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跡不論心 | 劉廣華

新疆烏魯木齊一小區發生火災,結果因為嚴格的疫情封控政策導致逃生口封死造成死傷,此一意外事件引起大陸民間普遍不滿;所謂的「白紙革命」開始在大學蔓延,有漸行擴大的趨勢;許多城市聚集許多人哀悼火災罹難者的同時,也舉著一張A4白紙,進行無聲的抗議。

所謂「白紙革命」這個名詞源起於嘲弄前蘇聯專制政權的笑話;說是有蘇聯祕密警察發現有人在街頭發放白紙,立刻進行逮補;被捕者抗議說,就白紙一張甚麼都沒寫,憑甚麼抓人?結果,祕密警察回說: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在上面寫什麼嗎?」

這當然是個諷刺笑話,但也相當程度彰顯了極權政體對言論自由的箝制;大陸年輕人舉著白紙抗議,意思就是對當政者說:

「你應該知道我想在上面寫什麼吧?」

太陽底下無新鮮事!

兩千多年前,漢武帝要發行「白鹿皮幣」,定價一張40萬錢;漢武帝徵求大農令顏異的意見,顏異認為太貴,漢武帝很不高興;酷吏張湯與顏異有仇,利用有人控告顏異不配合政策的審訊機會,說顏異雖然沒開口說,但是撇了嘴,還是給判了死刑;理由是,就算不說話,也是在心裡誹謗,這叫做「腹誹」。

用「腹誹」來入人於罪,夠恐怖的。

2002年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之後,美國戰略界就有了所謂的”pre-emptive strike”的概念;這指的是,為了避免遭遇恐怖攻擊,美國可以在查出敵國或恐怖組織有攻擊美國的意圖時,無論對方是否有實際行動,就可以採取行動,先下手為強,攻擊對方;2003年的第二次波灣戰爭,顯然就是在這種概念之下發動的戰爭;說伊拉克正在製造大規模毀滅性武器意圖攻擊美國。

不過,戰後的伊拉克,卻完全找不出任何製造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證據。

有句諺語說:

「論跡不論心,論心世上少完人。」

要以言責人,得先說才算;要以行責人,也得先做了才算;既沒說,也沒做,當然就不算。

蜀漢先主劉備為了節省糧食,禁止釀酒;結果,在人家家裡找到釀酒器具,就把人抓起來要處罰;簡雍不以為然,利用跟劉備出遊的機會,指著路上一男一女說,他們要白晝宣淫,為甚麼不抓他們?劉備納悶問說:

「卿何以知之?」

簡雍回說:

「彼有其具」。

他們有可以姦淫的工具就是要宣淫,這跟有釀酒工具就是要釀酒的意思不是一樣嗎?

劉備大笑,遂不再追究。

「白紙革命」抗議的年輕人緊扣論跡不論心的原則來抗議;聽說大陸當局有意利用禁止販售A4白紙來抗衡;真如此,就真的弱爆了,有點自己對號入座的調調,恍似說出了笑話中祕密警察的那句話: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在上面寫什麼嗎?」

其實,在全世界都以共存的角度來對待疫情時,大陸真有必要冒著民怨沖天持續動態清零嗎?

不要真應了抗議者的那句問話:

「大陸真的跟其他國家活在同一個地球上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