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斑魚與鮭魚 | 姜保真

近日有台灣網友談論說,挪威鮭魚可行銷全球,為何台灣石斑魚銷大陸都有困難?

有人點出原因所在:「台灣石斑要通過歐美日的食安門檻不太容易,不要講什麼歐美日的法律,甚至連台灣的法律,如果嚴格執行都未必能通過。一堆借牌啥的查起來絕對是血流成河,誰敢管?在台灣還有政府打假球給你通融,歐美日食安都是來真的,可沒這麼好混。

其實我們也許真的不該相信仲仲主委說什麼「全世界農業技術台灣最好,品質安全管控也最好」,還有那個什麼「國農發」國家外銷隊的種種神話。

台灣為何需要這麼龐大的生產性農業?消耗七成以上的水資源,拿了多少各種名目的補貼、補助、贊助,還要佔著大片珍稀土地,可前一陣子連顆雞蛋也生不出來!而工商業卻有無廠房建地可用的「五缺」之苦!

再回到這石斑魚:它外銷的九成九九都是直銷「大陸+香港」的龍虎斑,這是台灣本地消費者甚少食用的品種,與其花錢辦行銷宣傳,鼓勵我們棄鮭魚改吃石斑,何不趁此良機乾脆廢了那些非法的養殖場?

非法?

讀者可知:飼養石斑魚的池子雖多,合法者不多,目前石斑魚養殖場全台約2,000多戶,合法納管的只有458場,佔比僅23%,其餘的非法養殖場都是在水權、地權、農業許可等法律條件方面不合。而1450、文青文老、農運學運、大小政客加名嘴和綠媒,老是告訴我們說農地違章工廠很多,可怕可恨,殊不知農漁牧場違法違規者亦多多!你說工廠有汙染,可知農產品也有農藥和肥料的汙染?

可仲仲主委還要拿你我他的納稅錢補貼、慰勞這些從頭到腳都違法犯規的養殖戶!到了年底選舉,你還會跟著蔡總統舉林碩士(?)的手喊凍蒜,然後感動得不要不要的熱淚盈眶,外加咬牙切齒罵萬惡共匪可恨、該死。

我知道的,如果我說你傻,你一定生氣,我只好委婉地請你聽一首歌—李宗盛的《鬼迷心竅》,是的,至少是鬼迷了你的淚腺,才止不住地感動淚流滿面。  (作者為台灣的作家)

對「石斑魚與鮭魚 | 姜保真」的一則回應

  1. 你應該熟悉上網,搜尋石斑魚業的一般狀況,又比較挪威鮭魚外銷情況,相當專業噢!佩服!

章寅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