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田脫亞入歐與普京脫歐入亞 | 盛嘉麟

日本的盎薩膜拜深植骨髓

1868年日本明治維新精神導師福澤諭吉提出脫亞入歐為明治維新之精髓,所謂入歐即入盎薩,並與英國結盟。當時日本社會崇尚歐洲,流行歐洲古典音樂,在榻榻米上以短短的蘿蔔腿跳華爾滋,樂此不疲。學習了英國的生活方式、工業革命,建起了強大的軍工產業及海軍。

日本在1894年打敗了大清帝國的北洋艦隊及陸軍,1902年締結英日同盟,提升了聲望與自信心,1904年兩次打敗了沙俄帝國的太平洋艦隊及波羅的海艦隊,同時擊潰了俄國在遼寧旅順的陸軍。日本隨著戰爭勝利,領土擴張,又東施效顰,承襲了盎薩帝國主義的手段,在東亞及太平洋區域侵略擴張。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蘇俄及德國在遠東對英國的威脅已經消除,反而日本取而代之,在遠東坐大,英國心懷不安,故在1923年英日同盟解除。英美盎薩國家嚴重低估了日本的陸海空軍,致1941年12月7日日本成功偸襲美國珍珠港海軍基地,次日再襲擊麥克阿瑟領軍的菲律賓軍事基地,造成美國重大損失。日本擊敗了英國在香港的駐軍後,接著進軍其在新加坡強大的亞洲海軍基地,不意竟脆弱不堪一擊,迅即攻破,被納入日本版圖。至此日本與盎薩國家在亞洲完全敵對作戰,大日本帝國儼然成形。

日本想挑戰美國及歐洲殖民主義在亞洲建立的勢力範圍,確立以日本為中心的亞洲秩序,遂爆發了以美國、中國、日本為主的二次大戰的亞洲戰場。日本國力經不起短期内劇烈損耗,最終吃了美國兩顆原子彈後,無條件投降,結束了大日本帝國的夢想。

戰後的日本被美國牢牢掌控,從和平憲法、禁止核武、國防武力、美國駐軍,甚至汽車工業、半導體產業都被以美國為首的盎薩國家制約。日本大和民族的民族性就是欺軟怕硬,即使吃了美國兩顆原子彈,死難無數,又被美國以廣場協議長期抑制了經濟發展,卻對美國更加膜拜,跟隨美國參加印太戰略、四邊安全對話、印太經濟框架,以「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公然干涉台海,叫囂中國,俄烏開戰後日本更響應盎薩,積極制裁俄羅斯。

日本除了與美國在1952年簽定了軍事同盟,甘為美國的亞洲爪牙,最近更與英國相互靠近,兩國防務合作不斷深化,英國航母將配備兩艘軍艦,全球部署,並在印太地區部署一支濱海快速反應部隊,都將以日本為軍事基地,大有恢復1902年英日同盟的態勢。

日本是天生不幸生錯了地方,淪為亞洲國家,恨不得成為歐洲盎薩的一員,盎薩五眼聯盟+1的一員、北約的一員,日本的脫亞入歐的心態貫穿150年,不是始自岸田文雄。

俄羅斯盎薩膜拜的大徹大悟

自西歐崛起後,俄羅斯的英主如彼得大帝、凱薩琳大帝都仰望膜拜西歐,模仿西歐。彼得大帝更因此從無到有建立起最大城市聖彼得堡,號稱西歐的窗戶。但俄羅斯只能模仿而加入不到西方社會。

拿破崙征俄失敗後,俄軍直搗巴黎,希特勒征俄被蘇聯紅軍痛殲後,俄軍直搗柏林。史大林建立強大的共產主義蘇聯帝國,霸權世界。因此盎薩及歐洲人長期對俄羅斯懼怕、仇恨,對斯拉夫人心懷鄙視,俄羅斯人應該明白。

1991年蘇聯瓦解主要肇因於內部知識份子追崇盎撒的自由民主,鄙視自己國家的制度與生活方式。對蘇聯的解體,盎薩及歐洲人於歡欣鼓舞額手稱慶之餘,還對俄羅斯落井下石,極力踐踏,幸而2000年出現了普京,經其力挽狂瀾,俄羅斯才得以恢復國力,重回世界強國地位。

但是普京起初也是仰望盎薩,曾經三次表意加入北約,希望溶入歐洲。但是盎薩及歐洲人對蘇聯的思維就是恐懼、厭惡,加上鄙視,繼續踐踏俄羅斯,不遺餘力,背棄過去的諾言,北約連續五次東擴後,再計劃拉攏烏克蘭加入北約,若如此,北約武力的威脅距莫斯科將僅有600公里。備受屈辱的普京,最後忍無可忍,忿然掀翻桌子,對烏克蘭採取軍事行動。

俄烏開戰之後,盎薩及歐洲集團,率領日本、韓國、台灣、新加坡亞洲嘍囉,對俄羅斯砸下5400項匪夷所思,殘酷無情的制裁,讓俄羅斯三百年歐化的大夢徹底破滅,普京決心與中國抱團,脫歐入亞。

白雲蒼狗世事變遷

大家都沒想到,中國從1992年迄今卅年間能夠從一個敗落不堪的國家,迅速發展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且經濟、軍事、農業、工礦、製造、科技、交通、太空、教育,各方面都發展成了世界強國。中國國內傳統的「打倒帝國主義」的反抗呼喊,轉變為國際上來自盎薩的「中國威脅論」的警惕叫聲。

大家都沒想到,日本追隨英國,明治維新,建成大日本帝國,鄙視中國為劣等支那民族,開始入侵朝鮮半島,接著企圖併吞中國,二戰期間一度在亞洲與盎薩勢力對決。日本在帝國崩潰之後,隨即恢復盎薩膜拜的初心,甘為美國鷹犬,匍匐至今。再看中國,現已是GDP三倍於日本的龐然大物,日本只有緊抱盎薩國家美國、英國、澳洲,淪為附庸,才敢與中國為敵,大日本帝國的氣勢煙消雲散。

大家都沒想到,中國人喊了幾十年的蘇聯老大哥,凡事向蘇聯老大哥學習,夢想今天的蘇聯就是明天的中國,到1991年忽然蘇聯帝國宣告崩坍解散,原主宰蘇聯後落單獨立的俄羅斯貧病交加,凌夷不堪,若非2000年普京出任總統,力圖振興,幾乎亡國。原本一心歐化的普京,在廿二年來受盡了盎薩及歐盟的歧視背信霸凌之後,終於大悟覺醒,要帶領俄羅斯人走出300年來的歐化大夢,再環顧身邊的中國小老弟,已成為敢於抗衡美國的龐然大物、世界第二強國,兩國有共同的盎薩敵人,普京遂與中國結為沒有上限的合作夥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