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回頭重看林智堅的中華大學碩士論文了 | 龔建偉

林智堅的「論文門」到今天已經燒了一個月,一開始是發現他中華大學的論文有問題,其後才發現原來他在台大的論文也有問題。如今台大的審查結果已經公佈,但中華大學的論文反而淡出了我們的視野。不過倘若我們細細思考,他在中華大學的論文反而是更加明顯的—畢竟基本完全是「複製貼上」,而民進黨方面除了由鄭文燦和蔡英文出面宣稱這是「抹黑」以外,幾乎沒有任何反擊可言。

筆者看到這裡的時候感覺有些好笑,若論台灣最會「抹黑」的政黨,恐怕非民進黨莫屬。去年的四大公投民進黨是怎樣贏下的?「萊豬」在民進黨的口中變成了「美豬」,重啟核四變成了「核廢料放你家」,公投綁大選變成了「亂大選」……這些不都是再典型不過的「抹黑」嗎?鄭文燦去年沒少為「四個不同意」站台,在談論公投綁大選時,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宣稱「沒有國家是這樣的」,卻不知大洋彼岸的美國加州不但在大選的時候綁了公投,還一次綁了十幾個!這樣一個公然撒謊的人如今卻假惺惺地說什麼「停止抹黑比賽」,豈不荒唐?

「抹黑」這個詞我們已經見過太多次,但我們今天不妨再問一下自己,到底什麼叫「抹黑」?既然叫「抹」黑,那被抹黑的對象一開始肯定不能是黑的。如果對象一開始就是黑的,那還能叫抹黑嗎?恰恰相反,這叫揭露醜惡,是每一個有正義感的人都應當做的事。現在一些人看到攻擊對手人格或者相關事件就認為「負面選戰」又來了,但倘若這個人或者事件確實是惡性的,難道我們不該揭露嗎?選舉從來不是免罪符,不是說到了選舉,我們便只能討論市政,而不能討論候選人的人格—歸根結底,市政不也是當選者個人推動的嗎?如果這個候選人自己就人格破產,我們該如何相信他對市政做出的承諾?銀行發放貸款尚且要對貸款人做信用調查,我們對候選人又怎麼能掉以輕心?

這次林智堅的中華大學論文問題之大可以說是有目共睹,封面第一個詞都能錯,這是怎樣的論文,居然能通過口試?高達94.1%的內容重複,這該如何圓?如果說比例僅僅是二十趴、三十趴,我們或許還可以討論一下這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但如此的重複比例,僅僅用「是項目的參與者」來解釋絕對是說不過去的。學術界早已有「自我抄襲」的概念,著名內容抄襲檢測服務供應商Turnitin曾經在2015年對大學教授進行了一項調查,確定了10種主要的違反學術道德的抄襲形式,其中「自我抄襲」高居第二。國民黨曝光出的竹科研究合約進一步證明了林智堅問題的嚴重性:他根本沒有這份報告的著作權!

平心而論,將碩士期間進行的相關研究整理成論文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問題在於,林智堅這份研究的原創度有多少?按照他自己的說法,這份論文是由賀力行及中華大學王明郎教授主導的撰寫過程,此前在研討會發表時也是和兩個教授一起聯名發表。這看似在自證清白,實際卻越辯越黑:他這話同時也說明了一個事實,那就是這論文主體根本不一定是他寫的。論文的作者到底是誰?「研討會版」有三個作者,「竹科報告版」有兩個作者(無林智堅),碩士論文版本又只剩下了一個林智堅。林智堅在澄清中並未回應這個問題,他實際上也不可能回應,因為這三份文章高度雷同,卻對應著不同的作者,這要麼是別人幫他寫的,要麼就是他幫別人寫的—而無論哪種,都涉嫌違背學術倫理。

如果這文章根本不是林智堅寫的,而他僅僅是做了「實驗室的討論、提供意見、參與研究」(賀力行和王明朗的簽署聲明原文)這些工作,那麼這論文能證明他的學術水平嗎?如果往難聽了講,這不就是別人幫他代筆了論文嗎?更加微妙的地方在於,賀力行和王明朗簽署的聲明末尾只說林智堅「有參與討論、問卷發放、回收及資料分析」,因此論文「使用相關內容」(即問卷之類)合情合理,請注意,他們二人完全沒有提到這論文是林智堅寫的。詳細列明了好幾項林智堅的「貢獻」,卻唯獨沒有最為重要的「撰寫文章」,這聲明怎能不讓人浮想聯翩呢?

無論如何,他的中華大學論文作者存在疑問是不容爭辯的事實,著作權問題與署名問題也都是白紙黑字,同樣的文章存在如此之多的作者版本,林智堅至今都沒有給出為何會這樣的答案。以上事實任何人都看得出不對勁,無非只是問題的嚴重性值得商榷罷了。既然問題是真實存在的,針對問題深挖怎麼會是「抹黑」?看看外國的例子吧,在幾個月前的法國大選辯論當中,馬克宏直接指出勒朋和普丁關系好,因為勒朋的黨向俄羅斯有關的銀行借了錢。勒朋是怎麼回應的?是直接氣急敗壞指控馬克宏抹黑、人格毀滅嗎?不是,她坦率承認了這一事實,同時解釋借錢的原因是「她的黨很窮」。這一理由的真假暫且放在一旁,起碼我們可以看到在一個正常的民主社會,任何政黨在面對指控之時,第一反應都應該是檢討指控的事實究竟是否存在,而非宣稱這是「抹黑比賽」!

應該指出的是,國民黨這些年來之所以處於如此劣勢,原因恰恰在於他們實在是太不會「抹黑」了。國民黨對民進黨的攻擊多是有多少證據說多少話,就像去年四大公投的時候,面對民進黨裹挾國家機器鋪天蓋地的攻擊,國民黨幾乎只能靠訴諸科學、訴諸事實來回應。最終,民進黨顛倒黑白的選戰策略大獲成功,國民黨也一蹶不振直到今天。筆者敬佩國民黨的操守,但同時也為國民黨感到擔憂。

是啊,看看民進黨的花樣吧,對手攻擊自己切切實實的問題便是「抹黑」,自己憑空編造事實抹黑對手以及議題反而成了「愛台灣」。敢問台灣需要這樣的愛嗎?民進黨是不是忘了自己前些日子還在發動側翼攻擊柯志恩?一邊大搞網軍治國搞得自己過去的「墨綠」友人反目成仇,另一邊在鐵的事實面前卻又宣稱這是人格毀滅。在我看來,在談論人格毀滅之前,民進黨不妨先檢視檢視自己的人格是否真的如此完美無瑕為妙。

不要忘記,林智堅讀中華大學碩士的時候連市議員都不是,有的人拿他讀台大期間政務繁忙為他開脫,但中華大學的碩士論文又該如何解釋?這只能說他從當議員之前就喜好弄虛作假、裝點門面,新竹的爛球場不就是最佳例證嗎?這樣的人怎麼配當桃園的市長?台灣人需要這種撒謊成性的政黨出來的政客,還是張善政這樣踏實會做事的人?我相信,九合一會給我們答案。(作者為香港浸會大學文學碩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