出门(国际上),只能一表,不留一丝台独缝隙。
    进门(两岸间),容让各表,官方不言、民众爱表咋表》,甚至,台民,国民,同国民待遇,国民上岸,直认岛内证件,哪怕上有青天白曰迹,就当当年白区、红区无妨平民百姓自由行。

    如此,内外有别、官民有异,刚柔相济。
    对独、对一切独的可能性,百倍警惕、坚决遏制、无情灭绝。
    对统,对所有可趋统的人,一片真心、满腔赤诚、大爱无疆。

    如是,则郭台铭无犯糊涂,赵少康再无踌躇,韩国瑜没了围墙,两岸天堑通途焉。

    如是,以民国作画皮掩护台独,以民主作麻药欺骗台民的蔡英文们,原形毕露、向隅而泣、不回头是岸,便灰飞烟灭吧!!!

    中国、中华、中华文明的复兴,是历史的定数、人类的未来!!!

    注:文中书名号内容,皆为在下过往旧帖标题。

    附:
    《出门(国际),一个中国,进屋(国内),含糊各表》

    两岸,一国之内的两岸。
    各表其“制”,自然;
    各表其国号后加上对岸属国解释且促统,可;
    各表其国,不言统、只说台湾二千三百万,则是独、独台、借壳独。

    两岸啥关糸?
    因坚决反对台独而脱离民进党的民进党前创党大佬朱高正先生说:两岸是一个中国内尚未签署和平协议的内战状态下的“两个交战团体”。
    我将台湾定位为: 地理上,台湾是中国的一个岛屿;政治上,台湾是一个中国内与大陆有点差异甚或有可能对立的“另一方面”。国际上,台湾没有也绝不能代表两岸同属的中国。

    研究台事方案,名号,应是反复切搓、山重水复、柳暗花明、皆大欢喜后的结果,不应是尚未坐下、不想坐下而故意摆出的拒马、刻意挖掘的鸿沟、阻隔靠近的峭壁。

    不说统的“自表民国”,
    如果不是“懦统”们为了掩饰选票算计下不敢言统一的怯懦无为而无可奈何的“找借口”、“扯烂筋”,
    那便是“独台”们在国际毫无独的空间、在国内两岸强大的反独高压下想独又不敢明独、而借民国画皮包藏独、对付统的“拖时间”、“玩花枪”。

    充分理解、包容、考虑台湾民众的称谓习惯、历史情结、尊严面子,与高度警惕、识破、防范、击败台独、隐独政客利用“民国”名号欺哄台湾民众骗取选举利益、实施“借壳独”,是当前及今后较长时期内对台事务中最急要、很复杂的课题。

    我还是老话:
    出门(国际),一个中国,坚定杜绝各表,不给独台缝隙;
    进屋(国内),含糊各表,民间想啥表啥,官方不言各表。
      近期不扯名号,水到自然渠成。
      各表一万年,也是一个中国,也有两岸和平,最后归结统一。

  3. 《寄語島內藍軍、兩岸統者:莫糾結“名號”、少糾纏“各表” 》 | 天人合一

    美國無良政客,叢林野獸,欺壓中國。
    蔡蘇私利團夥,倚美謀獨,引禍台海。
    全球華人憂心如焚,大陸民眾武聲滔天。唯北京舵手大仁無疆,以極大的戰略定力、盡最大最後可能堅持和統。我點贊!
    武者,事關重大,非達必需、最後時刻,不宜輕啟。

    大趨勢,無論台獨如何猖獗瘋癲、美國無良政客如何居心叵測,臺灣仍在“一個中國”。
    在2021年底美國拉幫結夥整中國的所謂民主峰會上,島內不敢蔡英文層級人員與會,會場上無“國”的標識,會中島內代表唐鳳借一張地圖偷襲(其所持藉口或許勉強說得過去),就嚇得美國立即現場將其拉黑,並注明其言論不代表主辦者立場。這些,都回到了陳水扁那句話:台獨“成不了就是成不了”。這種大形勢,給我們和平或者低烈度解決臺灣問題留下了一定空間。
    時間在大陸一邊,統一操之在我,絕非空話。

    當今我們面前最大的威脅,當然是美國無良政客。其們從《舊約》開始就只信“獨一尊神”、習慣消滅一切“主”之外的偶像,滅絕不信其主的國、族、人、一切生靈。這其實是人類獸性的體現。西方列強或列強中的無良政客,就是一群返祖的弱肉強食叢林惡獸,確實有一批人“亡我之心不死”。至少,最急切希望兩岸中國人打中國人的,是被我們這幾十年驚人發展快趕上超過了的一些輸不起的、無品行的美國壞政客。
    我們盯著台事,必需放眼全球,別落入這批人所謂“修昔底德陷阱”中而不自知、自防。

    中國人,自己和合,共同復興、對付外人,正是急要事、最大利、最佳統。尚有希望,不能放棄、應當盡全部力。
    寄語島內藍軍,兩岸統者,莫太過糾結“名號”,少刻意糾纏“各表”:
    稱謂總關情,其實一個名。關鍵如何統,統後自無爭。
    我點贊張安樂“緬懷民國,擁抱共和國”態度。

    九二,本來有共識,那就是兩岸一個中國。這也是美國人幾十年前及當今一貫的說法、政策。
    “各表”,不叫共識,叫差異、叫模糊、叫後一步慢慢說、理性議,當然這也就是兩岸間政治統一需待解決的問題。
    無論共識或各表,無論兩岸那家法律,都沒有獨、分的空間,都只有必需統必定統的未來。

    島內,李登輝越線—特殊國與國,陳水扁闖關—兩國論,馬英九退縮—不統,到蔡英文,則是借殼幹話獨。
    蔡英文頭戴民國帽,眉毛下注臺灣,這是很狡猾的作法。

    中華民國臺灣,國與灣,啥關係?
    等號、平列,後者為前者加框框?這當然就是獨。
    這種獨,不是辜寬敏、曹長青們所期待的獨,不是名正言順的法理獨。
    這種獨是意淫獨口水獨,是製造芒果幹、分裂臺灣、欺騙綠選民的騙票獨。

    如果是從屬關係—國大於灣,
    如果是色素添加關係—民國藍旗加點綠,這與國民黨的“各表”便相差不多了。哪天,蔡英文突然冒岀一句“中國大陸”,一下就把國民黨在兩岸關係上的話筒槍走了。

    而國民黨人中,有人刻意突顯九二之異,實際上背離九二之同。其在理論、在歷史、在現實上都是錯誤、荒謬、有害的。
    故意扯“各表”,開罪大陸搞不好兩岸關係,也綠不過“中華民國臺灣”,贏不過民進黨,或只會成“綠二”、綠跟班。
    所以我將“各表”直接用四川話斥之為扯爛筋。

    名號,並非兩岸核心事、最急事。
    當然,就臺灣許多民眾來說,名號,是歷史、是情懷、是情緒、是心結、是面子。
    我不贊成大陸人也跟著島內“各表”客一起扯爛筋。在一個中國內部、在非國際鬥爭場合,島內普通老百姓,有點歷史情懷,習慣、尊嚴、面子,愛叫啥姑且就叫著吧。

    老百姓有民國情結懷念,蔡英文戴民國面具欺騙,趙少康以民國旗幟非共黑陸。這裡,“民國”有著不同含意、用意、工具化作用。
    撕開借殼獨的面具,揭露反共者的謬誤,舒解情緒者的心結,是中國人尤其是即統派的急務。
    我甚至認為,島內統派,依島內法律、著島內色彩、持島內語彙進行反獨、促統,更地氣、更實際、更有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