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被日本文化那畢恭畢敬的鞠躬所欺騙! | 郭譽孚

連署:釣魚台是我們的! 925討海護漁保釣抗議活動

應該正告我們的島民──『不要被日本文化那畢恭畢敬的鞠躬所欺騙!』

日本的武士道文化,是日本文化的重要根柢,新渡戶稻造曾描述,『每個進步思想的日本人死後,刮剝去其外皮,底下都是一個武士』;讓我們可以想見該文化對於其國族之重要。

因此,我們真要理解日本民族,就應該理解其武士道文化的究竟。

就個人的探究,要理解這個問題,最好的方式就是由這位新渡戶先生的這句話

『每個進步思想的日本人死後,刮剝去其外皮,底下都是一個武士』

來切入,從而展開考察;來認知我們所關心的問題。

請看看這句話,為何他要強調把外皮刮剝掉呢?這是否提示我們,日本大人物的「外表形貌」所示是極可能與其「內在真實」的自己,往往是極不一致的!──也就是我們所提示的,可能對於外人有著很強烈的「欺騙」的性質?

對於我們島上許多「親日的」,甚至「愛日」的朋友們,我以上的切入與考察,若是過分地冒犯了您們過去對於大和民族美好的認知,請原諒我的冒昧。這是我自年輕保釣時代後,幾十年來摸索、求證與印證所得的認知──日本民族真有強烈的欺騙性啊。

這種欺騙性,可見於大和民族的神代史,那是日本兒童幼年的床頭故事,是我們自以為已「皇民化」了的女性自身,幼年時期卻沒有聽過的;但那是每個日本母親早年贈與子女的成長故事。。。我在此以其中有兩個日本男子的範型人物,作為前述日本武士道文化的原型人物。

第一位叫須佐之男,身分無比的尊貴,他是天照大神的親弟弟;他相當任性,把姊姊的宮廷內弄得亂七八糟,田地中的道路與水路都被破壞;大神無法處置他,被迫躲到宮殿內,甚至有織女因而受傷死去,導致整個世界一片漆黑,天下大亂。是個讓大家頭痛的大人物。

第二位叫做小碓命,是景行天皇的幼子,是為國家平叛、征服,開疆闢土的偉大人物;在神代故事中,被尊稱為「大和武尊」、「日本武尊」。讓我們可以想像他在日本武士道文化中的典範地位,其作為是如何地受到效法。

第一位的故事中,大神之弟,他曾經為了懷疑好心救助他的一位神祇,而將之殺死。這樣的一位男性大神,由於後來在民間用計謀,一種欺騙,殺死了在地方肆虐八頭巨蛇,並把該蛇腹中的日本神物──神劍獻給了天照大神,而從此似乎改邪歸正。後來成為日本神道教僅次於供奉天照大神的伊勢神宮的第二大神社出雲神社的神主。傳說天照大神就是天皇的祖先,所謂「萬世一系」,須佐之男的後代負責對於神道教的護持、祭祀。

第二位的故事中,小碓命,天皇的幼子,曾經殺死其長兄,棄屍於廁所;曾經奉命以化妝術混進一對凶暴兄弟的身邊,殺死那對兄弟;還曾經奉命除去著名的強者出雲建;他以深入結交的方式,與強者交友到可以裸體共浴的程度,最後以共浴中偷取友人的佩刀而殺死這位友人於浴室中。

這樣的床頭童話與成長故事,在文化人類學中,可成為一種文化模式;由日本人的父母灌輸給它們的孩子們;那是一種怎樣欺騙的文化!

所幸由於日本殖民統治下,我先民所受宰制只有五十年,並且對於我島民的教育是歧視的,是吝惜地,因而,我們島民雖然曾經受到所謂「皇民化」的汙染,更何況,如前述,這種文化模式通常是以父母口頭的床頭故事傳遞,而我島民的父母,他們的腦海中還沒有記憶到那些故事;故真正受到那樣的文化模式影響的人極少;然而,也因此,我島民雖然當年可能受到完整的「皇民化教育」的薰陶,除了極有反省力的少數知青外,大多數島民對於日本人十分缺乏戒心。

我們是否因此應該請我們的同胞們,在與日本人交往時提高自身的警惕?

很湊巧的,個人在研究台灣史之餘,曾經也稍微關心過一些日本當代童話的走向;我看到有兩個讓我印象深刻的童話;一個叫做「吩咐多餐廳的故事」,一個叫做「款冬葉下的神」;

前者是描述兩個獵人在風雪中迷途,飢寒交迫中進入一間餐廳的故事;那是一個奇怪的餐廳,他們很高興得救了,趕緊躲進去;但是餐廳裡卻沒有人招呼,好像完全是自助的;它們由衣帽間進入,到處都有聲音招呼他們,他們如囑地打理自己疲累的身心,最後來到開飯時間,居然那個聲音請他們脫下全身衣物,準備上菜,他們才感受到自身已成俎上肉的恐懼──所幸,那只是他們所經歷的一場惡夢!

後者,是今天關於日本北海道愛奴人的一篇童話;

該故事中,愛奴人原本有個愛開玩笑、淘氣而好心的守護神,但是個子小小可愛的神,他喜歡逗愛奴人玩,總是適時的送東西,幫助他們。

有一天愛奴神又到村子裡送東西給一個愛奴人,哪知道那人竟是個貪心的壞人。

當神把東西給那人時,他竟然緊抓住神的小手,要脅神給他終生所需要的米糧與衣物,否則他將不放神離開,神因不能脫身以致就只能同意那傢伙的無理要求。只是神那智慧的許諾卻讓貪心的壞人,吃盡了苦頭,先是有了米糧使他必須自己開伙;開伙,需要自己去砍柴;然後,因找不到柴火,他只能拆自己的房子,到冬天捱餓受凍;最後終於失蹤在積雪深厚的北海道野地裡。

據說,那次事件之後,愛奴神也從此就也消失了。

這個故事中,僅由於一個貪心的壞愛奴人,從此愛奴人失去了他們的守護神;逐漸走上了他們衰敗的命運。我們看到這是當代日本童話對於北海道愛奴人消失的解說。。。那是真實的嗎?當然不是真實的!否則怎會在2019年2月中,我們怎會看到新聞報導──『日本「愛奴人」正名成功!曾遭掠奪土地、消滅文化,被當動物展覽…揭北海道原住民血淚史』──那個童話故事是怎樣的欺騙,合理化日本大和民族對於北海道愛奴人的種族滅絕的罪行!

當然,我們善良、溫良恭儉讓的親日與愛日朋友們,根據他們的品格素行,他們應該還是會為自己的日本朋友們迴護的,那是愛奴人,不是我們台灣人,那是過去的、盟軍佔領前的大和民族;不是嗎?

是真的如此嗎?我們島上的台灣人,也差點就落入與愛奴人相同的命運,知道嗎?在我們日殖時期台灣史的末期,我島民至少曾經留下了如此的三項紀錄──

一、日殖下,身兼文學家、記者、教師身分的吳濁流曾留下如此的描述──

「最近又儘量地把台灣人送往南方,然後在衛生狀態已經確立了良好基礎的台灣,將日本人移住過來。而台灣人的所謂『皇民派』,也趁著這個風潮,附和著往南方發展。殊不知這是日人想利用台灣人,去打頭陣,做替死鬼的毒計。……」

二、日殖下,與皇民文學總管西川滿常常一起進出西餐廳的青年作家葉石濤,在戰後的回憶中,曾如此描述──

「日本人有他的如意算盤,他認為將來台灣可以由日本人來居住,而將台灣人分散到東南亞去……」

三、戰後,教育界重量級的黨外人士,師大教授林玉体之兄林玉鬃的回憶錄──

「光復後,有一天,我在清理父親之古代樂譜中,赫然發現了一本厚達五公分,且是用六百字格式稿紙,以毛筆正楷書寫,被高雄州政府列入『機密』之文件,乃與兄長們翻開一看,發現均為天素表兄之筆跡。而其內容都是詳細的將台灣人,凡未聽從日本政府改為日本姓氏者,即依部落的行政區域,詳細的劃入移民至南洋各島嶼,連地圖也劃得相當詳細。……要用軍艦強迫移民至南洋。有些人到菲律賓,有些人到關島或印尼等未開發之南洋群島,而將台灣全部土地,均由他們日本人移民過來。」

攤開這樣的歷史,作為不肖子孫的我們島民,真的能夠充分信靠我們北方的朋友嗎?

連署:釣魚台是我們的! 925討海護漁保釣抗議活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