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保育也要反共反中 | Friedrich Wang

台灣有些人的大腦結構非常奇特,只要一聽到中國大陸就開始亂了套,過去我參加動物保育工作的時候就常常碰到這樣的人。

大概是2014年初,有一天大陸的朋友傳來一個短片,是內蒙古復育野狼的農場。野狼在中國大陸是國家一級保育類動物,不能隨便傷害,但是因為會捕獵牧民的牛羊,再加上皮毛值錢,所以私底下偷偷獵捕野狼的還是非常多,野狼數量一度岌岌可危。

後來當地政府跟一些地方人士相互合作,開設野狼農場。這個短片就是在說這件事,每年將一部分的狼群由學術機構以及當地的政府有計劃野放,逐漸重建野生的狼群。但是飼養繁殖這麼多野狼是需要經費的,而且技術上也不容易,所以也允許這些農場捕殺一部分,將他們的皮毛販售,賺來的錢繼續支持這個計劃下去。

這個計劃開始收到了一些成效,內蒙古的狼群數量緩慢提升,野放的狼逐漸適應野外的環境,慢慢與生態融合在一起,並且開始繁殖下一代。當地政府也協調牧民業者進行一些措施,以及某些特定區域不要接近,盡量讓人類與狼群能夠和諧相處。所以,這是一個初步成功的計劃。

然而,這些台灣動保的同志們卻無法忍受,破口大罵,說一隻都不准殺。那些嘻皮打扮的男男女女和一些看起來像是中產的上班族看法幾乎一樣:這就是中國人屠殺野狼的證據。

當時,筆者告訴他們各國的做法其實都差不多。比如說美國與加拿大的一些保育區每一年也會開放一些時間狩獵,並且用會員的方式保證收入。原因沒有別的,因為保育區的維持需要經費。其他如東非、南非最近這20年的做法也差不多是這樣,不然誰出錢呢?

我說完馬上就被嗆聲「他們有錢造飛彈來恐嚇台灣,沒有錢去保護狼群嗎?」記得是一個冰雪聰明的女士提出這麼高深的問題,能夠把完全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扯在一起,這真是需要非常高的天份。我告訴她美國、加拿大更有錢,那為什麼還要開放狩獵去殺那些動物?這個世界還有誰比美國的武器更多?

後來更多的人加入謾罵,筆者就不想再說下去了。「你是不是共產黨?」連這種問題都出來。那是我參加動保工作的最後一年,後來夏天就去大陸教書,以後就再也沒有參加過。

這麼多年過去,相信現在這種症狀恐怕更嚴重。我自認為在這裡從來不說中國大陸的好話,只說實話。最近這20幾年,大陸在動物保育以及生態環境上面的確下了很大的功夫,取得不少的成績,這對一個14億人口的大國來說非常不容易。這些動保人士常常以地球公民自居,說自己沒有國界,這很好,但是你們為什麼不願意看到對岸的生態環境以及野生動物的處境慢慢變好?卻對今天在地球上發動戰爭的國家對生態環境所造成的破壞視而不見?

這些人後來大多是貓女王的側翼。人類最大的悲哀不是缺乏知識,而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內蒙古復育野狼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