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雜感 | 班一魯

今生有幸,能在人生暮年看到俄烏戰爭將改變世界格局,在此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自然感觸良深。茲隨筆塗鴉,誠個人管見,敬請指教。

【普京的大戰略是削弱歐洲】

從形而上言,美國之霸權本質上是盎薩英國霸權之延伸殆無疑義。從形而下言,二戰後馬歇爾計劃及北約組織將歐美捆綁在一起。即以近二十年來的伊拉克、阿富汗戰爭為例,顯然是歐美一體化。一體化不僅是行動更是輿論,塑造歐美集團的高大上正義的形象,可謂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

歐美集團猶如往日之大地主,剝削他人之資源、勞動力過着優渥的生活,還鄙視被剝削者。故 Putin the Great 説「我們不能如此屈辱的活着」。美國地大物博,欲直接擊敗美國是不太現實的。但對能源、糧食具有重大依賴的歐洲,則非常容易。顯然,Putin the Great 要削去美帝的左膀右臂。

【為何歐美要中國站隊】

從邏輯上思考完全不通,吹皺一池春水干卿底事?但從實質上完全正確。戰爭打的就是資源、經濟,Putin the Great 能敢發動戰爭就是中國大力支持。中華民族何等智慧?又不是渣男斯雞,豈能被爾等忽悠威脅?豈不知唇亡齒寒的道理?歐美恨得牙癢癢,力不及人只有吞下去。Putin the Great 剛宣布不友好國家可以用人民幣購買石油、天然氣,農產品只賣給友好國家。更增加中俄合作的正當性、必要性,Putin 真是高手。

【軍力為國家之本】

侯賽因及卡達非均因欲石油去美元化立刻命喪黃泉,而 Putin 敢公然挑起美元霸權金融大戰就是因為有核子武器,而中國敢公然不站邊美國,也是如此。

沙皇 Alexander lll 名言「俄羅斯只有兩個盟友—陸軍及海軍」誠至理箴言。走筆至此,不禁要對英勇的抗美援朝志願軍及英明的中共第一代領導人及獻身的科技人員致上無盡的敬意,由於你們,西方帝國主義不敢再侵略中國。

【硬通貨勝於軟紙幣】

我們生活在一個非常虛無不合情理的世界,一個惡霸天天打白條來購買硬通貨,大家一起用他的白條,明知不值錢,但他拳頭大,忽而降息,忽而升息割韮菜。1997 年玩了一次,2008 又玩了一次,現在又大量印鈔,我消費你買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還自詡為燈塔國,人類之終極標竿,天下荒謬竟達此境界,實為全人類之恥。

Putin the Great 振臂一呼,全球絕大多人士莫不興奮不已,你有花綠綠的票子就是買不到硬通貨,看誰是鋼性需求!

【歐洲與俄羅斯永不合的鴻溝】

首先,11世纪基督教大分裂成希臘正教(東方正教)及羅馬公教。俄羅斯信奉東方正教,自認繼承羅馬帝國正統,其雙頭鷹國徽承自羅馬帝國。而羅馬公教卻自認是正統,尤其新教革命後,隨之西歐近代文明之興起,更是瞧不起東方落後蠻夷之邦的俄羅斯。

其次,我們都知道來自北歐的維京人滅了羅馬帝國,Richard Wagner 以歌劇《尼龍布根指環》音樂將之神化,以標榜日耳曼民族之優越。所以今天非歐俄地區都有維京人的血統,但維京人只有南下而無東擴,不僅如此,Peter the Great 的「北方大戰」擊敗了強權瑞典王國成為北歐霸主。簡言之,東方落後蠻夷之邦的俄羅斯征服了非歐俄地區的祖先,這是歐俄永遠無法解開的心結。

令中西歐瞧不起俄羅斯民族另一深層原因是俄羅斯民族具有韃靼人的血液,拔都西征建立了欽察汗國(俄謂之金帳汗國)統治俄羅斯達 250 年之久。俄羅斯的心情是非常矛盾的,好處是擴張了俄羅斯的疆域,壞處是延誤了俄羅斯的近代化。排斥外來民族是人類的天性,正統的俄羅斯人也有些鄙視韃靼人的。Borodin 就是 Igor 討伐韃靼人被俘,韃靼公主愛上了 Igor ,其故事與 Verdi 有些重疊。請注意是韃靼公主愛上了大將 Igor。

自中西歐崛起後,俄羅斯的英主如 Peter the Great、Catherine the Great都極力崇拜西方,模仿西方。Peter the Great 更因此從無到有建立起Saint Petersburg,號稱「Window of the West」,但俄羅斯只能模仿而加入不到西方社會。

Napoleon 征俄的失敗,Hitler 之被蘇聯紅軍痛揍(千萬不要相信納粹德國是被英美聯軍打垮的,這是 Hollywood 的大外宣),再加上二戰後共產主義蘇聯的強大,非歐俄對蘇聯的思維就是恐懼、厭惡、鄙視。

Putin the Great 曾三次要求加入北約被拒,這次俄烏戰爭可説是雙方歷史情結,意識形態衝突的大爆發,才會有令人不堪想像的制裁。

【俄羅斯為中國開路】

列寧逝世,孫文題辭「列寧同志千古良師益友」,這個題辭真應了日後歷史之發展。毛澤東説「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斯列寧主義」簡短而生動的描述。回顧 19 世紀末 20 世紀初中國處於極端貧弱,列強爭相弱肉強食之慘狀,愛國之士盡其所能尋求強國之道,眾說紛紜。蘇維埃革命之成功開啟了救國之道,其為我師之一也。

俄羅斯誤信西方自由民主自由貿易那一套的休克療法,瓦解了蘇聯帝國,給剛開始改革開放的中國上了一課,與其時不可一世的媚外公知劇烈鬥爭後,堅决實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路線方有今日。俄羅斯為我師二也。

俄烏之戰的戰法,西方種種制裁面面觀,足為我日後行中國統一大業之借鏡,此為我師三也。

【中華、俄羅斯、伊斯蘭三大文明大戰盎薩霸權】

為了應付石油危機,敗登求爹爹拜奶奶能源國家,沒有一個甩他,這就是暗助 Putin the Great。阿拉伯世界被美國白玩了 70 年,吸取她的奶汁,再以安全為由使其購買軍備,再以她賺的錢買美國國債。待本身有頁岩油後一腳踢開阿拉伯世界,真受夠了!今日有 Putin the Great 做先鋒,吹響了挑戰美元霸權的號角,中國為主心骨,百年來受西方帝國主義欺凌壓榨的阿拉伯世界怒火終於爆發出來,向惡霸盎猶共生體發出總攻。

【偽面具的破產】

西方帝國這次對俄羅斯的制裁已經超越人性的底線,違反了多年標榜的普世價值,大家都已目睹毋庸贅述。其實這也不用太驚訝,盎薩本身就是海盗出身,而猶太人就是盤剝重利,只是回復到原來面貌而已。不過要警惕的是盎猶之衰落並未如此嚴重尚且如此,若一旦真正衰落必將更瘋狂。

【神奇的名字 Vladimir】

當基輔羅斯建國時,其統治者即是 Vladimir 大公,蘇維埃革命領導人亦名 Vladimir 列寧,而 Putin 亦名 Vladimir,天道循環乎?

對「俄烏戰爭雜感 | 班一魯」的一則回應

  1. “Putin the Great"? This sucking-up, this gratuitous sycophancy… It makes me want to throw up. It’s very unbecoming of someone who styles himself as an authority on global affairs. Get a hold of yourself; behave with gravitas; respect yourself, man. You sound like an unctuous eunuch.

    This article just oozes resentment, which is a sentiment more characteristic of the defeated, the vanguished. But it’s clear the author here also harbors strong delusions of personal grandeur. This article, as with most of the articles on this blog, sounds like something written by an ah Q, if that ah Q had a graduate degree.

    These references to “anglo-saxons" and “Jews", I know that the author sprinkled them throughout the article to signal how learned he is. But, truth be told, these crude references just make him some like a resentful, racist bigo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