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法官制度的墮落 | 盛嘉麟

美國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權獨立的國家,司法系統的最高權力就是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但是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權在總統手裡,同意權在參議院手裡,而不是由司法體系自行推出,談不上完全的真正的司法獨立。而且多年以來因政治力影響而惡化,民眾對大法官逐漸失去尊敬。

【大法官人數未有定則】

美國憲法並未規定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數,建國之初 8人,1801年降到5人,1807年增加到7人,1837年增加到9人,1863年增加到10人, 1866年減少為7人,1869年國會重新將大法官人數恢復為9人,保持至今。 大法官的人數要由國會來決定,還可以變來變去,這是立法權侵蝕司法權。

1929年時,羅斯福總統提出社會保障法案,企圖用以解決經濟大恐慌的問題,一直受阻於最高法院,為此羅斯福總統積極推動把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數增加到15人,並且建議大法官任期年齡不得超過70歲,其目的在便於自己可以提名與自己意識型態相同的大法官,進而改變最高法院的生態。可惜最後受到國會的掣肘未能實現。

目前美國最高法院的生態是保守派6人對自由派3人,所以最近拜登總統的一些提案,如強制戴口罩打疫苗,被最高法院判決違憲,無法推動,疫情只能任其惡化。幕僚提議其擴充大法官的人數為11或15人,俾其可以提名自由派的大法官,改變最高法院的生態。但茲事體大,恐非拜登在任期內能遂行所願。

【意識形態決定提名】

理想的大法官應該是公正潔淨的法學泰斗,可是美國立國以來,總統都是以相同的意識型態決定提名人選,大法官是終身職,大部份大法官都珍視此榮譽與崇高地位一直做到臨終,所以毎一任總統都得看運氣來決定其得以提名大法官的次數,譬如川普總統在四年任期內竟然有機會提名3位大法官,造成了目前最高法院保守派6人對自由派3人的生態,此可能會影響美國數十年。

【總統強弱爭奪提名】

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亞 Scalia,2016年2月12日猝逝,歐巴馬提名自由派加蘭德 Garland 接替大法官,足以扳回最高法院保守派5人對自由派4人的生態。保守派製造輿論,認為距離下屆總統選舉只剩8個月,應由下屆總統提名。因保守派控制參議院,逼使歐巴馬放棄提名,讓给川普。

後來川普總統期間,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 Ginsburg 在 2020年9月18日去世,距離下屆總統選舉只剩2個月,更該讓下屆總統提名,但是川普強行提名保守派的巴雷特 Barrett 為大法官,10月隨即參議院過關。這樣就造成了最高法院保守派6人對自由派3人的不平衡生態。

【辭職與病逝的策略】

大法官提名的惡性競爭愈演愈烈,如有大法官病重且在前後任總統都或有可能提名之際,自然病逝離職或婉請其辭職便成可選擇之重要策略。

歐巴馬總統時代,民主黨自由派的大法官金斯伯格 ,高齡久病,健康狀況不佳,民主黨內曾經考慮希望金斯伯格事先辭職, 讓歐巴馬總統有機會提名民主黨的自由派的人繼任大法官,保住最高法院的生態。但是金斯伯格不願辭職,她認為希拉蕊必定贏得2020年大選,當選總統,提名自由派的人繼任不成問題。想不到希拉蕊敗選,大法官金斯伯格在川普總統任期的最後三個月,以87歲高齡去世, 给川普總統第三次提名大法官的機會。結果保守派的巴雷特 Barrett 替代了自由派的大法官金斯伯格,造成了最高法院保守派6人對自由派3人難以扳回的生態。

受了這次的教訓,最近美國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布雷耶Breyer,高齡83歲,於1月27日宣佈辭職,這意味著,美國拜登總統有機會任命一名自由派的最高法院大法官。

【年輕大法官長期卡位】

除了各種惡性競爭,川普不顧大法官應該是有點年紀的法學泰斗,這次提名了1972年生,當時年僅48歲的保守派年輕大法官巴雷特,估計可以卡佔大法官的位置37年以上,使得民主黨自由派難以翻身。

【大法官竟有前科】

目前九位大法官中的六位男性大法官,兩位有性侵前科。黑人大法官托馬斯在1991年提名過程中,受到他的女助理安妮塔·希爾(法律教授 Hill ) 指控,托馬斯在工作期間性騷擾她。在後來的國會聽證會上,安妮塔·希爾指托馬斯曾對她說過一些性暗示的話,讓她感到壓力和難堪,對她構成性騷擾。儘管如此,國會照樣通過審查程序。

另一位男性大法官卡瓦諾 Kavanaugh 在2018年提名過程中,受到加州帕羅奧圖大學臨牀心理學教授,51歲的福特 Ford女士指控,卡瓦諾在她15歲時性侵過她。卡瓦諾又被耶魯大學的女同學拉米雷斯 Ramirez 指控,在校園裡的聚會,趁她喝醉之後,卡瓦諾對她進行了性侵。儘管如此,國會照樣通過審查程序。

【大法官種族分配】

最近在大法官布雷耶宣佈辭職後,拜登總統發表聲明,他要提名一位黑人女性來替補大法官的遺缺。大法官應該是有點年紀的法學泰斗,與種族性別無關,不應該是政治正確的分贓。這樣下去大法官的品質堪憂。

【拜登的大法官改革】

大法官終身職,抱病至死不願辭職,晚期的執法能力,與社會生態的脫節,都頗有爭議,在制度上已出現明顯的缺點。拜登總統的團隊正在計劃大法官改革方案,包括70歲任期上限。增加名額,以改善最高法院保守派自由派的不平衡生態。採取任期制,避免刻意任命年輕人士,長期霸佔大法官位置,保持最高法院的生態平衡,但恐難遂其所願。

記得我在年輕時代選修的法律課程上,遇到我國法律上的缺失,教授毎毎指著美國作為法律的天堂國度。今天看來,美國終究還是人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