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國際教育 | 劉廣華

國內疫情緊繃,確診率日日數以萬計,說是高峰將過,與病毒共存,社會解封的日子即將到來;只不過,實際的狀況卻是,周遭國家確實已都解封,台灣則仍是遙遙無期;真應了最近流行的一句話: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最近陸陸續續有一些國際教育展開辦;不過,教育展辦得,人卻去不得;沒有一個學校的師長耐得住出國參展一周,回國卻要面對7+7天2周檢疫居隔的折騰;就算能,也不敢造次;能隨便就離開辦公室3個禮拜以上的人,代表著有你沒你都一樣,這職務也未免太不重要了。

權宜之計就是,參展還是參展;只不過展場現場就招募地主國校友或請當地校友會幫忙招募工讀生;同時,規劃在教育展期間,請同仁值班,以視訊方式支援,隨時回覆現場問題;這方式以前沒做過,效果如何還有待觀察。

同時間,一些跨國的視訊會議倒是無時無刻的在進行中,美國、印度、泰國、越南、菲律賓的姊妹校,合作夥伴,想到了就召集個會議,TEAMS、Google Meet、Webex、Zoom、VooV都行,談事情、做簡報、簽約都沒問題。

連境外生入學的面試,都是排視訊,一個一個的面談,人太多一天談不完,就2天。

跟國外姐妹校每年要辦的華語演講比賽、我是接班人獎學金競賽、影片競賽、學伴交流、線上參訪等等,也莫不以線上方式執行。

更誇張的是,劉杯杯有多年知交,長年旅居國外,以前負笈海外時住同一棟樓,每逢周五beer night,一定相約小酌,一邊看中國城租的台灣綜藝節目,一邊家長里短海闊天空的閒聊;因為多年不見,上禮拜一時興起,相約線上喝酒,劉杯杯把影像投射到60吋電視大螢幕上,很有身歷其境的感覺,抿一口酒,聊兩句天,大笑三聲,就這樣也過一個晚上,重回舊時光。

想到以前看過一部電影《獵殺代理人》(Surrogates),由知名動作影星布魯斯·威利(Bruce Willis)主演;故事背景設在2025年,也就是現實的3年後;屆時,人類的生活已發展到前所未有的進步階段;每個人都可以運用人形機器人替身(surrogates)系統在社會上生活;所有人只要躺在家中,不必刷牙、洗臉、化妝、出門上班,就用意識遠距遙控機器人做所有的實體事務;任何風霜雨雪,雨打風吹,危險意外都碰不到本人;而所有的視覺、聽覺、觸覺等人身體驗,都可以由感測器傳導到人體本身。

真是宅男、宅女的天堂啊!

衡諸現況,這樣的科幻未來距離我們好像也不是太遠。

回到現實;過去近3年以來,因為疫情而最受限制的國際教育,似乎也在不得已而為之的狀況下,摸索出一條路來。

只不過,人與人之間的來往交流,是不是真的能夠如電影《獵殺代理人》一般的,完全用機器人、螢幕、或科技設備來取代,劉杯杯是存疑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