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的服役經驗看兵役問題 | Friedrich Wang

對過去的台灣男人來說,除了家庭與學校之外,軍隊是另外一個重要的社會化場域。

筆者右手的中指與小指都因為意外骨折過,兩邊手腕也都受過傷,所以雙手一用力就會痛,這些都有清楚的疤痕可以證明。這樣一個已經超過30歲的文弱書生,當年仍然不願意放棄大學考上的預官資格,沒有申請替代役,咬著牙把一年多的兵役當完,而且基本完成所有任務,沒有出事。當時覺得自己研究軍事歷史,結果卻沒有當過兵,肩膀上沒有官階,不是只剩下紙上談兵,有點奇怪?

我在成功嶺以及步兵學校受訓練,然後分發下單位,一直到退伍。實際上當兵讓筆者得到一些成長。碰到的連長以及那些老班長都非常機車,用各種方法為難我這個博士軍官,這裡面的花樣真是千奇百怪,嘿嘿嘿。但是,不也都挺過來了,就當作是訓練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而且這段時間接觸到台灣社會各種層面的人,筆者長期在台大的象牙塔裡面生活,可以說因為這樣才對這個社會有了真正的感受。

筆者在這一年多的時間,基本上沒有對長官提過自己的父親是退役的將軍。家裡也沒有找過任何人關說,給予什麼照顧。因為,實在沒有那個必要。

當然,替代役也是為國家服役,與當兵相比,沒有什麼高下,也可以說是一種選擇的差別而已。但筆者要說的是:當兵沒什麼了不起,也不是有多大難度的事,為什麼今天這些政黨一提到恢復兵役就害怕自己流失選票?簡單說,問題還是出在這個社會上,因為這30幾年毁掉了國家認同,所謂的台灣本土認同是非常空虛的,甚至根本是台灣人演出來的一場戲。有幾個人願意為台灣犧牲?如果連當兵都不願意。

兵役制度會引起這麼大的爭議,等於是對台灣社會這30幾年自欺欺人而來的大戲,當頭棒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