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後的邂逅 | 張輝

父母剛來台灣時,租住中部張姓大戶人家的倉庫,因而兩家認識交往。張先生去世後,我喊歐巴桑的張太太(娘家霧峰林家)常來我家串門,母親那時還健在。

歐巴桑有小女兒,天生麗質,比我小一兩歲,因為太漂亮,氣質出眾,是讓眾多男生會相形見絀,產生自卑,而不敢追的那型高中女生。

歐巴桑曾跟母親說,她家附近中國醫藥學院的醫科大學生追她。我那時大學聯考落榜,聽聞此事,並無絲毫醋意,因為根本差太多,想都不敢想。

第二次落榜時,我在台北補習班的男同學,也是落榜生,南下找我報復性出遊。我們到日月潭玩了一天,因錢不夠花,晚餐要回家吃。近黃昏時,我以又餓又狼狽的熊樣,回到家中。

門還沒開,母親說:「XX,看看誰來看你了!」我一對小眼睛一睜,心中暗暗叫苦,媽呀!歐巴桑和她小女兒面向我微笑坐著,剛考上大學的小女兒,穿著西裝套裝,頭髮是剛吹整過,對我嫣然一笑。

當時我臉一沉,一個向後轉走,等於是落荒而逃,衝出家門。那是我最落魄最糗的時刻,她怎麼來的這麼不是時候呢?是釋善意,還是示威呢?

五十歲時由美返台,在台中統聯客運搭車赴北,有一中年人在旁端詳我,然後趨前問我是不是XX?我認出他就是當年張小姐成功的追求者,也知道他們生了四個兒子,一人一部林肯豪華轎車(跟國民黨中常委辜振甫的座車同型)。他跟我說,他在旁端詳我,不敢認我,是他太太斬釘截鐵說就是我,他才敢上前問我的。

我往他身邊一看,三十多年了,那一抹微笑和臉蛋還是那麼熟悉,內心深處那椎心之痛的一幕浮現,忘了他先生在旁,我半張著嘴一時說不出話來,勉強擠出一句話「妳!妳!妳!...還是那麼美!」我還沒說完,她白了我一眼,但背著她先生微慍的表情,似有千言萬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