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千變萬化-務實看俄烏戰爭 | Friedrich Wang

下午,筆者感嘆現在台灣已經沒有理性討論的空間。就像前一陣子有許多支持俄羅斯的朋友為了拿不下基輔的事想出了許多理由。好像普丁因為雄才大略、英明神武,所以故意不拿基輔?

其實,這只是在論述上從「烏克蘭必勝」擺盪到了另外一個極端的「普丁謀略論」而已。這個問題:「俄羅斯對烏克蘭作戰的目標以及構想」是可以長篇大論的,但是我們只要冷靜的思考整個戰局就不會出現這種奇特的想法。

首先我們應該問:俄羅斯若想結束戰爭並且達到作戰的目標,最快的方法是什麼?答案其實很簡單,就是推翻澤倫司機老政府,建立一個親俄政權。如果能一舉斬首,那當然就更理想。

所以,在開戰後的72小時之內,俄羅斯傘兵大舉空降在安多諾夫機場,並且快速反應部隊直接挺進到車諾比電廠附近,佔領周圍的衛星市鎮,其實就是為了將老司機政權加以瓦解,或者逼迫烏克蘭政府在重大的軍事壓力下逃出這座城市,讓整個指揮中樞走向癱瘓。而這是對俄羅斯而言最快達到作戰目的,並且成本最低的一種方法。

我們要知道,戰爭是交戰雙方在一連串各種條件、設想、以及各種士兵與作戰階層之間的碰撞、激盪、交錯辯證下的結果。所以狀況是千變萬化,隨著各種主客觀條件不斷改變的,雙方各種智謀不斷較量,所以優勢劣勢也是不斷地在轉換,而勝敗是最終才會產生的結果。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幾乎從來沒有任何一場戰爭是照著交戰雙方任何一邊的預設計劃來進行,永遠都有各種臨時的狀況會發生。

按照上述的分析,我們幾乎可以確定俄羅斯一開始的確有採取奇襲的作為,希望能夠快速癱瘓烏克蘭的中央政府,用最少的成本佔領已經一團混亂的基輔。絕對不是什麼俄軍手下留情,或者普丁有什麼雄才大略的原因。

拿不下,就是拿不下,沒有那麼多理由。這其中的原因很多,但根本原因是俄羅斯低估了烏克蘭的抵抗決心,而且根本看不起澤倫司機這個喜劇演員出身的總統。甚至於也低估了美國與北約介入的程度,導致作戰陷入僵局。而俄羅斯軍隊在城鎮戰之中的精確打擊能力上也的確落後給西方與美國。

如今調整戰略,將主力部隊逐漸撤出這座首都的周圍,剛好也側面說明了俄羅斯知道自己一開始在作戰構想上的不足,即時修正、集中兵力,將打擊面縮小在馬里烏波以及尚未完全佔領的頓內茨克與盧甘斯克這兩個州,未來在烏克蘭東部可以建立一個緩衝區,甚至於可以直接併入版圖。這就是上述的,在一連串的衝撞與辯證之下所做出的調整。

我們今天只能根據西方媒體所提供的片段畫面、照片、文字來看這個世界,這本身是多麼危險的一件事?

我懶得去說那些在電視上表演的所謂的各種「專家」、「名嘴」,只想跟大家說,這場戰爭到目前的五十天左右,台灣的各種對於戰爭的盲目現象,暴露了一種危險:這是一個對軍事完全陌生,只剩下看熱鬧的社會。台灣的知識界也不負責任,就算講了沒人聽,難道你們就不講了嗎?

看待戰爭越浪漫,危機其實就越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