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黨互鬥幾時了! | 楊改之

中國從來就不是我們的敵人,而是我們的母親!
我們血緣與文化的根!
共產黨才是敵人!而且精確的說,只是台灣特定政黨的敵人!

黨跟黨之間本來就是互排互鬥,有競爭,有爭奪!
國民黨、民進黨不就是互為敵人?成天廝殺不斷?
爭什麼?
爭的是路線,是政治利益,是資源分配,是勢力角逐,亦或其他!?
所以共產黨是他們的敵人,本來就天經地義!只是多了一個民主或共產的制度之爭!

國、共、民等政黨,他們互掐,互殺,互爭,互鬥幾十年了!
分出個輸贏了嗎?
此上彼下,彼上此下!彼彼此此,彼此彼此!
日月輪轉數十年!結果呢?
每個政黨都說自己是為了國家好,為了人民好!
所以必須繼續掐!
國家和人民何其無辜?被拿來當作鬥爭與資源搶奪的藉口!

本來是一個好好的國家,被這些愛國愛民的政黨政客們努力經營了幾十年,分裂成兩個不三不四,互不承認的畸形中國!
人民呢?
本來同宗同姓的親人,父母子女,因為內戰,無奈被動地成為貌似不同國家的人民!分隔兩地!
本來同種同文,血脈相連的兩岸,被教育成互相仇視的死敵!

島上本來應該同舟一命,相互融合的不同族群,現在互相對立叫囂,恨不得對方消失在這片土地!
天殺的這些政客!
甚而利用教育體制,媒體宣傳,修改歷史,抹除文化等手段,拼了命的洗腦後輩子孫:
那些是可怕的敵人,絕不可能當朋友!
千萬不要包容,不可軟弱,必須同仇敵愾,水火不容!
否則就是不愛家,不愛國!

互相仇恨的意識形態高於尊重與包容,互信互諒互助,團結合作,守法守紀,禮讓謙卑等人性之善的普世價值!
理性思考與客觀事實,都可以被政治正確與否凌駕,隨意扭曲解讀與篡改!
人民對於未來彷徨,對於國家認同迷惑,對於生活無奈,對於是非則失去判斷能力!

掌權者們口裏說的最重要的國家未來與人民幸福,正在肉眼可見地,凋零殘敗,分崩離析!
而他們,還在爭搶掠奪,還在算計機關,還在扭捏作態,
還躲在某個陰暗的角落,
或者富麗堂皇的宮廟裏,
偷偷地笑!

《莊子齊物論》裏一段話,每次讀都很有畫面感!很是政治圈的政客,名嘴們的寫照呀!
大知閑閑,小知閒閒;大言炎炎,小言詹詹。其寐也魂交,其覺也形開,與接為構,日以心鬭。縵者,窖者,密者。小恐惴惴,大恐縵縵。其發若機栝,其司是非之謂也;其留如詛盟,其守勝之謂也;其殺如秋冬,以言其日消也;其溺之所為之,不可使復之也;其厭也如緘,以言其老洫也;近死之心,莫使復陽也。喜怒哀樂,慮嘆變慹,姚佚啟態;樂出虛,蒸成菌。日夜相代乎前,而莫知其所萌。已乎已乎!旦暮得此,其所由以生乎!

對「政黨互鬥幾時了! | 楊改之」的一則回應

  1. 《制度之争,台式乱政大输矣?》

      重大疫灾面前,两岸“制度之争”又揭晓:
      —— 台式,被特色远远甩在沟那头!

      所谓 “灯塔”,
      恰恰照亮、暴露、显見一批:
      只分颜色、不分是非;
      只顾权力、不顾百姓;
      只会割喉、不会治理;
      自私自利、狂妄无知、各行其私、无法无天的,
      群小气昂、群鸦呱噪、群魔乱舞、群丑乱政、祸国、害台、殃民图!

      唯一功用,提醒路人:
      这里是乱政、这里是陷阱、这里是深渊;
      这“式”,要不得、学不得、沾不得!

      附帖一:

      可怜大陆一些色盲公知,
      此路不通,欲辩乏力,
      风,再无原来那样吹法;
      路,再也带不动了!

      也笑有的僵化政治教员,
      板荡识忠臣丶危难見真章,
      背二、三十年教材讲义文件,
      不如抗灾个把月来军号嘹亮、女护凄美、决别悲壮、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使不上劲力则安居家中全民静默的活生生事例更具制度说服力?

      此二类人,皆可失业了!

  2. 我与台民讲理统:台式恶争,不叫民主,叫乱政、是坏制
    天人合一G 2021-11-01

    《台式恶争,不叫民主,叫乱政、是坏制》

    一个地方乱,或叫“劣政”,几年前,我还称台湾为西式政治之形,中式旧政治之质。
    这些年,看多了,有新认识。

    美式民主在全球,搞一个地方、乱一个地方、坏一个地方。
    尤其是特没谱之后,美国这个所谓的民主流蜜之地,政党、政客、政治人,尽显虚伪、充满私心、只有恶斗,那里有安邦定国富民经世安天下致万世太平的一丝丝气息?

    再尤其是这次疫灾,美国无良政客视民命如草芥,只会向选民骗选票的民主、共和两个党,争斗得你死我活,快两年了,竟然无法形成一个稍稍完整点的防疫国策,致使美国这个全球最富、最有医疗资源、最有科技实力的国家成为全球疫病确诊第一、死人第一、对全球伤害破坏第一。

    这些状况,让人深思。
    美国民主党,未必真民主!
    美国共和党,真的信共和?

    一帮无良政客,早就背离其先贤(如果他们还认其们为先贤的话)立国、创党的初衷,走上或叫回到了“只有我(我党)做主,谁跟你(你党)共和”的丛林、山洞。
    这,或就是异化,也可叫返祖,他们身上自私狠恶的兽性活跃、压倒了社会性、人性、善性吧!

    什么原因让这些从小到大、天天念着神爱世人圣经的圣徒(美国人、政客大多信主)们恶争死斗自私自利如斯?
    为什么“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基本动力”的美国人民即使“占领华尔街”攻进国会山也莫可奈何?
    这当然应当从“制”上进行追究。

    首先,美式、欧式,短暂文化没有“共和”的底蕴,台湾政客则是背离了共和的家训。不以“和”为出发点、归宿处和制动闸的政治,大概率异化或回归向弱肉强食的丛林斗争。

    其次,资本、资源私有,选举成为富人的游戏,政客多为金钱的仆人,媒体只听铜板的响声。岛内绿独操纵媒体,满堂绿蛙乱叫、媒体只分颜色难说真话便是明证。

    第三,在上面两个原因下,其选举制至少三个缺陷被放大到不可收拾境地

    一是鲤鱼跳龙门游戏让台下人心存侥幸、无休无止,台上人良莠不齐、能力平平。品德低劣者将低劣作为通行证,能力平平者常常不择手段赌一把。赌徒劣行让政治毫无前瞻性,骗选票让修齐治平立功立言立德靠边站、神圣严肃政治媚俗化甚至成为泼妇蛮夫闹剧场。
    二是赢者全拿输者光光模式让政治“为公”本性失色,为自私、为党私、为权私便成为政客的唯一考量。
    三是四年、两年一选,间以罢免、再选、公投,政治只剩选举、选举只见泼糞割喉了。

    总之,美西政治,最大问题就出在选举政治异化为纯“恶争政治”

     
    尤其在岛内, 结党营私、党同伐异、夺权至上、成王败寇、你死我活,
    于是没有公利、没有全局、没有共识、没有是非、没有公理、没有秩序,
    最后,一些原本可能好点的东西迅速变质,其它地方有点效的东西一入岛便异化。

    台湾政党把胜选当成最终极目标,实际重回旧中国旧政治泥潭且更甚焉:
    党同伐异、自然没了是非;
    成王败寇、当然不择手段;
    你死我活、决然不留余地;
    四年一闹,无时不打摆子。
    于是,政客们将民众分化、将社会撕裂、将一切非政治事情政治化,
    到了极致,便是要分族裂国,甚至背祖弃宗割断文化血脉。

    冷眼观岛:
    几个没有全民共利以争夺政权为最大目的的党帮,
    一群毫无公心公德只会自私自利勾心斗角的政客,
    一伙少不更事自我膨胀不知天高地厚的提线木偶,
    一帮心怀独意只讲颜色不要是非背叛法律的法蠹,
    一个鼓励自私放大恶争非人性定期打摆子的体制。
    ——台湾混乱、停步、落后、癌症之因由

    台式恶争,不叫民主,叫乱政、是坏制!

    有人还总是自诩自傲“灯塔”,
    这灯塔,或许专门在提醒世人、陆人、尤其是陆人中的公知:
    “这里,台湾,有一个将首小龙变成病草虾的恶斗政治泥潭甚至是无底深渊”。

    谢谢台式乱政,有比较才有鉴别,大陆人民会少走一些弯路了!

    附:

    现在看起来,还要谢谢韩国瑜。其“鬼混说”、“党奴说”、“搞残台湾说”,言简意赅,胜过在下此帖无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