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染疫經驗 | 霍晉明

七月底得了COVID-19,一點經驗,與大家分享,或有助於防疫與治療。

一、我是在打第三劑的第三天得到的。某個星期六的晚上,忽然睡不著,(可能是微燒而沒有發現)。第二天早上,開始喉痛、咳嗽。但快篩為陰性。當天到診所看診,醫生說,你有發燒,所以還是有可能中了。要連續快篩三天。結果,當天晚上快篩就二條線了。

二、快篩陽之後,太太立刻反應,把我一人關在房裡,三餐侍候起來,足不出戶,凡事不用管,算是當老爺了。但喉痛難受,似乎覺得喉嚨黏膜被燒成薄薄的一層,可以感覺到上面的脈搏。吞口水即巨痛,以致於難以入睡。咳嗽頻率不算太高,但咳嗽會使喉嚨極痛。以前重感冒,咳起來會感到肺部震動,支氣管發癢,但此次無此症狀,就是乾咳,少許的痰。可見病毒只攻擊了上呼吸道,未入肺部。

三、因為快篩是「抗原檢測」,所以不可能早期發現;等測到陽性,早就傳給別人了。所以到了第三天,兩個兒子也都陽了。但老婆卻沒事。想來我們三個男生與家中唯一女生的差別是︰她作息規律,且打了四劑。而三個男生則都熬夜,非睏極不睡。看來這種行為模式對身體是是極不利的。

四、兩個兒子的症狀,都沒有我嚴重。就是微咳微痛微燒,似不影響工作(當然還是請了病假)。或許正如傳說,此症對年紀越大者越不利。

五、聲音變得出奇的低沈(特別錄音以為紀念),平生未聞自己發出如此之低頻。而說話變得很吃力,一字一句,費力而緩慢地吞吐,很不想開口說話。若只聽聲音,很像影視劇中垂死之人的講話;恐嚇到人,所以特別傳line告訴家人︰沒事,頭腦清醒,精神良好,勿為聲音所欺騙。

六、喉嚨巨痛,不思飲食,自然有利減重。可惜癒後不知節制,體重不但恢復,還有增加。辜負了此病帶來的唯一紅利,可歎。

七、病程前期,因喉嚨疼痛故,很難入睡;入睡後,亦會因咳嗽而驚醒,所以睡眠極不足。但到了後期,則開始猛睡,一天睡十幾個小時,還覺得累,還能睡得著。

八、十天之後,轉陰,身體漸恢復,唯聲音不能完全復原。到三週之後,聲音、講話都感覺好多了,但聽在他人耳裡,還是覺得有點異樣。

九、還好暑假,休息了三週才上班。但仍然時不時咳嗽,在大辦公室,頗覺尷尬。還好同事們不以為怪。

十、喉嚨變得敏感,聞異味或口味重的食物,都會咳。冰品亦咳。後來吃了保濟堂的「咳王」(中成藥),效果頗佳,現已很少咳嗽,喉嚨亦不過敏了。(非廣告,如實記載。)

十一、病程期間,西藥皆症狀治療,不覺有何效用。唯退燒止痛藥(處方藥、膠囊),效果明顯。吃了之後很快就退燒減痛,但時間一到,如仙度瑞拉之南瓜馬車,立刻現出原形。

十二、最後要說的是,我不知道是怎麼被傳染到的。未群聚,未在外與陌生人用餐。可見Omicron病毒傳染力強,實在難防。現在台灣疫情又有升溫趨勢,大家還是不可掉以輕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